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3章 没办法再承受一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轻薄的羽绒被子被男人掀开堆在一旁,床上是两条修长匀称的腿,却一动不动,僵直。

    女人出门之后,陆仰止就一直盯着它在看。

    他宽阔英俊的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脸色也白得过分,浑身紧绷着的线条勾勒出有型的肌肉,只是轮廓显得夸张,好似,在和什么较着劲。

    可是不管过多久,都没有一丝动静。

    陆仰止猛地闭上眼,呼吸的痕迹也变重了许多。能活动的右手狠狠砸在了床垫上。

    唐言蹊一打开门就看到这一幕,也将他脸上的狰狞看得清清楚楚。

    她怔了好久,要进屋的脚步还是往后微微一缩,整个人靠在卧室的门廊上,只剩下一抹单薄削瘦的影子,悄无声息地铺在地上。

    心中的酸涩几乎要泛到舌尖了。

    直到屋里又起了响动,她才眨眨眼,眨掉了那些莫须有的眼泪,一脸平静地走出来,装作刚刚进来的样子,“你在干什么?”

    陆仰止也被她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面上的烦躁还来不及收束就被她全部看去。

    “没什么。”他顿了下,调整好表情,没有半点被人窥伺的尴尬,温淡低沉地开嗓道,“怎么了?不是喊着饿了,要下楼吃点东西?”

    唐言蹊也若无其事走到他身旁坐下,把被他堆到一旁的被子拉过来,不动声色道:“有这么热吗?你现在身体不比以前,贪凉后果很严重。万一感冒发烧了,光池慕和厉东庭两个人就能念叨死我。”

    陆仰止也不言语,任她低头忙忙碌碌地为他盖上被子,一双深邃的黑眸一瞬不眨地盯着她白皙娇嫩的脸蛋。

    关心之色跃然其上。

    他的心脏不受控制地为之一跳,伸手攥住了她的皓腕,很紧,“言言。”声音也沙哑了。

    “嗯?”唐言蹊抬手撩了下长发,专心致志地整理完被子才抬眼看他,赧然道,“你凑合一下,我很久没照顾过人了。”

    她指的是被她掖得乱七八糟的被角。

    陆仰止还是纹丝不动地看着她。

    唐言蹊被他看得攥得不自在,拧了下手腕,他却不放手,她无奈,只好低声道:“你怎么了呀?”

    说话间,余光似不经意地看向了他的腿。

    这点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男人的眼睛,他眸光一黯,喉结滚了滚,薄唇翕动,吐出两个字:“没事。”

    边说边放开了钳制她的手。

    唐言蹊何其懂他,连看都不必看,光听声音就知道他现在心里憋着事。

    要是换作从前,她肯定不管撒娇耍赖、百般想办法哄诱他开口。

    现在……

    她深吸了口气,挤出个笑,“没事就好。正好我有事问你。”

    “嗯?”

    “你和路易·美第奇是什么关系?”

    乍一听到这个名字陆仰止还皱了下眉,那短暂错愕茫然的样子让唐言蹊几乎以为他根本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刚想说算了,却听他沉声开口道:“生意上有点往来,怎么?”

    “这样。”唐言蹊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开口,忽听他淡淡道:“你有事找他?”

    唐言蹊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你这位合作伙伴胆子大得很。几个小时前在米兰时装周上当众截了我表嫂和孟不悔,现在我表哥已经杀到意大利找他麻烦去了。”

    男人眉宇间的沟壑更深了,“你表嫂,傅靖笙?”

    “是啊。肖恩刚才说你和这位路易公子关系不错的样子,我就想来问问你知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陆仰止闻言闭了下眼,良久,唇畔漾开淡淡无奈的弧,“我和他关系没你们想的那么好。”

    不过都是情场失意,两个人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罢了。

    唐言蹊也没打算真从他嘴里套出什么来,听他这样说自然更是作罢,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那里动静闹得太大,我可能要回去一趟。”

    陆仰止突然打开了眼睑,露出一双深海般阒黑无光的瞳孔,其中酝酿着深深沉沉的墨色,“回去?”

    女人依然在烦躁地抓头发,可是这烦躁与几个月前和他针锋相对时完全不同。

    就只是一层肤浅的负面情绪,因为什么简单的理由心情不好,单纯得让他怀念。

    陆仰止这才放下心来,笑自己的草木皆兵。

    面上却仍然淡然沉稳,“江一言已经去了,你还过去凑什么热闹?他都解决不了的事,你去就有用了?”

    唐言蹊苦笑,“问题就是怕他解决不好。阿笙的孩子才出生没多久,他们感情刚刚步入正轨,这时候要是和孟不悔再来点什么不清不楚的牵扯,我是阿笙我都不会再原谅他。”

    “你能想通的事,他没道理想不明白。”陆仰止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冷静,“如果江一言真的想不明白,”他表情十分寡淡无情,“那就算傅靖笙下辈子都不原谅他,也是他活该。”

    唐言蹊觉得他说起别人的事情来这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实在自负得有点欠揍。

    她冷笑了声,凉凉道:“你比他强多少?”

    陆仰止亦是弯了弯唇。

    他就知道这小女人在这里等着他。

    这个问题他怎么都绕不过去。

    可能在未来的一年两年都绕不过去。

    但是。

    他握紧了她的手,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绕过去。  他望着她的眼睛,很认真地望着,“言言,我和他不同。不敢说比他强多少,可是在我心里从来没有任何人可以拿来与你比较,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爱的是谁,我想要的是谁。更不需要假借他人之手,

    处心积虑设个局来让我明白。”

    哪怕“我爱你”这样直白的情话她都已经听他说过太多次,可是唐言蹊还是在这双眼睛认真的注视下心跳漏了半拍。

    他说的那么平静那么自然,那么平铺直叙,没有半点夸大其词的意味。

    可就是这样能融入平淡如水的时光里的细枝末节,才是最隽永最郑重的。

    她一向不知该怎么回应这个寡薄冷清的男人抛掷来的热情,轻咳了一声,捕捉到了他话里的另一个信息。

    瞪大了眼睛,“你刚才说——别人设个局?谁?”

    陆仰止还是一脸事不关己的漠然。

    唐言蹊后知后觉醒过闷来,不可思议道:“你说路易这么做是故意设了个局给他?”

    “不然是美第奇家生意做小了,还是他在地下的黑势力都被你和你爹妈端了,他闲得无聊找乐子?”

    女人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惊奇和诧异,随即表情变得有点诡秘,“你的意思是……他是在帮我表哥?”

    陆仰止睨她一眼,“你真当他是什么兼济天下的大善人了?”

    “……”唐言蹊又不懂了。

    陆仰止抬手揉了揉女人的长发,原想着像从前那样把玩她的发丝,却因为手指被笨重的皮手套禁锢着而不得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