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1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倪南音没想到被刘婵给出卖了。

    时荏苒陪着她等了快一个时候,才支支吾吾地说:“其实,刘婵,今天不会来了,是我拜托她的,因为我有话要跟你……”

    他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倪南音立刻掏出了手机,给刘婵打电话。

    “你干吗呀?”倪南音质问。

    “对不起,对不起。”刘婵连声道歉后说:“南音,时荏苒很好的,长相不错,人又温柔,我真的是觉得你们很般配,才这样做的。”

    时荏苒是隔壁班的大学霸,几乎次次考试都是全校第一。

    倪南音和他的交集不算多也不少,不过,仅限于学习上的交流。

    对他这个人,实际上没什么了解的。

    而且,关于谈恋爱,她从来都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倪南音有些着急,拒绝的话说出来会让人特别尴尬。

    她很是埋怨刘婵,可埋怨也没什么实际的用处不是嘛!

    她挂了电话,用很忧愁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孩。

    时荏苒的后背顿时一紧。

    倪南音假装镇定地说:“哦,刘婵说她有事儿,她不来,我就回家了。”

    可她才走出去了几步,就被时荏苒挡住了去路。

    他说:“我又不会吃了你。再说了,好歹也是同学一场,你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能给我吗?”

    “听不听的结果都一样的。”倪南音抬了头,很认真地说。

    时荏苒苦笑:“你都还没听呢!怎么就知道不会被我打动呢?”

    “我们是同学。”倪南音强调。

    “我也没说我说完了我们就不是同学了,你听我说,我说完了,不管你接不接受我,我们都还是同学。”

    这话肯定是唬人的了。

    人都是这样,大度的话都会说,但实际上谁都是小气的,最爱的是自己。

    倪南音眨巴了下眼睛。

    时荏苒看着她的睫毛一开一合,把落日的余晖都眨碎了。

    “我不说多,我就说两句话。”

    他的声音很温柔,加上他温文尔雅的形象,眉眼一搭,像是有多委屈似的,确实让倪南音愣了一下。

    但她很快就回神了。

    桥边,一辆黑色的汽车“嘎”的一下,停了下来。

    驾驶座旁的车窗落下,陈秋的脸露了出来。

    他指了指后头说:“愣着干吗呢小六?快上车。”

    时荏苒小声地问:“这是谁啊?”

    陈秋听见了,瞪着眼睛道:“我是她哥。”

    又冲倪南音喝:“小六,还不快点上来!磨蹭什么呢!”

    倪南音“哦”了一声,冲时荏苒挥了挥手,“拜拜。”

    时荏苒也挥了下手,虽然笑的很难看,但他心里想,反正他也是要去北京的,有志者事竟成。

    好的姑娘,怎么可能一追就上手了。

    一打开后面的车门,其实倪南音就有点后悔了。

    眼前是一幅什么景象知道吗?

    汽车的后座原本已经坐了三个人,现在小结巴和陈珏基本上抱在了一起,才挤出了一点点的空隙。

    而且她还得挨着林三籁坐。

    车门都已经打开了,又不能不上。

    倪南音将将坐好,陈秋便发动了汽车,还特别嘴欠地道:“我说小六,不是吧,你今儿请假就是为了跟那个小子约会啊!看他那土样,还没有哥哥长得帅。”

    高三刚毕业的学生,肯定没法和社会青年比。

    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说。

    即使都穿着运动服,那也是不一样的画风。

    更何况,倪南音对陈秋的审美一向不能苟同,要不是衣服上带了条狗链子,要不就是衣服上都是骷髅头。

    当然,最看不惯的还是他脖子上的蝎子纹身。

    像小结巴、二愣子和陈珏,纹身都纹在了手臂上。

    林三籁有没有纹身就不知道了,反正露出来的地方是干干净净的。

    总之,最奇葩的就是陈秋了。

    倪南音没有接腔,显然一点都都不想谈论刚刚的事情。

    陈秋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他们老大的神色,没再说话。

    反正他已经知难而退了,就是不知道他们老大怎么想。

    林三籁也没怎么想,很烦躁地又往小结巴那里挤了挤。

    真的很挤了,林三籁和倪南音的中间还有一条缝隙。

    小结巴快被挤哭了,最后干脆坐在了陈珏的腿上。

    这一路上,幸好没碰上交警。

    ——

    日子一晃又两个星期过去,林三籁的左臂早就消了肿,伤疤也掉了痂,但是伤痕还在。

    这段时间里,林三籁和老倪的关系越变越好。倪南音思前想后也想不到原因,直到有一天,老倪拉着二胡,他弹着中阮,合奏了一曲《状元府》。

    倪南音惊呆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