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十八年春】妲妃觐荐,陪驾琵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情感从原始动物到人到神是天性,千秋百代不会改变的,那是春天气息的飘零。与国王四个春秋的热烈之后我产生了莫名的寂寞,寂寞之中,不经意间想起了大公子,我对大公子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感情的。只这一点点,现在看来却像野火燎于荒原,怎么可以扑灭?

    我在国王枕边吹风,“国王啊,我有一个妹妹,妲壬,与我的姿色,好有一比。”国王自然很吃惊,“你的妹妹?没听你说过啊。”

    “现在说也不晚啊,提起妹妹妲壬,文静不张扬,很朴素的一枚。”

    “那是你的姊妹花啊!有这么好的事儿?不曾听说,但不妨来魔都玩两天,宫里奇花异草,珍禽怪兽,也长长见识。”

    我说:“好呀,妲壬自幼出家,拜师学道,在狼牙山棋盘洞修行,现在化缘到了女娲宫,所以我才提起她。”

    国王看起来很神秘,“那就先把道姑放到女娲宫修行吧,你姐妹也方便来往。”

    “我的神,你也可以方便来往了。”我话里有话。

    “这不方便,”国王怦然心动,碍于面子,脸上略带赧色。好老的一张面皮!与这种幼稚的表情多么不搭啊,我静静地说:“国王我的英雄,这没什么,尧母的两个孙女都嫁给舜了,我说的是娥皇、女英,姐妹同嫁舜帝为妻。”

    “知道知道,好大贤的妲妃,我会封你为神的,既如此,一睹芳容吧!一睹为快,一睹为快!”国王终于顾不得什么了。我说:“妲壬是道姑,不是一般俗家。等明天,月下摆些茶果,我沐浴焚香,才可以迎接她。”国王说:“有道理,有道理,不可亵渎了仙子。”

    第二天月牙翘天际,妲壬从鹿鹤台两丈高的那个上掀的檐角上,飘摆下临到平台,我急忙拉到殿里来,高声说:“国王等着迎接呢!”然后悄悄地道:“我们在正殿,他在侧殿,看得见听得见,我们说说给他看呗。”妲壬会意地一笑。

    落座桌几前,我问:“妹妹是斋,是荤?”

    “是斋还是宅,”妲壬说得我有点莫名其妙,“我每天宅在宫里,修行,大有长进。是荤岂不都成了贴身保膘了。”

    我传旨,“既然是斋,那就排上素斋来,酒不可太烈。”然后我两人传杯叙旧,我嗓门提高了一分,说:“妹妹,我有一言大不敬了哈,不知妹妹可听得进去?”

    “姐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贫道领教。”

    “在姐姐这里,还贫道富路的!前儿个我在国王面前,盛赞妹妹大德,国王喜不自禁,早想一睹别韵。今天妹妹如约而至,实在是万幸。期盼贤妹感念国王渴望之情,一起坐坐,畅聊国内外大事,对国王来说是体恤下情,对妹妹来说是上沐龙恩,不知妹妹意下如何?”

    灯光之下,妲壬一派妖娆。我用旁光看到了国王观妲壬之姿,也看到了国王观妲壬之心,国王很男人很执着,就像我当狐狸的时候看到老鼠时的那般。国王看到的妲壬,真如蕊宫仙子甩水袖,月窟嫦娥掐桂枝。把个国王只弄得魂游四海三千里,魄绕千山十万重。

    妲壬涌了涌胸脯,朗声说:“这样不好,姐姐,我一个弱女子,不识时务,说不出目前四海大势;再者说我一个出家人,脱尘去俗,不便抛头露面与陌生人说话;况且男女之间,相会不雅,不分内外礼节,同席面对,臊死小妹了。”

    我说:“什么呀!妹妹家都出了,应是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怎么能拿世俗男女粗俗呀鄙薄呀肮脏呀龌龊来说事儿。况且国王受命于天,就是天帝之子,本身就是大神,总控万民百姓,富有五洲四海,全世界非我莫属,就是神仙能怎样,也应当规规矩矩地谦让三分!”

    “呀,姐姐,这几年不见,脾气长了啊,那礼仪就不讲些些了么?”

    “我与你一奶同胞,即使从姐妹情份上来见国王,也是小姨子见姐夫,不伤大雅,再说了,这是瞧得起你,你还不是三生有幸,换个人那是痴心妄想。”

    妲壬柔声说:“姐姐要这么说的话,那就请国王赏光?”

    国王听见一个“请”字,也等不得,就连屁股带脸一股脑儿兜露了出来,道姑唬得脸都白了,“姐呀,这是什么怪物?吓死妹妹了。”

    我说:“没见过人吗?还不拜见国王。”妲壬定定神,赶忙飘然下跪,我忙扶起,“一家人,莫行这么大礼。”

    国王见道姑就是一躬到底。妲壬低声细语,“国王请坐。”国王便在一旁坐下,斟酒,酒溢了出来,浑然不觉。

    妲壬拽我一下,差点倒在我的怀里,“姐,姐夫看得人家小鹿乱撞,脸红耳热。”

    国王说:“我的心还是很嫩的哦。”

    我心里话,国王你打住,我想让她吸引你就吸引你,不怕你不肝颤;我想让她恶心你就恶心你,不怕你不吐血。

    我不忍他两人顾盼流离,便说:“国王在此相陪道姑,我去准备细乐来助兴。”

    国王忘记了回答我,这个混蛋!灯下也以旁光传情,这是怎样的技巧,道姑妹妹面带微笑,“干吗呀,有话好好说,眉来眼去的,不害臊。”国王斟酒,双手捧给道姑,道姑接酒,我身后回荡着袅袅声音,“敢劳国王!”

    酒海波光粼粼,海边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