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节 战影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经过胡三这件事后,陈家竹林,六角羌楼这些词语在羌村里简直成了禁语,人们都不愿意提起。就这样祖祖辈辈的口口相传,陈家就成了羌人眼中的魔鬼,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在后来的羌汉之战中,唯独陈家没有受到一丝骚扰。

    “鹏哥,我们三更半夜的在竹林里走岂不是更容易跑山”听了陈鹏对跑山的解释,唐楠紧张的问道。

    “大家放心,虽然我也不知道原因,不过以前爷爷说过,只要有陈家人带领,不管什么时候在这竹林里走都不会出事”说着陈鹏从衣服内层拿出自己的骨笛。骨笛不大,大约只有两个手掌这么长,分成三节,每一节有个和竹子一样的凸起,不过看上面的包浆,浓厚得在月光下竟泛起灰黑色的光芒,不用想就知道,这是传说中蜀七门陈家世代相传视如生命的骨笛。包浆,行话,指器物经过人手或者丝织品长期的摩擦后产生的表皮覆盖物,带油性,色偏暗。人把玩的时间越久,包浆就越厚,颜色也越深,我曾经见过一枚从清宫流传出来的商代晚期玉凤,上面的包浆已经让羊脂白玉变成紫黑色,用光一照,紫里透白,充满灵性,真是精妙无比。

    “看来老陈家和山鬼还有一腿呵,不过为了保险一点,大家把这个粉末都撒点在头上和肩膀上吧这是“旺三火””我从包里掏出一包黄色粉末,唐家自制的“旺三火”,本来是留着准备送陈鹏以后下墓用的,由乌鸡骨,雄黄,艾草等磨炼而成。

    传言人有三把火,头上一把,两肩各一把,晚上走夜路听到有人叫名字不能回头,原因就是一旦回头,鼻息就会把肩上的火焰吹灭,给鬼物可乘之机。而这“旺三火”如同燃料一样,会让人身上的三把火燃烧得更加旺盛,鬼魅不敢近身。

    “就像摸金符一样,用了总比不用强,嘿嘿”郭子手最快,一把接过袋子就往身上撒。

    陈鹏在前开道,郭子和猴子在后断尾,一行人小心的离开老尸,沿着竹林小道快速的向六角羌楼跑去。就算有陈家人带队,但胡三跑山的故事依旧让人不敢在这邪地久留。

    “滴答滴答”

    “轰隆隆”

    外面突然雷声大作,开始下起瓢泼大雨,打得竹林哗哗作响。

    “高原气候多变,下大雨啦管他什么山鬼,咱们啥没见过还是喊起来,不然这竹林这么大,马上就要到六角羌楼了,还没看见穆风的踪影”陈鹏焦急的说道。

    “鹏哥说得对,站这里我能看见前面黑乎乎的羌塔,可是穆风不知道哪去了咱们喊起来,穆风如果在这附近一定可以听到的”唐楠说道。

    “猴子,郭子,你们负责盯着周围,注意异动,其他人仔细找人,小心脚下,雨后竹林里有许多蚂蝗”我心想,还好小绿现在没醒,不然她真的是寸步难行。

    “穆风你在哪呀听到了嗷一声也行啊”

    “穆风喂听见了吗”

    “等等你们看”陈鹏一声惊呼,立马蹲下,指着前方泥泞的山路,只见上面布满杂乱的脚印,仔细观察,除正常的鞋纹外,竟然还有许多巨大的光脚印,不过这些光脚印给人一种古怪的印象,人不像人,动物也不像动物,四四方方的脚掌,前面是五个一模一样大小的圆形脚指,看起来和木头玩具踩过一样,而在古怪脚印的四周,多出许多像小刀刻画过的痕迹,不知道是什么弄的。

    “难道引走穆风的是山鬼”我吃惊的问道。

    陈鹏摇了摇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郭子提着枪走到脚印前,趴在地上闻了闻,把手往泥里一探,说道:“这土是新翻的,他们刚离开不久,穆风就在附近”

    这时,陈鹏突然迅速的站起来,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我们暂时不要呼喊。一时间天地间只剩下风雨雷电的声音,煌煌天威感觉近在咫尺。

    “唰唰唰”

    不远处的竹林突然一阵晃动,陈鹏斜肩一甩把枪拿在手上,对着竹林冲了过去。

    “可能是穆风他有危险”郭子叫道,跟着提着枪跑了过去。

    扒拉开竹林里的野草,映入眼前的场景给人一种极强的视觉冲击感。大雨滂沱,闪电划过天际,六角羌楼静静伫立在杂草中,倒映出巨大的阴影。

    阴影之内,穆风全身冒腾着白气,手持着大黑尺,上身衣服尽数撕裂,露出沾满鲜血的胸膛,后背y字形的藤蔓纹身在闪电的光芒中跳动着。而他前方不远处,一个大约两米高,上体是漆黑色人形,眼睛只有眼白,一条胳膊似乎已经被穆风斩断,胸口也深深塌陷一个洞,洞中不时闪烁着点点银光,恐怖的是它的下体,长有人腿的身后,竟然甩动着巨大的蜈蚣尾巴,残破的鳞片下流出浓绿的液体,尾巴抽打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远远看去,如同六角羌楼里放出来的人身蜈蚣恶鬼。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