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惊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他在左边,杀了他……”保尔持手电发现一道影子高呼,几名联军兵冒着死亡危机冲锋,杨关闪入石柱之后,绕行左侧。

    “轰轰”联军兵撞上诡雷,爆炸震断一片钟乳石,直接淹没了追击的联军兵,杨关头皮发麻,躲过几根坠落的石柱,心中犯嘀咕,尼玛,搞不好山体会塌方,集体玩完?

    联军兵心胆俱裂,一边持手电协作枪支戒备、狙杀目标,根本没有闲暇时间顾及脚下的诡雷,炸得死伤惨重,而杨关还在布设诡雷,根本不使用枪支狙杀敌人,迫使战局一面倒。

    联军兵在惊恐中逐渐冷静下来,不再追击,相互结成圆阵依托粗壮的钟乳石戒备,杨关的夜视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杠杠的给力,见其龟缩不动,果断的甩出手雷招呼,炸得联军兵咒骂不止。

    联军幸存者反击根本找不到人影,面对密集的钟乳石极度无奈,还得提防来自上方的石笋袭击,联军兵几乎人人自危。

    激战三分钟,联军兵损失三分之二,只多不少,下意识的向深坑靠拢,杨关知道他们怕死了,在感到绝望时产生畏惧。

    忽而,余光匆匆一瞥、心神惊悸,杨关奔行的脚步一趔趄,双手颤抖的扶住钟乳石勉强站稳,愕然回首侦查。联军兵纷纷拔下悬挂在腰间的手雷、搁在顺手处,一枚、两枚,全部。

    完了,兔子急了咬人,狗急了跳墙,杨关识危不乱,但想到一百多人同时投掷手雷,连续投掷,爆炸时在引发诡雷……

    “咻咻咻”联军兵没有让杨关失望,也没有犹豫,纷纷向周边甩出手雷。杨关瞅着飞旋而来的手雷,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前后不过三秒钟,迎来绝境,联军兵幻想同归于尽?

    念头在思维内一闪而过,杨关不再纠结,心里很清楚,站在联军兵的角度上考虑,与其被人虐杀,游击致死,还不如鱼死网破赌一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依据地形,联军兵依仗深坑周边的钟乳石石柱反击,石柱不破碎倒踏就不会有危险,生还的几率很大,但若是被杨关继续以手雷轮炸,距离塌方为时不远,也无法应对游击的幽灵。

    面对生与死的抉择,联军兵别无选择,虽然死亡恐惧充斥身心,但是不可否认联军兵人人精锐,怕死是本能,不畏死与求生意志亦是军人具备的法则,致死坚守的荣誉。

    宁可战死、绝不跪生,联军兵做到了,并且无形之中达成一致,以手雷轮炸三十米之外的钟乳石群,即便不能炸死杨关、炸塌溶洞,亦可清除一大片阻碍物,视线开阔便于驻守。

    杨关瞅见三人面显解脱、一抹胜利的笑意,匆匆一瞥,可以肯定联军兵度过了恐惧期,唯剩下殊死一搏的意志。

    换句话说,联军兵看到了胜利的希望,杨关深有同感,瞅准一枚飞旋而来的手雷,一脚踢飞、反射回去,同时甩出手中的一捆手雷,就地一滚,双手抱着一根水桶粗的石柱冲锋。

    死在冲锋的路上、是军人的荣誉,宿命,杨关别无选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全是呜呜声,思虑电转选择冲锋,掐准联军兵的失误间隙,抱着石柱逆袭。

    显然,联军兵的军事素养很高,临危不乱,处置得当,不过以手雷轮炸清除障碍、一举奏效,数量与密度不足达不到效果,联军兵的意图明确,但犯了致命性的错误。

    手雷爆炸延时七秒左右,投掷,再拾取身旁的手雷拔拉环、投掷,双手忙不停,腾不出手来举枪封锁溶洞。

    周边的联军兵行动是否一致,杨关不知道,瞅准投出第二轮手雷的联军兵冲锋,手雷从耳畔飞过,第一轮手雷轰轰轰爆炸连环,石破天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