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佳人晴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笔趣阁 【 www.bqg8.cc】,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showmn5();</script></div>

    <div align="center"><script src="/Ads/txttop.js"></script></div>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div>

    “云宇小子,呵呵,不错啊,体修外功增长很快,已经相当于体修者初步进入溶血阶了,老夫是来与你道个别,老夫有事待办,需先行离去了,你千万不可冒进,可知道么?”唤云进入云宇所在山洞,开口嘱咐道!

    云宇这时正是经过与妖火燕博斗后,回洞休息打坐的时候,这峡谷一里处的妖火燕群,经过他一个月努力勤修,加上轻身身法已经可在几百只妖火燕围攻中快上一步脱离攻击,见缝插针般游走;

    既便是他站立不动,任凭妖火燕利爪临身,也不过被抓出一伤白痕,尚不能破皮见血。这等攻击强度已经对他作用不大,唤云才会与他告别时嘱咐他不可大踏步冒进。

    云宇闻言站了起来,目光显露出一丝不舍!这个唤云前辈虽是只认识一个月,可他不仅救了自己,还处处帮助、指导于他,对他的好,不比云家族人差;

    虽是昨晚已经接到了唤云前辈的传音,事前知晓了他要先行离去,昨夜也已经伤感了一阵!

    可这时云宇却还是目含泪光,伤感的说道:“唤云前辈,这就要作别了啊!可小子尚有很多不明的问题。……还有,前辈!以后小子还能再遇见您吗?”

    “呵,傻小子,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有缘我们定会再聚,况且,你初进来时不是说过,每三年也要到这里来修练一段时间么?”唤云见云宇神色,知他不舍,走上前摸了一下他的头宽慰着道。

    “那倒也是,以后肯定能在这里遇上前辈的,对了,前辈,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您,可是……。”云宇闻言一想,也是,自己还不是离开了家族,亲人都不可能时时长聚,更可况是认识一个月的前辈。

    况且唤云前辈一定有事需办,再说日后再来这里也能寻到前辈,想着自己直到现在也琢磨不透《幻灵决》第一卷运行方法,便问出了口;

    在他心目中,唤云前辈神秘得很,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奇强者,话一出口又想到,《幻灵决》是一世祖自行创出的,一个外人那怕是实力修为比一世祖强!也不可能知道自已这种情况该如何增进修为,也不知道《幻灵决》是什么东西,便马上住嘴不提。

    “呵呵!老夫知道你想问什么……?”唤云望着云宇闻言后张大的嘴巴,神秘一笑,也止住不语!

    “这,这不可能吧!您知,知道我要问您什么?”云宇一副不肯致信地样子!怀疑着回道。

    “你小子是不是想问老夫,如是体内经脉与常修不同,无法形成聚灵力的穴窍,那么该如何修练增进,可对?”唤云又是神秘一笑,喏嚅取笑着道。

    “啊!唤……前辈,莫非您是天上的神灵,还是……,为何您会知道的啊!”被唤云糊弄得有些失态的云宇,紧张得话都有些结巴着问道。

    “哈哈哈…..。好了,不取笑你了,那是因为上个月刚救你时,帮你调理身体经脉时发现的,还有老夫也是魂修者,当然知道这种变异体质该如何进行修练。这有老夫写下的一篇功法,就供你借鉴参考吧。好了,老夫先行走了,你自己多多保重!”唤云大笑过后,掏出一卷绢册。递给了云宇,一个闪身人已经出了石洞,瞬眼间消失不见。

    云宇跑到洞口处往外四周张望,星空下四周空无人烟,知道唤云前辈确实已经离去了,他情绪有点低落回到了洞内……。

    汇贤郡境内黑水河边,河堤旁边一条官道,官道宽度达十米,绵长的路往汇贤郡郡城而去,一眼望不到边;

    河堤渡口旁有一间小型建筑物,三层楼房亭台楼阁式,门前立一块招牌《客来欢》。很明显!这是一间酒坊茶楼,供来往于两郡之间的客人休憩打尖之用。

    三楼之上,河边微风徐徐吹来,楼上两旁各木栏窗户都大开着。楼厅中摆放着八套桌椅,此时,虽临中午,可上三楼消费的客人却只有两桌。

    这是因为勾穹大陆各酒楼有习风,酒楼每上得一层,它的布局摆设越精细,所食之物更为花哨。消费价值更高,这处酒坊茶楼只有三层,所以这第三层当然是为最高消费群体享受高端服务的地方,人流量平日里一般不高。

    这就坐的两桌客人分明是不认识,一桌坐在上楼楼梯口转角处第一桌,为四个人,服饰有些与两个郡之人不同,身穿黑墨色长袍,上绣着密集如星光般金沙点,一细看便不是中原风格的产物。

    这四个人喝酒的同时,时不时低声交流着什么!讲话时另外之人常常把目光望向河面这边。

    而另处一桌却是坐在临河窗口的最里一桌,这一桌有些许奇特,就坐的是两位妙龄少女,俩人对面而坐,侧对着窗口。身上穿着不是锦衣华服,而是一身素色劲装,其中正眺望河景的少女,劲装外面披着一黄色杏袍,材质作工精细无比,一看便知价值不菲!明显她为主,旁边另一位少女为辅。

    而杏袍少女后面站立着一锦袍中年人,长相威严,目光如鹰,站姿挺拔。他不是看着两少女用餐,而是脸露寒光盯着另一桌那四个人。”

    “伟叔!你不坐下来吃点,吃饱了,等下才有力气让你大展雄风啊。”那名眺望河景的少女转头向中年人问询道。

    虽是询问,可语气明显有一股英气,一种如下命令般的口吻。但不可否认,声音却如黄莺鸣翠,惨入心扉!

    连着正低语说话的四人闻言也为之一愣,有两个坐向能看见那杏袍少女把头抬了过来,盯着那张貌美如花、精雕细琢的俏脸,玲珑凹凸的身材。两人心中一荡,久久不能平息!目光中更加带点淫光,睁得老大死盯着那名少女。

    “哼!……哦,小姐!我可不是哼您。唉,小姐还是等您与小桃吃完了,我再端到旁边吃,这时不方便……”中年人看到那两名眼睛发光的家伙死盯着小姐看,不禁气哼出声,这才意识刚才小姐问他话呢!连忙解释着。

    杏袍少女闻言眉头一皱!杏目一扫,也察觉到那两名黑沙星袍客眼光中的不善。怒瞪一眼,也就转往桌子正面举手去取筷子夹菜,不再搭理任何人。

    她对面坐着那名少女便是伟叔口中的小桃,她坐向背对着上楼楼梯方向,自打上菜起她便不顾其他,只顾着夹菜吃及喝。偶尔帮坐对面的小姐夹上一两筷子,忙得很!

    听到她对面两人的对话,她一手正拿着一只鸡脚往嘴角凑,咬了一口囫囵着还开口道:“伟叔!不是我说你呀,出门在外,小姐已经事先与你说明不讲究繁复礼节,你怎么就是不听呢?你看我都与小姐坐在一桌吃饭呢。”

    “呵呵,小桃,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