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章 未婚先孕的闺秀 1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笔趣阁 【 www.bqg8.cc】,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以这样一种惨烈的姿态撞死在自己面前,如何能不让人感到震惊和胆寒呢。

    就在所有人震惊的近乎失语的时候,表情木讷,被浇了一头一脸脑浆和鲜血的朱氏突然毫无征兆的扑通一声跪倒在陆拾遗面前。

    即便她还没开口说一句话,但陆拾遗已经明白了她之所以会这样做的缘由所在。

    看着在她面前极尽卑躬屈膝之能事小朱氏,陆拾遗并没有刻意伪装出一副惴惴难安的模样来表现出她的受宠若惊,而是用一种伤心欲绝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言语来形容的表情失魂落魄的回看着对方——相信只要是看到陆拾遗这个表情的人,都会为她而感到不忿和心疼。

    毕竟,比起装腔作势跪在她面前的小朱氏,陆拾遗才是真真正正被这对狗男女坑惨了的受害者。

    “拾娘,我知道自己罪不可赦,也不敢奢望能够得到你的原谅……”

    小朱氏一开口就让陆拾遗也忍不住眯了一下眼睛,这样泫然欲泣又充满着忏悔意味的语调,还真不是一般的能够打动人心。难怪原主的渣爹会一见到她就走不动路,连最基本的做人底线都抛之脑后。

    “只是,你的弟弟和妹妹,他们年轻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们计较,放过他们好不好?就当是……就当是为你肚子里的小皇孙积德!”

    小朱氏楚楚可怜地看着陆拾遗,“不管怎么说,鹏程和蕊娘都是你的亲弟妹,是小皇孙未来的亲舅舅和亲姨母啊!”

    面对小朱氏这种直接把她未婚有孕的真相直接曝光的行为,陆拾遗脸上看不到半点的紧张和羞惭之色。

    “我的孩子,与陆蕊珠和陆鹏程没有任何瓜葛,”她只是微微闭了闭眼睛,摆出一副心碎神伤的模样长叹了口气,才喉咙哽咽地开口道:“还请朱夫人……不,应该是朱二小姐不要乱攀关系,至于你所说的为肚子里的孩儿积德……”

    “积德,”陆拾遗惨笑着再次重复,“当年你和我的好父亲谋害我母亲的时候,貌似你当时也正怀着身孕,既然你这行伤天害理之事的人都能舒舒服服的带着你的两个奸生子开开心心的活了这么多年,更何况我这替母报仇雪恨的呢?”

    陆拾遗的这番话让一直的瘫跪在青石板上的陆德正像是触了电似的,猛地跳将起来。

    “拾娘!爹爹知错了!爹爹真的知错了!爹爹当年也是受了这贱人的蛊惑……才会对不起你娘的啊……拾娘!你就看在爹爹是你亲生父亲的面子上的,宽恕爹爹这一回吧!”

    陆德正也扑通一声跪倒在朱氏旁边,痛哭流涕的对着自己漠视了好多年的长女就是一通歇斯底里的忏悔。

    “你是未来的太子妃,不能背上一个弑父的名头啊!这样不止对你、对太子殿下、对你肚子里的小皇孙都不好啊!”

    “爹爹,你别着急,”眼中有一道幽光悄然闪过的陆拾遗一脸温柔的安慰着自己惊魂未定的父亲,“即便您做了这么可怕、这么残忍的事情,但是我依然不打算把怪罪于您,没办法,就像您说的,谁让您是我的亲生父亲呢?更何况,大魏的法律里,本来就有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的说法,我也不希望自己再没有了母亲后又没有了父亲。”

    她一面说这话,一面不动声色地对紧握着她手的萧承锐悄悄眨巴了两下眼睛。

    萧承锐嘴角翘起一个了然的弧度,同样不着痕迹地略微点头,然后对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大内侍卫扬了扬弧度优美的下巴。

    大内侍卫会意,以一种不引人注意的方式悄然潜行到了朱氏他们身边。

    陆德正没想到陆拾遗居然这么好说话,还这么的温柔体贴,一时间感动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陆拾遗见他哭得如此上气不接下气,脸上也说不出的难过,赶忙上前两步,冲着陆德正招手道:“爹爹,你别跪在那里了,哪有做父亲的跪女儿的,您也不怕这样折了女儿的福分,赶紧起来起来,让女儿给您擦擦脸。”

    “好好好,爹爹这就起来,爹爹这就起来!”只觉死里逃生的陆德正没想到自己还能拥有这待遇,赶忙连滚带爬的就要从地上爬起来,到陆拾遗的身边去。

    刚刚才见了忠婢素梅以那样一种惨烈的姿态死在眼前的围观众人没想到陆拾遗这么容易就原谅了陆德正,一时间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尽管他们也知道陆拾遗的做法是正确的,但依然觉得心里很不得劲。

    一些心肠软又对大朱氏主仆满怀同情和怜悯的更是在肚子里恶狠狠的腹诽起了陆拾遗这个善恶不分的不孝女。

    本来从陆拾遗这个贱人的语气里已经心如死灰的得出对方压根就不打算善了这个结论的小朱氏在眼见了陆拾遗和陆德正的这一番互动后,情难自控地睁大了眼睛!

    “老爷!”她膝行着一把抱住了陆德正的小腿。

    “老爷!”她叫得凄惨又可怜。

    一心一意想着要与小朱氏以及她生的一双儿女划清界限的陆德正被小朱氏这么一抱简直如临大敌!

    只见他一脸厌恶地用力蹬脱了小朱氏的手——为了避免她拼命纠缠的紧抱着他的腿不放,还恶狠狠地在她肚子上重重地踢了两脚——这才疾言厉色地指着小朱氏唾骂道:“叫什么叫!叫什么叫!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一样轻易被你给蛊惑吗?”

    他一副三贞九烈、弃暗投明的慷慨激昂模样。

    “你要识趣点就最好撒手,别再死缠烂打,否则!别说是我,就是我的女儿她也不会放过你的!”

    一直默默看到这里的陆拾遗听了陆德正的这番话,唇角止不住的就是一翘。

    眼里同样带着笑意的萧承锐忍不住捏了捏她的手,低低地说了句:“顽皮。”

    一直冷眼旁观的朱老爷子则不忍目睹的将老脸撇到了一边,然后无声的、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的好女儿本来就不打算放过我了!她不止不打算放过我!也不打算放过她的弟弟妹妹!可是!我的蕊娘和鹏程他们做错了什么?!”

    小朱氏突然毫无预兆地拔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身边的大内侍卫腰间的雁翎刀,两手紧握地用力捅刺进了陆德正的肚子里!

    “错是我们两个一起犯下的!姐姐也是我们两个一起杀死的!因此,要偿命,也该我们两个一起来!”

    她用力的将捅入陆德正肚子里的腰刀狠狠搅动了十数下,确定即便是大罗神仙过来也救不活他后,才用力将腰刀拔出又狠狠刺入了自己的肚子里!

    她没有丝毫留手,这一刀当真是捅得又重又狠。

    前脚还在为自己的死里逃生欣喜若狂的陆德正没想到后一脚他就被自己的同床共枕了十数年的枕边人捅了个透心凉!

    “啊啊啊……”他拼命地按住自己不断有鲜血喷涌而出的肚腹,拼命惨叫着,“啊啊啊……拾娘……快……快……救救为父……救救为父……”

    他大张着五爪向陆拾遗求救,陆拾遗却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看着这样的陆拾遗,陆德正突然就灵光一闪的想明白了这个孽女刚才为什么会以那样一种反常的姿态做出一副原谅他的模样出来——

    她这是挑破离间!

    她这是存心想要借小朱氏的手要他的命啊!

    她这是存心的呀!

    意识到这一点的陆德正睚眦欲裂的怒视着陆拾遗,啊啊乱叫着,想要把陆拾遗的阴谋行径大声说出来,但到底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力有未逮的两腿一蹬,直接步了陆七公的后尘。

    而小朱氏则在一刀狠狠捅进自己的肚子里后,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对陆拾遗说冤有头债有主,她们作下的孽,她们自己还,让陆拾遗不要牵连到她的一双儿女身上,否则,她做鬼也不会放了陆拾遗和陆拾遗肚子里的孩子。

    对于小朱氏拿刀捅陆德正的行为陆拾遗并不感到意外,但是她反手捅向自己的那一刀倒让她有些惊叹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狠辣,不过即便如此,也不代表她就会被前者这可笑又荒诞的低劣诅咒给威胁到。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鬼的话,”陆拾遗慢悠悠地看着小朱氏,一脸似笑非笑地开口说道:“那么,你早就被我的亲生母亲一口一口的活活给吞食个一干二净了!”

    “你……你一点都不像我姐姐……你……你好狠的心肠……”

    原本以为自己的这一番举动绝对能够震慑的陆拾遗不敢再对她的儿女下手的小朱氏猛然瞪大眼睛,含恨气绝。

    “我当然不像你姐姐,”陆拾遗眼带嘲弄的看着小朱氏的尸首,语带讽刺地重复道:“如果我像你姐姐像我娘的话,恐怕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就不是你而是我了。”

    “拾娘,不准胡说八道!”对这一方面格外敏感的萧承锐低声喝道,语气里蕴含浓厚的关怀和紧张之情。

    “好啦好啦,”陆拾遗扑哧一乐,“承锐哥哥,我知道自己错了,我道歉,你就别再生我的气了。”

    心愿得偿的陆拾遗也是心情大好,难得有闲心配合着萧承锐一起秀了把恩爱。

    到了这时候,只要是有点脑子的,就都想明白了陆拾遗刚才为什么要用那样一种反常的态度对待她的父亲陆德正了。

    一时间,人们望着这个笑颜如花的未来太子妃,心里不由自主的泛起了一丝寒意。

    与此同时,他们也条件反射的往萧承锐那边望了过去,想要知道太子殿下会不会为这样不择手段的太子妃而感到的心有不快甚至生出想要疏远的冲动。

    不想,出乎他们预料的是,太子殿下非但没有对这样的太子妃生出不喜的神色,相反,大家还在太子殿下的眼睛里看到几分赞赏和愉悦的味道。

    显然,这样的太子妃,极为符合太子殿下的心理预期,要不然,他也不会毫无保留的把这样的欣赏姿态展露在众人的面前。

    “爹!娘!”一眨眼的功夫不到,父母就双双死在了自己面前的陆蕊珠大脑空白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回过神来!

    她跌跌撞撞的扑倒在陆德正和小朱氏中间,推推这个、抱抱那个,整个朱府门口上空都是她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很清楚以自己奸生子的身份绝不可能再嫁给宣德侯府的五少爷翻盘重来的陆蕊珠在所有人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