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灵剑出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笔趣阁 【 www.bqg8.cc】,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一节路经张家村

    公元755年,杨国忠任大唐宰相时期,独揽朝政,一手遮天。欺上罔下,独断专行,政治腐败,搞得民怨沸腾,民不聊生。一些不法分子更是为虎作伥、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江湖败类也是打家劫舍、厮杀再起,腥风血雨连连不断。

    江南大地风光优美,处处香花散发出迷人的香味,到处也洋溢着丰收的喜悦。然而,这里的人却是十分警惕,小心翼翼的看守着他们的丰收,恐被人抢走。

    这个时候,走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白衣打扮,算是英俊潇洒,看到眼前一堆一堆白花花的稻米,十分高兴,为乡亲们暗自喜悦。看到这个情况他也明白,这里的人们靠勤劳的双手,现在终于得到回报了。

    来到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女人面前道:“大嫂,看这情况,今年是大丰收啊,可喜可贺。”大嫂道:“这还用你说。”年轻人又问道:“请问大嫂,这里是不是温家堡?”

    大嫂听到这个问题,似乎很是不高兴,又看到白衣男子手握长剑,于是担心起来便大叫道:“快来人哪,强盗探子来了。”

    白衣男子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一呼百应的乡亲们已经把他围得水泄不通。白衣男子急忙解释道:“各位乡亲,我想你们误会了,我到此只是路过,我不是什么强盗探子,请大家相信我。”

    乡亲们七嘴八舌都对白衣男子指指点点,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这时,走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道:“你这样的我们见多了,你还是省省力气再不要为自己辩解了,因为越描越黑。看你年纪轻轻,还有知错就改的界限,我们会给你一次机会的。如若执迷不悟,那我告诉你,你会死得好难堪。”

    面对众多的父老乡亲,白衣男子是欲哭无泪。道:“乡亲们,我真的是一个过路的,真不是什么强盗探子,你们真的弄错了,请大家相信我好吗?”

    乡亲们没有一个相信白衣男子的,只是一个劲指指啧啧的喋喋不休,最后,有人提议道:“我们不要被这个小子蒙骗了,我们还是找来张少侠,把他赶走就是了。”

    众人纷纷赞同。

    此刻,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站出来说道:“对付他,还需要邀请张少侠吗?我就足以可以了。”说着扑向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看对方与自己的年纪相当,手持长棍,对自己来势凶猛,看来他们对陌生人极为愤怒。这是什么原因才致使他们如此?听他们言语得出结论,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地方经常盗匪出没。想此道:“你先别动怒啊,听我解释嘛。”他的话显然迟了,对方已经当头一棒劈向他而来。看到这样不给机会解释,白衣男子无奈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过路的,怎么就这么悲哀呢。”说着叹口气“没办法,那就和你玩玩了。”话落,他右手举起剑鞘挡去了当头一棒。就这样随便一招,年轻人不知不觉被弹出了好几米远。

    众人赶忙扶起小伙子,喃喃道:“不行就不要逞能,还是请张少侠来吧。”

    白衣男子没有用多大功抵御,只是平常的招式罢了,没想到此人如此不堪一击,想来就没有功底,幸好没有大碍,否则,百口莫辩。看到没事自己才少许安心,真是惊险一刻。

    此刻,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极快的跑向村内,一边跑一边喊:“张少侠,不得了了,村里来强盗探子了。”

    众人依然围着白衣男子,死死盯着他,害怕他溜了。

    面对乡亲们的眼神,白衣男子十分理解他们就此的心情。于是一副不着急的面部表情代表了他此刻的心态,只是静静期待那个张少侠的出现,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其实,以自己的武功,可以轻松的离开这里,根本无需有一个多余的解释。但是,在他行走江湖路途中,他从没有这样的横行霸道的心态,因为他需要有好多好心人,能给他好多好多的好消息。所以,以他的性格,他要不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还他清白,他是不会罢手的,此而,他耐心的等候着。

    不到一刻钟,一个一身青蓝长袍打扮的年轻人出现在眼里。走路的姿势极为有力充实。二十来岁,面相英俊潇洒。手持一把长剑,正急忙走来。见此情况,看来不是歪门邪道之徒。白衣男子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因为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在乡亲们心中的地位不浅,自己的冤屈只有他才能得到申诉。

    乡亲们见张少侠来了,各个毕恭毕敬。张少侠也是对男女老少问寒嘘暖。看来他们合作的十分融洽。

    张少侠用温和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白衣男子。白衣男子想解释,但是他话到嘴边又没有开口,因为有一句话,就是越描越黑,所以,他决定,一切顺其自然。

    张少侠双手作揖道:“请问这位公子,你从何而来,要到哪里去,为何要路经我们张家村呢?”

    白衣男子道:“你问的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好难,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不过我知道我要到哪里去。”

    “去哪里?”张少侠对白衣男子的解释分明厌恶,不过想想,或许有他的原因吧。

    “温家堡。”

    “温家堡?”

    “对,就是温家堡。”

    “到温家堡,也不应该要经过我们这里,到我们这里,我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方向恰恰相反,因此,你可以赶紧离开了。”

    “不能就这样让他离开,这个小子太霸道了。”众人不满意的叫到。

    白衣男子自信道:“不会吧?我一路走来,问过多少人,他们给我指的路线就是这样的,怎么可能错呢。”

    张少侠道:“话我已经说了,你信与不信我无权干涉,但是有一点,你必须离开这里,否则,后果自负。”

    白衣男子想了想他们为什么拦阻自己的前行,原因很简单,此地经常会强盗出没,可是这样的原因也不能不让人走路是吧,他们这样的做法岂不武断?不行,说什么也的走这条路,否则,刚刚得知的消息因此而断了。“我相信他们给我指的路线应该没有问题,此,我不会轻易改变路线的,为了尽快到达温家堡,我必须要经过这里。”

    张少侠摇摇头道:“真是冥顽不灵,不撞南墙不回头。好,和我有点像,不过,嘴硬可是要付出代价的。”说着挥动手中长剑奔向白衣男子而去。

    白衣男子不慌不忙拔剑出鞘,准备应战。因为他从各个角度观察,基本知道这个张少侠武功不一定在自己之下,所以要小心应战,争取赢得他的赞赏,只有应付了这个张少侠,自己就可以畅通无阻张家村了。现在的局面,真是棋逢对手呀,稍不留神就会败得一塌糊涂。因此,白衣男子决定要小心翼翼,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付这个在乡亲们心中的侠客,说不定,就此可以成为要好的朋友。

    他们双双都以剑作为自己的兵器,自然各显其能要占得上风。

    两人过了几十招后,发现对方的武功各不相让,功夫都在平一个水平面上,难分伯仲。

    张少侠来一招横扫千军,直逼白衣男子双腿而去。白衣男子见势,临空跳出人围之圈。因为,这个圈子太小,乡亲们的声音压过自己所说的话,因此,他跳出圈子远离人群,来到一个百尺外的小土丘立足了。这样,自己所说的话,张少侠就能听到了。

    张少侠紧追其后道:“别跑,你这个探子。”

    白衣男子见张少侠立稳脚后,和颜悦色道:“张少侠果然名不虚传,不愧为乡亲们心中的大英雄,佩服佩服。”

    张少侠看到白衣男子的脸色表情后,觉得这个人不像是强盗,因为,他的作为根本就没有透露出强盗的一点气息。说道:“那是乡亲们对我的信任,你的功夫也是不错,幸会幸会。”

    “我看你年纪与我相当,不知你何年何月生?”

    张少侠摆了一下手道:“今天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快说,你到此果真是要去温家堡吗?什么理由?”

    白衣男子感觉到时机已经到了。道:不瞒你说,一路到此,就是为了找一个人,听说他与温家堡堡主关系不错,因此,希望找到温家堡堡主后,就有一丝希望。我不远千里、千辛万苦到此,没想到被你们拦截,真是心有不甘。要是换做是你,你作何打算,难道你就到此为止吗?”

    张少侠听后白衣男子的话,同情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挺同情你的,到了今日这个局面,这也不能怪乡亲们。不瞒你说,这里经常盗匪出没,乡亲们的确害怕了,所以还请你多多体谅。”

    “乡亲们的心情我十分理解,表示同情。既然你已晓得我的委屈,我觉得,现在误会解开了,所以,我想现在,乡亲们应该让我过去了吧。如若不然,我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到达温家堡。”

    “误会解开?不,还没有呢,我只是说,我可以理解你。不过,我倒是可以选择相信你的。”

    白衣男子高兴道:“既然这样,那你就给乡亲们好好说说,我相信,只要你说,乡亲们都信你的。”

    张少侠看看白衣男子又看看乡亲们难以抉择。但是以他多年的经验,他可以确定,面前这个人绝无虚言。

    这个时候乡亲们已经围了过来,见张少侠停止攻击,他们心里七上八下。

    一个五十出头的男子道:“张少侠,我见你们说了几句话后,你就停止攻击,你是不是听信了他的鬼话。”

    张少侠肯定道:“贵叔,你别担心,他到这里来没有恶意的,真的只是路过。”

    贵叔道:“既然你这样说,你贵叔就信你,不过我提醒你,就如今这个世道,我们还是多多堤防些好,好了。乡亲们,没事了,都散了吧,各自忙自己的吧。”

    言出,大伙议论纷纷的走开了。

    见乡亲们都走开了,不为难自己了,心中豁然开朗,总算松了一口气。道:“多谢张少侠行侠仗义,要不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今天要不是你,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谢谢你。”

    “你不必谢我,我只是就事论事。听了你的事情,我才知道你的事是多么的重要,所以我决定要你通过我们张村,尽快打听到你要的信息。你的表情告诉我,你要找的这个人对你非常重要,既然如此,我又何苦为难与你呢。走,到我家喝杯茶再启程,你看如何?”

    听到张少侠的邀请,白衣男子是求之不得、满口答应了。

    走过几百米,来到了张少侠的家门口。

    张少侠道:“请,这就是我家,请进。”

    推门而进,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坐在院落中央。老妇人精神充沛,满脸红光坐在竹椅上面,手拿针线正在缝补衣裳,好一副慈祥勤劳之相。

    白衣男子观察老妇人后,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娘亲,但是自幼就没有见过娘亲。

    张少侠介绍道:“这是我娘。”

    白衣男子道:“你好大娘,我叫白衣郎君。”

    老妇人笑迎客人道:“好好好,只要你们平平安安的,我这个老婆子就好。来,快坐。”

    张少侠道:“你瞧我,我都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真是不好意思。白衣郎君,嗯,好名字。原来你姓白。”

    白衣郎君摇头道:“我不姓白。”

    张少侠道:“这是为何?”

    白衣郎君道:“看到你们这么信我,我就全盘托出吧,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在我六岁那年,我的义父突然消失了,不知所踪,只留下一本剑谱。自此,义父音信全无直到现在。我苦苦追寻他的下落,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直到一个月前,我打听到义父的一丝消息,就是义父的失踪好像与温家堡堡主有些关联,因此我急赶了过来,目的就是早日得到他的消息。说起我的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姓。我现在叫白衣郎君,这是我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因为,我喜欢白色。”

    张少侠同情道:“原来你的身世如此凄惨,我也为你难过。对了,我叫张生。”

    “你好,张兄,你不必替我难过。其实,我一个人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到接受这个事情这段时间里,我觉得我明白了好多。”

    老妇人道:“真是个坚强的孩子,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你的义父,我为你加油。”

    白衣郎君道:“好的大妈。谢谢您”

    张生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我们一起加油。”

    这个时候,从里屋出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妇人,她见到白衣郎君道:“你好,白公子,你说的我都听到了,我也为你加油。我叫美娘,是张生的娘子。”

    白衣郎君见礼道:“见过嫂子。”

    美娘道:“白公子不必多礼,我们都是同命人。”

    张生道:“对了,我是甲午马年生人,一月七号辰时。你呢,白兄弟。”

    白衣郎君道:“这么巧啊,我也是甲午马年生人,只不过是六月生的,以后我就叫你大哥吧。”

    张生道:“好啊,白兄弟。”

    白衣郎君有想法道:“既然兄弟相称,不如我和你结义金兰可好?”

    张生道:“好,我又多一个兄弟。”

    于是张生抓鸡宰鸡后,将鸡血放入早已准备好的碗里,接着将酒倒入后,双双两人端起酒碗跪地。

    张生道:“我张生今日与白衣郎君愿结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白衣郎君道:“我白衣郎君今日愿与张生结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言落,两人将酒一饮而尽。

    张生母亲高兴道:“你看你们真是不打不相识啊。多好。”

    白衣郎君道:“娘,受孩儿一拜。”说着跪地磕头。

    张生母亲乐不合口道:“快起来,快起来。”

    这个时候,美娘已经炒了好几道菜放在桌子上面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你们的好好喝几杯才是。”

    白衣郎君道:“多谢嫂嫂,只是我不宜多饮酒。”

    张生道:“兄弟不必拘泥,今日你应当敞开胸膛喝,让我们一醉方休才是。”

    白衣郎君无奈,只好与他的这位兄弟把酒言欢,结果喝的酩酊大醉。

    第二天,白衣郎君还是早早起床了,来到院落中央,看到周围干净整洁,给人一种清新舒适的美感。院落西角有一木棚,仔细瞧去,原来是一间铸铁的铺子。他好奇的来到铸铁铺里面见到,铺子十分简陋。再看看环境,似乎看起来好几年没有动过了似得,但是,里面的东西摆放的条条有序。再看到墙角有好多铸好的农具样样精致,也是排列有序。以此分析,他是一个铸铁师傅。案子一头,放着一块黑漆漆的东西,他刚要过去看个究竟,这个时候张生在叫。

    ”郎君弟,快过来,吃早餐了。有时间,我慢慢告诉你我的铸铁铺的故事。“

    ”好的,大哥,我这就来。“

    来到屋内,早餐已经摆好,虽然不是丰富的菜肴,但也算是普通人家最好的早餐了。

    白衣郎君边吃边说道:”大哥,看你铺内的农具摆放整齐,说明这里应该是很安全才对,怎么,乡亲们各个对陌生人恨之入骨。“

    张生叹口气道:”事到如今,我就将这里事情的来龙去脉全告诉你吧。那是七年前,我只有十四岁。那个时候我就听到有强盗来我们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的父亲就是被强盗给害死了。记得那年,母亲把我送去武夷山学艺,要我发愤图强,将来学艺成功为乡亲们保家卫国。母亲的这句话时刻提醒我,终身难忘。经过五年的勤学苦练,终于可以回家为乡亲们抵挡盗匪了。“

    白衣郎君道:”干妈你真了不起,伟大。大哥,你更厉害。我给你一个赞。“

    美娘道:”你哥每次出门我都特别担心,不过,这几年我就再没有担心过,因为那些强盗再也不敢来了。“

    白衣郎君举起大拇指道:”大哥,好样的。“

    张生母亲忧愁道:”我们这里的强盗有好几处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张生道:”娘,你不必担忧,孩儿一定会将他们各个击破的。“

    白衣郎君道:”这么说来,你们这里的盗匪猖獗厉害,看来官府也是无可奈何。大哥,这里的盗匪到底有几波。“

    张生道:”据我的了解,强盗有三处,最厉害的要数牛头山了,为头的是个杀人犯,他叫什么我不晓得,只听人给的外号叫野豹,此人为人极其凶残,杀人不眨眼,约有四十出头。在当地,此人就以强取豪夺闻名,臭名昭著。在一次行抢当中致人死地,幸亏遇到一位青天大老爷,将这恶棍绳之于法,可是在执法路途当中时,这个家伙逃脱了,在逃跑路途中,他捡到了一本武功秘籍。此后,他就占着这本武功秘籍里的武功,大展拳脚。以此,他打败了牛头山的老大,自己得而居之。也因此,牛头山几百里之外的村庄休想安宁。在我们这个地方,此人来过两次,两次都让我打退回去了。所以,这几年才得到了安静。不过我们处处小心,丝毫不能怠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基本情况就是这样,郎君弟,你现在应该能理解乡亲们的心情了吧。“

    白衣郎君道:”明白了,大哥。这个野豹捡到了一本什么武功秘籍,竟然能速学成才。不过,此人练的武功可厉害?“

    张生道:”以我和他的教练,这套武功的确不简单。我可以确定,这本武功秘籍将是武林必争之物。因为我看的出,野豹现在只是对这套武功可以这么说,只是入门而已。如果假以时日,我想无人能敌,定后患无穷。“

    ”这么厉害呀。听大哥分析,我们应该将这个野豹趁机除掉,不然,贻害八方的。“

    ”其实我早就有此想法,只是苦于身单力薄,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放弃。前几次的交手,我都没有机会杀了这个畜生,因为他们人手众多,我无处下手。好在这个家伙这几年没有来危害乡亲们,至此我有了个想法,就是再给这个家伙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所以我没有去过牛头山。“

    白衣郎君想想张生的话,觉得,大哥所言,算是心善之举,可这样的做法何尝不是养虎为患,道:”大哥,我们不能给这样一个人机会,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他动,我们就可以以静制动,还可以了解他的一切底线,如果他不动,我们就难以揣摩了,说不定他有更大的阴谋呢?要不这样,我们明天去牛头山会会这个家伙,探探他的实底。要是个酒囊饭袋,我们就顺势将他灭了,这也是为民除害,如果这个家伙难以对付,我们心中就有底了,我们也好早做准备,以备万需之用。这样,我们就可万无一失。大哥,你看如何?“

    张生高兴道:”正愁无人与我并肩作战,没想到郎君弟仗义出手,真是大快人心。好,我们这就去牛头山会会这个家伙。以兄弟你的身手和我联手,我相信我们一定旗开得胜的。“

    美娘道:”你们一定要小心,如果贼人厉害就不要硬拼,你们知道了吗?“

    张生母亲道:”总之你们要平平安安回来就好,为娘的我就不多说了。“

    张生道:”娘,你们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们会安然无恙的。“

    告别了家里人,他们直奔牛头山而去。

    第二节信心备至打探牛头山

    牛头山位于云南西部,虽然盗匪出没,但是此处风景优美。经过几个时辰的赶路,他们终于来到了牛头山脚下。

    白衣郎君看着风景道:“五六月的风景的确美丽,可惜被不懂欣赏环境的家伙霸占着,真是可惜。”

    张生道:“兄弟,我们歇歇再走,想想怎么能方便直达他的老巢。”

    白衣郎君道:“虽然山路崎岖,云雾妖娆,不过我们一定能给他个出其不意,大获全胜的。大哥,加油。”

    两人顺着小小的山路,终于找到了上山的入口。路口立着一个石碑,石碑上面刻着三个字“牛头山”

    白衣郎君道:“大哥,我们是分头并进还是一起。”

    “为了我们的安全,我们应该在一起。”

    走了几步,便有台阶出现。他们小心翼翼想悄悄无声无息溜进强盗老巢,可是没走几步就被发现了。

    “什么人,敢闯牛头山,活得不耐烦了。”山上看守的强盗叫道。

    为了不让强盗警惕,白衣郎君道:“我们是来投靠你们大王的。兄弟们不必紧张。”

    张生小声道:“兄弟,你这是干嘛,有必要这样吗?”

    白衣郎君道:“那个魔头还没有出来,我们还是有必要这样做的。”

    强盗们嘀咕几句叫道:“我们家大王交代说了,不要你们这号的,你们还是快走吧,不然,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张生道:“兄弟,没必要和他们浪费口水了,打吧。”

    白衣郎君道:“也好,就拿他们先练练拳脚。”

    他两轻功如飞,借着强盗的身体接力,似蜻蜓点水,毫不费力的上了山顶。山顶之处四处平淡,平台足有十几亩地。三十尺左右有一排房屋,最中间门上方有一块匾,上面写着几个字‘华庭堂’。门口站岗的足有二十多个,各个手持大刀威猛叱力,眼睛斜视他们,恶意横生,好像生吞了他们。这时,山下的强盗慢慢的腿脚不稳的爬上来,有气无力的叫道:“有强盗闯山了,快抓住他们。”

    白衣郎君笑道:“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现在是强盗了。”

    张生冷笑一声道:“贼喊捉贼,好。事到如今只有硬闯了。”

    话落,他俩还不等强盗动手,就已经把他们撩翻了,痛苦的哀嚎之声叫起,此时的情景让他们大快人心。

    走进房子,房屋宽敞,左右通长足有五十尺。摆放着只有几张桌子,相当有数。除了这些就什么也没有了。白衣郎君用剑碰碰这碰碰那,发现有一处墙声音特别,心中此刻明白了。

    “大哥,快来,这里好像有出口。”

    张生走过来用手敲敲,声音果然显示此处定是一扇门。于是用功双掌合十推了出去。只听一声响,一扇小门出现在他们面前。走出门,等待他们的是一群黑衣装扮的盗匪,手执大刀各个冷笑,好似猫遇到了老鼠一样一把抓。所以各个十分嚣张。白衣郎君和张生看到这样的场景并不意外,因为这是他们所意料到的。

    白衣郎君道:“没想到我们这么的受欢迎。奉陪。”

    张生冷笑一声道:“既然这样,那我们还等什么。”

    说着两人一起攻向山上的盗匪。

    他们两人的联手果然无人能敌。几十招后,痛苦的声音四处叫起。白衣郎君剑搭在一盗匪脖子上面道:“快说,你们头在哪?不然,杀了你。”盗匪两腿发抖道:“大王在闭关修炼,算日子,今天正好是他出关的日子。说不定他已经出来了。”白衣郎君笑道:“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他看看盗匪的样子,快要尿裤子了便道:“今天算你运气好,我心情好,快滚,再让我看到你绝不手下留情。”

    张生道:“走,我们去找那魔头。”

    白衣郎君道:“我看我们不用去,他定会来,只不过我们千万别轻敌。”

    话音刚落,从空中传来声音。“说的不错,我来了。”声音落,人也到了。

    一个三角脸,小眼睛,身材中等的男人站在他们面前,不高兴的看着他们。也许是他知道张生的身手,而且还有个帮手,于是语气没有那么硬。“小子,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来我这干什么,难不成向我讨杯酒吃。”

    张生道:“你没看出来吗,好,我告诉你,野豹,今天我们是来为民除害的,现在你明白了吧。”

    野豹冷笑一下道:“三日不见理应刮目相看,这句话你没有听说过吗?好,我就尊重你的意愿,我奉陪。”说着提气用功。

    张生叫道:“好,痛快。”

    白衣郎君道:“大哥,要不我来,”

    张生道:“兄弟,我先来,你看看他的套路。听他的口气来判断,我们不能麻痹大意。”

    此时,成群结对的盗匪已经把他们团团围住了。

    野豹看看张生和白衣郎君道:“你们在哪磨叽什么呢,怎么,胆怯了。”哈哈哈

    张生叫道:“野豹,别那么得意,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挥剑迎了上去。

    野豹其实心中有些胆怯,因为在之前,他的武功远不如张生,即使现在已经对金鹰拳谱基本了解,但按现在目前的情况看,也只是达到八成而已。当然了,对付张生可以说足足有余,可是又来个帮手这个情况就有些复杂了。如果此人武功比张生差,那么,我的胜算已有,怕就怕此人比张生还厉害,那就、、、不管怎么说,都得一拼,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如果,我有一丝胜意,那么,我就趁机除了他们以绝后患。如果,我没有把握,那么,我拖延时间,找机会一样会除了他们,总之,以后不能再任人宰割了。

    待张生迎面而来,野豹已经用足了力气。叫道:“拳打双眼,拳打脖颈,拳打心窝,拳打双膝。”野豹的几招,的确让张生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幸好野豹的内力不足,否则张生真的难以招架。

    白衣郎君看了野豹的拳路,似乎想起义父当年对他提过,这套拳法应该是金鹰拳,对,就是它。想此叫道:“大哥,小心,他使得是金鹰拳。”

    “金鹰拳?”张生也听师父说过。此拳威力无比,一拳可以伤及十余人,可是、、、、想此,他明白了。原来他就是个空架子,花拳绣腿而已。于是挥剑力劈野豹。虽然野豹的功力没法使金鹰拳发挥极限,可是金鹰拳的套路,一招一招环环相扣,招招逼对方与死角,根本没有还击的机会。

    白衣郎君看到这个情况,心中着急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大哥肯定招架不了。金鹰拳的厉害,江湖人士人人皆知。幸好野豹功力不足,否则这次牛头山之行凶多吉少。想此,当务之急应该快速离开。于是施展轻功来到张生跟前道:“大哥,我们的快快离开,要不然时局对我们不利。”

    张生道:“好,看来我们的处境大为不利。”

    白衣郎君道:“我们联手一起杀出去。”

    野豹看出了张生的意图,笑道:“你们不是为民除害的嘛,怎么,怕了。”

    张生道:“野豹,今天算你走运,来日最好不要让我遇到你,不然,你定会死得好惨。”

    野豹道:“呵呵,现在还敢说这样的话,嗯,够胆识。我刚才还是打算放你们走的,目的是要有人陪我玩。如今看来我没有这个必要了,因为我好像有些害怕。既然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还是小心点的好,不然,放虎归山,必然后患无穷啊。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了,这可怪不得我,怪就怪你当初不应该妇人之仁。要不然,你也不会来我牛头山找我。说实话,我出关,还没有来得及施展我的拳头,正巧,你们来了,好,我就满足你们。”说着急速提气,双拳并齐,叫道:“龙虎开膛”。只见一股气,极有力的向张生袭来。

    此气威力极大,如果单凭一人的力量是无法与它对抗的。白衣郎君道:“大哥,我们双剑合并,打退这个家伙,尽快离开。”

    张生点头同意了。

    双剑推出的气与野豹发出的气相结合,没有想到的是双双内力几乎平衡。这样的结局让白衣郎君和张生始料未及。此时,如果周围的盗匪动手,张生与白衣郎君就会同时有危险。白衣郎君和张生也想到了这一点,可以说此时的危机迫在眉睫,必须有个万全之策,方可脱身。对于金鹰拳的套路,白衣郎君听义父讲起过,所以,自己来应付是最好的选择,想此刚要开口却被张生打断了。

    张生道;“兄弟,你放手,我来应付,你快走。”

    白衣郎君道:“大哥,我不走,我们可是发过誓的。要走也是你走,我一人死了了无牵挂,大哥你就不同了,上有老下有小,我顶着你快走,不然,咱们一个也走不了。”

    张生道:“既然咱们发过誓言,那我们还争什么,兄弟,咱们同心协力,就算死也要除了这个魔头为民除害。”

    白衣郎君道:“大哥,听我说,你还是放手,你这样,也是无济于事。硬拼,这对我们不利反受其害,所以,你放手防着我们身后这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