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零六章 企图侥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自己不知道状态,不过向蔏和张芝麻,甚至还有这袁沅,都带着惊讶看着我。这个时候浑浑耗耗中的我,对于自己的行为并不知道,因为我离着内视的境界太远,自然不知道自己体内劲气,真正运行的状态。

    但是向蔏心里却轰的一声,瞬间便有些明悟的意思,心里所想到的样子,几乎完全便是知道,我明显是有着手段的。想到在阵里和我所经历的事情,心里自然有些又羞又恼,隐隐认为我是有企图,刻意骗她的了。

    而此时我却依旧按照骆伯伯所教的行气图,本能的做出的自然反应。因为当初骆伯伯所给我的,那幅行气的气脉图,和人身体内骨骼的分布图,其实我已经完全了然于胸。

    所以当我一开始打坐吐纳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气机便随着心意,在身体里继续本能的行动着。而我自然不知道的是,如果没有和张燕的苗疆之行,没有不断的替张燕疗伤,没有不断的劲气在身体里运行,我要想这么熟练和顺利,起码再摸索和练习几年,可能都不一定有这份成绩!

    这边张芝麻虽然有些暗暗称奇,不过她是不了解我,所以心里还只是惊讶。不过这袁沅心里的想法,却完全是有些不一样的。因为她不但和向蔏联手过,也见过我和向蔏一起,更知道我和骆冉的关系,所以看着我有些谨慎。

    我自热不知道这些人心里的想法,当感觉到一股有些灼热的气流,分别到了我的指末之后,虽然感觉到阵阵无尽的力量。但是因为我不懂得驾驭,根本就无法找到宣泄口,所以一时间居然浑身隐隐发烫起来。

    这些劲气不但没有从指间毛孔宣泄而出,而是继续缓慢的由指间劳宫穴盘旋,然后再次缓慢的经少海、云门穴,以及到达中府之后,终于再次汇聚于膻中穴来。随后感觉到轰的一声,忽然一阵巨大的冲击力,瞬间从我的膻中穴四处流窜。

    整个人只感觉到眼前一黑,似乎本来看到的识海,在这一刻完全变成了黑暗。却是我因为一时疏忽,不懂得控制气流的循环周天,一时间便在这里失控了,随后我根本就无法控制这股气机。

    此时虽然只是心里的意识,却也感觉到眼前发黑,随后人便晕了过去失去知觉了一样!其实这个时候,不是我没有警醒,没有想到骆伯伯的约束。而是我本来已经经历过一次类似的事情,但是我却没有这种警醒和感知。

    但是一个刚刚懂得这种奇妙能力的少年,又怎么会有如此的自制力?

    “是不是感觉懵了!”当耳朵里传来隐隐的声音,逐渐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袁沅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看着向蔏和张芝麻两个人,居然带着了几分笑意。

    “这种事情,不是经历一次两次,即使有着再大的变故,既然在这里了,自然就要承受!”张芝麻看着这里的情形,似乎感觉得很明白。不管是张鑫敏还是张鑫发,甚至是自己,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有些事现在说,还为之过早!”向蔏虽然不知道我是怎么了,但是看着蒙蒙怔怔的感觉,她自然明白袁沅心里的想法,不由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袁沅倒是有些意外,不明白为什么本来好好的向蔏,这时忽然变成了这种态度!所以看着向蔏的状态,还有我的样子,她居然也不再出声。

    我感觉到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一种自由翱翔的不真实感,还有那种没有约束的放纵,简直就令我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已经飞去。脑海里唯一记得的事情,便是最后自己膻中穴的炸裂,让我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此时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是那种近似于躺在流水里面,逐渐适应了周边的环境声音,然后再次感应到什么的感觉,让我瞬间明白了,自己是不是又再次恢复了知觉。

    因为这时有气从中丹田,依次的顺着经脉往下行,最后慢慢回流到了,自己下丹田的气穴中。我这个时候自然不知道,自己身体里气穴之间的辩护。

    只知道有着一股灼热的气流,在自己身体经脉里开始很热,可是随着上行然后下流,最后再次汇聚于胸部穴位后,顿时感觉到整个人舒坦了很多。本来膻中穴的郁闷,这个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一切瞬间回复了正常。

    这真是一阵奇妙的感受,如同热天饮了冷水般的舒畅。

    其实开始在身体里灼热难受,到后来便感觉到这些气流可爱,恍如身体里的血液一般自然。甚至我都有着一股错觉,那便是自己在这个时候,居然看到了身体里的血液在流动,但是我明白,那是我经脉里流动的气机。

    当然开始那种被炸裂的感觉,此刻和我好像没有关系一样。感觉到它还只是缓慢的流动,当我吐纳运行了几遍,气机在气脉里正常运行之后,似乎感受到了这气机一路的畅通,然后自然心神的反应,便随之快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我,不知道是自己走运了,还是误打误撞的,真的找到了体内气机运行的窍门。平时光看穴位图和知道行气的过程,其实也没有什么用。上次变故使得我顺利畅通,这次却是自然而然的可以运行了,完成了真正的周天。

    其实这时我就是知道,但是心里也不会明白,自己这其中所经历的凶险。气流在气脉中的运行,完全和想象中的感觉,其实就是两回事。当然这时隐隐听到有人说话,依稀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不过一时间没有想到是谁。

    当然我还没有睁开眼睛,所以还没有确切知道,这些人究竟是谁。当初骆冉虽然手把手的,教授了我太多的东西,但是他本身就有着远超常人的技巧,而我终究以前是不了解这些,所以许多东西,都是我自己在瞎捉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