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无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bqg8.cc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lt;a href=&quot;<a href="m.bikuge/book/9374/&quot;" target="_blank">m.bikuge/book/9374/&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m.bikuge/book/9374/&lt;/a&gt;" target="_blank">m.bikuge/book/9374/&lt;/a&gt;</a>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此时,数支羽箭陡然穿透门窗射了进来,箭矢的方向皆是朝上,根本伤不到人,只是用来恐吓和警告。

    动弩的黑衣人红着眼,眼里已然全是惊惧和颤抖,“大哥,走不脱了!不如就跟他们拼了!”

    “慌甚么!”这被称作大哥的人怒目一瞪,上前一把扯住宜娴的头发,将她拖到地上,“有女人和小孩儿在,咱们还怕走不了?”

    宜娴头发一阵刺痛,变了调地尖叫一声,眼泪陡下。

    李言恪瞪大眼睛,猛地从傅成璧怀中挣出来,小眼珠子里盛满了怒气,喝道:“喂!你为难女人,算甚么本事!”

    两个黑衣人齐齐投来阴森森的目光。

    “言恪!”傅成璧心头一紧,忙将他拽到身后藏好,完全没有察觉自己也在害怕颤抖着。

    他们似乎找到了更好的目标,手下松开了宜娴。她低低呜咽着,扶着桌椅勉强站起来,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这个小鬼……!”李言恪的轻蔑显然激怒了那持弩的人,箭镞对准了过来,尖锐的冷意让傅成璧浑身发寒。这人对她吼道:“让开!”

    傅成璧面色如雪:“别为难一个孩子。”

    她偷偷将李言恪腰间系着的金灿灿的腰牌扯下来,举到两人面前:“本宫乃是大周昭阳公主……”她对着宜娴使了使眼色,压低声线说:“你过来。”

    宜娴见她亮出金牌,只当是护身符,萌生出一丝生转的希望,踉跄地跑过去,躲在了傅成璧的身后。

    傅成璧反手将李言恪往宜娴怀里推了推,希望这个女人能护他一护,自己则举着金牌一步一步向前逼近。

    她道:“识相的就赶紧缴械投降,否则本宫必定让父皇把你们格杀勿论!”

    “璧儿姐姐……”李言恪一时惶恐地扯着她的衣袖,不明白她为甚么要说出这样挑衅人的话。

    那人一阵讥笑,“好极。从前就是这样的令牌,要我们生便生,要我们死便死。如今都落到这般田地,你还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轻蔑,还有天生的傲慢,仿佛周遭一切都是卑微低贱的。这就是她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以为只要是公主身份就能当成牢不可破的盾牌么?

    弓.弩对准傅成璧,嗖地一声陡发。傅成璧大惊着躲避,却被背后来得力量猛推了一把,身子一个趔趄,扑倒在地。

    飞来的弩.箭险险擦过她的肩头,过处霎时绽开一道淋漓血痕。

    言恪大惊失色:“姐姐——!”

    傅成璧痛哼一声,肩上是劈裂似的的疼痛,脑海闪过一阵尖锐的空茫。

    宜娴不顾李言恪的挣扎,如抱住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抱着他,捂住他的嘴,低声颤道:“别去。”

    见傅成璧倒地,黑衣人三步并两步上前,将她从地上拖起来,又从箭囊中拔出一根黑羽箭,凛然生寒的箭簇一下抵住她的脖子。

    “昭阳公主么?”黑衣人一阵冷笑,“我们找得就是公主!”

    他伏在她的耳边说:“走。”

    傅成璧肩膀疼得已然麻木,眼前的门霍然敞开,冷冷的寒风吹起傅成璧单薄的衣袍,让她有片刻的清醒。

    荧荧火光中持弓而立的人是段崇,弓已拉满,却在见到傅成璧的那一刻陡松下来。

    黑衣人见状,暗道真是劫对了人,得意地哼笑一声。他挟持着傅成璧慢慢走下台阶,从廊檐上落下的两只信鹰子,剑已出鞘,直指黑衣人的后背。

    前后夹击,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傅成璧颈间泛着凉意,忽地一下火辣辣地烧起来。箭尖儿在她的肌肤上划开小小的一道,一下沁出一串血珠。

    “放下弓箭,否则我就划开她的脸皮子。”

    傅成璧眼色冷厉:“段崇,做你该做的事!”

    可段崇想都没想,将弓箭扔下,一脚踢得很远。

    傅成璧又恨又恼地咬起了牙。她没想到段崇真这么实诚,扔下就算了,还要踢那么远。

    只是她却不曾察觉自己无意识间已经不再害怕了,就在段崇出现的那一刻,她几乎本能觉得他能救她,就像在墓室中一样。

    “我们只想离开……”这人冷声说,“只要放我们走,她一定会安然无恙。”

    段崇眸色深邃,眼睛盯着傅成璧,话却是对他们说的:“原本你是可以离开的。”

    “甚么?”

    “可你却动了最不该动的人。”这一声如寒雪拂梅。

    他缓缓抽出剑,声如沧海吟啸,沉然剑气压迫着四周,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黑衣人没想到他敢拔剑,慌乱喝道:“你做甚么!你——”

    铮然清鸣,寒光一晃,傅成璧只觉得眼前一白,颈间陡寒陡热。眼见那利箭啪嗒掉在地上,她的身子便如飘起来般翩然一动,再落地时已离方才有几丈之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