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4章 喻天鹅套路深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苏是默默地听着。

    瞿腾宇狐疑地盯着她,“你得罪的这人来头不小啊。”

    苏是直视着她的眼睛,“我若是想起什么,会告诉你。”以她现在的状况,只怕一举一动都在瞿腾宇的眼下,隐瞒也是隐瞒不住的。

    瞿腾宇拍了拍她的肩膀,没有说什么,将外套往肩膀上一扛,邪气一笑,“我回去了。”

    苏是暗暗松了口气,真的太不想和这人打交道了。

    这时瞿腾宇猛然折回身来,一把将她按到床|上,整张脸都压了过来,鼻尖贴着她的鼻尖,乌墨般的眸子如针般逼视着她,“你不是苏是!”

    那种压迫感令苏是背后顿时炸出冷汗来,心悬到了嗓眼,被识破了?他是怎么识破的?哪里露出了破绽?说话?衣着?还是什么?她等候着瞿腾宇拆穿她,然而那人只是冷凝着她,带着审视。

    苏是迎上那目光,心中又是一紧,——是试探!瞿腾宇还是在试探她。

    她于是放松了身子,露出个“凤棠”似的妖孽又嗲气的笑容,“死相,我是你的小心肝啊,宝贝儿你弄痛了我,这是想玩霸王硬上弓?”

    果然她这话一出,瞿腾宇身上的气场就消了,捏着她的下巴打量了几眼,嫌弃地道:“一脸的油光,谁要啃你!”

    苏是摸摸自己的脸,自恋地道:“虽然这几日是憔悴了些,不过依然貌美如花、颜值爆表……”

    瞿腾宇受不了她的自恋,拿着衣服走了。

    门关上后苏是才舒的口气,同时又被方才的话狠狠地恶心的几把,还好她看过“凤棠”的朋友圈和调|情的话,否则还真不知道怎么糊弄过去。瞿腾宇这厮实在太敏感了,这样下去不知道还能隐瞒多久。

    正琢磨着,虚掩着的门被推开了,她低下头就见门边一张雪团似的小脸儿,乌溜溜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怀里还抱着个可爱的皮卡丘公仔,表情有些犹豫。明明长着这么可爱的一张脸,却故意作成老成的样子,真是萌得不要不要的。

    苏是顿时就笑起来,“你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今天又要研究什么?你爸呢?”

    小包子歪着头盯着她打量了会儿,糯糯地问,“你能带我去嘘嘘吗?”

    苏是忍俊不禁,下了床来牵着他的小手道:“好吧,不过下次可不许一个人乱跑,你长得这么可爱,要是被怪婶婶拖走了怎么办?”

    小包子眨巴着眼睛,“怪婶婶是什么?”

    苏是拉着自己的眼角和嘴巴做出个鬼脸,“这就是怪婶婶,吼吼!”

    小包子面无表情地自着她开启自嗨模式,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好蠢!”

    苏是:“……”现在的小孩儿不提也罢!

    苏是这间病房里有卫生间,不过小包子腰还不及马桶高,他自己也还不会尿尿,苏是只好抱起他把尿。出于好习惯,把完尿拿来纸巾给他擦擦,还没有碰到,小包子就一把捂住自己的小鸡|鸡,夹紧了小腿。

    这时厕所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挺直的脊背,开阔的双肩,浑身上下都透着股威严冷峻之意。

    小包子捂着小鸡鸡惊恐地叫了起来,“爸爸,这个怪婶婶非礼我!”

    苏是看看自己放在尴尬地方的手,回头就撞上一双清冽的眼神,不禁一呆,转念想到那天调戏他的话,脸不禁红了起来。

    隋唐大步过来,接过小包子替他提好裤子,深邃地目光盯着她,带着满满的侵略性,“调戏完我再调戏我儿子?很好!”

    苏是愣愣地看着他抱着儿子转身而去,有种欲哭无泪的感?“很好”是什么意思啊?我只是给你儿子把个尿,没有要非礼他,更没有娈|童|廦啊喂!

    正抓狂着,见小包子笑嘻嘻地回头,学着她方才的样子冲她做了个鬼脸。

    苏是:“……”我怎么感觉我被一个孩子给玩儿了?

    苏是在医院里养了半个月,背后的伤口已经脱痂了,她出了院带着秦淮留下的两个保镖回到公寓里。

    这个公寓地段一般,安保措施也不是很好,如果有人要杀她是很容易的事,她总不能一直靠着秦淮留给她的保镖。当前最主要的任务是跳槽,只是怎么才能让隋氏皇都影业向她伸出橄榄枝呢?

    还没有想到方法,她的公寓里来了一个人,是“凤棠”的经纪人孟威。

    苏是成功逆转了负面新闻后,中腾公司也未作出什么表示,孟威突然到来让她摸不清他的意图,于是以不变应万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