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不可思议的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笔下文学【 www.BIXIABOOK.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showmn5();</script></div>

    <div align="center"><script src="/Ads/txttop.js"></script></div>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div>

    这是一个晴好的天气。

    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透过半掩的窗帘,斜照在房间里,慢慢地移动着,移动着,然后终于有那么一寸来长的光条,照到了熟睡着的人身上。

    阳光是有温度的。——这是常识,然而许多时候很容易被人忽略。但对一个将醒未醒的人来说,照在身上的阳光足以带来温暖,带来哪怕是睡梦中也能感受到的光芒甚或召唤。

    也因此,当阳光在身上持续地洒照了约摸五分钟之后,许广陵醒了过来。

    一种难以形容的舒适感随即传来,那是一种尽情地、饱饱地酣睡之后,身心得到充分地休憩、调整以及更新后才会有的美好体验,然而事实是,许广陵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体验了,甚至,他都忘了这种感觉。

    往常,由于失眠的原因,许广陵的睡眠质量并不好,是以每次醒来,头都有点沉,昏沉的那种,有时甚至还有点头疼,必等过一些时间才会消失。

    但是现在,这是什么感觉?

    仿佛时间倒转,倒转到六七年以前。

    饱满、充沛、活力,在身心感受上,许广陵一时只想到了这几个词。

    但是这种感觉并没能让许广陵留连很长时间,甚至都可以说,没能怎么牵扯他的注意,会感受到这些,仅仅只是出于身体的本能而已。许广陵的意识,旋即完全关注到另一件事上去了。

    昨天夜里,确实有变化在他身上发生了!只是暂时来说,还不知是祸是福。

    许广陵做了一个梦,但其实,用“梦”来形容昨天夜里的事情,并不恰当,甚至于是很不恰当。

    梦,这几年来许广陵做了很多,很多,但不管是什么样的梦,总有一个最明显不过的特征,那就是,梦中的事情,总是支离破碎的,以片断的形式存在,而且,相较于现实,梦中的事情总有不同程度的变形。

    再则,许多时候,乍醒之时,还隐约记得梦的内容是什么,但很快地,就会如写在沙滩上的字一般,被潮水一拂,就没有了。只记得做过梦,但不再记得梦了些什么。

    但是昨天夜里的,不一样。

    不需要闭眼,不需要凝思,也不需要回忆,昨天“梦”到的东西,栩栩如生般浮现在许广陵的脑海里。

    梦里,他变成了一个大厨,在做一道叫做“九品白玉羹”的汤。汤的主料并不复杂,只有三种,分别是蘑菇、豆腐、土豆,对的,土豆,就是他昨晚吃的那一样材料,但是这三样材料的选料、做法以及加工,却完全是许广陵以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豆腐,取中国传统的黄豆,浸泡,去皮,只有去了皮的纯豆瓣磨制的豆腐,才足够细腻,没有豆皮所带来的那种毛糙质感以及涩味,而在点豆腐的时候,用的既不是卤水,也不是石膏,更不是内脂什么的,而是糯米酒与黑米醋的混合液。

    这样做出来的豆腐,既有黄豆本身的醇香,又有米酒的醇香以及米醋的醇香,而这三种醇香,是和而不同的,是为“三品”,意为可以从中品出三种味道来。

    而且这样做出的豆腐,才足够细腻,并且顺滑。

    细腻顺滑到什么程度呢?细腻顺滑到刀工深厚的大师傅可以把这样的豆腐切成头发丝般细。

    切成头发丝般细不是重点,重点是,当豆腐可以切成这般细的时候,通过或连或断的刀工,就可以让豆腐丝“开出花来”,或者置于汤水中呈现出摇曳的水草状,而通过青菜汁等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