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章七 掩日宝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个时候,陈冬生忽觉一个温软细腻的小手,伸了过来,拉住他手,回首看去,却是楼听雪。只见楼听雪的一双大眼,神光流转,正定定的看向他,她嘴角隐约有娇羞之意,问道:“陈兄,倘若我们出不去了,该怎么办?”

    美人娇声相询,陈冬生心中一荡,觉得楼听雪语气有些异样,当即回答道:“尽人事,听天命。”

    楼听雪重复道:“尽人事,听天命?”

    “正是。”

    楼听雪忽然展颜道:“正是,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你我才刚来到这里,接下来事情如何,犹未可知,我瞎操什么心?即便真的不能出去,结识了你,能与你同在一起,也是极好的。”

    陈冬生琢磨楼听雪话中意思,心想,什么叫做“结识了你,能与你同在一起,也是极好的”?杨过面貌英俊,他之前所在的世界,曾有一句戏言,叫做“一见杨过误终生”。莫非这楼听雪,只跟他相处片刻,就一见倾心,想要再见倾身不成?

    他觉得脸上发烫。

    却在这个时候,在他们正前方,大约百里之外的地方,忽然红光大炽,一道圆形光柱,闪烁着血色光芒,通天而起,而且在光芒之中,隐隐有星辰流转。

    见状,陈冬生心念一动:“莫非这就是轮回天轮所说的上古神兵?”

    楼听雪惊道:“陈兄,那是何物?”

    陈冬生沉吟道:“或许是宝物出世,我们过去,一看便知。”

    两人当即大步奔驰,往光柱升腾之处而去。盏茶时分过后,光柱亮度逐步削弱,终于不见。楼听雪虽是修真之人,但是久奔之下,也有些气喘吁吁,倒是陈冬生,面不红、气不喘,显见是行有余力。

    奔行大约一个时辰,两人来到红光升腾之处。

    陈冬生只见地上斜插一把青铜宝剑,剑锋冷然,犹自烁烁放出红光。

    陈冬生道抽出此剑,只见剑长三尺,有中脊,两刃锋利,剑背上铭刻两字,曰“掩日”,失声道:“竟是越王剑!”

    楼听雪奇道:“越王剑?”

    “是。越王勾践,极爱宝剑。据说他曾获得仙金,用白牛白马祭祀昆吾之神后,铸炼八剑。八剑之首,便是掩日剑,剑成之后,日则光昼则暗。刚才的红光,应该便是此剑所发。”

    说着,陈冬生将掩日剑递给楼听雪,道:“既然这把剑如此漂亮,能够发出红光,就给你用吧——美貌姑娘,总是喜欢光华灿烂之物。”

    楼听雪却不接,她道:“这把宝剑是陈兄发现,理应归陈兄所有。”

    陈冬生笑道:“楼姑娘,此剑是你我共同发现,你先收下此剑,之后再见到什么神兵利器,我拿了便是。”

    楼听雪心想,神兵利器,岂是那么容易发现的,否则的话,只怕满天下都是宝贝了,说什么也不肯收下掩日剑。

    两人互相推脱间,陈冬生忽然抬头,向远方看去,只见远处一道黑影,疾奔而来,身后扬起漫天飞沙。

    陈冬生道:“我们有伴儿了!”

    楼听雪眯起眼睛,看了一眼,道:“是那个叫范师兄的!”她身为修真者,耳目聪明,但在如此远的距离下,也是绝难感知对方到来,却不料陈冬生虽是普通世俗武者,却能提前感知,心中震惊。

    那道黑影来到近前,陈冬生定睛一瞧,果然是范姓老者。

    范姓老者止住脚步,哈哈长笑,森然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们两个小崽子,倒是能跑,连累老夫在齐公子面前丢脸,今番落到老夫手中,定要让你们尝尽人间酷刑,决不能让你们轻易死去。”说话之间,他看到陈冬生手中的掩日剑,红光莹然,当即道:“这便是放出通天光柱的宝物了?将此剑乖乖呈上来,老夫给你们一个痛快。如若不然,定要剥皮抽筋,点上天灯,让你等哀嚎上七天七夜,这才死去!”

    陈冬生面色一变,他神念凝盾,挡住冯铁剑一道剑光,也算跟冯铁剑交手一合,深知冯铁剑的厉害,倘若不是冯铁剑过于自大,一剑没能建功,愕然之下,不曾继续出剑,只怕他与楼听雪,绝难逃脱。

    而这范姓老者,与冯铁剑共同追随齐公子,修为应在伯仲之间,眼下正面相逢,陈冬生可不觉得自己能有好运气,再次逃脱。

    但是,大丈夫死则死尔,可不能堕了威风,当即上前一步,挡在楼听雪身前,冷笑道:“老头儿,看你年纪虽大,身体却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