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第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有的时候,世事就是这么弄人。

    如果是现实生活中这个众星拱月的许逸逸遇见了周生。她或许还是会对他青眼有加,但是在遭到了对方毫不留情面的拒绝之后,那个骄傲的许逸逸却绝对不会再追着他不放了。

    可偏偏许逸逸是在成为了游戏里那个平凡得淹没在人群中都没人能找得到的小小药师“瑶光”后,才碰上了这个人。

    这个人受伤倒在她的门前,用他那像从画上走下来的风姿,引诱得她带他回了家。从此就打破了逸逸自己一个人在游戏中独来独往的闲适生活。这个男人会为游戏里那个从来没有太多人关注过,也没有几个人迁就过的小小药师做各种各样的事情,甚至仿佛与她心意相通般的了解了她的所有想法与需求,让她在不知不觉间就早已深陷泥淖,再不能脱身了。

    夜色昏沉,逸逸站在小岛的海滩上,带着海腥味的海风迎面吹来,与她一起等候着陵苕的到来。

    其实,自从那晚做出了为了工作日也能上游戏而搬回家来住的决定以后,逸逸就更加不知道怎么面对周生了。

    此刻的她,宁愿一个人站在屋外,孤零零地吹着海风,也不愿意进屋和周生尴尬地面对面,彼此相顾无言。

    繁星渐渐缀满星空时,一个穿着一身大红衣裙的女子终于踏桥姗姗而来。她笑着走到逸逸面前,双手背在身后微倾身子,将那张如花的面容贴到逸逸眼前:“你就是论坛上的超然自逸吗?很高兴见到你。”

    “你是。。。陵苕?”逸逸微微歪了歪头,看着这个把脸快伸得碰到她鼻子的姑娘,觉得她那一身的张狂姿势着实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个泪眼朦胧的姑娘。

    看起来就是一副肆意张狂性子的姑娘,把头微退开后,向下点了点:“怎么,我不像你想象的那个样子吗?”

    。。。真是一点都不像啊。

    逸逸试探着问道:“你为什么要给自己取‘陵苕’这个名字呀?”

    “嗨,”陵苕挥了挥自己华贵的大红衣袖,“我本名肖玲,但我觉得这名字太土气,不爱别人这么叫我。所以我的朋友渐渐就只叫我的英文名字‘ling’,有时为了叫得明确些,又在后面加上我的姓——肖。渐渐地,大家就都叫我‘ling-肖’了。又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凌霄花,爱它可以在艰难的环境里顽强地存活,也爱它如此贴合我气场的名字,就很想直接拿它当名字。但直接和别人讲自己叫‘凌霄花’,总觉得有些奇怪。后来我所有ID的名字都是陵苕。苕指的也是凌霄花嘛。”

    那个在逸逸脑海中吟诵着《苕之华》的姑娘就这样消散在星夜的海风中了。。。

    逸逸抚了抚额头:“那咱们进屋聊吧。”

    “好啊。在岸上时,我就注意到你这座漂亮的房子了。那时我就想一定要请你带我去好好逛逛。”

    “请吧。”

    两个姑娘便手牵着手往小岛中央的亭台楼阁走去。

    走到大门前的时候,陵苕终于看清了大门匾额上写着的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她发出一声惊呼:“逸逸,你这地方也叫瑶光阁啊!”

    “嗯,不过我这‘瑶光阁’应该和你想的那个五大势力瑶光阁没什么关系。”逸逸想起那天不愉快的经历,连带着对“瑶光阁”这个名字也产生了厌恶之情,“可能是因为我在游戏里叫‘瑶光’的原因,系统修复后,我的药庐才自动刷新出这个名字的吧。为了防止别人产生误会,我决定过几天把这个阁名换掉。”

    “别呀,你指的别人是司马南柯吧?”陵苕见逸逸略带着赌气的话语,就反应过来背后肯定有些故事,她一下子想到了司马南柯的那个瑶光阁。

    “陵苕你也知道司马南柯?不过想来也是,她毕竟是最差也能排到整个大陆第五名的势力主了。”

    “噗嗤”,陵苕听了这话,一下子笑出了声,“她,势力主?逸逸你可别逗我了。司马南柯原本在游戏里只是个谁都能踩几脚的小角色,除了长得好看外,一无是处。后来攀上了逍遥无极,才在游戏里渐渐蛮横了起来。”

    “可是那天我到扬州城的时候,确实是见到有个‘瑶光阁’势力在招人,而且最后管事带我去见的阁主就是司马南柯呀?”逸逸见陵苕笑得乐不可支的样子,完全被搞糊涂了。

    “这事我倒知道一点内幕,”陵苕用衣袖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又整了整衣角,“司马南柯底下原本有个经常和她一起出门欺负人的女的,那人不知道从哪儿捡到了一块用血玉制作而成的令牌,上面刻着‘破军令’三个字,背面还刻着‘如阁主亲临’几个字。似乎还令牌上还附了一个在各主城建立瑶光阁据点的任务。原本那个女玩家是想按任务指示进行任务的,没想到任务做到一半的时候,被司马南柯知道了。她诬陷女玩家的‘破军令’是从她那儿偷的,把令牌从那个女人手里抢了过来,还把她赶出了帮派。”

    “那扬州城里的瑶光阁呢?”

    “那个女玩家在被司马南柯发现之前,就已经做完了一部分任务,获得了一些物资以及那块地的地契。可能司马南柯凭着令牌接着做完了任务,才把那座瑶光阁建立起来的吧。知道内幕的人都猜测,扬州城出现的只是第一块破军令,以后各大主城还会出现其它的。要是司马南柯这样就能算势力主了,那接下来怕是还要出现几十个势力主呢。”说到“几十个势力主”时,陵苕不屑地撇了撇嘴,“所以说,以后跟司马南柯抢这个名头的人还多着呢,她要是连离她两千多公里的南海都要管,恐怕她还真管不过来。再说了,咱们名字就起的‘瑶光’,住的地方叫瑶光阁是恰如其分。总比她一个叫司马南柯的,一定要让住的地方叫瑶光阁来得正当些吧。”

    听陵苕这样说,逸逸也反应了过来,自己先起“瑶光”当的名字,瑶光阁又是游戏自己刷新出来的,凭什么为了迁就一个不知所谓的人而改名呢。

    “陵苕,谢谢你开解我,是我想岔了。”逸逸诚恳地向陵苕道了谢。

    “门上这几个字是挺好看的,但看了太久也有些单调,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陵苕并不接逸逸的话茬,只是笑眯眯地说道。

    “抱歉,是我怠慢了,快请进。”逸逸连忙推开大门,请陵苕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