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7|第四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伴着这颇具夏日特色的交响曲整理好心情的周先生, 又重新整理思路考虑了一番:两个人参加的毕竟只是一个为了七夕大型节庆活动预热的前期活动,应当是复杂不到哪里去的。如今自己手头这张图画, 经过了这么多原生居民的辨认, 都还没有人能够认出来。所以从这些居民口中找到线索的这条路应该是行不通了。这样的话就只能靠自己来找到图画之中的线索了。

    周先生又掏出那张薄薄的黄纸,举起来, 映着月光又看了看。忽然, 他的视线在图画的一角停住了。

    原来, 那图画的一角, 竟然用了色号与图纸本身颜色十分相似的笔标了一对数字。此时月光透过纸张, 这对数字才算是在周笏生的眼前显现出他们的真容来。

    “原来就是这么简单吗?”周笏生将图画收回了袖中, 自言自语道, “好像很久没有让他们加过班了, 接下来让企划部的那群人好好地加个班吧。”今天的周先生真是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原本应该就是个类似探秘寻宝的小游戏,偏偏被毫无游戏经验又凡事喜欢深谋远虑的周先生想得太够复杂,活生生地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

    按照那串坐标, 在调出的地图上一查, 周笏生才发现,这个地点竟然就在离杭城不远处的一个小乡镇中。一番东奔西跑下来,周先生此时坐着的这个荷塘离最近的传送阵都还有些距离, 又因着周围并没有旁人。向来好脾气却被这游戏都有些惹出火来的周先生直接就从包裹里拿出了一柄仙剑。既然能够被称为飞剑, 自然还是有些过人之处的。之间连炼气一级都没到的周先生直接踩上了飞剑,御剑往地图上的那处乡镇而去。

    周笏生御剑至乡镇郊外后,再度收起了长剑。步行着踏进小镇中,这里虽然不如杭城繁华, 但也还有几条主街道仍旧户户燃着灯笼,开门迎客。

    走到了坐标点后,正对面的是个算命摊子,一位白发长须的老公公坐在摊子后,一副神棍模样地闭眼抚着自己的长须。像是感觉到了周笏生的到来,对方睁开了冒着精光的双眼,冲周笏生招了招手,道:“年轻人,我看你行色匆匆的样子,想必是有近忧啊。”

    看来这就是线索了,周先生应和了一声,走到这摊子前坐下。“老先生可能帮我算算?”

    那大师被人叫了这么久的“神仙”还没听过有人叫他“老先生”的,一时愣了一下。轻咳了一声掩饰了一下后,才道:“好说,好说。”

    老先生整整衣襟,上下打量了一番周笏生,重新摆出一副老神棍的模样,道:“不知公子所求为何啊?”

    “老先生难道不知吗?”

    对方听了这话,又抚了抚自己的斑白长须,摇头晃脑得说道:“做我们这行的,自然也有着自己的流程。不然你一句话未问,一句苦未诉,我这就不管三七二十八地一股脑儿把所有事都倒了出来。那你岂不是连同老夫诉诉苦的机会也没了。再说,一来一回的,那这天才聊得有滋有味,不然就我一个人在这儿自言自语的,那多无趣啊。”

    听了大师的话,周笏生竟然觉得,还真有几分道理?只得将来龙去脉又一五一十地再度说了一遍。毕竟,此时也真没有什么做口舌之争的必要。

    大师听他说完之后,朝他伸出了一只手。

    “原来如此,那你身上可有什么要找之人的贴身物品啊?暂且借我一观。”

    若是在现实生活中,周笏生自然是能林林总总地拿出许多东西来的。可现在这是在游戏中,他又是不怎么上这新版游戏的,更遑论与逸逸在游戏中相处的时间啊。总共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是一起排队,再到逸逸被藏起来的那会儿。因而确实掏不出什么来。

    大师看着周笏生无可奈何的样子,摇了摇头,感慨道:“还跟我说是小两口,竟然连件定情信物也拿不出来。现在的年轻人啊,这情也定得太过随便了。”

    这话噎得周笏生半响回不上来。可若他们真是游戏中一对情侣,这几句感慨似乎也并没有感叹错。所以到了最后,周笏生也只得受着了。。。

    “如此的话,你便在这纸上写个字吧。”大师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张白纸,铺在锈了太极八卦的黄巾上,然后又给周笏生递了支笔。

    落笔之前,周沪生又向大师确认道:“写这字有什么讲究吗?”

    大师依旧是不改神棍风采,神秘地说道:“测字嘛,唯心而已,越随意越好,越随意越好啊。”

    如此,周笏生便顺着大师的意见在这纸上写下了一个“安”字。

    大师接过一看:“嗯,安字。宝盖,女。既然是要寻人,那这人就应该是被压着的。既能称作“宝”那这压着她的东西也必定不是凡物,我记得离这儿不远就有座仙山,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