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出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偷进行,当然是越快结束越好

    “你就在这里炼丹不需要丹炉吗?”眼看胖子撸胳膊,挽袖子的动作,分明是要原地解决,陈玄露出诧异得神情

    “其实不用炉子也能炼丹”王浩摊开右掌,墨色火焰在手心跳动不止,犹如暗夜精灵的舞蹈,妖艳而美丽

    混沌之火单就这一手就让人刮目相看看他得动作分明是要在掌心炼丹,火由心生,以掌为炉,即使丹王亲自出手也不过如此陈玄已经不再担心他的能力,不过却为他的处境担忧,虽然急于为妻子求得一颗玄阴丹,蒙骗孩子的行径他可做不出来

    “小兄弟,修炼阴丹乃是禁术,何况你瞒住师父帮我,万一被发现肯定受到责罚,你还是先考虑清楚”

    “有什么好考虑的?惹火了我一拍两散,我还懒得帮他烧丹炉呢”

    说话间王浩将尸王啖投入火中,墨绿色粘稠液体不断变幻形状,同时释放出阵阵恶臭,直到彻底气化绿蒙蒙的气体漂移不定,但是却凝而不散,托在手心似云雾缭绕

    似乎察觉到危险的来临,鬼脸菇入火之前发出凄厉的哀号,表情也不断变化,比先前加狰狞可怖,准确的说那是恫吓

    炼丹,炼丹,实则是炼妖三百年以上的植物或者动物就会成精,所以炼出来的叫做丹而不是药既然有了灵性自然不肯乖乖等死,反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王浩早就习以为常,非但一张胖脸神色如常,混沌之火连一丝摇晃也没有看在陈玄的眼里不免一阵赞叹,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定力,后生可畏呀

    鬼脸菇一点一点的溶解,不大功夫也化成气体,但是仍旧保留着狰狞的样貌,不断发出威胁王浩冷笑,掌心上出现虚幻的太极图案,阴阳鱼以飞快的度旋转,片刻后将鬼脸菇搅成支离破碎

    陈玄这才松了口气,想不到一颗小小的鬼脸菇也能叫自己心慌意乱,谁让那是挽救妻子的希望呢?

    丹术分为内丹和外丹两种,修真者无一例外是修炼内丹,以肉体为鼎,吸收天地灵气孕出金丹,鼎或者丹对他们来说仅仅是个比喻所以修真者并不擅长炼丹,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懂炼丹

    正是因为不懂才会心烦意乱,不过王浩的眼神还是叫人放心到目前为止还未曾出现过慌乱的神态,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而且炼丹的手法极快,眨眼间已经将最后一滴鳝血投入火中

    这个时候尸王啖和鬼脸菇气化已经融为一体,两者都是极阴的属性,遇到鳝血立刻展开围攻,如今才是合丹的关键,王浩小心引导,臃肿的面颊上淌出豆大的汗滴鳝血似乎在痛苦的抽搐,不断变化形状,色泽也从殷红变成暗紫,直到将漂浮的气体全部吸收才转变为绿幽幽的颜色,鸽卵大小,不过却没有固定的形状,仿佛是一团朦胧的雾气,诡异之极

    以陈玄的见识不难看出大功告成了,原来传说中的玄阴丹竟然是无形之物,喜出望外的接过阴丹,连双手也在颤抖,仿佛那就是妻子的生命,事实上那的确就是

    王浩擦去额头汗水,自嘲道:“原来我还是有些用处的”炼丹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此刻全身都软绵绵的,要是能找个地方躺会儿该多好

    “小兄弟不可妄自菲薄,多少玄门中人为了一粒丹宁愿散尽家财,哪怕用贴身法宝交换也在所不惜飞天遁地固然威风,百年后还不是枯骨一堆?行金丹大道才是正途”陈玄感激之余也不多言,心中却暗自发誓,今后一定要找机会报答

    法宝固然难求,玄门中人珍若生命的却是丹物以稀为贵,法宝每个人都可以炼制,不过品质不同罢了,主人两腿一伸就成为无主之物,日子久了越积越多,自然就不觉得珍贵了何况再强的法宝也就是威风一时,毕竟是身外之物,丹就完全不同了,对于修真者来说比生命加重要

    内丹讲究的是日积月累,循序渐进,吸收天地灵气为己用这种方法当然比烧火炼丹文雅缺点就是缓慢,尤其是如今灵气匮乏,除了少数的洞天福地适合修炼,都市里的环境连生存都困难,别说修炼了修真的第一道门槛是元婴,正常情况下需要三百年时间修成,还必须是日以继夜的修炼,假如没有奇遇的话,不到百年就寿终正寝了,还修个屁的真啊?

    修真者的奇遇不外乎三种,寻找到一处灵气充沛的洞天福地,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能省下三五十年的苦功,这种好事基本上不用考虑,有就是有,无就是无,好地方早就被大门派占据

    第二种是仙家法宝,炼化后可以吸收灵气,相当于便携式洞天福地,也能节省数十年时间,这个也不必指望,原因同上

    历来飞升者都是有实力,有背景的大家子弟,倾尽整个门派的财力,物力,仅仅成全一两人而已即便飞升又能留下几件好东西?哪够门中成千上万的弟子瓜分?也就是近身的人能得点好处,于是眼红的人就会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名门子弟大多拥有以上两种福缘,但是也至多能将时间缩短百年,元婴还是遥不可及的梦,人哪能活到两百岁呀于是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丹上,助长真元的丹,延年益寿的丹,修成元婴还是葬身三尺黄土?全看有没有一颗续命的丹

    上等的材料可以自己去找,也可以出钱购买,无论炼器还是炼丹都离不开一个钱字,所以修真家族并非像传说中一样避世隐居,而是竭尽所能的敛财,只有身份尊崇的人才有资格留在洞天福地闭关

    了解这些真相后连王浩也感慨不已,修真可不是穷人能玩的游戏呀,自己这些年哪里是在炼丹,分明就是在烧钱

    陈玄临时取出一枚手镯装入阴丹,继续解释道:“能拜在冷面丹王的门下是小兄弟的的福气,光是你烧的十年丹炉就受益无穷了,别人盼还盼不到呢你现在的能力已经不俗,欠缺的仅是经验和火候,缺少炼丹的材料尽管找我”

    说话间丹房内传来虎啸,糟糕早不叫,晚不叫,偏要在这个时候搀合,这下非被师父发现不可经过陈玄刚才的解释,王浩觉得留下烧丹也挺不错的,转身就要冲向丹房

    “哼差点毁掉我的龙虎丹”丹王出现在门口满面怒容,谩骂道:“烧了几天火就私自炼丹,你可知道修炼阴丹的后果?”

    入门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老家伙发火,不会是装出来的?王浩刚要解释却听见师父叹了口气

    “你我师徒缘分已尽,收拾东西,下山去罢”

    “师父”除了当年拜师的时候,王浩这是第一次呼唤师父老头平时对他也不见多好,可是此刻却突然叫他一阵心酸

    “无需多言龙虎丹是你炼出来的,一并带走”说话间一道金光落在王浩手心,丹分红黑两色,两强相争即使炼成丹也无法融合,表面仿佛有流云翻涌,隐约有吞吐天地的气势

    来不及细看就听见沉重的关门声师父向来是言出必践,求也无用何况王浩不懂什么叫求人,正是这个原因才叫他对陈玄生出好感,所谓臭味相投

    当初拜师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带来的几件衣裳早就不能穿了,这些年倒是利用边角余料倒是炼出不少丹来,那种东西师父是看不上眼的,不如带下山去,胖子黯然回到房间开始收拾

    事已至此,陈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道歉,安慰,他说不出口沉默了良久突然拉住王浩的手,走到林边的空地三指向天,召唤出一柄紫色巨剑悬在空中,豪气冲天的说道:“小兄弟,如果你不嫌弃,我们结为兄弟”

    “结拜还是算了”王浩还是有自知之明,而且也不想和什么人攀关系

    “怎么你看不起我?”

    “萍水相逢哪有结拜的道理?你无非是认为连累我逐出师门,心中过意不去,所以才要补偿我帮助你炼丹完全是出于自愿,被逐出师门也和你无关”转眼的功夫王浩就收拾好东西,反正有星蓝指环,胡乱扔进去就可以了

    陈玄仰天长笑

    “说的好修真太久连我都变得俗气小兄弟,你肯定很长时间没有下过山了,我觉得你心性单纯的很,难得”

    “十年”王浩像是再说与己无关的数字,别的孩子享受快乐童年的时候,他却守着丹炉,连一个知心玩伴也没有

    “好男儿志在四方,天下之大,有哪里去不得?何况凭你的本事早就可以出师,赖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山下有一家饭店,我们喝个一醉方休”

    言毕,拉起王浩就走

    原来这个世界确实有飞天遁的本事,当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的时候,林木沟壑,飞泉流瀑,在脚下眨眼即过,那种感觉就像在做梦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