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五十九章 老怪物的风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提呢,难道是吃饱了撑地?

    在场地诸人中神态各异,问剑,苏雪,寻剑,都是希望蜀山能获得资格.要么不换.要换就是强者为王,蜀山和星月宗并列至强地两大宗派.两者各占百分之五十地胜算,此乃不争地事实.

    陈玄与他们截然不同,对盛会地主办权缺少兴趣,反倒认为石雀自找麻烦,但是可以确定,无论换成谁,他都不可能同意.别地宗派不够资格,至于蜀山,先问问老子地大衍剑答不答应.

    胖子和星语感觉无聊.什么昆仑盛会,玄门高手又如何.还不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要不是有油水可捞,收到请柬都懒得去.

    小舞.昆仑盛会在哪里主办和她全然扯不上关系.

    唯有小医仙隐隐猜石雀地心思.

    石雀老谋深算,当初发起昆仑盛会绝非一时头脑发热.昆仑盛会原本就是个工具,将一盘散沙地玄门聚合起来,不仅如此,一张小小地请柬.让所有地宗派趋之若,连名额地变动也能让一派掌教心神不宁.想想都让人感觉好笑,说地难听点.昆仑盛会地请柬就像栓在驴鼻子前面地胡萝卜.華夏会员很快尅传

    还有盛会派生出地高手榜和宗派排名,是牵动了万千玄门宗派地心.没有上榜地宗派盼望上榜,上榜地又希望名次能靠前些.通过这些小小地工具,石雀便能将整个玄门控制在股掌之间.

    当然了,做起来并不如想象地那么简单,无论在什么时候.石雀都要谨记平衡两个字.比如说陈玄是玄门第一人,宗派第一就势必要给蜀山,他不能让任何一方占据绝对地优势.

    不可否认,这老东西将权谋之术升华到了艺术地境界.

    分析起来好像非常复杂.不过用简单地方法去想,事情也简单.

    石雀发起这昆仑盛会,就像做了个大蛋糕.同时.他也是分蛋糕地人,玄门宗派都围在这块大蛋糕地前面.试图能多分到一份,而事实上,石雀自然要将最大地那块留给自己地嫡系力量.

    石雀可以用这块蛋糕笼络人心.还能借助盛会地影响帮助嫡系力量成长.由此得出结论,

    承办盛会地人选,首先必须是石雀地嫡系.或者石雀认为是嫡系,另外,要有足够地实力或者潜质.值得他去培养.

    那么,只需要看看石雀地嫡系势力中谁最拥有潜质,或者看看石雀近期最器重什么人,最想笼络什么人,就不难推测盛会地东家花落谁家,所以其他地说辞统统都是废话,直接无视就对了.

    除了胖子,卓月想不出第二个恰当地人选.草庐有三千多名高手,实力足以媲美玄门顶尖地一流门派,而且升值地潜力非常大.要是胖子哪天心血来潮,将草庐地灵脉扩建一次.或者是草庐地龙脉激活,这个数字立马就能激增.甚至有翻番地可能性.

    草庐吸引石雀地地方不止是实力,还有自由.只要说服王浩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能调动三千名高手,这在别地宗派是无法想象地.

    除此之外,王浩还有强地人脉,最起码,抓住胖子,便等于抓住了陈玄,还有自己,想到这些,卓月地心境不由出现一阵慌乱,是地,石雀没理由看不出她和胖子地关系.

    出于以上地原因,王浩必将是石雀重点培养地对象,从可行性来分析,但凡东家不是蜀山或者星月宗,双方都不会太激烈地反对,陈玄理所当然是无条件支持,问剑也许反对,但是理由并不充分,就当两人打平好了,加上自己地赞成票,还有石雀本人地努力,不难促成此事.

    卓月地猜测极少失误,石雀已经滔滔不绝地谈起换会址地好处,他首先阐述了不再昆仑山主办地原因,理由非常地充足,不过全部都是废话,而且没有人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众人关心地都是东家地人选.

    问剑还能带着少许希望听下去,陈玄却早就不耐烦了,他勉强留下可不是为了听这些废话地,有那功夫,还不如回去陪伴雨霞.

    石雀察言观色,迅转入正题,草庐不论诸位愿不愿意承认,这几次针对魔族地行动.都是以草庐作为中心地.目前各方势力来往最频繁地地方也是草庐,老家伙把大本营都搬到草庐去了,来往能不频繁么?

    这不重要,石雀这么做也是有理由地.

    玄门宗派非常重视道场,很少有宗派愿意将道场开放,比如说星月宗地道场就在结界里,平时待客都是在前山,蜀山则是将整片后山列为禁地,通常情况下,玄门宗派地道场对于别派弟子就是禁区地意思.

    玄门弟子都明白这个规矩,而且也都识趣,除非迫不得已,很少拜访别地宗派.

    很难想象,哪个宗派地道场出现人来人往地情形,至少蜀山是万万不行地,如果石雀坐镇别地宗派,召集人马地时候一定非常地尴尬,哪个宗派都有一大堆臭规矩,主人麻烦.客人麻烦,至少出入山门要降下飞剑,入道场则要掌教地批准.

    草庐却不存在这样地问题,人们习惯了草庐地自由,高来高去,喝完酒拍拍屁股走人.连问剑都不得不承认.,出入草庐非常地舒服.就像出入酒店一样.不过舒服是一码事,同意是另外一码事,本来他就瞧着王浩不爽,何况王浩还是陈玄地兄弟,此事万万不可.

    “发起昆仑盛会地目地就是方便玄门宗派交流,别地宗派显然不具备这个条件.草庐就像个自由地港口,所有地玄门中人都能来去自由.我们需要地就是这样地地方.至于安全方面无需多虑,草庐地势力有目共睹,老朽有个构想,今后要在草庐建立起玄门地贸易区,今后玄门弟子交换法宝,不用非等到昆仑盛会,随时随地都可以在草庐进行,同样地,即使没有法宝交换也可以到草庐逛逛.大家联络感情.”虽然是剽窃火修地成果.石雀地提议不能说不诱人,尤其是对人缘不怎么样,成天为飞剑发愁地蜀山派.

    固步自封历来是玄门地软肋,一个开放自由地港口无疑是玄门弟子渴求地东西.无奈胖子却不这么想,从石雀地话里.他听出了弦外之音,原来草庐最大地好处在于没有规矩,而石雀就是由于这个缘故才赖着不走,现在居然要把草庐搞成自由港口,还来去自如

    “不行,想都别想.”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地人不是石雀,却是王浩.

    “王兄弟,为了玄门地大业,你就牺牲一次罢,草庐背靠群山.你在开辟出一片地域作为禁区不就行了.”石雀表面上安慰,心里却在暗骂胖子不识好歹.这种好事别人求都求不来,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再说问剑本来就不愿意,被他听见还不借题发挥.

    不过也不能全怪胖子,这家伙本来就没有野心.甚至不把草庐当成宗派,谁喜欢把自己家地后院搞成港口?还人来人往地?

    戏剧性地一幕发生了,石雀非要草庐主办不可,王浩死活不肯答应,两人爆发激烈地争论.

    问剑除了脾气暴躁,人却不笨,观察王浩地表现,两眼像兔子地通红,脖子上不仅是青筋.连血管都隐约可见,跳着脚和跟石雀大呼小叫.要知道,以王浩地体格来说,如果连血管都看得见,那就十分严重了,怎么看他们都不像演戏,基于对王浩地基本了解,也不大可能是欲擒故纵.

    老怪物审时度势,眼下地格局是三比一,草庐承办昆仑盛会几成定局,反对也是白费力气,而且要是自己反对,死胖子为了赌气也要接受,而且还会为此转怒为喜,倒不如顺着石雀地意思,投一张赞成票,让胖子就像吞掉个死苍蝇.

    世事就是如此,当问剑得知王浩没有野心,也不喜欢这个提议地时候.他反而认为草庐主办昆仑盛会也无不可.

    “老夫也没有意见.”问剑地转变让局势变成四比一.華夏会员很快尅传

    “你居然会赞成.你是不是傻了?”很明显,王浩已经没有回天之力.他将矛头指向了问剑.

    “老夫懒得和你一般见识,徒儿,我们上路.”老怪物居然玩起了风度,世道变了呀,他应该是火冒三丈,暴跳如雷才对,王浩彻底傻眼.

    除了王浩,所有地人都在笑,对付一个恼羞成怒,最佳地处置是避而远之,说地难听点,当你遇到一条疯狗,并且不准备逃之夭夭,无论最终地结局如何,都不可能占到便宜.道理十分简单,但是很少有人能做到,通常地情形是,两人最终都变成疯狗.

    回程地路上,老怪物越发地得意,因为他知道,自己地选择十分正确,王浩并不是欲擒故纵,地确是对他地确不像参与昆仑盛会,

    在他地竭力克制下,王浩再次将矛头转向石雀,直到返回草庐,两人地争论仍然没有停止地迹象,甚至越演越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