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零八章 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百零八章 域

    “既然我们是合作,就该坦诚相见。”猜疑留在心里就会生根发芽,毒药不愿意这种情形继续下去,第四天的时候主动捅开话题。

    “你认为我在自己的领域对你有所保留?”又一次被陈放看穿心思,毒药欲哭无泪。

    “你有吗?”毒药平静的问道。

    “当然没有。”陈放小心的的摆动试管,动作说不出的笨拙,不过,这已经让火牛羡慕不已,第一次上手,火牛由于紧张和夸张的力量,就搞碎了两根试管,随即失去助手的工作,接下来的时间里只能与同样失去工作的霹雳蜂赌钱。

    成天困在狭小的警局里是很无聊的,感觉就像犯人,能找点事干也好,至少有机会到毒药旁边晃晃,几个男人居心不良的想着。

    如今仍然幸运的保留住工作的,仅有

    “你知道我的想法,就像刚才,能给我个解释吗?”毒药有些情不自禁的激动,一方面是怀疑陈放在敷衍自己,另一方面,这正是她希望域拥有的能力。

    “你不是也知道我的想法?”陈放反问。

    “我不知道。”毒药一脸愠怒。

    “可是你经常知道我在想什么。”陈放无辜的申辩。

    “那些都是你说话的内容,或者是我猜到的。”毒药十分认真的纠正,再轻微的自言自语,也能被域传递,但是,这与读出别人的思想完全是两码事,有天壤之别。

    “这可不是故意隐瞒,我以为你知道。”陈放首先保住自己的清白,随后道出玄机。

    掌握了生理学与心理学以后,利用域的功能,很容易就能判断出人的情感波动,这也是毒药能做到的极限,实际上,域传达的信息不止于此,外行无从分析罢了,数据师的独特能力能将这些杂乱无章的信号拼凑起来,组合成完整的信息。

    抽象的解释让毒药有些迷糊。

    “在虚拟的世界,信息也不是原封不动的传递,而是以特有的方式传递,比如说一副油画要传输到你的数据终端,首先要被分解为数字的形式,被传递的实际上是这些数字,当这些数字传递到你的终端,在通过程式还原成一幅画。”陈放的解释漫不经心,毒药却听得十分认真,这绝不是敷衍,而是能让她灵光一闪的东西,如今她能确定,自己找对人了。

    “你的意思是我明白了,通过域,我们能接收到同样多的信息,也就是那些数字,可是我不具备将数字转化为图像的能力,也就是你所说的程式,而你能够做到,这就是数据师才有的能力,对吗?”毒药喜出望外,信息的传递,这正是她寻找一名数据师伙伴的重要原因之一,起初她也不能肯定数据师能够解决这个难关,想不到陈放无意中就通过了第一道考核。

    “既然是合作,你有义务将程式告诉我。”毒药迫不及待的提出要求。

    “这个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陈放有些为难,即使找来一个半吊子数据师也能说的头头是道,要将程式装在脑袋里,这可就是高手的游戏,一般来说,绝大部分数据师都要借助数据终端和程式才能处理数据,只有少数顶尖人物,才能直接从数字中看出信息,因为程式已经变成了他们的‘感觉’。

    汤森说过,一个彻底能够脱离数据终端的数据师,才能称为真正的数据师,像陈放这种将数据流运用到别的领域,玩到出神入化的,属于怪胎,当世找不出第二个来。

    事实上,毒药虽然在细菌学领域登峰造极,说不定并不具有成为数据师的天赋,陈放一贯坦诚,没有隐瞒这个事实。

    “很好。”毒药十分欣赏陈放的坦率,依靠域传达的有限信息也能断定陈放的真诚,随即做出让步。

    合作的基础维持不变,她会竭尽所能的帮助陈放先行拥有域的能力,应对迫在眉睫的危机,陈放必须在这之后,教授给她数据师的知识,至于她能不能掌握,不再合作的内容之中。

    “你就没有认真考虑过?假如你梦寐以求的域变成现实,你却不能拥有给它,或者永远都无法拥有,到了那个时候,你可能后悔莫及。”如此诱人的条件,陈放有些无法相信。

    “你不是能读出我的心思吗?何必再问?”毒药稍后仍然做出了解释:“要是你开发出一套程式,所有的人都在使用,你后悔莫及么?我是一名学者,不是野心家,我创造的域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域是我的梦想,不能将它变成现实,我才将后悔莫及。”

    身为一名学者,毒药的想法丝毫也不稀奇,缺少这种精神的学者,也不可能站在一个领域的巅峰,陈放什么都没说,不再有猜忌,接下来的合作高效了许多。

    域的瓶颈共有三个,首先是信息的识别,如今基本得到解决,第二个瓶颈是范围的极限,即使能够借助细菌携带者无限的传播,信息却不能无限的传递,作为域的拥有者,不见得就能接收的到,第三个瓶颈是控制,光是接收信息没什么用处,终极的域一定要拥有控制的功能,如何发布指令,如何细菌的携带者接受指令,毒药在这个方面一筹莫展。

    听见后面的两个瓶颈,陈放不由笑了,这个也能称之为瓶颈?在他做出提醒以后,毒药如梦初醒,立即忙碌起来。

    毒药开始忙碌的时候,陈放却在思考真正的瓶颈,数据师眼中的瓶颈,大脑的极限。

    两千年前,人们还可笑的认为,人的大脑没有极限,至少在短暂的人生中塞不满,并且一再强调,大脑的储存容量和运算速度超过任何计算机。

    催眠师搞出真正意义的填鸭式学习法之后,人们才察觉这种想法过于理想化,谁敢口出狂言,他们就能在两周内塞满你的脑袋。

    在过去的两千年里,每十九个月,电脑的运算速度翻一倍,到数据终端这个新名称出现的时候,一部数据终端的储存容量超过那时的三千倍。人的大脑显然不具备如此惊人的发展速度,未开发的百分之九十也没能带来太多惊喜,现已证实,人脑的开发超过百分之十五的时候,变得不再稳定,几乎半数以上的受试者出现失常。

    开发超过百分之十七,人脑的储存的信息发生不受控制的溢出现象。

    人类的大脑擅长创造,非要让它胜任繁杂快速的运算,等于让一匹马和高速机甲赛跑,结局不言而喻。

    域的瓶颈也在于此,功能不断丰富,面具不断扩大,伴随而来的是浩瀚的信息,别说无限的扩张,按人数来计算,处理一个小镇的信息都十分困难。

    人脑和储存器的另一个不同之处在于,储存器可以删除掉无用的文件,人脑不行,人脑的空间释放速度极为有限,并且是无规则的,这就是说,人有可能记住几岁时发生的事,却忘记几分钟前发生的事,更别说要处理庞大信息需要的速度。

    不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