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一十七章 天下公心有几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九百一十七章 天下公心有几人

    自打这一年年初开始,先是南京地震,随即又是北京地震,接连两个月大小地震的次数不下于七八回,这其中多数只是房子晃动未曾伤人,但造成的惊吓却决计不小。再加上宣德初年的时候就曾经这么闹过,因而朝中原本已经消停的迁都论渐渐又被有些人抛了出来。毕竟,在众人看来,金陵本是大明根本之地,比起如今的京师要重要得多。

    可这事情当初在三大殿火灾的时候就曾经闹得沸沸扬扬,后来言官加罪流放,事情不了了之,如今没有那么大的声势,朱瞻基不过是疾言厉色训斥了几个人,事情也就压了下去。可紧跟着,就有人提出南京官玩忽职守的事情来。这其中,赵羾因为酒醉之后曾经写错过公文,李庆因为执掌兵部而没能管束住一拨闹事的军汉,于是也遭到了弹劾。不但如此,还有一位最是大胆的御史直接引用了两封私信上的内容,一时间,久已淡出人们视线的那些南京官,一下子再次出现在了朝臣们面前。

    如今南京那边除了几位尚书之外,还有已经致仕的张本郭资等好几位老尚书,可算得上是真正的养老大本营。相比那些已经是给闲置的人来说,李庆却是因为屡次劝谏朱瞻基少游猎而让年轻的皇帝心生厌恶,所以,相较于弹劾赵羾的,冲着李庆的还多些。毕竟,当初李庆在工部兵部等好几个衙门干过,生性严苛得罪了不少人。可未曾料到的是,铺天盖地的奏章入了宫之后就没了下文,等好几日之后总算是经内阁再次流出的时候,上头却是多出了不少措辞严厉的朱批。至于那个最初最是出挑的御史,直接就被贬去了琼州府。

    就在新人们想把老人们扳倒,切切实实地腾出位子的时候,越王却没熬到尘埃落定的这一天。他怎么也没想到,王府还没造好,自己竟是就要凄凄惨惨戚戚地被赶去就藩了。进宫辞别张太后这一日,他做足了姿态又是叩头又是流泪,可换来的只是母亲的摇头叹息,最后不得不在西垂的落日下拉着长长的身影离宫。偏巧就在快到东华门的时候,他迎面遇上了正从文华殿出来的张越。这一打照面,两双眼睛目光对视,一下子便擦出了火花。

    大明的藩王比起唐宋的亲王来说,无论地位还是其他待遇都是高了不止一筹,因而张越很是一丝不苟地行礼拜见,然后便退到一旁让路。然而,越王却并没有就走的意思,而是径直走了过来,因笑道:“张大人,说来也巧,你名字里有个越字,本藩的封号中也有个越字。也不知道是不是朝中一山不容两越,你从交阯回来不到一年,本藩就要去就藩了。”

    越王身后还有太监,张越自己身边也有个带路的小宦官,因而那些剑拔弩张的话很不适合这时候拿出来说,他心里一合计就想起了杨士奇等人当初给自己取表字时说的话,于是就不紧不慢地说:“殿下此言说笑了,其实撇开越字所表的地名之意不提,有道是物极必反,水满则溢,这越字便有些过犹不及的意思,所以杨阁老和二位沈学士当日给我取表字的意思,便有意取了元节,便是要我能够有始有终,好廉自克,所以,哪有什么一山不容两越之说。”

    要比学识,越王虽是如今还加派了两个训导,很早就出阁读书,但他本就是金枝玉叶的藩王,哪会花那么多功夫在这些事情上头。因而,被张越一句话堵了回来,他便只有狠狠剜了张越一眼,随即方才语带双关地说:“张大人年纪轻轻便官居三品,放眼古今都是少见。只太过显眼不免成了众矢之的,秉政时还请多宽和一些,不要有失仁恕之道。”

    这样的话张越自然是含笑领受,然而,当远远望着越王在一大群太监的簇拥下出宫的时候,他心里却知道,除非是出现大变故,否则,这位天子一母同胞的弟弟是回不来了。他曾听说过史书上英宗即位还出现过变故,道是人人都说太后想立襄王,但后来仍是英宗登基。而在大明的制度下,幼主对于整个天下绝不会产生什么好影响,所以当务之急与其说是那些变革,还不如说是让朱瞻基能够好好活下去。

    他已经写信给冯远茗了,可问题是没把握是否能找到这位,也不知道这位曾经当过太医,如今又在广袤的草原上行医救人,甚至被誉之为圣医的大夫,有没有什么突破性的心得。

    越王和张越的一番言辞交锋既是在宫里,自然很快就传入了朱瞻基的耳中。这三言两语别人听着不过是越王对张越有些不满,亦或是对离京就藩满腹怨气,可皇帝自然不会简简单单就这么看。就在日前,东厂刚刚报上来说,陈山在去岁年底时的那场变故中,颇有些可疑的举动,他虽不曾召人来当面质问,却也留心了不少。这些天南京都察院的弹劾不断,他在按下折子的同时又令人查问,结果就查到了张瑛身上,心底不禁大失所望。

    当初在东宫的那些讲官之中,除了之前他下狱的那两个,便是陈山张瑛最合心意,所以他登基之后就把人调入了内阁,只没想到两人尚未站稳脚跟,便在大政方针上和杨士奇等老臣发生了冲突,继而甚至暗自争斗不断。很是厌恶因私废公的他很快就令人退出内阁,一个发落到了南京,一个管着内书堂,没料想最后两人仍是不死心。

    “天下有至公心的,能有几个?”

    叹息了一声,他便对一旁奏报了此事的王瑾说道:“派个人去南京,捎带几句话给张瑛。就说朕还记着当初他侍读的情分,让他不要逼着朕做痛心的事。还有,你去见张越,说这次端午节射柳朕未能尽兴,挑个日子要去西苑射猎,让他预备预备,他这个兵部侍郎也上场露一手吧。朕听说武学那批学生颇有些长进,挑二十个上来,朕要看看他们的本事!”

    王瑾连忙应了,随即想起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