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二十四章 平生有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禁回头。且乖庄严肃穆的墓园,心中暗自祷祝丫几历代先人,借你们的地方教导一下子女,还请你们不要见怪!

    “爹,你真厉害!”一会说这话的。自然是年纪最小的小六。

    “爹,要是京师发大水,我也会学您当年那样,带着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一起走,”不对,还有带着您和娘亲还有姨姚”还有祖父祖母和其他姐姐们…”一这已经有些绕晕了的。自然是挺起胸膛作小男子汉状的次子端武。

    “爹,我一定学你,带好弟弟妹妹!”小一这比较靠谱的话便是来自于长子静官。

    杜绾见张越被一群孩子的表决心逗得满脸笑容。看了一会方才上前淡淡教了几句,总算是让孩子们安静了下来,随即方才正式上香供祭拜。墓园中尚有张家好几代先人的坟茔,因而一路祭扫过去,张越便有旁边老族长委派的那个执事解说那些先人的事迹。自然,河间王张玉因为当年战死之后便把遗骨运回北京,没有落葬此地。祭扫之后,张越就让杜绾带着孩子们回去,在祖茔中整整守了三日,这才在第四日的大清早回城。一到家里,他便得知老族长开了宗族大会。虽说他是晚辈,但既然是官居二品,少不了被人请了过去。有了他坐镇,老族长自然是底气十足,轻轻巧巧就定下了数条族规。而张越知道这些条条框框会触及不少族人的利益,到最后就开口撂下了一句话。

    “此次我回来,英国公也有交代,所以我们两家将为族中再添置五百亩祭田。”

    因为五百亩祭田。族中老少很快安静了下来。有了这么一大笔田产,族中年末又多了一笔进项。那些只靠这些接济过日子的族人想想其中的好处,对于那些家规的抵触心理也就淡了些许。而几个家产丰厚不用靠这个过日子的。又毕竟畏惧张越和京中英国公的权势。如此一来,原本就担心压不住场子而请了张越过来的老族长松了一口大气。

    宗族大会散场之后,张越便回了老宅,他没有回房去看妻妾儿女,而是径直来到了北边最深处的那座院落。自从顾氏举家搬迁到了京师之后,这座院子便一直空着,虽是一直让人打扫修缮,可大约是因为少了人气,终究是流露出了一股阴森陈旧的气氛来。此时此刻,他推开正房大门入内,见正中仍是从前那张大案,就反手关上了大门,默默地走到了那大案前,轻轻用手指在上头拂过,却是没有发现一丝灰尘。

    墙上的字画早在当年的搬迁时被收走了,如今有的正挂在北京的宅子里头,有的还存在库房里不见天日。他进了东屋。一应家具仍是当年的旧貌,只栏架格上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虽是纤尘不染,可那种哑暗的光泽却和勤于拂拭的那种油光完全不一样。到了最里边顾氏的那架螺独大床上,他方才轻轻坐下。深深吸了一口气。

    “祖母,您当年的嘱咐,我都做到了。如今二哥已经是辽东都司都指挥同知,大哥仍回通州卫。已经升了指挥同知小四也已经是翰林了,还有两个更小的弟弟也是读书的读书,练武的练武,以后都会有出息”

    “您当初一直想抱孙子,如今光是我这边,您就有两个孙子三个孙小女,大哥二哥四弟那儿还有不少,这么多孙儿孙女都听我们说过您当年的事。而且我们都不曾娇惯着小孩子们在小书院之中上课,至少不会丢了咱们家的脸…”

    “您问什么是小书院?这是我那会儿灵机一动想出来的。天下有的是教书育人的书院,可大多是针对已经有了些基础的孩子,这启蒙的学堂反而是良莠不齐。除了经史子集之外,我又加了不少其余课程,挂着海外珍本的名义让他们去学,如今感兴趣的人竟是不少,”

    “顾家的事情,我已经料理了。不是我不帮您照顾顾家人,只是他们本家那几个都已经是不可救药了,我吩咐人留心那些小的,但凡可以造就的。到时候便设法帮帮忙,至于那几个肯自己努力的,我也都帮了。至于开封的张家本家,只要我在一日,便会让人照拂一日,只谁也说不准将来,我也一样”

    “其实,还有一件事,我恐怕得瞒您一辈子了…”不过,我一直很感谢老天爷赐给了我这么一个家小让我能有一个比很多人都高的,这才能有我这精彩的一辈子。我这一生,是从开封起步的,将来我会一直多多回来看看”

    呢喃着这些,张越渐渐低下了头,合十又念诵了一会儿,随即方才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间屋子。冬日白天的最后一点阳光坚韧地透过厚厚的高丽纸,洒在那具黑漆漆的螺钠大床上,仿佛给这已经失去主人的卧具添上了一层淡淡的金漆。

    出了屋子,张越便看到了迎上前来的杜绾琥珀秋痕,还有她们带着的一大堆孩子,便笑着走下台阶去,拍了拍孩子们的脑袋,又冲她们点了点头:“后日我们便回京。”

    离着张家老宅不远处的地方小一辆马车缓缓放下了车帘。车厢中的人舒舒服服往后靠了靠,轻声说道:“从今往后,他是真的用不上我了。”

    车中的女子微微一愣,随即便笑了一声:“如此不好么,你想着过轻省的日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张家老大人比你还年轻些,却带着夫人游山玩水,你如今也能像他这般逍遥了。

    那人却靠着软软的靠垫,没有出声,眼神中尽是宽和。

    千多里外的通州白沙庄,一群妇人正轮流往一个铜盆中丢下各式各样的添盆礼,多的是一两个银织子,少的则是两三枚铜钱,那叮叮当当的声音传入那正被一个婆子抱在手中的婴儿耳中,自是又引来了一阵哭声。直到孩子洗三大礼结束,被请来观礼的朱宁方才亲自抱起了孩子,又在一个丫头的带领下来到了旁边那间产妇坐褥的屋子,将孩子抱给了母亲。

    两个已经都梳起了妇人高髻的女人对视了一眼。不由得会心一笑。不论从前如何,至少从今往后,灿门都是孩子的母亲了。

    宣德八年,天下大熟,天子亲巡开平,击退瓦刺来犯大军,朝局稳定,而皇太子则是正式启蒙读书。在祥和安宁的气氛中,京城和顺德府两位皇弟的先后薨逝,自然而然便被大多数人忽略了过去。民间那些茶馆酒肆之所,人们感慨碰上好年头的同时,口中却是多了一个名词一仁宣盛世。

    平生有幸,逢盛世。

    比:周一上传最后一章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