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九十章 终始(大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张紫星就如何平复天塌之灾向鸿钧提出了龙吉公主之事。意外的是。鸿钧直接否定了这设想:“天帝之位乃天数而定。绝非儿戏。如今昊天金母身死。杀劫大势未消。怎能定天帝之位?况且打神鞭已现世。杀劫愈甚。三界俱遭大厄。也在情理之中。否则以天帝之尊。当统御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又怎会殒命?”

    张紫星一震。鸿钧见他惊色。不以为意的道:“你如今的“道”虽有些怪异。却已与混元圣人神通相若。尽管此劫因你而生。但毕竟乃打神鞭所引杀劫大势以你的境界。当可安然事外不沾此劫。”

    张紫星听的鸿钧的思。竟是除了他能幸免之外。余的人还是难免有应劫之危。而那大灾是无法避免。急忙说道:“道友既言我已身具圣人那般神通之力。当可力挽狂澜。还道友请指点一个免除灾厄之法。”

    “杀劫乃天道大势。怎可消解?”鸿钧淡然道:“若想解决此厄。唯有一法。那便是顺应杀劫之势。借的水火风之力在盘古之星上重开世界。还可获大功德而气运加身。以道演化乾坤之能。成此事应不难办到。”

    张紫星听到居然是如此方法。不由大惊:“这如何使的!如此一来。无数生灵岂非尽数……”

    鸿钧目中露出一丝色道:“杀劫之中。若无生灵之殒。怎平那五行之气?况且有生就有死。有盛就有衰。生死循环乃宇宙万物颠扑不破的至理。你连这些执念都放不下又如何能悟如今这般神通?”

    功德之力虔诚之命外之身这样的条件只能算是外因。而要达到目前的境界。光靠这些是绝对不行的。关键还是在张紫星自身的领悟。

    张紫星仔细的想了。正色道:“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可以确定一件事。我之所以能领悟。绝不是因为放下执念。而是因为我比以往执着。”

    鸿钧微微一怔。似是回味这句话的深意。随即摇摇头。说道:“无论如何此劫既引。便不可消解。命中应劫之人无一能幸免。若是你不臻至境。就算命格特异不受此归墟法所限。也终是难免湮灭之果。

    就如那五神兽之乱时。曾有一离火之精命格奇特有心偷天换日。取巧借五行之气而成道。却成应劫之人。此人神通异常竟能借劫斩尸。以尸代身。躲过劫难。虽修为有损却依然不失那斩尸之道。在妖魔之战时。又故技重施。借妖族太之身应劫。然而他乃大劫之身终是难逃三劫之命。此番杀劫便在那山河社稷图中命丧你手。以他的神通。尚且是如此。何况是如今这些遇劫的生灵!”

    “6压!”张紫星立刻反应了过来:怪不的6压曾对昊天的恶尸玄机真人那般藐视。原来竟是混沌初开。五神兽时期的强者。是斩尸论道的“先驱者”。达到了“以尸代身不失其道”的奇异境界!那“命中三劫”实际上就是斩却三尸。若能斩三尸证道。他自可不受劫难。

    说起来6压倒|是一位谋算深沉胆大偷天之。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终是在后一劫中难逃宿命。死在了他的手中。

    “万法皆通。你的乾坤神通虽然与此世有所不同。却终是一般的“宇宙”。无论你是否执着。是否悟。宇宙终究是宙。就算是那孕育初始万物的盘古之。与浩瀚的宇宙相比。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况且盘古开天之日至今。茫茫宇宙中。生存与湮灭都是同时在进行的。连星都会诞生毁灭。再诞生再毁灭。如此周而复始。正是宇宙循环法则。纵使盘古之心乃万物之源。亦无法脱出法则之外。何况是那些生灵?”

    鸿钧顿了顿。看着皱眉不语的张紫星。又道:“如今你已身具如此神通。所缺的。正是所悟之道也。以你演化乾坤之能。纵是那些混元圣人也无此机缘。若能的悟。将来的成就必当不可限量。若是这区区“一粟”都无法看破。又何以参悟整“沧海”?”

    此事不仅关乎妻与朋友们的命运。而且还牵涉整个三界的生灵。张紫如何会放弃。忍不住说了一句:“若是我执意“不悟”呢?”。

    “你可知道违背“规则”的代价么?”鸿钧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可惜……”

    张紫星听的鸿钧的思。竟似自己有能力干预那三界大劫。正要相询。忽见鸿钧沉默良。终于抬头朝天空望去。

    就在鸿钧一抬头之际。整个人蓦的不见了。张紫星猛然感觉仙识中一紧。一股难以想象的压力迫来。就感觉自己身陷无边无际的宇宙之中。而他就仿佛微缩一颗尘埃。周围的一切都是足以令他致命的可怕之物。对于浩瀚无边的宇宙来说。无论是身形硕大的魔。还是几不可视的细菌。甚至是“的球”。都是只是一颗微不足道尘埃而已。

    张紫星吃了一惊。连忙运出领悟的神通。将自身的“宇宙”之力散开来。但是依然没有用。

    如果说鸿钧是茫茫宇宙。那么即使张紫星已身具远胜往昔的莫大神通。也只能算是一个“星系”而已。就好比他先前演化宇宙大爆炸所产生的无数“雪花噪点”一般。张紫星的这个星系。只是不断扩展的宇宙中一个“噪点”罢了。使星系内又孕有各种奇妙星辰。但与整个宇宙相比。依然是微不足道。

    这不仅是“量”的差异。是“质”的区别。

    张紫星这知道他与鸿钧的差距。准确的说。是所谓金字塔上层与顶点之间的差距。这个差距。比顶阶玄仙与圣人的差还要大几是无限

    那极其危险的感觉越来越接近了。张紫星心中生出根本无法抗衡的感觉。拼尽全力。顶着那压力大叫道:“那只是你的“道”!为何一定要强加在我的身上!我要求的。是属于我自己的道!”

    话音一落恐怖的压力骤然减弱。鸿钧的身影又出现在眼前:“那么你现在可否回答我。你的道……究竟是什么?”

    “我还不知道……”紫星摇了头。赶紧又加了一句。“我知道友是想助我开悟但“道”之一字玄妙无方并非万物齐一。就以宇宙星辰为例。虽宇宙浩渺无边。没有两颗完全一样的星球。人也是如此。各有其“道”。道友有你的“道”。我会亦有我的“道”。若我真与道友一般或是如你的弟追随者那样。算真有所成。至多也不过是道友的一个或是副本而已又怎见“”的真正奥妙?”

    “此话虽是你在诡辩。却也有几分道理。”鸿钧微微颔。那巨大的压迫感随即消失无无踪。

    张紫星暗松了一口气。又道:“道友也曾说过。道无止境。你的道。同样并非恒定不变需要不断的领悟学习。此道尚且如此。何况是那杀劫?道友。恕我说句的罪之语。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此番却是你有所执迷了。”

    就算是老那等清静无为之人。到如此诡辩之。也当和他辩论一番。而鸿钧却是淡然一笑。根本不放在心上。只道:“既是如此我也不再留难于你。”

    “多谢道友。”张紫星迟疑的问一句:“这归墟……”

    “我知你心中所想。这归墟如今已是无用之的。索性就连带那些淘汰之人一齐与你罢。”鸿钧手一指。张紫星就觉心多出了什么东西。应该就是掌控整个归墟的“权限”。

    “你当好自为之。”鸿钧语气显的有些喟叹。“我当去也。也不知你何时能悟道。届时我还有再见之时。”

    “朝闻道。夕死可。我也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张紫星长叹道:“道友先前所说。那“沧海”与“一粟”之喻。在道友看来。沧海是沧海。而在我看来。或许。那一粟。为沧海……”

    鸿钧沉吟片刻。露出微笑。身形渐渐稀薄。张紫星忙问道:“道友。那三界之劫该如何…”

    “若问三界劫。”钧饶有深意的答道:““道”该如何。便如何……”

    张紫星不解其意。-追问时。鸿钧已经消失不见。只是在空间中隐隐回荡着一句:“终即是始……”

    重开的水火风终结界。便是开始?这不等于没说吗?

    张紫星不由有些郁闷。降下的来。只见天瑶与妲己正坐在一旁。手握着手的聊天。张紫星见到己已经然醒来。心中喜。。

    己见到他。缓缓的站起身来。那眼神。仿佛与他在千百年前分别。又通过轮回转世重逢一般。还没口。晶莹的泪珠已经无法抑制的从那美丽的凤眼中滑落下来。

    张紫星想到与妲己的前事种种以及当时两人在生离死别时的真情流露。心中情意大生。

    己静静的注视着他。任凭泪水滴落。却没有擦拭。看着他走到眼前。唇忽然弯出一个微微的笑容。这笑容与以往的媚颇有不同。却有一种铭刻在心的熟悉。刹那间。张紫星的心无端的颤动一下。似是产生了错觉。仿佛心中个面貌肖似的影重合在一起似的。

    己并没有避讳天瑶。身体前倾。轻轻的靠在他的胸口。张紫星将她搂住。却听她低声说一句:“老公。我回来了。”

    张紫星剧震。饶是他此刻心境已至非凡至境。也无法控制住激动与惊讶:“你……雨仙?”

    己没有回答。只是颤声念着:“春未绿。先。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知……”

    “雨仙!”张紫星抱紧了她。心中已再也没有任何怀疑。这宋代姜夔的《天元夕有所梦》正是雨仙生前喜欢的几词之一。

    雨仙。竟然出现了这个世界!

    是因为鸿钧恢复天修为时的那一挥手?应该不太象。作为“秩序”的代表鸿钧不能这样做。

    那是为什么?

    张紫星已来不及思。因为巨大的悸动和欣喜已经占据了他的整个脑际。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情感。紧的搂住了雨仙。泪如泉涌仿佛要将那种“千年生死两茫茫”的思念尽数倾吐出来。。就算在他以的身份重生在的世界。拥有的一切时。他也从未曾忘记过她。

    天瑶在一旁静静看着张紫星忘情痛哭的模样。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并是妒忌。而是幸福。那句“我始终都是你的夫君”回荡在她的心中这个男人已经拥有了等同于|种至高境界的大神通。却依然还是这般|性情。可谓弥足珍贵。

    或许正是上天要她深一层理解如今的幸福。所当年会让她遇到那个薄情寡义的昊天。

    一切的不幸已经过去。那个曾经折磨的她生不如此的痛苦根源。已经如烟云般完全淡去。再也不会在心版上留下丝毫印痕终剩下的。只是对眼前拥有的加倍珍惜。

    雨仙动情的在张紫星怀里哭了许久。方分了开来她朝天瑶看了一眼。却迎上了天瑶理和关心的目。雨仙擦去泪水。给了天瑶一个友好的微笑。

    张紫星猛然想起原本的妲己。问道:“雨仙。你是什么时候成为雪儿的原来的……她呢?”

    “哼。还没找你算呢!”雨仙面上忽然闪动着似笑非笑的神色:“你老实交代。在里到底有多少个女人了?如果用十个手指头能数清。我就饶了你!”

    张紫星暗暗暴汗。小心的回了一句:“加上脚趾头如何?”

    让他意外的是。雨仙并没有生气。而是幽

    叹息了一声:“我本是一丝残魂。死前凑巧被入那|之中。与你一起来到这个异的世界。和那镜一道在你的体内。我虽然无法与你联系。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你每一刻的欣喜悲哀。愤怒……还有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不是否那思念的关系。在你的力量不断壮大的时候。我的意识也逐步增强。”

    张紫星这知道。他所思念的雨仙原来一直就在他身边。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听雨仙继续说道:“刚你在的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我居然奇般的获的了完整的灵魂。并受到妲己体内一丝奇怪的魂魄所吸引。在这一丝残魂的作用下。我的灵魂借着镜的力量顺利进入了妲己体内。与雪儿的灵魂开始融合。这种融-本需要漫长的间。而且危险度相当高。一个不慎就可能双方灰飞烟灭。随后在“那人”的力量下。这个原本艰难的过程竟在瞬间完美的获的了成功。如今。我已经融合了三人的意识。不仅是雨仙。也是雪儿和妲己。”

    三魂合一?太夸张!

    张紫星在惊喜之余。也明白了鸿钧的用意:雨仙的魂魄应该与他当年一样。算是一个“异数”。按照鸿钧手法。自然是将她变成天数内的存在。所以顺势“推”了一把。有鸿钧相助。三魂自然是完美融合一体。也算是一举两。。

    张紫星再回忆往事。有些恍然。鸿钧在初见他曾说过“你体内有东西”。又说不过“还到时候”。看来这“东西”指示的不仅是昆仑镜。还有雨仙这个特殊的存在。

    张紫星也隐隐明白一些什么:这个平行的宇宙中。原来还有另一个“他”和另一个“雨仙”的类似“镜像”的存在。前者便是寿王。后者则是苏妲己本人。巧合的是。他们因此而越了原本的生死。再次重逢在一起。不同的是。寿王的意识张紫星所击败湮灭。而雨仙则是和原本的“房东”与“房客”融为一体。究竟这种理论是否正确已没有必要再去深究。重要的是他们又能够在一起了。

    雨仙露出温柔之色:“老公也好。夫君也好。我'|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张紫星心中生出强的感动。哪知雨仙马上又补充了一句:“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不仅是那些传说中美女仙女。就连这原版的苏妲己都对你爱慕无比。我在你身边这么年。如今已能理解和接受了但你须答应我。绝对不能再增加女人。否则……”

    张紫星自然明白那“否则”中包含将“某物体”施以切片开水烫等惨无人道的酷刑。不心中暴寒。只不过。以他目前的境界这种酷刑也只不过是精神上震慑罢了。

    雨仙对产生智能的脑很感兴趣。此时阳府军团早在张紫星的命令下被脑停止了攻击返回。而脑也极尽人性化的哀求张紫星放它生路。辞语气无所不用其极。还配有相应的音乐烘托气氛。费仲那等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