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神秘星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两辆白色的救护车呼啸着,载着从霍华德家搬出来的六位病人,飞驰在新泽西的大街上,拐了几圈之后,救护车驶进了一家综合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在那里,六人被悄悄的送上了另外一辆医疗器材运送货柜车,然后在一阵颠簸中,货柜车驶出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让假装昏迷的许昊清晰的感受到了对方计划的严密。这也让许昊越发的奇怪,这么严密的计划,显然是蓄谋已久的,但是为什么偏偏在自己出现的时候才发生呢,虽然许昊很清楚这与自己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充其量只是在不应该的时间出现在了不应该的地点,不过这也是让许昊郁闷的地方。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那么毫无疑问,他有十足的把握一个人顺利脱身,但是此刻偏偏身边还有一个需要他严密保护的‘活国宝’,所以权衡利弊之后,许昊很干脆的选择了不动声色,毕竟对方所针对的并不是自己,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冒险让对方发现,他们绑架的人质中,有着一个不简单的高手。而且从对方的绑架手段、行动细节上来看,这次邦建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绑架劫财,其中似乎有着某种诱人的秘密,最重要的是——那个绑架者首领显然是一个日本人,因为只有日本人才会说那口神奇的日式英语(这个倒是很好辨认),而对于日本人,中国情报官们常常都有着特殊的‘关怀’情结,这也是引起许昊兴趣的关键所在,只是许昊绝对不会承认就是了。

    货柜颠簸行行驶了大约2个小时之后,许昊等六人再度更换了交通工具,而这次对方聪明的选择了一个让人难以脱逃的交通工具——飞机。

    等飞机缓缓升空的时候,空气麻醉剂俄曼陀妮的药效开始逐渐褪去,最先醒来的是老当益壮的詹姆斯教授,之后五分钟内其他人也陆续醒了过来,虽然麻醉剂褪去时的昏眩让人一时间难以控制自己的思维,但是很快,大家都发现了目前的处境,老者们的冷静,很快主导了其他人的行动,在了解到没有办法从3000米的高空逃离这里的时候,詹姆斯教授非常干脆的要求那位一直坐在机舱前的椅子上,带着微笑望着他们的男子解释他们的行为目的。

    “很抱歉这么仓猝的把诸位请到这里来,不过,我相信很快各位就会不介意了,因为各位会了解到这么做是为了这个世界的未来的和平与发展,也就是说,在座的诸位将有可能成为地球未来发展方向的主导者。”脱去了面具的男子很显然很是得意,黑色的眼睛里闪烁着不容错认的狂妄和高傲。

    “就算未来我们能够成为上帝的代言人,在这之前,我们还是普通的美国公民,”詹姆斯教授笑了笑,“比起这些,我们更想知道阁下的目的。”

    “那是应该的,首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是仓田总一郎……”

    “啊……”仓田才报出自己的名字,珍妮弗就已经吃惊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你就是那个……”

    “是的,看来珍妮弗小姐听说过我的名字,应该是那个贪心的冯.施泰德.克拉姆特.告诉你的吧,我就是‘天堂阶梯’考古计划的另一个投资人,也就是冯.施泰德.克拉姆特.的合作伙伴。”仓田总一郎笑的很自然,只是在提到那位德国人的时候,眼睛里闪烁过一道冰冷的寒芒,许昊在自己的记忆里迅速的查找起仓田总一郎和冯.施泰德.克拉姆特这两个不怎么熟悉,但却觉得曾经有过耳闻的名字。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珍妮弗之所以听过仓田总一郎的大名,却是因为冯.施泰德.克拉姆特.那只德国沙猪曾经警告过自己,不要和仓田总一郎打交道,否则他会在第一时间把她开除出考古队。虽然珍妮弗不清楚这两位投资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矛盾,但是不管怎么说也不该离谱得做到绑架自己的地步吧,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考古队员而已,并不是什么出了名的大专家啊——要知道女性考古学家在考古界的地位并不如表面上的那么风光,在这个挖掘死人骨头的行当里,女人几乎被一致的认为是可有可无的装饰品,用来丰富考古队的业余生活和性生活。

    “因为我坚信,你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考古学家,而且你对于考古的天分并不比其他人差,事实上在运气上,你比其他人更加的优秀,就好像你能够解读出这张曾经让全世界考古专家、文字专家束手无策的拓印,而我仓田总一郎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知道这个拓印名称的人”仓田总一郎从一旁的椅子上拿起了几张拓印着图形楔字的纸张,无比兴奋的抖动了一下,“星方,多么美丽的名字,这是我们仓田家百年来一直保守着的答案啊。”

    “你就是因为这个……”珍妮弗傻了,她不能理解,毕竟对于这些拓印,她负责的只是尽可能的翻译,但是谁知道那个该死的德国沙猪居然拿这种世界级的谜题来对付自己——想到这里珍妮弗就有杀人的**。

    “不要小看你的工作成果,亲爱的珍妮弗小姐,作为一个考古学者,你应该记住,在没有查明物体的来源之前,都不要轻视它的存在。”仓田总一郎似乎明白珍妮弗的想法,诚恳地提醒着,“这几张纸可以说是用第三帝国的全部精英的生命换来的。”

    “第三帝国……希特勒的那些失踪的财宝吗?”只是一个提点,珍妮弗就联想到了某些关键的东西。

    “比起财宝来,这个拓印更加的重要,你知道吗,亲爱的珍妮弗小姐,希特勒为了解开这些图案谜题,花费了无数的精力,甚至赔上了整个德国纳粹党,我的国家,为了这个拓印也牺牲了最精锐的远东部队,付出了长崎和广岛,牺牲了几千万中国人的生命。”仓田总一郎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得意的笑容上隐约显现着让人心寒的狰狞,“不过只要能够拥有星方的秘密,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星方,究竟是什么东西?”虽然在这个时候问这样一个问题,看上去有点不合时宜,但是仓田总一郎似乎很愿意满足珍妮弗的好奇心,在调整了坐姿之后,开始向飞机里的六位来宾介绍这个神奇而具有恐怖力量的存在……

    “诸位都知道四大文明古国吧,世界古代历史上最早进入文明社会的四个国家——古巴比伦、古埃及、古代中国、古印度。人类今天所拥有的哲学、科学、文学、艺术等方面的丰富知识,无不源于他们的古典文明。换句话说,人类的文明的起源就来自于这四个国家,不过珍妮弗小姐应该听说过关于这四个国家所拥有的古典文明可能源自同一个存在吧。”仓田总一郎看珍妮弗点了点头之后,继续的说了下去。

    “从古巴比伦的楔形文字、到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中国的甲骨文、古印度的数字(阿拉伯数字其实发源于古印度,由阿拉伯人传播到全世界),在最初的记载中,这些文字的来源都只能依靠后人的推论,但是有一点却被公认,这些文字最初是被用来记载一个存在——神明的存在——这四个文明都有着共同的特点,他们信奉着所谓的神,虽然这些神明的形象各异,但是看的出来,这些神的能力相当的可怕,即便是科技高度发展的今天,依旧没有武器能够做到传说中神明所做到的事情……所以随之也出现了类似于人类来自于外星球的说法。”

    “事实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有人知道,毕竟经过了上万年的变迁之后,当年的一切,已经没有人能够清晰的解释或者说明了,但是还是有狂热的考古学者找到了某些疑点,那就是在这四个文明所残存下来的遗址中,都发现了一种奇特的记载,那不是文字、也不是图形、更没有人知道这些记载的内容,唯一知道的,就是这种奇特的记载的被用一种更加奇特的方式丝毫不变的流传了下来,这就是刻画在古代神庙遗址里,当作升物供奉的石板、陶器上的花纹。而这些花纹唯一的总称就是:星方。”

    (2)

    “那星方究竟是什么东西?”珍妮弗忍不住问。

    “不知道,亲爱的珍妮弗小姐,我开始的时候就说过了,除了星方这个名字被遗传下来之外,对于那些奇特的记载的具体内容没有人能够读解出来,目前唯一能够被读解确认的就只有‘星方’这两个字,这也是为什么在你明确的读解出‘星方’这个名字之后,我迫不及待的在第一时间把你请来的原因,我希望你能为我、为世界解开这个神奇的谜题。”仓田总一郎微笑着解释,但是就算是傻瓜都知道,这个男人话语背后隐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请告诉我确实的真相,如果你确实地认为我将为你解开谜题的人,那么,请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我是一个考古学者,在没有收集到切实的历史资料之前,我也没有办法保证我能够完成你想要我完成的事情。”珍妮弗不悦的说着。

    “不要着急亲爱的珍妮弗,既然我把你请来,就一定会告诉你真相的,毕竟我还需要你的完全的合作不是吗?”仓田总一郎慢悠悠的翘起腿,“只是我希望下面的话能够留给我们私下单独交谈的时间,在这之前,我想还是请珍妮弗小姐先考虑一下是不是要加入我的探险队呢?”回应仓田总一郎的,是珍妮弗恶意的白眼,以及一旁的许昊不为人察觉地猛然的轻颤。

    他终于想起来了仓田总一郎这个名字之所以觉得曾经接触过,是因为这个男人祖父曾经是侵华日军731部队的负责人之一,但是最后却因为感染了某种致命病菌死在731的实验中心,因为战后,仓田家的后人曾经率全家亲赴中国,向中国方面慎重道歉,所以在官方的资料里,详细地记载着仓田这个家族的成员,而仓田家也因此成为了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最早进入中国的日资企业,只是仓田家经营的都是化工方面的东西,规模也只是中小型,所以一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而冯.施泰德.克拉姆特.这个名字的主人,三年前曾经到中国来投资一项考古研究项目,为了保护国家文物,国家安全局曾经对这个德国人做过比较详细的调查,结果发现这个男人在继承了自己家族庞大的产业之后,就非常热衷于考古挖掘,从埃及的金字塔的挖掘到百慕大三角周的奇特环境研究,这个男人的奇怪兴趣还真的不少。

    所以这两个名字不仔细的想,还真是让人注意,不过如今看来,这个德国男人和眼前这个日本人都有着耐人寻味的目的。而这一切似乎都关系着眼前这个被称作‘星方’的东西。

    “我想,你没有给我选择余地,不是吗?”珍妮弗最看不起这种乘人之危的家伙,不过接下来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不,恰恰相反,我并不打算强迫你加入我的探险队,很抱歉我一开始的做法的确让你不得不这么怀疑,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作为投资合伙人,我的德国伙伴显然违背了自己当初的承诺,我知道他一直在警告珍妮弗小姐所在的考古队的成员,不要和我合作,否则就将拒绝你们加入这次考古探险行动不是吗?”仓田总一郎露出一脸的无奈表情,“所以我不得不适当的做出反击,当然考虑到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我不能直接向我的合作伙伴提出抗议,所以我只能用这种非常手段,来寻找我需要的伙伴,不过我坚信我的眼光是正确的,所以我几乎放弃了其它的成员,唯独关注着你的行动,当我从电话里听到‘星方’这个词的时候,我实在太激动了,你可是第一位能够依靠自己的知识找到答案的人。”

    “对于你这样的人才用强迫的手段无疑是最愚蠢的,所以我从来就没有打算使用暴力,事实上我们现在正飞往波士顿,你完全可以选择,跟我合作,加入我的探险队——那么我们就可以在波士顿直接换乘飞往我们这次旅行的首发站;或者拒绝加入,那么我想在波士顿降落正好是你身边这三位客人的目的地,而我认为在波士顿的大酒店里请你吃一顿大餐作为赔偿之后,你不会介意自己回到新泽西去,不是吗?”仓田总一郎笑了笑,“不过我有把握你一定会加入我的队伍。”

    “你凭什么这么自信?”珍妮弗忍不住反问,虽然说实话在仓田总一郎丢出‘星方’这个神秘诱饵之后,珍妮弗已经心动了。对于她来说,没有比这种牵涉极广又神秘无比的东西更加吸引她的注意力。

    “因为我相信‘星方’的吸引力足够让一个专业的考古学者丢弃一切成见,不是吗?”

    “可是从刚才到现在,你并没有真正向我解释‘星方’究竟是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我的解释之有一个‘口说无凭’,我想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你亲眼见见那个和‘星方’有关系的物品的存在之后,再向你解释会更加具有说服力,当然前提是你愿意加入我的队伍,一个专业的、资金充足的、没有任何外界干扰的、绝对优秀的探险队!”仓田总一郎对于考古学家的心理活动可谓了如指掌,“当然,我同时也要邀请各位珍妮弗小姐的朋友,古董商人霍华德先生、古籍鉴定专家詹姆斯教授以及助手吴亮先生,还有这位年轻的北京大学数学系助教许昊先生,至于左羽鹏小弟弟我想你和你的家人、你的国家更加希望你能够参加三天后的奥林匹克竞赛,所以,我就不邀请你了。”看来短短的2个小时,这个仓田总一郎就已经把和珍妮弗一起请来的几位的身份都调查了个非常清楚。

    “现在到波士顿,应该还有一个多小时,各位不妨讨论一下,帮助珍妮弗小姐出一下主意,我再次保证,就算珍妮弗小姐拒绝了我的邀请,我也不会做出过分的举动。”仓田总一郎满意的环视了一圈眼前诸人若有所思地表情之后,静静的退出了机舱,把思考的空间留给这些需要认真考虑的人。

    毫无疑问,仓田总一郎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带着诱人的香饵隐含式胁迫比起暴力相向的威胁更加具有不可抗拒的力量,就像仓田总一郎所预料的那样,在透露出些许有关于‘星方’来源的说明之后,又提出有切实的东西可以证明,这对于眼前的六位来说,至少有四个人已经心动不已,不过其中偏偏不包括一切事件关键人物之一 —— 吴亮。

    说不好奇是假的,眼前这个神秘的邀请所包含的内容,也许真的是惊天动地般的神奇,就目前所知道的点点滴滴就已经透露出庞大的涉及范围以及核心内容的耸动程度,但是这一切却完全比不上左羽鹏的安全系数。对于吴亮来说,保证小碾子完完整整的参加比赛,然后再完完整整的把他送回国内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吴亮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在脑海中否决了参加这个邀请的可能性。不过当珍妮弗向其他人透露,真正读解出星方的人,其实是吴亮的时候,就彻底否定了吴亮从容脱身的可能性,事实上接下来的时间里,吴亮反客为主,成为了其它人说服的对象。而吴亮意外的表现也让许昊决定暂时放下手头的任务,留下来进一步观察这个看似平凡却一肚子神奇的男子。

    仓田总一郎对于客人们的回答非常的满意,事实上在许昊向住在波士顿饭店里的前来参加奥林匹克竞赛的副领队挂了一通电话之后,副领队亲自从飞机场接走了一脸不舍的左羽鹏(当然许昊在电话里,也用暗语交代了自己的处境,并把关于左羽鹏身上的调查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副手),而热情的仓田总一郎则在五位客人半吃惊半嘲弄的目光下拿出了全套为他们准备好的行李和护照,然后就匆匆登上了前往欧洲波兰的飞机。

    不过仿佛是故意在吊人胃口,仓田总一郎一路上没有再提起有关星方的内容,只是有意无意的讨论一些关于考古的问题,无论他狡诈与否,不可否认仓田总一郎的学识的确不简单,至少在对付詹姆斯、霍华德和珍妮弗的专业提问时,对答如流,没有出现过丝毫的窘迫,这惹得珍妮弗相当的不满,常常要去检查这个日本人的身上是不是带着作弊器——毕竟日本人的作弊习惯可以说全世界闻名。

    新泽西到波兰的旅程不算太短,但是对于满心好奇的人来说长途飞行的劳累根本没有办法抵抗关于‘星方’的秘密,仓田总一郎似乎也很体谅诸位的想法,飞机在波兰首都华沙落地之后,坐上早就准备好的汽车,直奔目的地而去。

    对于华沙吴亮所知道的也仅仅是源于二战时期的反抗纳粹进攻以及纳粹德国在华沙大肆屠杀犹太人的历史新闻,当然现在的华沙已经不复昔日的狼藉,被称为欧洲的美人鱼的华沙有着漂亮的城市、优雅的环境等等,但是这些吴亮都无缘观赏,汽车在华沙的市区转了十几分钟之后,就驶上了高速公路,而随着夜幕的不断降临,汽车行驶的道路逐渐颠簸起来,看着窗外树影丛丛的夜景,夜里的雾气逐渐从树林深处飘了出来,夹带着某种令人不舒服的刺激味道,一时间竟让人有些阴森的感觉。

    “各位,不用紧张,虽然接下来你们将要看到的东西可能让你们觉得有些恶心,但是我想了解历史的你们一定不会对此感到陌生,”汽车最终停在一个巨大的正在施工的工地上,在没有下车之前,仓田总一郎特地说了这么一句,听起来似乎是因为不想让诸人受到环境的影响,但是在许昊看来,这么做却是在故意加深别人的紧张心理。

    当他们下车之后,很快所有人都明白了仓田总一郎的话中含义,眼前偌大的深坑四壁,尽是些还未腐化干净的人类躯体以及四处散乱的程放着的遗骨,一阵阵夹杂着泥土腥臊的浓郁的腐臭味正从深坑里漫延出来,那有如恐怖电影真实再现的一幕让人从心底发凉,珍妮弗虽然胆子大的很,但是毕竟是女孩子,几乎是第一时间将身子埋进了祖父的怀中。

    “我的上帝……这里,这里是……”不同于珍妮弗的反应,霍华德和詹姆斯毕竟是经历过二次大战的人,所以对于眼前的景象,他们的脑海中直接就反应出一个相同的答案。

    “两位老先生应该看出来了,这里就是纳粹处理哪些犹太人尸体的地方,这里是我们在华沙发掘的一个最秘密的埋藏地,而且这里的埋藏构造和其他的万人坑不同,它完全按照传说中的西方黑魔法的魔法阵构成,要知道希特勒的晚期对这些可是非常热衷的,要不是有确切的资料,我们也找不到这里,不能不说希特勒虽然是个疯子,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疯子不是吗?好了……各位,和我来吧。”仓田总一郎若无其事的转过身沿着深坑旁的楼梯走了下去。

    楼梯一直延伸到深坑下的一个地矿坑,不过吴亮却注意到,这个地矿坑上的泥土都是红色的,似乎是因为上面堆积的尸体里的血水浸入泥土深层才造成土质变色。矿坑远看似乎很普通,就和一般的矿坑一样用简陋的木材、钢筋支起了一个门框,但是等真正走到矿坑前,诸人才讶异的发现矿坑的德门框里赫然有着一道坚实的门扉,那不是后期发掘后安装的简陋的铁皮,门,而是用青铜铸就的一道沉重的大门。

    “这是……拉丁之门……”霍华德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了这道门的来历,青铜的门扉上,那让人无法轻忽的那巨大的神鸟头,这个图形只有传说中的能够贯穿人界和冥界‘拉丁之门’才会有,而且这种浇注方式和门扉的青铜质地,似乎都在证明着霍华德的猜测。

    “您真不愧是古董专家霍华德先生,这的确就是出产于所罗门王朝时代的‘拉丁之门’,有时候我也很佩服希特勒,他究竟从哪里弄来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仓田总一郎耸了耸肩,然后轻轻推动了大门,在一阵吱吱哑哑的声响中,门静静的打开了,一条幽深的道路在黑暗中往地下延伸着,门外的灯光丝毫无法照亮地道深处那个黑暗的世界,这仿佛真的是一条通往幽冥地狱的大门。

    “欢迎光临‘天堂阶梯’……”仓田总一郎拿着高倍手电筒带着微笑在地道口说着让人头皮发麻的邀请,这一刻,谁都敢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冷森的寒意。

    而就在大门被推开的一刻,吴亮的身体却感受一种前所未有牵动,在地道的深处,似乎正有某种东西呼唤着自己,就有如……就有如一个家对于游子的呼唤一般,强烈而难以令人抗拒……

    (3)

    吴亮轻轻的甩了甩头,似乎想把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甩开,跟随着大家走了进去,而在大门关闭的时候,吴亮看到一个工作人员将一只方形的盒子交给了仓田总一郎,该不是杀人灭口用的毒气弹吧,吴亮心理一阵嘀咕,内心隐隐有种说不出的不安感受。

    地道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浇筑的,皮鞋踩在上面虽然没有金属的回音,但同时也没有摩擦的声音,地道里没有潮湿的阴冷感,但是确有着一种明显的腥臊的味道,每个人都知道,那是头顶上数万人类躯体内的血液浸透了泥土后,散发下来的味道,在黑暗中,这种令人有些作呕的味道犹如亡者们恶劣的玩笑,充斥着整个空间,仿佛在提醒来访者,他们正站在无数尸骨堆积的正下方。

    地道向下倾斜延伸大概有300多米,越往深处就越黑,道最深处的平台上时,整个空间里只剩下仓田总一郎手中的手电筒那一道苍白的光柱,而平台的正前方,竖立着一道结实的大门,不过很显然这道门的来历并不显赫,光从上面那大大的代表着第三帝国的‘万字’符号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没有想象中的宏伟的地下宫殿,也没有传说中的神话般豪华空间,甚至连惊险电影中最基本的杀人机关也没有出现分毫,简单的地道除了黑的有点慎人之外,就如同一条普通的通往地下的地道,而地道的尽头,只是一间普通的房间,这让心神各异的一行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失望和惊讶,毕竟在一开始就出现万人坑和所罗门朝代的‘拉丁之门’,这豪华的开场,是很容易误导人们的逻辑思维。不过,当仓田总一郎手中的电筒照射到房间中心的某一点时,所有的失望在瞬间化为无比的惊讶。

    一点朱红色的光点渐渐的在房间的中心闪烁了起来,然后犹如被点燃的冬季草原,朱红色的光点瞬间乡四周猛然蔓延了出去,一时间,红色的光芒充斥在整个房间,无尽的黑暗立刻被驱走,而落入所有人眼中的确是一块美丽的深红色透明石板,但是神奇的是,这块透明的石板不但闪烁着无限魅惑的红色光芒,同时在石板的周围明显的出现一个圆柱形的深红色空间,无数的金点在那圆柱形的可、红色空间里闪烁着。那虚幻而美丽的一幕让人恍惚间觉得那红色的柱体就是通往神话世界的一道大门,不约而同,大家都下意识往前靠近,想更加接近那神秘的石板。

    “不妖靠近,诸位那个东西可比任何武器都要危险,请相信我,为了你们的生命安全,请不要离开我的身边,否则发生什么意外就不好了。”仓田总一郎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墨镜,一直带着微笑的脸庞此刻却没有丝毫的笑容,让人明白此刻最好听他的话行动。

    “上帝,这是什么东西?太美丽了,但是为什么历史上从来没有记载……”大家赞叹着,将惊讶的目光投向仓田总一郎,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切实的答案。

    “美丽?不,诸位,这并不是美丽的代表,这一点我现在就证明给你们看。”说着仓田总一郎打开了那只盒子,盒子里是一只漂亮的小鸟,仓田总一郎将小鸟捉在手里,“诸位,请注意看好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魔术……”

    仓田总一郎将小鸟往红色石板方向猛然掷去,小鸟在空中挣扎了一下,刚刚纠正好飞行的平衡度,身子已经飞进了那红色的圆柱空间之中。

    红色柱体内的金芒迅速的飘向闯入的小鸟周围,一种无形的力量将小鸟紧紧地抱围了起来,然后屋子里响起了小鸟的声鸣叫声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