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竞赛风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004年,对于美国来说,似乎注定将是一个充满了灾难和混乱的时代,这不,前脚波士顿音乐中心神秘消失了没有几天,在麻省理工举办的国际青少年奥林匹克竞赛偏偏又爆出了惊人的中国间谍案的猛料,让整个世界跟着一起折腾起来。.com

    许昊怎么也没有想到,当他正在暗自为自己果断的行动探知了许多原本没有人知道的秘密而高兴的时候,刚走下飞机的他就接到了宛如晴天霹雳的消息,他离开美国本土不过短短三天,原本归他保护的左羽鹏就因为涉嫌窃取美国国防机密被美国政府强制拘留,从而引发了新的一轮中美外交摩擦。

    “我的老天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许昊站在奥林匹克中国竞赛团的临时驻地,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副手,他真的不敢相信事情发生居然会离谱到这种程度。

    “我能够说什么?”作为许昊的副手,赵晓天也算是郁闷非常,原本一切都是稳稳妥妥的进行的,谁都不会猜到变化发生的如此突然,突然到让人连阻止的想法都没有办法付诸于行动。的确,为了保证左羽鹏的安全和万无一失,整个‘沙漠响尾蛇’计划几乎考虑到了每一个步骤和细节,但是就像是善游者溺于水一样,大家都忽略了一个关键的盲点——左羽鹏——这个十七岁少年本身。

    两天前,奥林匹克竞赛在麻省理工的新闻中心召开,参赛方式分为笔试和辨答,为了防止左羽鹏在笔试的时候写出一些不该写的东西,他被安排在辨答队,而且为了预防万一,按照许昊临走时的特别叮嘱,左羽鹏甚至被安排在辨答队的候补成员内,因为负责参加答辩的学生中,左羽鹏的外语口语几乎是致命的弱点,所以辨答代表怎么都不可能轮到他。不过许昊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苦心,却让左左羽鹏成为了其他小选手眼中的‘关系户’的代表。

    “关系户”这个词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这个从‘走后门’延伸出来的形容词经常出现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那些依靠身份金钱介入原本没有资格介入的世界的人,往往都被套上这么一个含蓄的形容词,即使是没有经历过社会打磨得学生也对这个词所具备的内涵有着深入的了解,所以当左羽鹏被安排到竞赛队伍中开始,由于许昊的种种保护措施,让所有的小选手都察觉出这个叫做左羽鹏的特殊存在。

    最初认为‘这个小子怎么都是从全国选出来的,不怎么肯能是废物’的天真想法,在得知了左羽鹏在整个竞赛中类似于‘装饰品’的地位之后,这些依靠自己的辛苦学习一步一步过关斩将才得到这种荣誉的小选手们自然从心底看不起左羽鹏起来。

    如果左羽鹏和吴亮一样有着粗壮异常的感知神经的话,一切也许还有转机,偏偏从小到大在老师和同学们异样的眼光中成长起来的左羽鹏有着敏感的直觉,选手们包含敌意的目光根本就如同一种强烈的撩拨,揭开了左羽鹏心底埋藏不久的伤口,骄傲的他,怎么会允许别人用这样的目光来注视自己,怀疑自己依靠努力才得到的一切,左羽鹏曾经向领队要求参加笔试,但是结果自然不能让他如意。

    所以就是在这种异常的气氛里,左羽鹏坐上了答辩比赛的现场直播室。

    比赛从开始到结束前几乎都是波澜不惊的进行着,中国小选手用流利的英语做出的出色答辩获得了阵阵掌声,而相形之下,坐在一旁被队友们刻意忽略的左羽鹏则显得有些异常的不协调,这一点甚至让作为比赛裁判的麻省理工的教授都隐约感受到了,于是在和其他的裁判作了私下的商量之后,在答辩最后一题的时候,主持裁判刻意点名要求左羽鹏回答他的提问。

    在历届的奥林匹克竞赛中,最后一题往往是最困难的一题,这道题虽然不被计算入答辩队的总分里,但却是裁判给参赛的答辩评选综合分数的一个重要依据,答辩者是由主持比赛的主持人随意挑选的,不过挑选答辩队的队长,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不过麻省的人一向对于惯例不屑一顾。

    “你知道‘反聚合非分子能量源的多头排序方式’这个名词吗?”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奇妙效果的简单问题,麻省理工这次派出的主持者是麻省能源工程系的名誉教授,也是曾经因为对核能研究做出巨大贡献,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马丁.德克斯,这位教授非常熟悉东方式的经典教育,那种被题海战术完全占领的学生能够在第一时间回答出各种艰涩的难题,但是对于这些属于知识范畴之外的东西,常常会露出一脸茫然的表情,这也就是为什么历来在奥林匹克竞赛中,东方选手常常能够得到第一名,但是综合成绩经常都是倒数第一的原因。

    在这里提出这么个问题,正是出于上面的那种考量,马丁想看看眼前这个明显被排斥的选手的能力和知识范围是否广阔,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得到的答案却掀起一场满天风雨。

    “反聚合非分子能量源的多头排序方式是一种聚合能源的导向程式,这种程式出发点是基于开发新型能源,但是在核能源被认为是最优可能代替传统能源的情况下,这个导向程式几乎已经处于搁置阶段,不过这个导向程式本身就具有异常的差异,其本身的数据就有很大的缺陷,这才是造成整个导向推导过程无法顺利进行的真正原因……”

    左羽鹏的开口,让在场旁听的诸位教授忍不住暗中好笑,和其他参赛选手不同,这位中国小选手的英语口语显然有待改进的地方特别的多——不用怀疑,吴亮那口古怪口语完全被眼前这个家伙完整继承下来了——这也让一些教授豁然明白,为什么这个参赛者始终在比赛中保持着沉默,当然这种善意的笑容很快就被惊讶的表情所代替。

    左羽鹏对于‘反聚合非分子能量源的多头排序方式’侃侃而谈的自然表情和那充满了主导内涵的答辩内容,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吸引了在场的几乎所有的教授们的注意力。马丁.德克斯自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反聚合非分子能量源的多头排序方式’是三十年前由法国能量家肯.埃德凯尔提出的一个充满了大胆想象里的引导程式,而正是这个引导程式的出现,推导出核能源存在的能量范畴领域,马丁.德克斯更是这个课题的忠实研究者,他完善了肯.埃德凯尔的理论,完成了核能源裂变系数的研究,更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所以当左羽鹏说出那些可能被旁人认为是‘胡言乱语’的结论时,马丁几乎不敢相信这些自己研究了半辈子的理论结果会出自一个中国少年的口中,要知道这个结论也只是他在最近才推导认证出来的。

    麻省理工的人会被称为‘没有社会存在感’是因为他们对于自己研究的领域异常的专著,专著到可以随时忘记自己所处的环境氛围,在麻省理工里经常出现类似于‘千万不要和麻省理工的家伙上床,因为那会有碍身心健康,这些麻省的疯子往往会在**的时候,想起他们的研究项目,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自己丢进实验室,让另一半在床上诅咒上帝’这样的笑话。

    出身麻省理工的马丁.德克斯和在座的其他教授自然也不例外,他们倒是非常想仔细听听这个用着奇怪口语的少年所说的内容。于是一场现场直播的竞赛被当作了一场纪录片式的研究课,被克制了很久的左羽鹏在接收到了同伴们吃惊的目光之后更是得意非凡的几乎忘形,这个小混蛋根本就没有考虑太多,直接就把竞赛现场当作了讨论现场,甚至在教授们的邀请下,在黑板上写下了一行又一行已经完成了推导纠正的公式,却不知此刻国内那些关注着一切的教授们正一边剁着脚大叫‘科技秘密泄露’,一边努力的睁大昏花的老眼,把直播现场黑板上的数据仔细的抄写下来。

    “这完全是一场意外中的意外,”赵晓天如今回忆起来依旧哭笑不得,谁都不知道事情会变得如此的脱轨,虽然当时他明知道左羽鹏的动作会带来什么样的麻烦,但是偏偏他没有办法阻止,总不能拿着枪冲进去破坏吧,于是这一幕被毫无剪接的向全世界播放了出去,于是这下子,事情真的闹大了……

    (2)

    不管场下的赵晓天在那里急的冷汗直冒,场上的小混蛋倒是一股越说越来劲的气势,对于这个一个十七岁的小混蛋来说,这个时候再不好好的露露脸,让那些看扁自己的家伙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马王爷的三只眼,那他根本就真的算是白来一趟美国了。看着那些个原本看不起自己的同队,一个个惊讶中透露着难掩的羡慕的眼神,左羽鹏心里那个美啊,一时间恨不能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倒出来现给人们看看。

    不过毕竟左羽鹏知道的东西,都是他从吴亮的嘴巴里左一句右一句的给总结出来的大概内容,对于其中的真正的要害,他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当初吴亮在向他解释物理上的加速度时,偶然间带到了核动力部分的内容,并且在左羽鹏的好奇下,杂七杂八的详细解释了许多相关的内容,再加上吴亮那超级烂的辅导本领,所以这不足为奇。

    不过真正要命的却是左羽鹏在黑板上写的那些公式,那些复杂的公式是左羽鹏从吴亮糟糕的辅导课里唯一记录最为详细、最为完整的内容所在——对于左羽鹏来说,要理解吴亮嘴里那种超越现代科技无数倍的内容的基本方式,就是记下那些复杂的公式,然后一点一点的推衍,研究公式里每一个符号所代表的意义和所涉及的范围。这种学习方式,不但让左羽鹏知道了许多和学业无关的杂七杂八的东西,还培养了这个小家伙的记忆能力,毕竟那些复杂的公式里面还有很多根本不是源自地球的计算符号。

    物理学并不是文学,这是一门依靠数据和复杂公式建立起来的庞大的科系,对于物理系的学者们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那些用奇怪方式排列的数据和符号更具有说服力的,虽然左羽鹏最初写在黑板上的数据有许多符号没有人能够明白其所代表的意义,但是在得意忘形的左羽鹏的耐心讲解下,很快在座的物理系专家们都感受到了无比的震惊。

    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十七岁的少年不光掌握着他们正在研究的能源难题,而且在某些方面比他们了解的更多、更远、更广,特别是当这个少年得意的在黑板上推算出抵消核能源反应的消弭公式时,整个会场就听到学者们一个个抽冷气的声音。因为他们是在第一时间了解到这个公式的可怕所在,就如同这个公式的名称一样——抵消核能源反应得消弭公式,简称‘核灭公式’——这个公式如果被证实可行的话,那不光意味着,核能源不再是一种具有绝对存在能力的能源,至少在数据上,这种能源所具备的巨大能量是可以通过这种公式进行转化。用一句普通人一听就明白的话来说,那就是:这个公式如果成立,那么至少从理论上而言全世界的核武器将可能不再具有那种毁灭性的杀伤力。

    无论怎么说,这绝对是一个惊人的公式,而推导出这个公式的左羽鹏无疑在得意之后,将自己深深地埋进了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

    麻省理工的教授们完全忘记了他们身为裁判的身份,也完全忘记了正在进行中的奥林匹克竞赛,左羽鹏提供的内容对于这些学者们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他们根本就彻底忘记时间的流逝,围着左羽鹏提问成为了当务之急,或者说比起左羽鹏所罗列出来的程式,奥林匹克竞赛已经成为了一场有头无尾的娱乐节目。到最后赵晓天几乎是用抢的,才把左羽鹏从那堆学者中间给弄回了宾馆。

    比起学者们的热切、左羽鹏的得意、其他通行者的诧异,赵晓天更清楚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危机,所以没有丝毫犹豫,赵晓天在比赛进行时就直接联系了大使馆,准备好了机票,没有半点耽搁,在比赛结束之后,立刻把左羽鹏塞上回国的飞机,希望能够在一切混乱启动之前,就将这个制造混乱的罪魁祸首远远的丢开。

    但是,一切就像是注定好了的一样。

    从波士顿起飞飞往中国南方城市的飞机,在起飞后半个小时被美国空军要求返回波士顿,牵头这一行动的美国情报局甚至罕见的动用了军队,彻底封锁了整个波士顿飞机场,当时闻讯而来的媒体一度认为这又是一场恐怖袭击的预兆,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飞机降落后,出现在机场的美国情报局的成员却单独的逮捕了一个未成年的中国男孩,并用最严密的方式,把少年送进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隔离室——左羽鹏在飞机场被逮捕的一系列照片被以最快的速度在美国的各个媒体上公布着,成为即波士顿音乐中心神秘消失之后,又一条轰动全美的新闻。

    而就在美国情报局的逮捕行动结束不到1个小时,还处在半夜状态中的中国外交部突然之间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严厉谴责美国方面无理由逮捕中国少年,并以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要求美国方面立刻释放这个中国少年,同时保证该少年的人身安全和健康。美国方面似乎也不甘示弱,在中国方面新闻发布会之后不到2个小时,就以同样强硬的语气声称,这名少年涉嫌盗窃美国国家最高机密,美国有权利为了保证自己的国家机密的安全不受威胁,所以对这个少年间谍进行盘查和彻底的调查。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眼下国内已经派遣一个完整的事件调查组过来了,而且大使馆这里已经准备好了官方文书和其他方面的配置,上面的命令,一切听从你的指挥,但是前提是绝对保证人员安全,不惜一切代价要把人救出来。”赵晓天低声的在许昊的耳朵旁交待着。

    “还有其他情况吗?”许昊皱着眉,心里面想着怎么处理这些事情,虽然这种情况是最糟糕的,但是多年的专业素养让许昊保持了最重要的冷静,现在他需要个方面的情报,以确定左羽鹏所处的环境的危险程度。

    “根据国内传来的消息,其他的国家也可能因为那场从头到尾地现场直播发现了相关信息,今天早晨至少有超过十四个国家的情报官在这栋大楼附近露过面了。”赵晓天就知道这回麻烦小不了,但是就现在的发展趋势看来,可能比自己预计的还要大的多得多。

    “给我接北大数学系……”许昊顿了顿之后,拨通了国内的电话,不过通话的对象,却并非是北大,而是许昊真正的上司,许昊相信等待自己的肯定是一顿劈头盖脑的臭骂。

    美国五角大楼

    “帮我推掉今天所有预定的议程,fbi的人来了之后,让他们马上到我的办公室里来。”国防部长吩咐着自己的秘书,取消今天所有的外事活动,专心的等待那些如同恶狼一般的同僚们。前阵子波士顿音乐中心的神秘消失事件已经让这位年过六旬的国防部长脑袋发胀了许久,每天前来询问相关消息的电话,已经把国防部长烦的都快把地毯踩出一片‘秃头’了,今天国防部长倒是难得好心情,看来和情报部突然间声称抓到了一个‘影响美国长久利益的间谍’有着关系。

    “好的。”秘书点了点头,退了出去,把偌大的办公室留给了难得露出笑容的国防部长,自己心里却想着回头一定要好好查查看,这次情报部的‘间谍案’背后有什么好料。

    没有在意秘书滴溜乱转的眼珠子,国防部长先生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这次所谓的间谍案件,毫无疑问是情报部一手炮制出来的,目的显然是为了把那个十七岁的少年留在美国,或者说把那个少年所知道的绝密情报留在美国。而聪明的自己在接到第一手资料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阻挠的打算,几乎是立刻的下放了临时的空军指挥命令和地方部队的调动命令,并从总统那里要来了新闻发布会的机会,自己难得如此的配合,相信fbi的阿莫斯那只老狐狸一定已经了解了自己的暗示。

    ‘核灭程式’多么令人震惊的东西,当他安插在情报部的眼线在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时候,国防部长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种荒谬的事情会发生,而且就发生在美国。

    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程式的杀伤力,这个程式所代表着的将是威慑全球的‘核武器’的恐怖阴影之梦的终结、全球性武装实力的重新洗牌、世界格局因此产生无穷的变化——但是如果这个美妙的东西却是掌握在别的国家手中,这将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美国将因此付出前所未有的代价,这个代价可能是美国的面子、美国的全球利益、甚至是美国独霸世界之冠的地位。

    苏联消失之后,所建立起来的无冕之王的身份将就此告别,这是任何一个美国官员都不能够接受的,更何况身为鹰派的一员的他,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就给情报部的行动开了绿灯,相信这也是情报部的大佬们会如此难得的一致行动的真正原因所在。

    过去的24小时里,情报部拿出了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和绝对迅速的动作,雷厉风行的先以间谍罪名逮捕了那个少年,按照自己对于情报部这群披着人皮的野狼的了解,他们的审讯部队会在接下来的48小时里摆平那个小东西,让他乖乖的把他们要知道的东西都吐出来,然后那个狡猾的fbi的总管阿莫斯会安排一场‘合理’的意外事件,并在造成‘必要’的人员伤亡之后,彻底的将那个太过于聪明的小家伙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抹煞掉。

    虽然没有亲眼参与情报部的计划安排,但是凭着对同僚的了解,国防部长还是能够几乎完美的勾画出下面会出现的情况:在得到那份‘核灭程式’之后,相信情报部在鹰派的势力会增加不少,但是这样的结果就是会直接导致下一次议会选举的时候,在野党的集中攻击;而这份‘核灭程式’如果买给军火商的话,估计自己也能够从中得到不少的利润,至少换届选举的时候,自己就有足够的资本加入参议院的行列……

    正当国防部长作着千年一次的白日梦的时候,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fbi最高执行官阿莫斯气急败坏的冲了进来:“我们有大麻烦了,那个中国小子死了……”

    (3)

    “阿莫斯,这种时候可不是开玩笑的机会……”国防部长几乎是从办公椅上直接跳了起来。

    “关掉监视器!如果你不想找麻烦的话。”阿莫斯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冷冷的说着,他可是很清楚这个办公室里有多少小家伙正关注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国防部长皱了皱眉,然后在自己办公桌下的一格暗格里轻轻的扭动了一下,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小眼睛很乖的暂时闭上了眼睛。

    “莫埃斯集团 1500亿,荷门财团2300亿,砾石提娜机构2900亿,这是报价最高的三个,你认为呢。”此刻阿莫斯突然一反刚才的焦急神色,冷笑着坐到了国防部长的对面。

    “附加条件呢?”国防部长似乎并不意外阿莫斯的变脸,对于阿莫斯之后所提出的东西也能够非常顺利的理解消化。

    “莫埃斯集团——附带下次竞选时的全力支持;荷门财团——tmd系统的二分之一研究费,砾石提娜机构——中东石油计划。”阿莫斯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点了起来,高级烟草的香味立刻在充满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