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六章 连锁反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六章    连锁反应

    魏忠贤的病情其实一开始并不算太重,只是老年人很常见的高血压,只要注意调理和休养,一般都不会迅速恶化,更不会危及性命。但很可惜的是,先是明熹宗有病,为了治好明熹宗的病魏忠贤忙里忙外日夜操劳,皇帝病情刚有起色魏忠贤自己又累倒了,紧接着神秘凶手开始发难,以歹毒无比的驱虎吞狼之计将卧病在床的魏忠贤推到风口浪尖,众矢之的,逼得魏忠贤不得不拖着病体为自己洗刷冤屈而四处奔走,继续操劳,还不断的动怒动气,越病越容易累,越累越容易动肝火,越动肝火血压越高,形成了恶性循环,偏偏张大少爷用人失误,明明已经看出一些端倪本可以挽回危局,派回来协助魏忠贤对付政敌的师爷宋献策却为了个人私利,故意对魏忠贤见死不救。结果很偶然也很必然的,魏忠贤苍老衰弱的身体终于无法支撑下去,高血压引发脑血栓,中风偏瘫,轰然倒地,本还有一线生机的阉党政治集团,也从此敲响了彻底覆灭的丧钟。

    魏忠贤倒得这么快,倒得这么突然,自然一下子就轰动了整个朝廷内外和京城民间,也彻底打乱了阉党和狗少党的阵脚。阉党这边,几乎是在太医宣布魏忠贤中风偏瘫将永远失去行走那一刻开始,之前几天勉强还能保持紧密团结的阉党众官员一下子土崩瓦解,讲点义气的纷纷准备辞呈,只等情况不对就递表辞官,逃离京城这个是非窝伤心地,以顶上乌纱换项上人头;不讲义气的干脆准备好大骂魏公公的奏章,只等新的强势公公或者强势阁老出现,就把这玩意送上去递交作为晋身阶梯。但是不管是讲义气还是不讲义气,这些官员都是说什么都不敢去魏府探望魏忠贤的病情了,往日里门庭若市轿子能排几里长的魏府大门口,也一下子变得门可罗雀起来。

    与纷纷准备后事后路的阉党官员不同,狗少党成员对魏忠贤忽然中风偏瘫这个情况的出现完全就是措手不及了,尤其是狗少党目前的指挥者宋献策,完全就是目瞪口呆了!宋献策只是打算利用朱由检和保皇党弄翻一大批阉党官员,为迅速崛起的狗少党官员腾出向上爬的位置,同时大大削弱阉党其他派系的力量,迫使朝廷和魏忠贤更进一步重用张大少爷和狗少党,可没想现在就把魏忠贤弄倒,更没想要魏忠贤的老命!因为现在就弄倒魏忠贤,在张大少爷无法立即接上魏忠贤班的情况下,对于在京城中根基尚浅的狗少党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还很可能给其他党派制造机会,为别人做了嫁衣!所以消息传来之时,宋献策第一反应就是措手不及,一时之间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了。

    同样被打乱阵脚的还有保皇党和朱由检的信王党,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想到魏忠贤回倒得这么快,一下子就偏瘫在床,彻底失去了垂死挣扎的能力和反扑希望,先前准备的各种各样的倒魏倒阉党计划也只能全部推翻重新制订。更惨的是,因为魏忠贤倒得太快,明熹宗又病卧不起,大明朝两根主心骨同时倒下,而内阁首辅张瑞图和司礼监二号太监李永贞又都只会和稀泥打太极拳,魄力和手腕严重不足,无法领导文武百官继续维持朝廷正常运转,所以大明朝廷权力开始重新洗牌之际,整个朝廷里竟然找不到一个领头人!京城里大大小小八百多个在职官员形同散沙,陷入混乱,大明朝这架庞大的机器就好象失去了动力一般,一下子就停止了运转!也是直到此刻,保皇党的成员们甚至有些开始怀念魏忠贤了——在这种情况下,大明朝廷里如果还有魏忠贤这么一个强势的首辅在,也不至于象现在这样,奏章不知道递给谁,俸禄不知道找谁要,来年的各种政令计划也不知道找谁制订了。

    天启十年十二月二日夜,在这个没有了魏忠贤的大明京城的夜里,京城之中不知多少人无眠,不知多少各怀鬼胎的宵小之辈三三两两、成群结队的聚在一起,商讨对策,研究计划,准备迎接即将而来的朝廷权力大洗牌…………

    别人可以不管,当然得来看狗少党这边,宋献策藏身的鸭梨胡同小宅子里,狗少党核心成员宋金、肖传、余煌、刘若宰、杨景辰、何玉成、陈剑煌、薄珏和李实在京城的代表尚膳监掌印太监高大伟等人挤坐一堂,另外张大少爷座师、现任朝廷首辅张瑞图的姑表弟林欲楫也接受邀请,代表张瑞图秘密到场密谈——张瑞图虽然最拿手的是和稀泥打太极,可并不代表他没有上进心!在这个朝廷权力大洗牌的时刻,同样已经深深烙上阉党标记的张瑞图当然得和得意门生紧密勾结在一起——而且最妙的一点就是,张瑞图和张大少爷这对师生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一对蚂蚱,互相捏在对方的致命把柄,谁也不敢出卖谁,所以自然也可以放心紧密合作了。

    “各位大人,现在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宋献策做开场辞道:“九千岁忽然中风,偏瘫在床,已经注定不可能重掌朝政权力了,皇上也病得极重——高公公掌握的情况,皇上已经两天没有进膳了,完全是靠参汤吊着命,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在这种情况下,朝廷六部和内阁、司礼监人员大调整已经迫在眉睫,我们也见面临一个生死攸关的选择,选对了,在座的各位大人升一级两级跟玩一样,选错了,那不仅现有的官职不保,恐怕连脑袋都难保。所以在这里,学生代表东家恳请各位大人,一定要紧密团结,一致对外,千万不能被其他党派的蝇头小利所诱惑,害友又害己。三大案中的齐楚浙三党是如何被东林党分化又各个击破的,还请各位大人引以为戒,千万不要重蹈覆辙。”

    宋献策的话丝毫不加半点掩饰,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无耻而又在直白,但在场的官员都没有一个人皱眉表示不屑,因为在场的这些官员太监都知道,自己们和张大少爷勾结得实在太紧,能在阉党一手把持的朝廷中上位,不是沾张大少爷战功的光就是靠张大少爷明里暗里的帮助,所以张大少爷一旦在这次权力大洗牌中失势,自己们一个都跑不掉。惟有张瑞图派来的代表林欲楫阴阴说道:“宋师爷说得不错,这次朝廷大动荡,是我们的机会也是我们的危险,稍有懈怠,就是万劫不复的局面。所以这一次,我们一定得守好现有的位置,同时争取控制最重要的位置。”

    “林大人说得很对,这次的朝廷人员更迭,有两个衙门最为重要,那就是司礼监与内阁。”宋献策也不客气,直接就说道:“司礼监这边,一号掌印九千岁已经完了,二号秉笔李永贞李公公胆子太小又是九千岁的铁杆,三号随堂李钦梦公公也是九千岁的铁杆,不管什么人都不会允许他们继续留在司礼监掌权,所以这两位李公公注定是要倒台的,司礼监也就腾出了三个位置。但是,大家不要忘了,东家是九千岁一手提拔上来的人,和两位李公公算是同门,我们如果帮着百官倒他们,肯定会给百官落下两面三刀的印象,同时李实李公公又远在江南,一时之间无法赶到京城参与政斗,我们倒了他们之后,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合适的人代替他们,所以学生认为,我们应该至少保住他们其中一位,让他先掌住印,等李实公公回到京城再接替他不迟。另外把宋金宋公公推到司礼监秉笔这个位置上,控制住东厂和镇抚司,至于高公公,相信你也早就想进司礼监了吧?”

    “当然了。”高大伟也不害羞,直接就笑着说道:“咱家二十年前就天天梦到司礼监,这一次托干爹和干叔叔探花郎的福,总算是看到一点希望了。”

    “说得不错,可是宋师爷,我们人微言轻,就算上表举荐,恐怕也起不了多少作用吧?”张大少爷当年在翰林院的老部下何玉成担心的问道。宋献策一笑,转向林欲楫一努嘴,笑道:“所以今天学生才请张阁老派林大人过来商议,张阁老是朝廷首辅,在朝廷里一言九鼎,有他力挺,再加上我们助拳,办到这点还是有些希望的。”

    “张阁老可以上表举荐宋公公接任司礼监秉笔。”林欲楫飞快说道:“可是,张阁老现在的朝廷首辅位置也不稳了。你们都知道,内阁次辅冯铨对张阁老的首辅一职,垂涎三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放在他的面前,他又和废信王、皇后娘娘他们走得这么近,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推翻张阁老的机会。”

    “林大人请放心,再请转告张阁老。”宋献策阴阴的说道:“我们东家永远不会忘记他与张阁老的师生之情,这次朝廷人员大更迭,别的人或许东家不会保,但张阁老,东家是无论如何都要力挺的!”

    “张太保的话,张阁老当然相信。”林欲楫颇有些头疼的说道:“但问题是,目前皇后娘娘他们和冯铨明显要走得近一些,他们不会不力挺冯铨的。”

    “简单,我们先把冯铨搞倒就行了。”宋献策冷笑说道:“我们为了搞倒冯铨,着手准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光是他贪赃枉法、收贿受贿的证据,我们收集了半个房间!从明天开始,东家这一边的人将全力弹劾冯铨,把他搞倒搞臭,让他无法对张阁老形成威胁,直至把他赶出内阁!”

    “如果能把冯铨赶出内阁,那什么事都好办了。”林欲楫眼睛一亮,也是语气阴深的说道:“内阁三辅黄立极,是九千岁的铁杆死党,这次肯定跑不掉!”说到这,林欲楫一笑,补充道:“这么一来,内阁也就腾出两个位置了,有一个肯定是探花郎的,另一个我们又该举荐谁?”

    “兵部尚书,王永光!”宋献策斩钉截铁的说道:“王永光是中立派,和我们东家关系也还不错,把他推上去,对张阁老和东家都大有好处!同时还可以把他争取过来,让他和我们联手。”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