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七章 信王曙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七章    信王曙光

    表情阴沉的跟着袁崇煜来到信王借居的顺天府衙门,从后门进到后院,又经过漕运兵丁的层层严密检查,冯铨总算是在一间戒备无比严密的房间里,见到了正在烤火看书的废信王朱由检。听到漕兵通报,朱由检先是赶走了房间里的漕兵侍卫,只留下朱由检花了不少力气才招揽而来的小叫花子李定国护卫安全,这才向冯铨笑道:“冯阁老,多年不见,风采依旧,真是可喜可贺啊。不用客气,坐到这里来烤火吧,真不知道今年是什么鬼天气,简直快把人鼻子都冻掉了。”

    冯铨没有还朱由检客套,只是坐到朱由检对面,与朱由检隔着火炉对坐,袁崇煜则满面笑容的坐到两人之间,又让李定国拿来茶水,亲手捧到冯铨面前几上放下。待三人一起坐定之后,冯铨这才阴阴的说道:“信王爷,微臣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这样死中求活的高明招数都琢磨得出来,竟然把所有人的反应和心思都算计了进去。如果不是九千岁忽然中风瘫痪,打乱了你的计划和后着,估计要不了多久,你当年的仇人,只怕都要被你给一网打尽了。”

    “冯阁老过奖了,小王不敢居功。”朱由检彬彬有礼的答应,又往袁崇煜一指,微笑解释道:“其实这个计划,是袁崇煜袁大掌柜与小王一起琢磨出来的。说起来,小王能与袁大掌柜结识,还多亏了冯阁老无意中对袁大掌柜泄露了小王即将移居保定的消息,袁大掌柜这才提前赶到保定城,想方设法在囚禁小王的宅院之下,挖通了一条与外联络的地道,这才有了后来的这些事情。将来小王若能一偿夙愿,定然不会忘记冯阁老的这份大功。”

    “信王爷,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有翻盘的机会吗?”冯铨冷笑,滔滔不绝的说道:“如果九千岁没有突然瘫痪,你倒是可以利用英国公他们和九千岁之间的矛盾,让他们自相残杀拼个两败俱伤,同时利用英国公他们对张好古大军的担忧,借皇后娘娘的手把张好古的大军按在山海关,让他只能在辽东干瞪眼无法回来和你为难。但很可惜的是,现在九千岁已经瘫痪了,没办法再对英国公和皇后娘娘形成威胁了,九千岁的党羽们也自己土崩瓦解了,对付客巴巴那个草包女人也根本用不着请信王爷你出面,信王爷你对英国公他们来说,利用价值也大大降低了。这么一来,将来信王爷你运气好点就是把失去的王爷爵位拿回来,到外地去就藩当个富家翁!运气不好点,张好古那条比狐狸还狡猾的小疯狗一旦查出事情真相,到那时候……,哼!王爷,只怕你脑袋也难保住吧?!”

    “不愧是冯阁老,果然高明,一针见血!”朱由检鼓掌,不慌不忙的说道:“冯阁老说得对,魏老阉狗忽然倒下,确实打乱了小王的全盘计划,小王对英国公他们来说,利用价值也确实大大降低了。不过冯阁老,咱们两个这次应该是同病相怜吧?没有了九千岁,你对英国公和皇后娘娘他们来说,利用价值也大大降低了吧?如果小王掌握的情况无误的话,今天百官群起,联手弹劾冯阁老你之后,英国公和皇后娘娘他们好象已经做出抛弃冯阁老你的决定了吧?”

    戳到冯铨的心头伤疤,冯铨本来就难看的脸色顿时更加阴沉下来,沉默良久才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是老夫那些政敌们的釜底抽薪毒计,眼见老夫即将高升首辅,老夫那些敌人害怕老夫秋后算帐,这才捏造证据,栽赃陷害,无中生有污蔑老夫!至于英国公和皇后娘娘他们,不过是被这些奸佞小人欺骗而已!”

    “真是无中生有的捏造证据和栽赃陷害吗?”朱由检嘲讽的微笑问道:“如果小王没有记错的话,两广总督李奇逢李大人调任漕运总督之后,好象每年都要孝敬冯阁老八万两银子的冰敬炭敬吧?”

    屁股严重不干净的冯铨不说话了,半晌才嘶哑着嗓子问道:“如果信王爷把老夫请来,只是想说这些废话的话,那老夫也听完了,可以告辞了吧?”说罢,冯铨起身就走。

    “冯阁老,别着急嘛。”袁崇煜拦住冯铨,好说歹说总算把冯铨按回坐位上,压低声音说道:“冯阁老,今天草民把你请来这里与信王爷见面,是有一件大事想和冯阁老商量。这件大事如果成了,冯阁老你不仅用不着被英国公他们赶出内阁,还肯定可以高升一级,当上你早就期盼的内阁首辅一职!同时草民也可以救出兄长,信王爷也可以一偿夙愿,报仇雪恨,三全其美的大好事,冯阁老你不动心?”

    “动心又怎么样?”冯铨不动声色的问道:“你们以为,就凭你们手里这点力量,也想把现在这个局面重新翻过来?不要忘了,皇上现在病得虽重,大皇子也已经遇刺身亡,但皇上还有二皇子朱慈煒和三皇子朱慈焜两个儿子,有他们在,信王爷你始终还是无法登上皇位的吧?”

    “小王手中目前的力量确实不足。”朱由检慢条斯理的说道:“但是小王手中拥有的潜力,就不是冯阁老你所能想象的了。”说罢,朱由检从怀里掏出厚厚一本帐簿,递到冯铨面前微笑说道:“冯阁老,看看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冯铨好奇的接过帐本打开一看,只看得几眼,冯铨脸上就又变色了,惊叫道:“怎么可能?这份名单,不是被张好古烧了吗?”

    “张好古小阉狗烧掉的,只是抄本,这才是真正的原件。”朱由检阴阴的说道:“当年我为了预防万一,凡是暗中投靠于我,准备拥戴我继承皇位的文武官员名单,我都准备了两份,还有他们与我暗中来往的书信手札,我也让人每封都抄写了一份,原件藏于我的王府花园假山底下,抄件放在书房中,张好古从我家抄走的,只是抄件!而真正的原件,已经在袁大掌柜的帮忙下,悄悄又取了回来!”

    “好一个狡兔三窟!想不到当年才十六岁的信王爷,就有这份心思!”冯铨摇头叹道。朱由检微微一笑,得意说道:“其实,本王还真要感谢张好古的假仁假义,抄家时找到了那些抄件,看都没看就一把火烧了。否则的话,这些东西一旦落到魏忠贤手里,一对笔迹,魏老阉狗就知道我还有原件了。也多亏了张好古小阉狗想收买人心,马上就烧了那些抄件,小王才抱着一丝侥幸心思,没有对任何人吐露这些东西的原件下落,想不到还真派上了大用场。”

    “信王爷,你不要高兴太早了,这些东西就算还在你手里,现在也管不了什么作用了。”冯铨稍一盘算,马上就冷笑说道:“当年这些东西能够管用,是因为当时有九千岁在,你把这些东西交给九千岁,九千岁就会要他们的命!可现在,九千岁已经瘫痪了,也失权了,你就算拿着这些东西去要挟这些名单上的人,他们也用不着害怕了,九千岁都不在了,谁还会计较他们当年的背主之罪?张好古?那条小阉狗虽然很可能继承九千岁的衣钵,可是以他的狡猾和奸诈,会自挖墙脚去给九千岁算当年的旧帐吗?”

    “大错特错!这些东西不仅没有失效,效果反而更大了!”朱由检摇头,阴声说道:“冯阁老,如果小王把这些东西交给你,由你出面去招揽魏忠贤的那些旧部,会有什么效果?现在魏老阉狗已经瘫痪了,阉党土崩瓦解,张好古虽然是阉党出来的,但基本上已经是自成一派,手下一大堆中低品级的官员个个盼望升官望眼欲穿,会容许魏老阉狗留下的老人骑在他们头上吗?名单上的这些人可都不笨,估计也不会这么心甘情愿的交出手中现有的权力吧?”

    “信王爷的意思是,以保住这些人现有的权力和官职为诱饵,让他们重新回到信王爷你的麾下?”冯铨很快就明白了朱由检的用意。朱由检郑重点头,沉声说道:“冯阁老,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这些人失势之后会有什么下场!运气好点当一个平民百姓,永无翻身之日!运气稍微不好,就会被新帐老帐一起算,成为阶下囚乃至刀下鬼!你我以保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