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八章 老狐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八章    老狐狸

    短短十数日内,明熹宗大皇子朱慈焱与二皇子朱慈炜先后遇刺身亡,让本就因为魏忠贤中风偏瘫而大乱的大明朝廷一下子变得更加混乱,不少晚知晚觉的文武官员也这才发现,原来这次朝廷权力大洗牌的背后,还可能隐藏着影响更为巨大的皇位更迭,而先前被文武百官一致认定为是杀害大皇子真凶的魏忠贤,竟然很可能是被冤枉的,真正的幕后主使,另有其人!

    专职查办大皇子遇刺案的废信王朱由检没让百官失望,就在魏忠贤孙女皇贵妃魏小蝶母子遇刺身亡的当天下午,已经被废信王逮捕多日的东厂理刑官孙云鹤,在得知魏忠贤已然偏瘫失权的消息之后,心理防线全面崩溃,在英明神武、公正廉明的废信王皇弟朱由检面前吐露了实情。原来,刺杀大皇子朱慈焱的幕后主使人,还真不是先前众人一致认为的魏忠贤,而是企图让侄外孙三皇子朱慈焜继位的熹宗乳母客巴巴,孙云鹤自己就是受了客巴巴指使,全程指挥了刺杀大皇子朱慈焱的行动!

    孙云鹤在这份严谨可信、完美无缺的口供上画了押后,朱由检当即兴高采烈的把这份口供送进皇宫,送到了自己病得奄奄一息的亲哥哥天启帝朱由校面前,正沉浸在连失两字伤痛之中的朱由校览供,又惊又怒之下口吐鲜血,当场气得昏死过去。张嫣虽然心中暗怪小叔子不长眼色,无意中把重病缠身的丈夫气成这样,可也不肯放过这个天赐良机,立即下令逮捕天启帝乳母客巴巴及其全家下狱,审判问罪。也是直到此刻,胸大无脑的客巴巴才明白自己上了张嫣的大当,气得差点想把张嫣生吞活剥,含着眼泪破口大骂道:“贱人!你这个小贱人!你故意陷害老娘!老娘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帮你搞倒了魏老阉狗,你就这么报答老娘?”

    “要怪就怪你自己蠢,竟然不明白没有魏忠贤,你连屁都不如的道理!”张嫣冷笑答道:“至于你有什么地方对不起本宫?亏你还有脸说这句话,当年如果不是你和魏老阉狗联手,派人在给本宫按摩之时下了毒手,本宫的第一个孩子会流产?还有,大皇子遇刺案,除了你和魏老阉狗之外,还会有谁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

    “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派人杀大皇子!”也是直到此刻,客巴巴才算体会到了前些天魏忠贤体会那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含冤受屈感觉,挣扎着又蹦又跳,连声喊冤。但好可惜的是,明熹宗这会已经是昏迷不醒,张嫣又在保皇党的帮助下这些天控制了不少太监宦官,所以不管客巴巴如何喊冤叫屈,终究还是逃不脱被捕下狱的命运,被坤宁宫首领太监海真带着一帮太监抓了起来,关进皇家浣衣局等待审讯。至此,控制皇宫内院多年的魏客集团,也彻底宣告了烟消云散,魏客二人的党羽心腹不是被捕就是叛变,成为颇有心计的张嫣对付魏客残党的排头兵——就象某人说的那样,皇宫和妓院一样,是天下最虚伪的两个地方,基本没有什么忠诚可言,谁有权有势,谁就是大爷!或者大娘。

    帮着嫂子如愿以偿的搞倒了客巴巴,朱由检少不得乘机向极疼自己的嫂嫂提出,要把客巴巴的侄孙朱慈焜也一起搞倒,以免客氏罪恶的鲜血玷污了皇室高贵纯净的血脉。但这一次,张嫣不肯听小叔子的了,直接告诉朱由检,“三皇子朱慈焜虽然是客妖妇的侄孙,但他毕竟是皇上的血脉,小孩子是无罪的,把他母亲打入冷宫就足够了,犯不着牵连到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孩子身上。”也正因为张嫣给出了这个答案,这才有了三皇子朱慈焜不是天启亲生的谣言。但是让朱由检再一次失望的是,他这个不算糊涂的嫂嫂这次没敢让明熹宗知道这个口供,只是让朱由检秘密调查此事,先看看朱慈焜到底是不是明熹宗亲生血脉再说。

    客巴巴堂侄女客巴巴的老家保定定兴距离京城并不算远,才有一百八十里,所以朱由检只用了三天时间,就从定兴弄来了一个名叫西门丁的男子,这个西门丁也十分配合的宣称自己早就与客沙沙勾搭成奸,客沙沙所生的三皇子朱慈焜,也是自己在客沙沙肚子里留下的种。而在三天时间里,因为实在扛不住朱由检的酷刑折磨,客巴巴的草包儿子侯国兴也老实招供,承认自己一家在背后策划了大皇子、二皇子遇刺案,准备把三皇子朱慈焜推上皇位,同时侯国兴还承认了表妹客沙沙在入宫之前就已怀孕,所生之子也是来自民间的野种,自己一家明知此事却坚持要把这个野种推上皇位,也不过是想要干一件谋朝篡位的小事而已。——其实朱由检也未必是冤枉客巴巴,历史上他当上崇祯皇帝后,也曾指控魏忠贤和客巴巴干过这样的事,让几个孕妇进宫当宫女,准备冒充明熹宗的儿子抢自己的皇位,现在不过是换了个花样和换了几个当事人而已。

    朱由检拿到这份证供和西门丁这个人证时,时间已经是大明天启十年的十二月初八,同时也是张嫣颁诏宣张大少爷回师凯旋后的第五天。在只剩下五天左右时间行事的情况下,朱由检难得沉住了气,没有立即把些东西动到哥哥嫂嫂面前,而是先让冯铨带着临重建的信王党在京城四处散布三皇子并非哥哥亲生的消息,为自己继承兄长皇位打下舆论基础,然后又带着侯国兴与西门丁的供词来到英国公府,打算先说服对朱氏皇族忠心耿耿的张惟贤等人,争取到他们对自己的支持再进行下一步的行动——毕竟,张惟贤和朱纯臣这些世袭公爵才是张嫣背后真正的靠山和智囊,没有他们点头,张嫣也不敢做出如此重大的决定。同时这些老东西对朝廷和对皇帝都影响巨大,可以说是一言九鼎,不争取到他们的支持,张嫣就算决定了让小叔子继位,朱由检也坐不上去。

    到得英国公府时,朱纯臣和张国纪这些铁杆保皇党也恰好在张惟贤家里,双方见面,稍微客套一下后,朱由检立即拿出两份供词,语气沉重的说道:“两位国公,张国丈,小侄想请你们看看这些东西。现在皇兄病成这样,小侄实在不敢把这些东西呈献给皇兄御览了,只能请两位德高望重的国公先看一看,给小侄拿一个主意。”

    说罢,朱由检鞠躬,将两份口供双手高举过头。张惟贤好奇接过,与朱纯臣分看一份,只看得几眼,张惟贤的脸色就变了,朱纯臣的脸色更是变成了铁青色,再与张惟贤交换看了口供之后,张惟贤、朱纯臣和张国纪的脸色干脆都已经变成了死灰色。但稍微转念一想之后,张惟贤又变得又惊又疑起来,凝视着朱由检的眼睛问道:“信王爷,这两份口供,属实吗?”

    “回张国公,小侄认为应该不假。”朱由检语气凝重的答道:“小侄从保定抓来那个西门丁供认,在客妃进宫之前,他曾经与客妃多次苟合,即便在客妃准备启程入宫之前的头一个晚上,他都与客妃苟合了数次!期间客妃一度成孕,西门丁用了堕胎药物方才堕下。后来客妃入宫之后,两人一度失去联系,但今年元宵过后,客妃不知为何派人将他带进京城,又暗中潜出皇宫与其幽会,再度苟合多次,其后又赏给他大量金银,将他打发回乡——按日期掐算,三皇子朱慈焜很可能是他的儿子!”

    “另外客妖妇之子侯国兴也招认。”朱由检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十分难受的模样,语气却越来越凝重,“因为客妃入宫之后久未成孕,客妖妇一家为了达成谋朝篡位的阴谋,这才派人将曾经让客妃受孕的西门丁召入京城,又帮助客妃潜出皇宫,与西门丁私通成孕,冒充皇子!除了这些口供之外,西门丁还出示了物证,也就是客妃赏赐给他的黄金白银,还有江南织造局进贡的绸缎巾绢,铁证如山,小侄虽然不敢相信,但也不敢不信了…………。”

    朱由检的话还算扯得圆通,但其中还是有不少牵强附会,比如客妃潜出皇宫这点,就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事,另外还有所谓的物证,也都是随时可以弄到的东西,所以不要说老奸巨滑的张惟贤了,就连脾气比较暴躁的朱纯臣都万分狐疑。稍微盘算后,朱纯臣问道:“信王爷,除了这些证据,那个西门丁还有什么凭证?这事攸关国本,可开不得半点玩笑。”

    “西门丁愿意与客妃当面对质!”朱由检斩钉截铁的答道:“西门丁说了,如果他的话有半点虚假,情愿以死谢罪!”

    “那好,就让他们对……。”朱纯臣本想说就让西门丁与客妃对质,张惟贤却一把拉住他,回过头来背着朱由检对他使一个眼色,说道:“朱国公,这事开不得玩笑,如果真让客妃和这个什么西门丁对质,不管对出什么的结果,对皇家的权威声望都将是一个巨大打击,成为百姓笑柄。更糟的是,一旦让病势沉重的皇上知道这件事,只怕……。所以老夫认为,这事绝对不能张扬,只能暗中调查。”

    “可接下来怎么查?我们总不能让三皇子和西门丁滴血认亲吧?听说那可是骗人的玩意。”张国纪问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