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一章 铤而走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足的时间制订完美无缺的政变计划,所以也只能这么将就将就赌一把奇迹出现了。到了第二天,袁崇煜等人积极准备夺门计划的同时,朱由检也再一次来到紫禁城中,准备看看有没有更大的奇迹出现——也就是病得快要断气的哥哥会不会把皇位传给自己,还有就是准备最后一次以弟弟身份看看哥哥和嫂子,享受最后的一次兄弟亲情。

    靠着哥哥赐给自己的腰牌,朱由检很顺利就进到了皇城,经长安门、东华门和乾清门进到乾清宫——顺便再熟悉一次路径,朱由检很快就得到了张嫣的接见。才两天时间不见,朱由检的嫂嫂张嫣明显憔悴了许多,一张俏丽丰腴的鹅蛋脸瘦得变成了瓜子脸,下巴也尖了起来,虽然这样的消瘦和憔悴让天生丽质的张嫣更增添了几分成熟少妇风韵,可朱由检还是明白,这些天来,既要照顾兄长又要帮助兄长料理政事的嫂嫂肯定已经疲惫不堪了,累坏了。回忆起嫂嫂之前对自己有若慈母的关怀照顾,朱由检鼻子一酸,忍不住跪在张嫣面前嚎啕大哭起来。

    “王弟,你怎么哭了?出什么事了?”尽管明白小叔子已经瞄上了丈夫的皇位,可是看到朱由检跪在面前嚎啕大哭,天性善良的张嫣还是有些感动,亲自搀起朱由检来,用手帕给他抹去眼泪,柔声问道:“王弟,你受委屈了?告诉嫂嫂,嫂嫂给你做主。”

    昨天张大少爷家故意和朱由检唱对台戏、结果朱由检惨败的消息,张嫣当然知道,也大大出了一口对小叔子不满的恶气,可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小叔子在朝廷里那帮势利眼面前出了这么大的一丑,张嫣多少还是有一点同情的,打算着朱由检如果向自己恕说这个委屈,自己得怎么都得好好安慰安慰小叔子了。可是让张嫣想不到的是,朱由检竟然抹着眼泪哽咽说道:“嫂嫂,臣弟没受委屈,只是臣弟已经太久没有见到皇兄,又听说皇兄的病情已经越来越重了,所以臣弟心中伤感,这才失态痛哭。望皇嫂看在臣弟与皇兄的兄弟亲情份上,让臣弟见上皇兄一面,为皇兄亲手侍侯一次汤药,那臣弟即便是到了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朱由检这话倒是有几分出自真心——他本来就决定在今天晚上发动政变抢哥哥的皇位了,见到哥哥后不管能不能发生奇迹得到哥哥传位,能够为哥哥亲手侍侯一次汤药,尽一次做弟弟的义务,朱由检良心上也能好过一点了。但很可惜的是,听到朱由检的这个要求,心中已经先入为主的张嫣顿时勃然大怒,认定心怀鬼胎的小叔子是想利用和丈夫见面的机会,故意说一些对丈夫病情不利的话,把丈夫活活气死!得出了这个结论后,张嫣忍不住板起了俏脸,没好气的说道:“王弟,嫂子已经说过几次了?你皇兄现在的病情,不能受到打扰,更不能继续劳心伤神,你怎么就老是记不住?”

    “臣弟绝对不会让皇兄受到打扰。”朱由检赶紧解释道:“臣弟只是想看一眼皇兄,给他喂一次药,臣弟一句话不说就告退。”

    “喂药?”张嫣下意识的联想起张惟贤当初不可让丈夫服用朱由检汤药的警告,俏丽脸庞不由板得更紧,冷冷说道:“喂药就不必了,嫂嫂刚才已经给你皇兄喂了药,你皇兄也已经睡下了。所以王弟你还是先回去吧,等你皇兄病情好转了,嫂嫂再派人宣你进宫。”

    “嫂嫂,你为什么这些天一直阻挠臣弟叩见皇兄?”朱由检忍不住追问道。张嫣怒不可遏,起身怒道:“嫂嫂为什么不让你见你的哥哥,原因你自己心里清楚!嫂嫂累了,要去休息了,你走吧。”说罢,张嫣回头就走,喝道:“来人,送信王爷出宫。”

    “我自己清楚?!”朱由检一楞,回过神来想要向张嫣追问时,张嫣却已然出了偏殿,只有两个小太监对朱由检行礼说道:“信王爷,请吧,皇后娘娘懿旨,奴婢们不敢违抗,请信王爷千万不要让奴婢们为难。”

    ……………………

    “嫂嫂为什么要对我说这样的话?嫂嫂平时不是这样的人啊?”带着无尽的疑惑,朱由检被乾清宫的小太监送出了紫禁城的内城。从东华门出了内城之后,大失所望的朱由检垂头丧气的正打算从长安门出宫,不曾想经过内阁办公处的文渊阁时,冯铨却从文渊阁中一遛小跑的跑了出来,拦住朱由检低声说道:“王爷,老臣找你找得好辛苦,你怎么在这里?”

    “我进宫来拜见皇兄和皇嫂。”朱由检无精打采的答道。冯铨紧张追问道:“那王爷见到皇上没有?”

    “不仅没见到,还被皇嫂修理了一顿。”朱由检垂头丧气的把自己求见皇兄皇嫂的经过说了一遍,还特别说到了嫂嫂那些莫名其妙的话。结果不说还好,一说之下,冯铨差点没吓瘫在地上,赶紧把朱由检拉到远离旁人的僻静处,面无人色的低声惨叫道:“我的王爷啊!大祸临头了,你怎么还分不清楚?”

    “什么大祸临头了?”朱由检莫名其妙的反问道。冯铨简直恨不得把朱由检这个白痴掐死,揪着朱由检的袖子低声嘶吼道:“王爷,你还没老糊涂吧?皇后娘娘的话,你还听不出来?皇后娘娘说她不让你见皇上,原因你自己清楚——这摆明了是警告你,你做的那些事,皇后娘娘心里也是一清二楚!所以皇后娘娘怕你对皇上不利,这才说什么都不让你面见皇上!我的信王爷,皇后娘娘这样的气话,你竟然还听不出来,你真想把你自己和老臣一起都给害死?!”

    “我做的事,嫂嫂都知道了?”朱由检的脸也开始发白了,仔细一回想起嫂嫂当时的脸色变化,朱由检更是心惊胆战——和蔼慈祥的嫂嫂,什么时候用过这样的脸色对待自己?想到这里,朱由检赶紧问道:“冯阁老,既然嫂嫂都知道了,那她为什么不当面说出来治我的罪?还答应我,准备劝皇兄把皇位传给我?”

    “那当然是缓兵之计了!”冯铨气得几乎想把朱由检这个笨蛋给撕了,低声怒道:“皇后娘娘应该只是开始怀疑王爷你,可是没有证据,现在朝廷里又一片大乱,人心惶惶,皇后娘娘那还敢随便对你下手?所以皇后娘娘只能暂时稳住你,等朝局稳定下来,等皇上的病情稍微有些好转,或者等张好古那条对朝廷和皇上忠心耿耿的小疯狗带着军队回到京城,再让他们收拾你!这你都不懂吗?”

    “我懂了。”朱由检失魂落魄的点头,牙关也开始有些打颤了。颤抖了许久,朱由检又赶紧抓住冯铨的袖子,紧张问道:“冯阁老,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王爷,这个答案老臣已经早就告诉你了,你何必多问?”冯铨回答得非常巧妙,然后冯铨又垂头丧气的对朱由检说道:“还有,王爷,老臣今天找你,是有两个消息要禀报你——两个都是坏消息,王爷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千万要撑住。”

    “什么坏消息?”朱由检赶紧问道。冯铨叹了口气,答道:“第一个坏消息,张瑞图那条老狗今天终于和老臣撕破了脸皮,直接指使他的门人亲信弹劾老臣了。王爷你也知道,那个老东西虽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他极有文名,多次担任会试和乡试主考,桃李满天下,显赫如张好古之流都是他的门生弟子,他公开带了这个头,和老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估计要不了几天,弹劾老臣的奏章就得以成百上千计了,就算老臣豁出这张老脸不要继续硬挺着,估计一两天内,本来就不怎么欣赏老臣的皇后娘娘她们就要将老臣直接罢官免职了。”

    “这也就是说。”冯铨语气异常苦涩,语气沉重的说道:“一两天内,王爷你如果得偿所愿,那么老臣就只能告老还乡或者下狱问罪了,王爷你在朝廷里,也将无法得到老臣的支持了。”

    “那第二个坏消息呢?”朱由检一字一句问道。冯铨又叹了口气,抬起脑袋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缓缓说道:“老臣安排在张好古归途路上的眼线飞鸽传书,张好古将主力军队交给了副手满桂率领,缓缓返京,他自己亲率三千屠奴军轻骑奔驰,日夜兼程返回京城。昨天晚上二更,张好古的轻骑抵达了玉田,在那里休息过夜,今天天刚亮就继续向京城出发了。这也就是说,最快明天傍晚、最迟后天清晨,张好古就能返回京城,继承魏忠贤的势力主持大局了。”

    “小阉狗,果然来得这么快!”朱由检重重一拳锤在旁边的汉白玉栏杆上,又回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远处的东华门,终于彻底下定了不惜一切代价赌博一把的决心。末了,朱由检转向冯铨低声说道:“冯阁老,你不用急,我们还没有完全输。走,随本王出宫,到我家里共商大计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