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三章 天下无双(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确定,他百分之百是一个刺头。 而且是刺头中地刺头!”

    听着这样的话,何应钦沉下了自己的脸,“他是刺头怎么了,我巴不得我们军队里,全是这种刺头!再次给那支部队发报,记录。 ”

    一名接受过速记训练的作战参谋,迅速打开了手中的笔记本,就是在笔尖和纸张轻微的磨擦声,和电台嘀嘀哒哒的电子轻鸣中,何应钦亲自口授的电报,再一次传到了雷震面前。

    “我是国民革命军总参谋长何应钦,地确,现在缅甸战场失利,日本军队更占领了制空权,我们能给予支援十分有限,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会倾尽己之所能,这不但是一个军人的责任,更是我们对英雄发自内心之尊敬,对同胞应尽之义务!又及,希望能汇报战场情况,虽然我们无法提供最及时的支援,但是请相信,我们抗日将士爱国之诚忠国之心,是连在一起的。

    ”

    看着第二份电报,雷震微微点了点头,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位何应钦虽然贵为总参谋长,却明显要比那些机要作战室的参谋们,要显得礼貌和客气的多,而在这份电报的字里行间,雷震更可以读到他发自内心的真诚。

    虽然在正面抗日战场上,何应钦指挥地战役连连失利,但是仍然受到蒋介石地重用,他当然有自己过人之处。

    “日军第五十五师团主力,已经赶至,虽然重武器还没有送抵,但是我相信,他们马上就要对我军阵地,发起更猛烈进攻。 能抵挡敌人多久。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多挡一刻,我们第五军其他兄弟部队,就能多走一刻,他们的危险就会少上一分,如果我们能再支持两天,敌军绝不可能深入到原始丛林当中。

    就会自动放弃追击!至于我军现状……”

    说到这里,雷震地声音打住了,过了半晌,他沉声道:“我是二百师五九团原特务排上尉排长雷震,现任第五军暂编第五师上尉师长!”

    “……”

    那位刚刚出了一次近乎不可原谅的错误,把雷震的自言自语当成命令,发送到重庆军事委员会机要作战室的电报收发员,手指猛然僵在了那里。

    他回头望着雷震,小心翼翼的道:“师座,这样向上报告……行吗?”

    “真实情报,有什么不能报告地?”

    在罗三炮和鬼才的连连摇头中,这样一份当真是让人目瞪口呆。

    更能直接掀起九级地震的电报,被回复到了重庆军事委员会机要作战室,当电报室的一名中尉,当众一字不拉的把它读出来的时候。 整个机要作战室突然陷入了死一样的安静。

    上尉师长,这个叫雷震的家伙,也太他妈地扯了吧?!

    “叛变?哗乱?还是谎报军情?”

    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在不可避免的想着这些意义绝对接近的词语,一名作战参谋皱着眉头,更是直接说出了所有人最大的心结:“暂编第五师?第五军只有四个主力师,又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暂编第五师?我看这个叫雷震的人,很有问题!”

    “一个上尉排长担任的师长。 的确不可思议;只有四个主力师地军团,突然多了一个暂编第五师,也很不可思议。 ”

    何应钦环视全场,道:“事实是,现在日军五十五师团对我第五军的追击,确实已经停止!如果不是美国侦察机无意中发现正在爆发的战斗,我们机要作战室现在还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

    让五十五师团突然放弃消灭第五军。 尤其是二百师的机会。 要知道,在同古城。

    竹内宽和他的第五十五师团,在二百师面前吃足了苦头,更整整付出了超过五千人伤亡地巨大代价。

    我想,以敌视和仇恨的程度来讲,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竹内宽绝对不会带领他的第五十五师团,转移进攻目标吧?”

    所有作战参谋都在静静听着,虽然他们都是各有专长地精英人才,但是他们必须承认,和拥有丰富人生阅历,更把中国哲学融入到生活与工作当中的总参谋长相比,他们还有一段相当漫长的路要去走!

    而在同一时间,竹内宽正在指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名联队长,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懂不懂如何去进攻一支困守在绝地上的敌军?三天时间,你们没有攻陷敌人的阵地,我不怪你们,但是你们到现在,也没有切断敌人的水源,让他们自乱阵脚,你们究竟在想什么?!如果你们真地连这种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的话,好,我来告诉你们,一个正常的人,饿上七天才会失去行动力,而他只需要两天没有水喝,就会虚脱无力,更不要说,是在现在最高气温已经超过四十一度的缅甸!”

    “我不管你们是派人下毒也好,请求陆航部队派出轰炸机,直接把敌人阵地后方的泉眼炸塌也罢,总之我不想看到山上的敌人,每天有足够的清水可以让几千人饮用,可以给伤员清洗伤口,还可以大模大样地架起几口行军锅,在里面煮着一堆乱七八糟地东西!要是实在没有办法,你们两个联队长,就给我亲自当敢死队冲锋队长!”

    看着两名联队长灰头土脸的走出师团指挥部,竹内宽对高桥筱道:“刚才我仔细观查了一下敌人地阵地,在这种身陷绝境的情况下,敌军依然保持了高昂士气,这说明他们不但有一位统率力过人的指挥官,更已经立下了必死的心志。

    但是,他们也有弱点。 ”

    高桥筱点头道:“设立这片阵地的敌方指挥官,是一位高手,他利用起伏地势,建立了几道相互交叉的火力网,在没有重型武器压制的情况下,很难突破防御。

    但是从他们部队过于松散的结构上来看。 我们面对的,根本不象是一支训练有素配合默契地精锐部队,倒象是一群临时拼凑,就靠血气之勇支撑的乌合之众!”

    竹内宽赞许的点了点头,低声道:“我故意当众训斥两位联队长,他们必然会集中全力,再次对敌人阵地发起猛攻,在这个时候。

    你带领独立侦察分队,换上敌人的军装摸上去,趁乱炸掉敌军防线腹地内的泉眼,切断水源!”

    “是!”

    向竹内宽敬礼后,高桥筱调头就走,在他走出架设在军用帐篷里的师团指挥部时,竹内宽道:“还有,告诉所有联队长。

    不要再给敌人打刺刀格斗战的机会,在向敌人发起冲锋时,如何有士兵伤亡,尸体可以不管,但是他们身上的武器弹药和口粮。

    要给我一样不少地带回来!敌人没有后勤补给,他们的子弹有限,手榴弹有限,机枪子弹更有限。

    他们故意吸引我军冲上去打刺刀格斗战,就是想通过以战养战,抢夺我军武器弹器的方式,来延长战斗时间!”

    “明白了!”

    目送高桥筱大踏步走远,竹内宽再次望了一眼远方中国军人占据的阵地,他轻哼道:“把一群散兵游勇组织起来,就能和我两个联队打到这种程度,我不管你是谁。

    但是我必须要说,你果然没有失望!能亲手用武士刀,斩下你这样一个敌人的首级,就是我竹内宽在这场缅甸战争中,最大的胜利!”

    竹内宽并没有调用师团其他部队,他还是用原来的两个联队,可是就因为竹内宽的存在,雷震立刻感到了巨大压力。

    当右翼传来一声巨大地轰响。 雷震才知道。 敌人两个联队倾巢尽出的猛攻,原来只是佯攻。 而他们的真正杀手,却是一支由二十几名精锐军人组成的小分队。

    看着被人用定向爆破技术炸塌,不知道上面滚压多少沉重巨石的泉眼,雷震地脸色当真阴沉如水。

    身为一名在戈壁滩大沙漠中,接受过最严格自我训练的职业军人,雷震当然清楚的知道,水,对于一支在热带炎炎夏季,和敌人作战的部队来说,所代表地重要意义。

    而竹内宽带来的压力,显然并不只这么一点。

    虽然敌人还在继续发起猛攻,但是双方接连交火,一向喜欢拼刺刀的日本军队,却采用了梯次递进的方法,把班用轻机枪、掷弹筒和手榴弹结合在一起,隐扎隐打的向前挺进。

    每次遇到顽强狙击,他们就会后撤回去,略作调整后,就再一次发起进攻。

    几次三番的拉锯战,当雷震醒悟过来的时候,在前线的部队,已经将大量子弹使用在这种他们绝对无法支撑地阵地消耗战中。

    看着眼前被炸塌,短时间内绝对无法重新清理完成的水源,罗三炮叹道:“虽然在同古城和这个竹内宽交过手,但那时候有戴师长顶着,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我才发现,这个人实在是够厉害的,这么短时间就看出了我们虚实,并针对性改变战术,我想再这么打下去,不需要我们渴得全身脱水,就因为子弹打光,而失去战斗力。

    日本陆军第一擅攻名将,果然名不虚传!”

    雷震点了点头,他突然命令道:“孙尚香,你立刻返回师部,向重庆发电,请求何应钦总参谋长,调派运输机,为我军空投食品,弹药和药品。 ”

    看着孙尚香迅速走远的身影,罗三炮道:“我们身处缅甸,跨国运输不说,又有日本空军拦截,以我国现存的空中力量,就算是能成功空运,我看也是杯水车薪无剂无事。 ”

    “没错,指望重庆方面实施空运,就算他们肯,也只能是聊胜于无。 ”

    雷震望着山坡下,敌人扎起的军营,他轻轻眯起了眼睛,轻声道:“竹内宽你喜欢炸断水源是吗?你喜欢派人化妆成中国士兵的样子,潜入我军阵营是吗?好,这场游戏我奉陪!”

    ……

    当天夜里,受过雷震训练,身怀绝技的特务排官兵,利用绳索从他们背后那段就连野山羊都无法攀爬地断壁上成功穿过敌人包围圈,然后以三人为一组,在地图地指引下,扑向各自目标。

    就是在一天夜里,五十五师团周围时不时的就响起一声沉闷地轰响,就是在这此起伏彼的爆炸声,骚扰得五十五师团绝大部分官兵都彻夜难眠,不知道有多少人,就算是躺着,双手都紧紧抱着步枪,唯恐在夜间突然遭遇中国军队袭击,在一片混队中,就连自己的枪都无法找到。

    但是在山中的中国军队,却一直保持着平静,直到第二天初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结束了在爆炸声中,显得分外漫长的深夜,也没有见中国军人做出任何举动。

    当身经百战,就算是在城门楼上顶着敌人机枪扫射,也能安然入睡的竹内宽,精神抖擞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时,他看到了一张张明显睡眠不足,更写满了无可奈何的脸。

    没有人洗脸,炊事班没有为部队准备早饭,就连高桥筱少佐,也站在那里皱着眉头。 当终于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竹内宽也有了片刻的发呆。

    他只是派高桥筱带领独立侦察分队,炸毁一个泉眼,而山上那个不知名的指挥官,竟然派出大批独立任务小组,将他们方圆三十公里以内所有水源,都用定向爆破,炸得上面堆满了巨大石块,更炸得干干净净。

    如果遇到实在不能用爆破技术截断的水源,他们就干脆在时面投入了大量剧毒,不要是说去喝,只要看看水面上飘浮而起的那一只只昆虫的尸体,就足以让人远离三尺之外!

    看着整个师团没有洗脸,没有早饭,就连精神都显得萎顿了几分的部下,竹内宽当真是只能连连摇头。

    大家都使用相同方法,还是他竹内宽先从这个领域的发的招,但是以规模来说,以效果上来看,山上那个可恶的家伙,狂野嚣张了何止十倍?

    接住高桥筱递过来的军用水壶,狠狠灌了一口后,竹内宽看着对面山坡上,中国军人的阵地,他却突然笑了。

    “好一个寸步不让针锋相对,我让你几千号人喝不上水,你转手就让我两万人连早晨洗脸的水都没有了。 ”

    竹内宽一边笑,一边放声叫道:“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攻的漂亮,你还的够劲,在切断水源破敌士气这一回合,算我们打平手了!”

    看着竹内宽脸上那发自内心的笑容,听着他充满快乐的笑声,高桥筱无言的摇了摇头,因为只有最熟悉这位师团长的高桥筱才明白,到了这个时候,竹内宽已经兴奋了,也只有这种乍逢敌手,整个人都被快要燃烧起来的兴奋彻底包围,竹内宽才是陆军军部公认最具有进攻力的将领,才是无坚不摧的“妖刀”村正!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