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见鬼,这是哪儿?”孙悟空问。

    刚才正要对假悟空使出全力一击,不料一头从风雪里撞了出来,眼前的一切就全变了。

    天宫呢,诸神呢,紫衣服的仙女呢?假悟空呢?

    眼前,却是一座秀丽高山。

    千峰开戟,万仞开屏。日映岚光轻锁翠,雨收黛色冷含青。枯藤缠老树,古渡界幽程。奇花瑞草,修竹乔松。修竹乔松,万载常青欺福地;奇花瑞草,四时不谢赛蓬瀛。幽鸟啼声近,源泉响溜清。重重谷壑芝兰绕,处处巉崖苔藓生。

    “从前在哪见过这景色?”孙悟空想。

    风从山中吹来,带着清新凉意,送来隐隐歌声:“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孙悟空却觉得那风从他身体内吹过去,刮走多年艰辛的闷气,刚才还想与人拼个你死我活,现在想想倒忘了为了什么。

    “孙悟空,谁是孙悟空,孙悟空是谁,倒有什么要紧,我便是我罢了。”

    他一看这青山,仿佛又是当年那山野跳跃的小猴儿了。

    兴起之下,他发足狂奔,口中呼啸,手舞足蹈向那山中奔去。却把金箍棒也忘在地下。

    他在山林中游荡,那歌者却一直没有看见,歌声在苍翠林中绕着,在每片树叶间回荡,倒象是那大山唱出来的一样。草地发出潮湿的清香味,孙悟空发现这味道很亲切,仿佛使他想起了什么,但是那感觉又如这气息,你觉的它存在,它却又不在任何地方。

    孙悟空在林中走着,脚下是柔软的落叶与蔓草,他想了想,甩掉了他的靴子,赤足踩在湿漉漉的土地上,凉丝丝的感觉从足心传上来,脚下的土地仿佛是有了生命的,那些小草在轻挠他的脚心。

    微笑出现在孙悟空的脸上,他忽然翻了一个跟头,双手触在地上,摸到了那泥土的温度,细嫩的草象小猴的柔顺毛发。

    孙悟空又是一个筋头,这回他把自己背朝下摔在地上,可大地是那样小心的托住了他。

    天庭的地面全是冰冷而坚硬的砖,而西天路上全是泥泞。

    他为什么会一直在那些地方。

    孙悟空躺在地上,那青草气息直冲进他的七窍。他开始觉得全身痒痒。

    他一纵而去,扯去了身上的衣裳,赤身**在从林里纵情叫跳起来。

    直到他累了躺在地下,觉得身体正在和草地溶为一体。

    “为什么俺会这样?”他自言自语道。

    “因为你本来就是只猴子啊!”

    忽然一双大眼睛从头上方伸了过来,对他眨巴两下。

    孙悟空一个倒翻跳了起来,瞪住那个东西。

    那大眼睛吓的跳了开去,却是一只松鼠。

    孙悟空在身上摸金箍棒,却发现不见了。心中大惊,不由恼恨起来。

    “你在找什么?”松鼠眨巴着大眼睛问。

    “滚开!俺掉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你各部分都在啊?我看没少什么。”松鼠举小爪挠挠头说。

    “你懂什么,老孙从来就没离过它!”

    “你一生下来就带着它么?”

    “……这……我不记得了,也许吧。”

    “它有什么用?”

    “没什么用,就是可以用来杀人!”

    “也杀松鼠么?”

    “如果我想的话。”

    “你为什么要杀我呢?”

    “比如,因为你话太多!”

    “可是你杀了我,就没人和你说话了,你会闷的。”

    “哈!你到挺替俺着想,俺在一片黑暗的五狱山关了五百年,没有一个人来和俺说话,俺早就不希罕了!”

    “五百年没人和你说话!太可怜了,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去陪你的,如果……我能活五百年的话……”

    “陪我?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陪一个人说话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不需要吗!”

    “唉,我只是和你探讨一下,别生气嘛,我才一岁,特别想和人讨论事情,这个世界上太多东西可以让我们高兴的讨论了是吗?”

    “是,是你个大头鬼啊!俺居然在和一只一岁大的松鼠讨论这种问题?让别人知道要笑倒大牙,俺可是要成就正果,让天地颤抖的猴子啊!”

    “为什么要让天地颤抖?”

    “我喜欢!你管的着吗?”

    “可我喜欢在树上跳跳,地上跳跳,如果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蓝天,我就更高兴了,你难道不是吗?”

    “树上跳跳……”孙悟空窜上树梢,“地上跳跳……”他又跳到地上蹦两下,“然后抬头看看天……我怎么总觉得这样象只傻鸟!”

    “是啊是啊,我有个好朋友就叫傻鸟,他总是乐呵呵的,本来他今年要到南方去过冬,可我希望他能留下来陪我玩,于是他就决定不走啦!”

    “他会冻死的!哼哼。”

    “不,不会,我会把我的洞让给他住。”

    “那你就冻死,反正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要冻死?我不想死可以吗?”

    “不可以!想不死就不死?凭什么?那我这么多年又是为了什么!”

    松鼠垂下她的大眼皮,有些黯然,然而她随即又眼中有了闪亮的光道:“听说万物都是有魂的,他们一种样子过的累了,就死去,变成另一种样子是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要变……”

    “那不是由你决定的!你可能会变成一只鸟,也可能变成一块石头……”

    “也许我会变天边的彩霞呢?”

    “也许你还会变一个破瓦锅!”

    “我不能想变什么就变什么吗?”

    “做梦的时候吧。”

    “可有人能啊!”

    “谁?”

    “须菩提。”

    “须菩提,听起来象树上结的果子。”

    “咦,他有时真的是的,他可能变成任何一样东西和你说话,或者说他就是任何一样东西。”

    “还有这种东西?我倒想见见,是妖精就一棍打死,又可以加功德分。”

    “功德?什么东西?”

    “你哪会懂,要成仙成佛全得靠这个。”

    “我也想成仙成佛啊,要怎样才会有功德分呢?”

    “这个多了,放生有分,杀妖精也有分……”

    “妖精不是生么?”

    “……可妖精不是由神造的,他们是自然化生的。”

    “那神又是由谁造的呢?”

    “神?也许有天地就有他们了吧。”

    “那天地又是谁造的呢?”

    “你很烦耶!天地是盘古开的……那盘古又是谁造的呢?盘古是一个蛋里蹦出来的,那那个蛋又是谁下的呢?……你问我我问谁去!当初俺老孙从石头里蹦出来,俺又怎么知道那石头是该死的谁放的!”

    “那,我不问那个蛋是谁的了,我想问,盘古不是神造的,那他是妖精罗?原来神都是妖精造的吗?”

    “啊?这……哈哈哈哈哈……俺怎么没想到?神是妖精造的……哈哈哈哈!”

    松鼠挠挠头:“你笑我么?唉,虽然我知道,松鼠一思考,猴子就发笑,可我还是忍不住不去想它。”

    “靠,什么松鼠猴子,谁告诉你的这些乱七八糟的?”

    “须菩提啊。”

    “我越来越想见他了,他在哪儿?”

    “这我也说不清,他说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