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三十一回 废话与简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六百三十一回 废话与简言

    “想死就死去吧。”刘明很是轻描淡写的说道。

    全场的人都傻了。费了那么大的劲抓到,花了那么多天的时间运来,派了那么多的人手劝说。就说了这么两句,这就不要了。这算什么啊?

    别说是别人了,就连郭嘉,一时间也转不过味来。主公不是一心想收服诸葛亮的么?决心很大的么,怎么着就变了?

    而一向机智的诸葛亮,对此也感到很是意外。这就算是说败刘明了?这也太没难度了。比那些前两天劝说的说客还不如。就这么两句,尤其是刘明还没跟自己就一个问题辩论。这能算是说败刘明么?这知道的是那刘明理亏,恼羞成怒,这不知道,还不以为那刘明大度,不语自己计较么。

    虽然诸葛亮一心求死。可那是诸葛亮准备在说的刘明哑口无言之后,再从容就义的。如今,就说了这么两句,诸葛亮的理想,能被人家记住什么?难道就是刘明篡位么?

    虽说这也是揭露刘明的一个品德问题。可历史篡位的人也不在少数。尤其是刘明作的还比较地道,又是祭天,又是群臣求拜的。再加上那时候刘协还在曹操那里,这要是论起来,那能给刘明抹多少黑,那还真说不上来。

    故此,诸葛亮也很是困惑。

    而就在大伙都被刘明的一句话搞得震惊的时候。刘明又很是自然的说道:“诸葛先生。一个人,有生必有死。虽然生的权利,不是能由我们来操控的。那都是父母给的。可是死的权利,我们还是可以操控的。您想有这方面的体验和酷好,只要不危害到他人,不顾虑父母的养育之恩。别人也是无权干涉的。对于您的权利和酷好。我个人还是比较尊重的。虽然我先前不知道。以为是有什么因素逼得您不得不如此。所以没让您死。可那是咱们没有亲自沟通啊。没有沟通,那就容易产生误会。您不说,我是不知道得。您说了。我就知道了。您看,如今我亲自看见您了。您也明确表态了。而且也并没有人逼迫您。难道您想死,我还能不让您死吗?”

    所有的人,再次被刘明一通快速的废话,说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就连诸葛亮也很是转不过来:死亡是我的权利,我想死,所以他不拦着我?……???难道我还应该感谢他么?

    而就在所有人还在晕糊在诸葛亮有自杀倾向,应不应该拦着他呢。刘明已经督促道:“来人啊。给诸葛先生一条丝带。人家远来是客。有点要求,咱们能满足的,尽量满足嘛。不要让人家说咱们小气。”

    旁边马上有人麻溜的拿来一条锦带,呈给了诸葛亮。所有的大臣,包括诸葛亮在内,都被这一幕弄得有些呆滞。

    而刘明则毫无察觉似的,满怀愧疚地说道:“诸葛先生,实在不好意思。由于您的要求提的比较仓促,我们准备事先也没准备,只能给您准备一条带子了。您就先就乎用吧。反正都是死。我想您也不会太挑剔的。”

    众人彻底无语了。这玩艺有事先准备的么?想杀诸葛亮,给他一刀不就得了。

    而诸葛亮更是别扭。这自己想死,那跟别人逼着死,那绝对是两回事。最少那种逆反心理和怨气,那就不是那么好开销的。只是先前诸葛亮已经说过求死的话了,现在如果说不死,诸葛亮真还转不过来。可就这么死了,就看刘明那幅歉揍的模样,诸葛亮还真不想就这么顺了刘明心。如此死了,岂不是显得又在刘明的掌握之中?

    这生与死,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诸葛亮被刘明摆了这么一道。接过丝带,难免沉吟了一下。

    而就这一下,刘明那烦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诸葛先生,您怎么还不死呢?是不是我们还有什么没做到。没做到,您倒是说啊。您不说,我们怎么知道。您说了,我们怎么能不满足您呢?您倒是说啊。我还等着看您死呢。向您这样的一个知名人物体验死亡的美妙感觉,那还真是不多见。我们幽州没有啊。我们大家都等着观摩了。您最好一边死,一边说一下感觉和体会,这可是……”

    “闭嘴!”诸葛亮被刘明说的,就好像千万只苍蝇在耳边嗡鸣一样。情不自禁的大声对刘明吼道。喊完之后,诸葛亮觉得那个痛快啊。

    而除了诸葛亮感觉痛快不说,那些刘明手下的大臣,竟然也在同一时间感到痛快,很是认同诸葛亮的观点。这让不少对刘明忠心耿耿的老实人,痛快过后,都很是内疚,怎么会认为诸葛亮喝止主公是对的呢?

    不过,刘明显然对这些都毫不在意。只是笑眯眯的看着诸葛亮。

    诸葛亮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翻腾的心情:看来这回不死是不行了。这个刘明怎么竟然是个碎嘴子呢?好人也得让他烦死。这些刘明的手下臣子,也真是够可怜的。

    刘明那烦人的话语,让诸葛亮没心情继续和刘明纠缠、辩论下去。而且,切身的体会,也让诸葛亮不禁怜悯起那些刘明的手下群臣来。但是!就连诸葛亮自己都没有发觉,诸葛亮那原本求死的念头竟然淡了许多,不知不觉中,由诸葛亮一心求死,变成了刘明在逼诸葛亮死。

    只不过,正在求死进行中的诸葛亮,是无暇分辨这两种的不同的。此时缺少自杀经验的诸葛亮,正在拿着那条丝带发愁:这该怎么死呢?

    上吊自杀?

    诸葛亮拿眼睛打量周围,这大殿高高大大,房梁离地多老高,以自己如今的身体,也没法把这丝带系好啊。

    就在诸葛亮四处寻么的时候。刘明那烦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诸葛先生。您怎么还不死呢?是不是又不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