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节 重返帝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五节 重返帝都

    在白川进帝都的六天以后,紫川秀率领的远东本部军队也抵达了帝都,总长紫川宁随行。自然,一番热闹的欢迎仪式是免不掉的。万众欢呼,万人空巷,欢迎家族总长重返首都。

    坐在马车里,看到车窗外那一张张热烈的欢呼笑脸,那喧天的军乐鼓鸣,再想起当初被逼得仓惶出逃的狼狈,紫川宁激动得泪流满面。

    “叔叔,我回来了。帝都,依然是姓紫川的!”

    虽然身边正在上演公主复国记的高潮剧情,但紫川秀显得有点无动于衷。他并没有和紫川宁坐同一辆马车。虽然后者极力地邀请他一同享受备受万众瞩目的荣誉,但紫川秀对于在马车上朝着满街狂热拥戴者挥手这样的事实在是敬谢不敏——这种场合他经历得不比紫川宁少,但若有可能,他还是更愿意坐在安静的地方喝茶。

    车队直奔总长府。白川坐在紫川秀的对面汇报:“帝都已在我军控制之下。统领处、军务处、监察厅、总长府等机要部门的资料我们已经到手了。行政处、财政处、后勤部等各处也受我们控制了,需要派遣我们的后勤行政人员去接手。

    “另外,我们对国库、内库还有军务处、监察厅的战备储仓都进行了盘点和清查,但情况并不理想。国库内现存的黄金数量仅有半吨,白银数量有十二吨。根据仓储人员交代,自从帝林叛乱以来,叛军连续从国库内抽出了一百多吨的金银出去,现在就剩这么点了。”

    紫川秀笑笑:“我不是行家,不过平常也听明羽说过,发行货币需要贵重金属来作为担保。但我们现在的库存……估计只能发行草纸了。”

    “那么,大人。这块……”

    “交给明羽负责。他在远东弄得还顺利,让他在紫川家这边也试试。没经验的话,让他找哥珊商量下,请教下以前人家都是怎么干的。如果搞不定,让他来找我。”

    “是。还有,帝都这边不少人跟叛军有过纠葛,里面有元老、贵族、富商,甚至还有官员。其中官员级别最高的是哥珊。还有中央军的一些高级将领,元老里面则以萧平议长为首,还有那几个高级贵族——请示大人,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哥珊,留给阿宁决定吧,她这个总长,我们得尊重。若阿宁也肯放过她,那自然最好。若阿宁要杀她。你暗地里把她救出来,治国跟打仗不同,我们很缺哥珊这样地人才;萧平是倾向我们的人,林长官已经跟我报告过了,这个人要保。至于元老会的其他贵族,你看着办就好。挑些跟马家有联系的,还有些以前跟我们过不去的,一次性处理掉。也好为我们补充点军费。至于紫川家的那几个旁系公爵……”

    紫川秀顿了一下,摇头道:“看他们自己表现了。若他们老老实实,那倒还可以留他们一条性命。若他们不安份,敢跳出来跟宁殿下啰嗦什么继承权的话……那你就动手好了。”

    “是,下官明白了。”

    三言两语间,紫川秀就拍板定下了国家的经济命脉,给了白川生杀予夺地授权,白川也丝毫不以为异。世人往往认为。高层人士决策起来是非常慎重的,要经过深思熟虑的考虑,再有严格程序审核,那实在是一种误解。对待公务一本正经如临大敌的,那只是低级公务员。真正的实权上位者,淡淡的只言片语,便可定人生死,便可定家国兴衰。以紫川秀今日的地位。这种举重若轻的淡定正是理所应该。

    “大人,还有一件事要汇报地:林秀佳和帝迪失踪了。下官没能找到他们。”

    “嗯?”听到这个并不关系国家大事的话题时。紫川秀却动容了:“怎么回事?”

    当知道林秀佳在半年前就离开时,紫川秀舒展开了眉头:“这样的话,那就不用担心了。大哥深谋远虑,很可能已经给嫂子和帝迪安排好了去处。”

    “大人,下官猜测,是否监察长大人已经把他们接到了身边?”

    紫川秀摇头:“大哥正准备流亡海外,颠簸流离,风险莫测,怎能带上女人和孩子呢?即使要接,那也是安定下来以后的事了。现在,我想他一定是把他们隐名埋姓的藏了起来吧。以监察厅地手段,给他们安排个假身份,那真是太容易了。”

    他隐隐猜出帝林的打算。这位心思缜密的大哥不但在战场上指挥完美,对待自己的家人同样煞费苦心。看来,他是打算让林秀佳和帝迪像普通人一样平静地生活下去了。而对紫川秀的嘱托,那是最后关头的保命符,不到万不得已,林秀佳和帝迪是不会来向自己求助的。

    “白川,通知远东军情局那边,继续探访林秀佳和帝迪的下落。注意,此事要做得隐秘点,不要惊动了外界。有什么消息,直接通知我。”

    “是,下官这就着手。”

    “他们想如普通人一般生活下去,我能理解,可以不干扰他们,但他们的境况和去向,我必须心里有数,否则,若出了什么意外,我如何向大哥交代?这件事,祢亲自负责。在帝林的亲卫里面,应该有人知道线索,祢可以去问他们。对了,要让他们明白,我们找林秀佳并无恶意,否则我估计他们死也不肯说。

    “保护好大哥的府邸,别让那些乱七八糟地人进去捣乱。没有我的允许,天皇老子也不准进去。府邸里原来的卫兵和佣人们留用,让他们照顾好府邸,但不准乱动我大哥和嫂子的东西,不然砍他们脑袋。

    “找一张林秀佳的画像或者照片出来,在我的卫队那里留一张。告诉他们,若有长得跟画像上相似的人来找我。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我是睡觉还是开会,都要立即通知我。如果我离开了,那就通知祢,祢必须第一时间保护好他们,通知我回来。

    “还有,帝都治部少那边要安排可靠的人手接管。让警察们在平常巡查中注意,有没有带着小孩地少妇独自居住。平常深居简出,不出去工作,手头却阔绰——收集这方面地人口资料,通知远东军情局去核实。注意,不要吓着人家了。

    “如果万一,嫂子和帝迪落到了家族势力的手上。祢要马上采取有力措施,将他们解救。在这件事上,我授权祢可以立即动武。”

    “如果对方是宁殿下地总长府……”

    “那是最危险的情况。更要立即动武抢人!记住,其他事都好谈,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做任何妥协,林秀佳和帝迪受我保护。宁殿下也好,明辉也好,谁有意见,让他们找我谈。”

    紫川秀说着。白川在笔记本上飞快的记录着,直到马车抵达目的地停下,紫川秀才意犹未尽的住了口:“暂时就这么多了,我想到再跟祢说。”

    看着记得密密麻麻地笔记本,白川暗暗诧异。先前讨论那些国家大事,紫川秀只是淡淡三两句话、定下个大概方针就了事了,唯独在对待帝林家人的问题上,他却这么啰啰嗦嗦的叮嘱了半天。连一些最细节的地方都顾及到了,这份郑重和细致让白川暗暗心惊。

    在这个时候,庇护叛贼的妻儿,这是冒着身败名裂危险的,哪怕是执掌兵权的紫川秀也不能无视整个世界的舆论。很显然,在他心目中,完成帝林地拜托,护卫好嫂子和侄子。这是世上最重要的任务。哪怕是军国大事都比不上这件事重要。

    “大人,”白川犹豫了下。叫住了快要下马车的紫川秀:“我觉得,帝林阁下非常幸运,他有您这样的朋友。”

    紫川秀一愣。随后,他脸上慢慢的露出了笑容,那种苦涩而沧桑地笑容。

    “白川,幸运的人是我,我有世上最好的两位大哥。我常常在想,如果赢的人是大哥地话,他做得一定比我好。所以,我不能输给了他。”

    总长府的部份建筑毁于内战的叛乱,如流星般短命的帝林政权也没有花费力气将它重建,只是很马虎的将外围的断墙残壁修缮了。好在总长府很大,约有一半的建筑还是完好的,紫川宁还不至于落得个无家可归地下场。

    紫川宁回到总长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祭拜她的叔叔紫川参星,告慰先辈的灵魂于泉下。紫川秀本是要直接回远东军驻帝都办事处休息的,但紫川宁拉住了他:“阿秀哥,陪我一起去给叔叔上柱香吧。”

    紫川秀犹豫了下,说:“好吧。”

    紫川家的圣灵殿,历代家国英雄安息的殿堂。黑白相间的花岗石地板,以苍翠地松柏为背景地巍峨殿堂,鲜红的飞鹰战旗,正面牌匾上书:“浩气长存,万古流芳”。历经沧桑地凝重感萦绕在古老的殿堂里,有如实质的肃穆气氛让人肃然起敬。

    在踏入殿堂门口之前,紫川秀整理了下身上的衣衫。虽然对紫川参星缺乏敬意,但他却不能对这三百年来最杰出的英雄豪杰们失敬。

    紫川秀陪着紫川宁一同给紫川参星上香,上香时,紫川秀听到紫川宁嘴里在小声的喃喃祷告着什么,他也没注意听,料来应该是告诉参星老头帝林已经被打败大仇得报叔叔你就安心的去吧之类的话。紫川宁给参星的灵位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她紧张又带着点担心的望着紫川秀。

    这时候,情况逼着没办法,紫川秀只好跟着跪下磕了个头,肚子里暗暗臭骂个不停。

    紫川宁一下放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笑容:“阿秀哥,刚刚我还担心……谢谢你。能为叔叔复仇,这事多亏了你。”

    紫川秀淡淡说:“远星大人对我恩重如山,我欠缺家族良多,这是该做的。”言下之意是自己只是对这个冠以“紫川”姓氏的家族怀有敬意,并非对紫川参星有任何好感。

    紫川宁叹口气。领着紫川秀从那一排排的灵位前走过,娓娓道来他们生前的事迹与功业。紫川云、紫川星、雅里梅、紫川远星、云山河、哥应星……那些故事里,有精忠报国,有杀身成仁,有舍生取义,有伏尸百万,无数慷慨激昂的故事,多少曲折动人的传奇。百年后,都浓缩成了冷冰冰地一席灵位。

    在历代先贤面前,紫川秀觉察了自己的渺小:皇侯霸业又如何,功勋盖世又如何?论起功业,在这里长眠着的英灵,有哪个生前比自己逊色?比起这些开创了千秋事业的始祖,想到自己统兵十万入帝都的意气风发,那种小人得志的张扬。他不觉脸颊发热,暗暗羞愧。

    在斯特林灵前,两人都停住了脚步。怀着不同的心思,他们都对那位逝去的故友深深地鞠躬。紫川宁叹口气:“斯特林大哥……我们紫川家亏欠他实在太多。遗憾的是,他和李清姐姐竟然连个小孩都没有。我们想回报都无处着手。阿秀哥哥,我的意思是,追封斯特林为公爵,谥号‘忠勇’。你觉得如何?”

    “‘忠勇’的谥号很好,只是可惜与方劲阁下的谥号重复了。还是谥号‘忠义’吧。二哥一生为国尽忠,对友义气,这个谥号对他很合适。

    二哥没留下后代,这实在是个遗憾。我看,让李清代领公爵夫人的称号吧,让她在二哥的亲戚里面领养个品性优良的小孩,也好把斯特林地姓氏延续下去。还有。这个爵位不能是空头的,得有实际封地的。”

    “这是自然。我已计划,在东南找个富郡作为斯特林公爵家族的封地,等安顿下来就着手。你看封在巴特利行省如何?”

    “还是奥斯吧。奥斯行省是斯特林战斗过的地方,那里地民众对斯特林比较有感情。而且奥斯的经济状况也不错。李清这一代,有我们照拂,肯定是不会有问题的。但要顾及到后代,封在奥斯。斯特林的后代也不至于经济拮据。”

    “还是阿秀哥你想得周详。”

    两人讨论着。心里却明白,再重地封赏。也无法挽回斯特林的性命。紫川秀更是明白,这样厚重的封赏,绝非斯特林想要的,那位逝去的友人,他更期待的是平淡、安宁和幸福的生活,而不是显赫荣华。

    但是,他想要的,自己无能为力。即使如今自己已经掌控天下,唯一能给地,也只能让斯特林身后风光,极尽哀荣。

    走过了斯特林的灵位,望着那一排排肃穆的白玉碑,紫川宁认真的说:“阿秀哥,自从始祖紫川云殿下开创家族以来,九代人披荆斩棘,历经艰难,始有今日家族的辉煌。我是家族的九代总长,说来惭愧,虽然无能怯弱,但我绝不能成为家族的最后一任总长。九代人的牺牲和汗水,社稷地存续,不能亡于我手。”

    紫川秀默默点头,心中却在奇怪紫川宁为何要对自己说出这些话。他礼貌地赞同道:“殿下天颖聪慧,必能继承先人的事业,更加发扬光大。”

    紫川宁凝视着紫川秀好一阵,眼神里有某种坚定地东西,紫川秀心里隐隐发虚。然后,她苦笑着,摇摇头,却是什么也没说。

    在走出圣灵殿时,紫川宁顿了下脚步:“阿秀哥哥,以后这里……”她回身指着那偌大的殿堂,还有那壁立如林的汉白玉灵位:“……就拜托你了。代我好好保护它。”

    紫川秀站住了脚步,望着紫川宁:“阿宁?祢说什么?”

    “没什么。”紫川家的现任总长微笑着转身告辞:“阿秀哥,我累了,先休息了——对了,总长登基仪式推迟到一周后,到时你记得来。”

    接下来几天里,紫川秀忙得不可开交。帝林的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