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四章 英雄血尽人间道(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四章 英雄血尽人间道(五)

    “这些年来,母亲一直在想,该将你嫁入谁家才是最合适的。 ”李茜说道,“勋旧亲贵,你自然是想挑谁就挑谁,可这些人,真的能保我儿一生安康吗?我看未必。 若是朝中高官,他们身居要职是不假,可是,诸王渐长,在这前途未卜的时刻,哪个心怀大志而行事谨慎的人,会愿意在此时尚主?”李茜意味深长地看着陷入沉思的女儿,说道,“嫣儿,你好好想想吧。 ”

    刘嫣默默不语,低着头,说道:“……也许,母亲你说的对。 可如果,我根本不想成亲呢?”

    “选这一个嫁了,至少可以平平安安离开皇宫,而他的能力,也许有一天能真的让他鱼跃龙门。 ”李茜淡然道,“嫣儿,昭平君之所以能成为昭平君,是因为她的背后有一个地位稳固的陈皇后。 你若不婚,将来有谁能保你?”

    刘嫣难堪地撇过头去,知道母亲看破了自己私底下的偷偷思量。 是的,她做不了昭平君,无法像她那样终身不婚,在长安城中做一个超然物外的存在。 身为盖长公主的她,未来的一切都取决于广陵王旦的地位,而广陵王旦绝对无法成为一个稳固的靠山。

    “嫣儿,为娘言尽于此。 你自己好好思量吧。 ”李茜看了看倔强的女儿,不由得暗暗叹息。

    刘嫣抿着唇,孤独的站立在殿内,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种绝望。 刘旦忧心不已地上前道:“嫣妹,其实上官人品不差。 他会好好对你的。 ”

    刘嫣撇过头去,略带凄然地说道:“旦哥哥,你不明白。 一个充满野心的人根本就算不得良人。 ”

    “可是……”刘旦还想为自己的得力属下说些什么,刘嫣却已经提起裙子,向外走去。 刘嫣失神地走到石渠阁旁,抬头看那高悬的门楣。 脸上满是茫然。 石渠阁,昔日董师与父皇论道处,收藏了那么多秦时几近失传的典籍,广博的经典教导世人做人地道理。 她第一次见到昭平君刘徽臣也是在这里。 那一日,昭平君脸上的光华另她羡慕不已,那是一种无论她的母亲还是陈娘娘身上都找不到的,潇洒惬意。

    刘嫣不觉上前一步,向内行去。 门口负责登记的书记官熟悉地向她点了点头,说道:“盖长公主殿下,又来借书呐?”

    “是啊。 ”刘嫣假意笑了笑,说道。

    “公主真是爱看书。 怪不得之前连陈娘娘也夸奖你。 ”书记官起身,推开拦在门口的木栅栏,说道。

    刘嫣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先进去了。 ”

    自从十年前,父皇接受陈娘娘的建议。 抄录石渠阁的竹书另辟借阅室,让皇族子弟及部分亲信大臣入内借阅开始,她就经常出入这里。 此处地书香与檀香是最能安定她心神的存在。 目光在一个个书架间飘移着,莲步轻挪。 她走到左侧最后一排的书柜前停步。 这里的书籍全都是陈娘娘陆续提供的,她从小就特别喜欢看。 拿出一本《红楼梦》。 映着外间透进来的阳光,细细读着。 看着书中钗黛的笑泪,不由得一声长叹。

    “上官桀,我们殿下有出手的必要吗?太子倒了又如何?我们齐王殿下刚刚远游归来。 清心寡欲,可不想涉足这些事。 ”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年瞪着上官桀说道。 上官桀越过少年,抬头看了一眼齐王刘闳,只见他双手负背,站在墙边,仰望着满墙的《道德经》的文字。

    “杜侍读。 ”上官桀忽然提高声音,说道,“太子不忠不孝。 尔等身为臣子却不拨乱反正,到底是何居心?”

    杜姓少年被他一喝,身子一缩,显然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而刘闳却微微转过头来,开始饶有兴致地听着。 上官桀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毫不避讳地直视刘闳,眼神交流间,上官桀感觉到。 这位齐王分明在说。 上官桀,给我一个理由吧。 一个动手介入地理由。

    “住口。 ”杜姓少年反应过来后。 涨红了脸,开口喝道,“太子是皇帝陛下告太庙所立,素来行为端正,忠孝与否,其实你这等马奴可以妄议的。 ”

    上官桀听到杜姓少年的辱骂,冷哼了一声,轻蔑笑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太子殿下行为不端,便是一介贱婢,只要心怀家国,便可以指出。 只是啊,没想到,酷吏之家出身的杜公子,竟然会觉得自己比我这马奴更高贵,这倒是件稀罕事。 ”

    “你!”杜姓少年听到自己心中最计较地事被人如此指出,立刻恼怒不已,竟顾不得齐王在前,立时就要上前与上官桀扭打成一团。

    “延年,住手。 ”刘闳已经看出自己的这个侍读,在口舌之争上,远不是上官桀的对手,也只得亲自出手了,“你先退下。 ”

    “可是,齐王殿下!”杜延年还试图说话。

    “退下!”刘闳的声音又严厉了一分。

    “……是。 ”杜延年只得愤愤不平瞪了上官桀一眼,甩袖离去。

    刘闳淡淡一笑,说道:“我这个侍读,年幼,性子也急躁,倒叫上官先生看笑话了。 ”

    “哪里。 ”上官桀满意一笑,回道,“桀当不得先生之称,殿下叫我叔秀即可。 ”

    “好。 叔秀。 ”刘闳从善如流,笑了笑,说道,“叔秀为什么说,太子不忠不孝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