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九四章 鱼死网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六九四章 鱼死网破

    大殿中顿时陷入一片死寂,对于那人的提议,上至皇帝,下至群臣,无不深以为然。

    诸洪钧总掌城防军务,除了两万羽林军之外,没有不听他的,可这老儿偏偏是最大的死硬派,还是与秦国人势不两立的那种,如果密谋被他发现,用脚趾头想想,都会知道下场是什么。

    但上柱国大将军岂是那么好对付?十几万军队都听他的,满城百姓也向着他,这老虎屁股可是不太好摸的。

    所以群臣在一阵骚动之后,又都没了声息,只好暂且回去,等着城外传回话来再说。

    两天后,盖着秦国大元帅王的谕旨送进了楚国皇宫之中,秦雷将‘三诺’变成了正式的法令条文,并重申不会亏待自己的大舅哥,将给他仅次于国君的待遇……大秦双亲王头衔,保证他的王位能传袭子孙后代,并赐他‘丹书铁券’,非谋反重罪不得加害。

    看到妹夫还算顾念亲情,内心饱受煎熬的建康帝终于好受些,再往下看秦国的要求:其一,城内军民立刻放下武器,停止抵抗,军队开出城外接受看管,民众呆在家中不得上街;其二,将诸烈擒下送到秦营;其三,三天内传檄天下,宣布楚国正式投降,正式取消国号,并为大秦帝国的一部分。

    前两个要求倒罢,只是那第三个,又让刚刚好受些的建康帝重新煎熬起来。

    “投降……取消国号……并为秦国一部分……”反复嘟囔着这几个关键词,建康帝终于意识到,建国二百二十七年,传帝一十三位的大楚国,终究要亡在自己手里了。

    “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啊……”良久之后,安静的御书房中突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

    神京城的东段城墙崩溃之后,天上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雨,秦军只好暂停炮击,远远地围在城外,冷眼旁观着城内。尽管军民奋力施救,却无法阻挡洪水涌进城来。就在灭顶之灾即将到来之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那些原本不断冒溢的河流湖泊,在城内水位上涨到三尺之后,又转变成为排泄洪水的渠道,将涌进城来的洪水排出去大半。

    一边进水一面出水,两者的速度居然大抵相同,但绵绵不绝的梅雨,还是让城内水位缓慢上涨,大概每天能涨两寸左右。

    无法挽回的危局诱发了楚国多方势力的激荡摩擦。建康帝虽未表态,但谁都知道,他大体倾向于接受秦国的条约。然而他的彷徨失措,举棋不定,使各方都存着争取使皇帝接受自家主张的念头,神京城里的局势便愈发的如城中的洪水一般浑浊不堪,让人看不清,摸不透。

    以左右丞相为首的王公百官,主张主动向秦国投降,结束无意义的战斗,最大限度的保全城中上下。

    然而诸多将军则与诸家为首的大族抗秦派结合,主张抵抗到底,宁为玉碎,不辱祖宗。两派人马明争暗斗,对立传递到下层,又引起的庶民的激烈对立。

    从理性角度说,丞相和一干文官的主张,才是最有利于生民的,然而不甘亡国,不为瓦全的庶民大有人在,他们汹汹躁动,非但已经结成了上万人的抗秦义师,还不断地汇聚在皇宫前请命,请皇帝发放兵器粮秣,支持他们出城作战。

    一有带头,这些所谓的‘义军’、‘义师’便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的冒了出来。若是寻常时期,此等纷纷擅自成军的状况,决然不能为朝廷所容。然而当此国势危难之时,各支义军皆‘大义凛然’,其背后还有主战派将领的暗中支持,全然不惧与官府抗争,官府也自是不敢妄动。

    各方情形传递到高堂之上,楚国君臣投鼠忌器,担心乱民作歹……他们最害怕的是这些亡命之徒,为改变朝政铤而走险地行刺权臣或者作乱王都,只得一面多方安抚,一面又连连下旨催促诸烈,加强城中戒备,防备暴民作乱。

    “真是荒谬啊!”神京城东郭的楚军大营中,几位高级将领围着一位白发苍苍的佝偻老人,愤怒的叫嚷道;“秦军就在城外,却让我们镇压爱国的民众。”

    “这真是亲者痛,仇者快,亘古闻所未闻啊!”

    “是啊,大将军,据说他们还打算将您出卖给秦军,以换取身家性命的苟安。”

    “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啊!大将军!”将军们越说越气愤,有些个性格冲动的,便要抽出兵刃,将那些狗日的王公贵族抓来,挖开他们的胸膛,看看他们的心是不是黑的。

    一时间,大厅中群情激奋,吵吵嚷嚷,乱成了一锅粥。

    而被众星捧月般围着的老人,却形如枯木,神色黯淡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别人问他话也不回答。若不是看他双拳紧攥,众人真要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大厅里渐渐安静下来,将军们都以为上柱国还像往常一样,陷入了爆发前的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这是诸烈最爱说的一句话。

    身为神京城的实际控制者,他对于当下发生的一切了然于胸,就在支持他的人都在盼着上柱国能拨乱反正,力挽狂澜时,他却出奇的选择了长久的沉默。

    甚至于礼部尚书出城与秦国人接头的那夜,他就站在高高的塔楼上,神色复杂的看着那伙人悄然出城,又在天亮前悄然入城,都没采取任何行动。

    今天众将前来吵嚷,也是因为他最近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消极,让他们太过憋屈了。

    “大将军,您倒是说句话啊。”等了半晌,还不见他老人家爆发,将领们终于忍不住了,只好逼问起来。

    那形如枯槁的老人,终于缓缓睁开眼睛,目光浑浊无神,那里还是往日那意气风发,百折不挠的上柱国啊?

    “天欲亡楚,孰能奈何?”老人的嘴唇翕动几下,说出的话却让人无比沮丧。

    这数月来,局势的发展大大出乎他的预料,在茫茫大水的浸泡下神京城内的水源地纷纷冒溢。大水浸漫了地表,粮食兵甲统统发霉,最糟糕的是几处盐仓被水浸泡,在库吏察觉之前便化成了盐水,顺着阴沟流走了。几乎在一月之间,原本兵精粮足的神京城便物资匮乏、民众困顿、官兵疲敝了。

    当秦军轻而易举的轰开城墙,大水奔涌而入时,一直勉力支持的上柱国大将军,终于知道楚国的末日到了,就算大罗金仙也救不了神京城了……

    当明确了这一点,他一生的骄傲崩塌了。当信念崩塌,精气神也迅速从体内逃逸,这位韧性十足的大将军,也转眼变成了行将就木的老人。

    他不想再做出任何决定,他觉着自己太累了。说到底,他的韧劲儿来自心存希望,他没有赵无咎那股子即使绝望,也要战斗到底的狠劲儿,一旦看不到一丝希望,他也就没法再坚持下去了。

    他不是个不通事理之人,当承认失败后,他也知道对神京城的百万民众来说,投降是最合理的选择,所以他才放任那些王公大臣与秦国人眉来眼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