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 接媳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终于,房中只剩下了两兄弟,连白魅都在无名的安抚之下暂时去了如月与如霜的房间,程怀宝闷坐许久,终于无比苦恼的道:“木头,我该怎么办?”

    无名奇怪道:“谈婚论嫁是喜事,怎么小宝却这么一脸的愁容?”

    程怀宝的脸上挤出一具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咱们兄弟来律青园是做什么的?”

    无名一副理所当然道:“当然是来接老婆的,小宝你傻了吗?这还要问?”

    无知真的是一种幸福啊!

    程怀宝心中如此感叹着,没好气道:“指不定咱们兄弟谁傻呢?你这木头也知道咱们是来接老婆的,现在忽然之间多出一个丑丫头,你说我该如何同小月月交待?”

    无名想了半天没想明白个中的原委,不解道:“这有什么关系吗?我身边还不是有魅儿与月儿、霜儿她们三个,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也没法同姐姐交待了?”

    程怀宝笑了,被无名的无知气得前仰后合的大笑,久久欲罢不能,许久之后才捂着肚皮,粗喘着气道:“我的傻兄弟,你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呀?若你真的带着魅儿小姐与如月、如霜去见徐大姐,你就死定了!亏我还高看了你,以为你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无名蹙眉思索半天后才疑惑道:“小宝你莫要唬我,姐姐又怎会因为魅儿她们生我的气。”

    程怀宝嗤笑道:“我都快愁疯了,哪还有空唬你这根木头?女子最善妒,旧妇还未过门,你又带着新妇前来示威,你不是自找倒霉是什么?徐大姐一点名分都没有。却连儿子都替你这木头生了,这是何等样的深情,你可好,却大摇大摆的带着三个美人来见她,你说你对得起徐大姐吗?硬要说起来,其实你这木头才是真正的薄幸人!”

    程怀宝这么一说,无名终于开了窍,脸色也阴沉了下来,迟疑着道:“那我该怎么办?”

    程怀宝苦笑道:“我要知道怎么办就不用这么发愁了。唉!要不咱哥俩这辈子能当兄弟,还真是一对同病相怜的难兄难弟!”

    一对难兄难弟。愁眉对视间,同时叹了口气,又为彼此地不约而同,哑然苦笑。

    第二日一大早,依照当日在律青园中谭菲授予的一套联络方法。无名遣人联系上了律青园设在凤翔府的一处秘密暗线。以密语将自己兄弟到达风翔的信息传入了律青园中。

    虽然约在了午时。但刚到巳时许,迫不及待的无名与程怀宝还有白魅赶到了律青园后山那座当初徐文卿带小邪儿单住的小谷中等待。

    接受了程怀宝的建议,无名本来打算将三女留在昊天楼,可惜不晓得怎么回事,白魅执拗的性子又犯了,任凭无名说破嘴皮。就是不肯离开他半步,无名无法,只得带她同来。

    实则昨日下午无名等不到程怀宝归来。已然禁不住思念之情,带着三女来了这座小谷一趟,却扑了一个空,徐文卿与小邪儿并未在这里。

    短短一日间故地重游,无名焦急等待的心情丝毫未变,一向沉稳的他此时却同焦躁不安地程怀宝一般无二,在谷底那地他与儿子嬉戏过的巨石旁来回踱步,心下期待万分,却又紧张无比。

    白魅静静的立在一旁,望着转磨一般的两兄弟,空洞的星眸中比往日多了一层奇异地波动,若无名不是现在这么六神无主地话,一定能够发现她在笑。

    “弟弟……”

    距午时还有一刻时间,一声充满了惊喜交集地极致激动,带着丝丝哭腔的动人呼声忽的从二人头顶传来。

    无名虎躯有若触电一般猛然一震,紫眸寻声望去,只见坡顶处,一抹深深铭刻在他灵魂中的绝美身影,正如风一般飞掠而下。

    “姐姐!”无名忘情的一声大叫,纵身而起,狂冲而上,他已浑忘了身周的一切,眼中心中,只剩下自坡上飞掠而下那道绝美身影。

    程怀宝并不比无名稍慢,他地一双虎眸中射出两道钉子一般锐利目光,牢牢的盯在了落后徐文卿半丈远的另一道绝美身影。

    韩笑月,这个永远都是那么温婉动人地美人,即使这一刻得见久别重逢的情郎,仍是那么飘逸舒缓,落落大方,只是星眸中一丝与往常的冷静迥异的热切,透露出她心中的思念之情,并不比感情外露的徐文卿少了多少。

    两对历经磨难却始终彼此深爱着对方的男女在半坡上紧紧拥在了一起。

    无名一双铁臂紧紧地搂住徐文卿,恨不能将心爱的姐姐揉在自己的骨肉中从此再不分离才好,徐文卿也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然无法呼吸,一样用尽了全力死命将自己的娇躯挤入无名的怀中。

    这一刻,语言已然成了多余,除了拥抱的彼此,世间的一切都已不复存在,甚至连程怀宝拦腰抱起韩笑月飞掠而去时,韩笑月发出的那一声动人娇呼,都没有丝毫察觉。

    久久之后……

    一丝哽咽自无名的怀中响起。

    当这一刻终于与心爱之人相拥在一起时,徐文卿积蓄已久的泪水终于再也抑控不住,数百个日日夜夜,无尽的担忧思念,尽随着这潺潺泪水,倾泻而出。

    无名手忙脚乱的将伊人玉首捧起,望着徐文卿那双叫人心碎的垂泪星眸,紫眸中也多了一层朦胧的雾气,嘴上笨拙到极点的安慰道:“我们从此以后再也不用分离,姐姐怎的哭了,该笑才是,我们……我们都该笑才是。”说着话,一滴不听话的泪水却脱眶而出。

    徐文卿猛地将玉首又扎在无名的怀中,也不管他胸襟干不干净。率性的一阵猛擦后抬起头来,一丝消失已久的妩媚笑容重又回到了她地绝美娇颜之上,温柔的抬起一只无瑕玉手,替无名擦去了眼角的泪痕,柔声道:“是姐姐的不是,倒把弟弟也弄哭了。”

    无名可没有一点寻常男人的不好意思,反而煞是享受徐文卿这种亦母亦姐亦情人的关怀。

    就在两人享受着彼此间这份久别重逢的美妙意境时,白魅却不合时宜的走近前来。

    似白魃这等周身上下透出无比诡异气息的绝美女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成为人们目光的焦点,徐文卿自然亦不可能忽视不见。秀眉轻扬道:“弟弟,这位妹子是谁?”

    昨晚无名与程怀宝苦思一晚,也未想好说辞,这时被问到头上,老实地他自然是老实无比的回答道:“姐姐。这是魅儿。”说着话又对白魅道:“魅儿过来,这是姐姐,叫姐姐。”

    白魅空洞的星眸定定的注视着徐文卿,徐文卿的性子又岂是肯示弱地人,自然是毫不客气地反瞪回去,两个美绝人寰地绝世美女娇上了劲。

    无名眉头一蹙,心道:“今天魅儿是怎么了?从未见她如此别扭过。”这么想着,他老实不客气地抬手抓住了白魅的手臂。将她拉到了徐文卿的身前道:“魅儿乖,叫姐姐。”

    二女又再对视许久后,白魅终于缓缓收回她那当世独一无二的空洞无情目光。以她特有的没有丝毫阴阳顿挫的声音缓缓叫了声:“姐姐。”

    徐文卿虽然早已入一流高手境界,但比之白魅地修为却差得远了,在白魅那无形迫人的妖异气势面前,只是凭借着那股不服输的傲气,才勉强支撑下来,险些便要败下阵来,此时见白魅已然开口叫了姐姐,心中很是得意,姿态端得高高地回道:“原来是魅儿妹子,姐姐对妹子可是闻名已久了,今日一见,果然是少见的美人。”

    律青园虽然退隐江湖,但其隐藏于江湖的潜实力依然保存完整,消息灵通的程度并不差于以前,绝世双恶与雪罗刹大战双刀门这桩地霸海啸迭起般引得江湖风雨飘摇的大事,哪有理由不知道?

    徐文卿在听到关于雪罗刹的情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情人弟弟的初恋,也就是小宝口中的美人妖怪出现了。

    徐文卿知道白魅的存在是太过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当初在汉中府她倒追无名时,便以韩笑月的个人喜好向程怀宝这个重色轻友的小子交换情报,程怀宝成心想看无名被倒追的笑话,一五一十的便将自己兄弟全卖了,无名唯一喜欢的妖怪美人自然是所有情报中的重中之重。

    要说徐文卿心里没有一点醋意,那实在是天大的谎言。青年山一场生死拼杀,血修罗与雪罗刹并肩作战,于双刀门与圣人谷百多高手的围攻之下,力毙秦胜及其下长老、堂主、护法与高手数十人。

    江湖之上,尽都将他们凑成了一对煞星情侣。

    闻听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徐文卿的心里百味杂陈,在欢喜庆幸弟弟即将取得双刀门这场决战的胜利的同时,又不免酸涩难当,为什么与无名并肩作战的那个女子不是她?

    那几日里她的心情难受之至,可怜小邪儿为了老爹的不专情,平白作了替罪羊,因为丁点小事,小屁股上足足挨了两顿好打。

    只是没过多久,徐文卿心中的醋意便又被那无尽的思念淹没,闲暇时便找了无数理由来说服自己接受白魅,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理由便是,有了白魅这个几乎算是无敌的帮手,等于为无名的安全打了保票,她再不用整日为无名的安危担惊受怕了。

    虽然被分走了半个情人,但总好过无名落败身亡后自己的伤心欲绝吧。

    每日这么安慰着自己,仿佛自我催眠一般,时日长了,这股子醋意也就越来越淡了。

    经过前一晚程怀宝那番危言耸听之后,无名颇有心虚的感觉,有些局促不安的搔着头道:“姐姐,你……你不会怪无名吧?”

    徐文卿娇媚的一扬眉。绝美的星眸中尽是古怪的神采,定定地盯着无名道:“弟弟说,姐姐该不该怪你呢?”

    无名闹不清徐文卿话中潜藏的意思,只得老实答道:“我不知道,是小宝说姐姐一定会生气。”

    徐文卿好气又好笑的狠狠瞪了无名一眼,故作大方道:“这次姐姐便不生气了,但是弟弟记住了,决不能有下次,不然姐姐会大大的生气!听到没有?”

    无名大喜过望,一脸开心的重重点点头。忽而想起了如月与如霜两姐妹,又赶忙摇头道:“姐姐,还有月儿与霜儿两姐妹,也算在这一次好不好?你不要生我的气。”

    “什么?”徐文卿的凤目瞪得溜圆,为了一个白魅已叫她咽不下这口气了。这会儿一听还有两个。怎不叫她妒火中烧?玉手快似闪电。一把揪住了无名的耳朵,颇有点三娘教子的模样,动人的声音中明显多了一丝危险地味道:“好你个臭小子,竟然背着姐姐在外面拈花惹草?”

    在徐文卿面前,无名像个做错事被娘亲管教的孩子,根本不敢有丝毫反抗。只是睁着一对充满了无辜的纯真清澈的紫眸,委屈的望着徐文卿,嘴中嚅嚅道:“姐姐。我没有拈花惹草。”

    对于这个时而仿佛无所不知,时而却又单纯地似张白纸地弟弟情人,徐文卿纵有千般恼火与不满,却也发不出来。

    正在徐文卿不知如何是好时,白魅忽然抬起无瑕玉手,学着徐文卿地模样揪住了无名的另一只耳朵,一忽向上拉,一忽向下拽,玩的不亦乐乎。

    被白魅天真的举动吸引,徐文卿郁闷恼火稍泄,一张绝美的脸蛋仍然板的老长,放开了无名地耳朵,冷冷道:“暂时先不理你,待我见过你说的那两个女子再说。”

    无名慌不迭连连点头,过的一关是一关,将白魅兀自玩弄自己耳朵的小手抓下来,急切道:“姐姐,咱们的小邪儿呢?这段日子你们娘儿俩住在什么地方?”

    徐文卿抑制不住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