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真诚的力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笑声方歇,谭菲雅徐徐恢复了一贯的娴静安详,玉首微摇道:“小宝说得都没有错,不过本座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将来文卿与小月嫁给你们兄弟,便是本座不入玄圣殿,你们俩个又岂能对我律青园的弟子放手不管?她们俩个会答应吗?”

    程怀宝哑然,敢情自己费了半天口舌,却有如此大一个破绽被人看破,他不甘心白费这许多心思与唾沫,求救地眼神看向无名,自己不灵,或许木头还有办法。

    哪想到无名视若未见,理都不理。

    程怀宝冲谭菲雅傻笑一下,凑到无名身旁,拉过无名的耳朵,也不管当着众女的面,两兄弟这副模样有多滑稽,悄声道:“木头你帮我就是帮自己,老的都跟咱们过来了,还怕小的不来吗?你忘了大姐面前如月如霜的事你还没搞定哩,只要把老的拉过来,到时候便容不得大姐与小月不来,这叫打上一重保票,你懂不懂?”

    无名一怔,给了程怀宝一个你小子想得挺远的眼神,程怀宝当仁不让的回了一个这就叫战略的眼神。

    四女望着两个小子有如无忌孩童咬耳朵般的模样,都有些忍俊不禁,就连白魅空洞的星眸里,又有那种奇异的波动在闪。

    两个小子眼神交流完毕,程怀宝施施然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下面就看无名的了。

    无名依然如他以往的风格一般,说话直来直去,想都不想张口便道:“园主,无名也想请你来玄圣殿。”

    谭菲雅秀眉轻扬道:“无名又为什么要本座加入玄圣殿?”

    “因为我们需要你。”无名没有一点借口,用他不含一丝世故虚假的真诚道:“经过园主方才一番教导,我与小宝终于知道了我们的缺点是什么,但是园主说的东西太高深了,根本便不晚们短时间内能够想得通参得透的,如果没有园主的帮助。可能我们还需要很久才能达到园主地要求,甚至可能永远也达不到。可是我想与姐姐和小邪儿在一起,很想很想。想到快要发狂。想到想要杀光一切阻碍在我面前的人。”

    在无名那双透彻的没有沾染一丝尘世俗气地清澈紫眸地注视下,谭菲雅竟然发觉自己的心在渐渐变软,她甚至怀疑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怕也会在无名这无比真挚纯净的目光下熔化。

    听着无名那情真意切的一番话,徐文卿早已控制不住心中的感动,晶莹的泪滴似断线的珍珠一般自星眸之中滑落,一颗芳心早已化的水一般的温柔。

    谭菲雅地素面之上显出一丝苦笑,顷刻之间,脑海中转过了无数念头,她晓得自己即将作出的决定是何等的重要与关键。甚至可能会完全改变江湖的未来。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房中静极了,每个人都在等待着谭菲雅的决定,其中最紧张的,莫过于徐文卿与韩笑月了。

    许久之后,谭菲雅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樱唇微张,说出一个即将改变无数江湖人命运的决定:“好吧,我答应你。”

    短短六个字。却有泰山一般的分量。

    无名与程怀宝这两个无法无天地小子,若没有正确且合适的引导约束。在正道诸派地逼迫之下,沦入魔道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为了整个江湖的福祉,为了不会再出现一场旷日持久、死伤无数地正魔对峙。她别无选择,只有继续趟入早已令她厌烦无比的江湖这摊浑水。

    冠冕堂皇到极点的理由,但是谭菲雅心中却明白,这些都是借口。

    她……

    根本没有办法拒绝那双充满恳求与渴望,不含一丝杂质的清澈的紫眸。

    无名笑了,他的笑容有点孩子气的傻气,轻轻的道:“谢谢你。”

    谭菲雅的素面闪过一丝不自在的神情,轻咳一声以她一贯淡雅的声调道:“本座有一条或许可以省去许多无谓厮杀的计策,不知你们愿不愿听?”

    两兄弟同时点头。

    谭菲雅又道:“你们先答我一问。你们俩兄弟有没有称霸江湖的野心?”

    汉中府城西郊的一处荒山下,树林里有一座巨大的坟丘,一块大青石做的墓碑上书着墓主人的名字,双尊盟斧头堂堂主龙霸天之墓。

    石碑前摆着各式祭品,除了常备的酒肉点心外,赫然有一颗苍老的人头与双臂双腿,可不正是公孙天祥尸身上失踪的人头四肢,经过特殊处理的残肢,虽有些干枯,却并未腐烂。

    无名与程怀宝就靠坐在石碑之下,程怀宝轻轻的拍着墓碑,就仿佛拍的是龙霸天的肩膀一般,喃喃道:“老龙,木头与我没有食言,你与众多兄弟们的仇已经报了。

    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咱们的双尊盟已经改名叫玄圣殿了,不只是名字更加威风了,实力也增加了十余倍,双刀门都被咱们收拾了。

    你在那边别担心,咱位双尊盟一般老兄弟都挺好的,纪中是五大堂口的堂主之一,他领衔的双尊堂中都是咱们的老兄弟,五恶人也还是如以前般一天到晚的咋咋呼呼,没个安静。

    大家伙都挺想你的,纪中他们喝醉的时候,还经常叫着要你来喝酒。

    今日宝爷带了一坛好酒,窖藏了二十年的烧刀子,咱们一人一半,喝光它。”

    说罢双目已然通红的程怀宝捧起身旁一只酒坛,打开封口,仰脖就灌,一通猛饮,半坛子老酒已然入肚,刚待将酒撒于墓前,一直静坐一旁默默烧着纸钱的无名忽道:“小宝,把酒给我。”

    程怀宝一怔,却二话没说,将酒坛递给了无名。

    无名接过酒坛,学着程怀宝方才的模样连灌三口,随即两兄弟共同执着酒坛,将剩余老酒尽数倾洒于墓前。

    距龙霸天的大墓不远,便是钟老爹的墓,两兄弟又祭扫过这位善良老人之后,身影消失在了茫茫山野之中。

    抬头仰望着远处那座曾经无比熟悉的高耸入云山峰。两兄弟心头都有万千感慨。

    我们回来了,玄青观。

    在山间小道缓步上行,望着周围似是而非的般般景物。无名与程怀宝谁也没有说话。默然中回忆着在前方那座恢宏道观中十余年前所发生过的点点滴滴地往事。

    虽然离开时,两人因为师父至真老祖对玄青观充满了怨愤。

    曾经……

    他们以为自己再不可能回到这里,然而当真正归来的这一刻,心中竟然生出了一股类似于游子回家时望乡心怯的古怪感觉。

    终于走到山门前那座高大地牌坊下,程怀宝双手微颤着扶上粗粗地木柱,轻声道:“木头,咱们终于回来了。”

    无名没有答话,一双紫眸一眨不眨的望着前方气势恢宏的大门与院落内的殿宇一角,缓缓的点了点头。

    两兄弟正在感怀间,一个雅嫩却充满了骄横的声音道:“哪里来的村夫野汉?报上名来。这里是你们可以乱闯的地界吗?”

    五个十二三岁的小道童满脸不耐的从观门中走了出来,说话地显然便是其中之一。

    这五个守门道童都是近两年通过晋级大会甄选的宽字辈弟子,哪里认得眼前这两个貌不惊人年轻江湖客就是玄青观有史以来凶名最著、成就最高的那两位弃徒。

    程怀宝眉头一蹙。斜楞着眼睛不屑的瞄了几个嘴上没毛的小家伙一眼,不耐烦道:“皇帝老子的宫寝咱们兄弟也是要来便来,何况小小一个玄青观?滚一边去!惹得老子火起,揍死你们几个不长眼的小混蛋!”

    玄青观称尊江湖十数载,观内弟子早已养成了目高于顶,骄横自大的性子。何曾受过这等无礼对待,五个小道童登时恼了。也不想想自己刚练了些基本地身手是不是对手,齐展手法,扬起各自的拳头。劈头盖脸地打来。

    无名眉头紧蹙,紫眸中厉芒暴射,虎躯一动间,空旷的山野间登时响起一片稚嫩的惨叫之声。

    惨叫声登时惊动了观内地高啤,院内响起数声示警的嘹亮长啸,几道迅疾无比的身影冲出了观门。

    为首的一名年约四十的玉字辈弟子怒喝已到喉头,猛然间认出了面前站的两人是谁,原本的怒斥脱口而出时已然变得无比恭敬客气:“原来是两位……两位……前辈,不知大驾光临玄青观,有何指教。”光是想个妥善的称呼,便已令这位玉字辈弟子急出了一身冷汗。

    几个倒地哀号的宽字辈小道童登时傻了眼,无名因心头那归乡感觉,百年难得一见的手下留情,他们并未被重伤,此时更被这位玉字辈的师叔祖的话吓住了,连身上的难当剧痛都忘了,愣在了当场。

    这两个小子……

    前辈?开什么玩笑?

    程怀宝冷哼一声道:“怎么着?我们哥俩回来拜祭师父,你小子想拦着不成?”说话间,还真有几分爷爷数落孙子的模样。

    这名玉字辈弟子四十多岁的人被二十多岁的程怀宝叫成小子,不但不恼,反而更加诚惶诚恐道:“小……前辈说笑了,晚辈不敢。您二位想回来看看,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莫说晚辈,便是掌教与诸位超级长老,也绝没人敢拦阻。”一急之下,小祖宗这三个字险些脱口而出。

    这话倒是不假,自从玄青观主持公道替绝世双恶平反恶名之后,两个曾经的小祖宗在玄青观的威名,一时无两,随着他们每一次大胜的消息传来,观内都是一片欢声笑语,毕竟再怎么说,都是从玄青出去的,这份渊源使得玄青观中的绝大多数道士都将他们视作了自己人。

    更何况今日这两位还是打着拜祭至真老祖的旗号,正显示了他们不忘本,示好于玄青的意思。

    倒地的五个宽字辈小道童终于知道了自己得罪的是什么人了,除了那两位弃门而去并将整个江湖搅得天翻地覆的小祖宗外,还有什么人能有这个谱?

    想明白了,五人立时被吓得魂不附体,叭伏在地上,头如捣蒜道:“弟子有眼无珠,冒犯了两位小祖宗,求小祖宗怒罪。”

    无名淡哼一声,程怀宝会意,摆手道:“都滚起来吧,以后眼睛都擦亮点。”

    这时,数十道快疾身影自墙头飞掠而下,正是被警啸引来的支援高手,其中一半以上都是规法殿中的护法弟子。

    “什么人胆敢在玄青观门前闹……”

    看清了无名与程怀宝,领头那名玉字辈护法弟子震耳欲聋的喝声嘎然而止,换上了一脸尴尬神情道:“原来是二位……二位……唔……不知是您二位大驾光临,弟子们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程怀宝大袖一挥,干脆道:“都是自己人,哪来那么多客气的,我们兄弟这趟回来是要拜祭先师至真老祖,顺便探望那几个逍字辈的老师侄。”说着话,两兄弟抬脚便向观内走去。

    几个护法弟子下意识的闪身拦在前面,无名与程怀宝虽然当年位列两位小祖宗,但毕竟早已被玄青逐出山门,更何况凭他俩现时的身份,多少还有些不确定的因素在其中。

    无名眉头蹙了起来,紫眸中隐有煞芒闪现,声音奇冷如冰道:“让开!”

    “这个……两位……”

    那领头的玉字辈护法弟子还待说什么,程怀宝也已变脸,冷森道:“行啊!连咱们哥俩儿的路都敢拦着了,你们够有种的!是不是还想动手将咱们这两个恶人拿下呀?来呀,拔剑呀,瞧把你们能耐的!”

    玄青观的道士对上无名兄弟。失天上便站在了劣势,且不说两位小祖宗的余威犹在,便是近年来这二位在三教五门联手捉拿之下,竟还能白手起家,干下了灭亡双刀门这等奇迹般的壮举,也足以叫这些玄青观的道士敬畏。

    数十个玄青观的道士,你望我我望你,谁也不敢上前动手,迫不得已乖乖让出去路,任无名与程怀宝昂首阔步,行入了久违的玄青观。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