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志xx 之 我就是董卓(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请牢记本站域名  ,或者在: --九天文学--

    月光下,这清纯至极的少女,眼波流动,带着无尽的媚意,就象一潭湖水,那刻骨的柔情,足以令铁人融化!

    她的脸庞是那么清纯美丽,她的身体是那么柔和温暖,天生的妩媚让人心旌摇荡,香唇凑在耳边,说出那么令人震惊的诱惑话语,香气自樱桃小嘴中散发出来,沁人欲醉,又有谁能抵挡她如此强烈的诱惑!

    我魁梧胖大的身体,已经变得僵硬,丝毫无法活动。只有一只手痉挛着,紧紧握住栏杆,手上的巨力几乎要将那硬木捏碎!

    貂蝉的双手,搭在我的双肩上,静静地看着我,什么也不说,只是用她那迷离的眼神,这么一直不停地看着看着。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她突然笑了起来,扑到我的胸前,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小小的粉拳,轻轻捶打着我的胸膛,笑着叫道:“大叔,你该不会当真吧?人家不过是说说罢了,看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我终于可以回复活动的能力,心情也随之跌入了无底深渊之中。貂蝉到底还是貂蝉,即使这么小,也可以把我玩于股掌之上!

    她趴在我的胸前,一直不停地娇笑着,半晌方停,幽幽地道:“人家就算是真的给了你,他那么残暴,如果发现人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只怕会活活把我打死呢!”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苦涩至极。伏在我怀中不再说话,只有香肩微微耸动。

    一股温热湿润地感觉自胸前传来,那是她的泪水,浸透了我胸前的衣衫。

    我无话可说,只能伸出两只粗壮有力的臂膀,用一对胖手轻轻拥住她温软小巧的身子,轻轻拍着她削瘦的肩膀。口中喃喃地说着安慰的话语。

    在我慈父般地抚慰下,她终于不再哭泣。伏在我怀里,侧过脸来,发出了平稳的呼吸声。

    我低下头,看着她微阂双目,美丽地脸庞上,一片平静,却是已经睡熟了。

    我默默地站了起来。抱着她,一直走到围墙边,纵身一跃,便要跳到围墙上面去。

    以我当世猛将的本领,即使带着一两个人,跃上这段围墙也不算难。我希望能够带着她,离开这令人窒息的司徒府,就象鸟儿离开牢笼一样。让她能够象鸟飞上天空,自由自在地飞翔在大汉广阔的天地之间。

    可是,当我的腿即将跳起来之时,我的腿突然僵住了,整个人就似一个木头人一般,呆呆地站在围墙下面。不能活动。

    我想要带她离去,纵情自由飞翔的梦想,终究只是一个不能实现地梦想。即使我愿意放弃高位,与她纵情江湖;即使貂蝉愿意嫁我这又老又丑的老朽,完全不顾世俗的眼光,游戏也绝不允许这样违反规则的事情发生,哪怕这个游戏世界,是专门为我一个人而建立的世界!

    我低下头,无限悲哀地看着这与我命中注定要纠缠无尽的绝美少女。在我的怀里,她修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看上去是那么清纯可爱。可是当我拥抱着她地娇躯之时,却清楚地感觉到。她的身上带有无限的妩媚风情,这般的妩媚,即使是我在相府中那么多的姬妾,也无一人能及其万一。

    我的腿僵直如木,让我无法带她离去;我只能低下头,用我长满胡须地难看的厚唇,印在她如花的娇靥上面,趁着她睡着时,偷去她少女的初吻。

    她的唇很香很软,樱口中的津液,甜得沁人心脾。我默默地吻着她,直到我的眼中蕴满了泪水,一滴滴地洒落在她绝美的容颜之上。

    ※※※

    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她甜甜地熟睡着,象一个无知的孩童。

    突然,她地脸上,现出了一丝恐惧,盖着棉被地娇躯也轻轻颤抖起来,口中喃喃叫着:“不要,不要,你这坏人,我不要你……”

    我默默地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带着无限的哀痛,看着这注定要取我性命地绝美少女,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落入绝望的深渊之中,不能伸出手来,解除她的痛苦。

    她的颤抖越来越剧烈,口中含糊不清地叫着什么,象是要那可怕的董卓千万不要夺走她的贞操,夺去她所有的梦想,让她的一生,都笼罩在董卓的阴影之下。

    她那样喃喃地呻吟着,泪水从她长长的睫毛下面,缓缓流出,洒在香枕之上。这名垂千古的女中豪杰,在这一刻,却显得如此无助,就象所有毫无力量的娇弱女子一般。

    我宽大的胖手,颤抖地伸了出去,抚摸着她头上的青丝,喃喃地叫着刀子的名字,希望能将她从恶梦中挽救出来,至少在我面前,她能够暂时摆脱恶梦的威胁。

    在我胖手的温柔抚摸之下,她渐渐安静下来,躺在被中,胡乱地伸出纤纤玉手,抱住我的胖手,放在满是泪水的玉颜之上,再度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坐在床边,伸手放在她的脸上,一动不敢动,只怕吵醒了她。直到我的浑身变得僵硬,真的象一个木偶一样。

    一夜未睡,我很是困倦,眼皮也开始上下打架。

    我的头,垂了下来,一下下地打盹,时而清醒,睁眼看看貂蝉还在睡着,于是,我又睡了过去。

    忽然,我感觉到手上已经不再是那么温暖了,猛然惊醒,抬头却看到貂蝉已经坐了起来,拥被靠在床上,轻咬樱唇看着我。雪白的玉颊之上,微微带着一丝羞红,轻轻地微笑道:“大叔,你醒了吗?”

    我胡乱点了点头,还是困得不得了,只恨不得趴在貂蝉身边,好好地睡一觉才好。

    貂蝉轻咬樱唇。一双明媚地大眼睛悄悄地看着我,终于轻声笑道:“大叔。你就在这里,陪了我整整一夜,是吗?”

    不知为什么,我的脸上突然热了起来,睡意也跑得无影无踪,慌忙地站起来,头却不小心在床上撑着红罗帐的木框。重重地碰了一下。

    看着我揉着头慌张的样子,貂蝉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却又努力忍住,轻轻地道:“大叔,谢谢你!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好呢!”

    我轻咳一声,借此来掩饰我的尴尬,举头望望外面。天色已经快要亮了,慌忙道:“我该走了,不然,要是被人发现,那就……”

    突然停住口,我摇摇头。要是被人发现,又能如何?难道还有人敢对我董太师怎样吗?

    不过,还是不要给貂蝉惹麻烦的好。我匆匆地向她告辞,正要走向门口,忽然又停住,转身道:“貂蝉,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再害怕下去的!”

    也许是我认真地表情让她吃了一惊,她怔怔地看着我,半晌。轻轻地道:“大叔。你可千万不要蛮干啊!想一想,你的亲人还在西凉等着你回去呢!”

    我会蛮干什么。难道我会去刺杀恶贼董卓吗?我暗叹一声,挥了挥手,颓丧地迈步走出了房间。

    不知道是不是我地错觉,在我走出房间之后,在身后,仿若传来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幽幽叹息之声。那里面所蕴含的情感,就是我这垂垂老朽,也不由为之暗自心伤。

    ※※※

    清晨时分,我已经立于朝堂之上,满朝文武,见我尽皆躬身下拜,无有敢立于我面前者。

    在我身后,是一个小小的孩童。那是我拥立的皇帝,什么事都得听我的,朝中大事,我可一言而决。

    不过,那也只限于我现在占有的几座城市而已。被其他诸侯占据地城池,都是奉那些反贼的号令;而我所拥立的正统朝廷,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最多只能分封州牧、中郎将之类的封号而已,而且还是游戏自己指定的,有时我想派人去截住献帝这小子发出去的分封诏书都没用,哪个反贼只要能多打下几座城,还是会被这小子封为州牧之职,我一点发言权都没有,真是要气死老夫。

    朝廷大事,我一言而决,反正也没什么事,把所有的武将都派出去征兵训练,或者是搞好安定团结,免得老百姓起来闹事;而文官就都给我去搞内政,先将城市建得大些再说,到时候收税也能多收一些,补充我这些天来征兵所需的金钱。

    下了朝,我看着王允低头沉思着走向他地车驾,忽然叫住了他:“小王,你过来一下!”

    王允一怔,回头看见我在向他招手,虽然不明白我对他的称呼是从何而来,还是面露喜色,如哈巴狗般巴巴地跑来,拜倒在地,恭敬地叩头道:“太师见召,不知有何差遣?”

    我点头道:“有事!上次你说请我吃饭,我今天有空,就去你府中吃饭吧.”

    王允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却微微有些仓惶,重重地磕头道:“太师赏光,下官荣幸之至!只是家中一应事物未曾齐备,须得明天才能备好,请太师宽宏,明日再光降寒舍,不知可否?”

    我心中冷笑,未曾齐备,只怕是吕布未曾去过你府上,见了貂蝉吧?我待要不应,只怕那该死的游戏系统又要逼着我做一个哑巴,倒不如爽快一点,仰天大笑道:“也好!你一定要好好准备,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王允大喜,叩头道谢,千恩万谢地走了。

    这一天,我整天都是心情烦燥,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来。

    到了晚上,我终于忍受不住,跳起来大叫道:“备马!我要出去!”

    很快,我的宝马良驹已经备好。我跳上宝马,拍马而出,便要赶往王允府第,看一看那王允所搞地阴谋诡计!

    谁知道,这该死的畜牲竟然也是游戏系统一伙的,看我要骑着它跑到司徒府去,竟然在快要接近之时。掉头就逃,不管我怎么拿鞭子狠抽怒骂。它就是一点没觉着的样子,越跑越远,直到离司徒府三里之外,才停下来,满脸无辜地看着我。

    和一个受系统操纵的畜牲斗气,实在是没什么意义。我无可奈何,只得拍马向吕布的府第驰去。

    这一回。这畜牲还算听话,驮着我一直飞奔到吕宅门前,守门人不敢拦我,打开大门,让我骑着马,一路闯了进去。

    象我想的那样,奉先果然不在家里,早已被王允老贼请去赴宴去了。

    一闻此言。老夫怒上心头,可是又不好发作,只得命人搬了把椅子,坐在屋前,耐心等待着吕布地归来。

    一直等到深夜,才看到奉先打着酒嗝。东倒西歪地回来了。

    我沉着脸,站了起来,喝道:“奉先,你到哪里去了?”

    奉先看到是我,慌忙站定,噗通一声拜倒在地,醉笑道:“原来是父亲大人,孩儿刚才是去……”

    突然间,他的声音停住了,整张脸也开始扭曲。现出痛苦之状。口唇嗫嚅着,就是不能将口中地话说出来。

    我暗自冷笑。心里明白,受到系统操纵,不能自由说话地并不止我一个。我地这位义子,虽然是毫无机心,想要告诉我实情,可是系统偏不让他说出口,免得我们对不上台词,下面杀我的戏就不好演下去了。

    虽然奉先不是玩家,而且即将杀我,但他终究做了我这么久地义子,现在来说还是忠心耿耿,看着他那么痛苦的模样,我终究还是心中不忍,叹息道:“罢了,为父也不是想知道你去哪了,只是喝这么多酒,对身体不好,以后不要再多喝酒了!”

    奉先如蒙大赦,拜在我面前用力磕头,口口声声地赌咒作誓,只道以后再不饮酒,一定要听从义父的教诲云云。

    我也不想多听,吩咐他快些去睡,便走出府门,拍马离去。

    骑着马在大街上兜了几圈,我终究还是放不下貂蝉,拍马向那边驰去。

    来到司徒府后墙外,我跳下马来,把缰绳拴在一棵树上,依着旧路,再度跳进了司徒府后院之中。

    在黑暗中缓缓行进着,我渐渐来到牡丹亭,看着亭中倚栏轻叹地少女,一阵心酸,自心底缓缓涌起。

    就象感觉到我的到来一样,那亭中绝美少女,缓缓转过头来,轻声问:“大叔,是你吗?”

    我缓步从黑暗中走出,轻轻地点了点头。

    貂蝉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欣喜的笑容,如小鸟般从亭中飞奔出来,扑到我的怀中,紧紧抱住我的胖躯,伸出樱唇,在我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那柔滑的唇,在我地脸上留下淡淡的水痕,让我的心,也为之跳动。

    我不由一怔,虽然满心烦燥,却还是被貂蝉这样亲热的动作惊得怔住,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刀子是什么意思。

    貂蝉大胆地搂住我的脖子,凝目看着我,微笑道:“大叔,这是我第一次亲别人呢!你有没有高兴一点?”

    我含糊地答应着,有些吃惊地问:“貂蝉,你今天好象不大一样啊?”

    貂蝉微笑着,眼中有泪光微微闪动,却是努力欣喜地笑道:“大叔,我明天就要走了,以后,你再也看不到我了!”

    我喉咙里咕噜了一声,明知故问道:“貂蝉,你要去哪里啊?”

    貂蝉静静地看着我,直看到眼中泪光盈盈,才微笑道:“我要回并州了啊!那里,可是我的家乡呢!”

    我微微一怔,明知道她在说谎,却不忍拆穿她,只是微笑道:“好好,你能回到家乡,那可太好了!”

    貂蝉抱住我地脖子,含泪微笑着,轻声道:“大叔,你也在为我高兴吗?”

    我沉默下来。半晌,才缓缓地道:“至少,以后你不会再担心了吧?”

    貂蝉娇躯明显地颤抖了一下,将脸埋在我的颈间,幽幽地道:“是啊,总算等到这一天了,不管怎么样。总要我努力承受才好。”

    她地手,痉挛地抱紧我的脖颈。低低地呜咽起来。

    我忍不住抬起胖手,环抱在她的腰间,她虽然颤抖了一下,还是没有反抗,任由我这样抱着她。

    我身上披的宽厚衣裳,已经解了下来,披在了貂蝉的身上。我们就这样。在黑暗中默默相拥,抱着这不停颤抖的少女,我的眼眶,也不由湿润,却无法安抚她痛苦地心,只能默默地抱着她,将我粗壮地手臂,抱得更紧一些。

    许久之后。当她终于不再颤抖,从我颈间抬起头来,含泪微笑道:“谢谢你,大叔,我现在好多了!”

    我微微点头,勉强笑道:“那就好!你一定要好好休息。千万不要多想,自己地身体最要紧了!”

    抬起头,望着夜空中的星斗,我忽然想起那一颗将星,心中忽然一阵烦恼,忍不住问道:“貂蝉,我刚才在司徒府门前,看到了一个青年将军骑着一匹红马跑出去,长得很英俊啊!”

    貂蝉又颤抖了一下,美丽地面容上。现出复杂难明的神色。轻轻地道:“是,那位将军是……”

    她忽然停了下来。再度环抱住我的脖颈,将脸埋在我颈间,轻声呜咽道:“大叔,我的心里很难受,你再抱抱我,行吗?”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