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1.敌手-215.断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11.敌手

    保莱塔的能力毋庸置疑,但是,他却无法轻松应对一个梦魔。传说中那是能够自由出入人的梦境,从人的梦境中收集各种负面情绪作为食物,从而不断生长不断强大的魔鬼。他们能够化为烟雾,有强大的精神力,有变化万千的法术和其他战斗方法。那是一种极为可怕的生物。

    而保莱塔,却是几乎是一个完全依赖物理攻击手段的德鲁伊。他可以轻松碾碎那些动作缓慢的僵尸,伯爵以下等级的吸血鬼,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恐怕也不放在心上,至于炮灰狼人,只要不是数量太悬殊,他总有办法……总会有办法的。但是,面对一个梦魔,他有些力不从心了。

    英俊的梦魔几乎不给保莱塔任何还手的机会,对保莱塔背后的攻击落空之后,他就又变成了一团烟雾,消失了。不同于模糊术,模糊术是以极高速的颤动来影响人的视线,利用人的视觉暂留现象的一种符合物理原理的法术。如果是对付模糊术,保莱培能想出不下12种方法来。但是,梦魔的消失和出现那都是那个神秘的种族的异能,而且,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研究出来过,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保莱塔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仿佛都张开了自己的感觉,随时准备应对可能来自任何一个方向的攻击。保莱塔知道,梦魔的耐心有多好。传说中,一位古代的意志坚强的骑士为了防备一个梦魔的攻击,为了防止梦魔悄无声息地潜入自己的梦境折磨自己,整整有12年没有睡觉,而当他终于耐不住疲劳坠入睡眠,梦鹿就来了。等待了12年的梦魔。保莱塔绝不认为自己有值得梦魔追杀等待12年的价值,但在当下,他知道,他自己的动作带起的风声都有可能干扰自己的感官,让自己无法在第一时间发现梦魔的出现,和攻击,他必须等待。

    3个狼人扑了上来,无法无视的保莱塔终于动了,他高高跃起,抓住一个狼人想要将他撕成两半的时候,梦魔又出现了在他身后,仍然是同样的姿势向他的背心刺去两刀。保莱塔在空中无法精确控制自己的动作,略微扭了扭背,拼着挨了两刀,将那个狼人撕碎,朝着两边扑上来的两个狼人扔了过去。

    清晰无比的痛觉让保莱塔一声怒吼。纵然他刚刚掷出的,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血腥可怖的暗器之一。

    伊琳娜赶了上来,她虽然并不是专精医疗的植物系德鲁伊,但她却仍然朝着保莱塔投出了一个恢复术。随即,她就陷入了不断扑上来的狼人群中。

    伊琳娜的战斗方式看上去有些类似于那个和左林交手过的魔女莎迪亚,不断地高速旋转带起一片片虚影,真真假假的攻击和旋转带起的力量让攻防一体了。但伊琳娜对付狼人这种单一的物理攻击高手,显然经验非常充足。一边高速旋转着,将冲得最近的几个狼人踢飞,一边抛出一束束顶端结着沉重的果实的藤条。这酷肖链锤的武器不时让一个个狼人被绊摔得满地打滚,甚至滚倒在同伴的前进道路上,被同伴踩上了一脚。

    伊琳娜最有震撼力的攻击莫过于她对于鬼藤的精确控制。一个狼人冲到距离伊琳娜不足一米的地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动弹分毫,他身上已经缠绕了几束纤细但坚实的鬼藤,并且在一瞬间将他的动作固定在了那个瞬间。随即,伊琳娜背转身的飞踢,脚尖上嗖地成长出一片绿莹莹的长刃,将毫无抵抗力的狼人的脑袋削去了。

    伊琳娜的战斗方式,一点也不像她外表看起来那么纤弱,甚至不像是一个标准的植物系德鲁伊。她一边以变化万千的格斗技巧配合着最节省自然之力的变化而出的长刃解决一个个狼人,一边高呼着,斥骂着,诅咒着,活脱脱是一个女武神的形象。作为一个植物系德鲁伊,她甚至一点也没有要在自己身上施展一个灵甲术的意思。

    解决了外围的敌人,部族战士们开始接近营地了。和从另一边突袭营地的大队人马遥遥相望。但能够冲入营地的那少数几个人,也都陷入了让人疲累的战斗。

    左林这个时候赶到了。抛射向天空的十几支含羞草形状尾羽的箭矢在半空中化为无数片绿色的长刃,像雨点一般落在了营地里不断从地底爬出来的僵尸群中,落在了那些和黑暗议会的人一起来到这里的雇佣兵中间,引起了一片哀嚎。两支骤然变大,变得如同两株足以当作建筑物横梁粗细的巨木的箭矢狠狠砸在狼人群里,横滚开的巨木一打就是一片。准确罩在了保莱塔身上的灵甲术让保莱塔可以不用顾忌自己的伤口,在梦魔又一次攻击的时候同时击中了梦魔。梦魔英俊冷酷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愤怒,而肩膀上的伤口会让他每次从出现到能够攻击到保莱塔的时问延长那么—点点。

    保莱塔放声长笑,仿佛在那一刻他掌握了胜机。他知道他应该不是梦魔的对手,他的攻击方式太单一了。

    “你去把狼人扫光!”左林喊道,“把这家伙交给我。”

    保莱塔毫不迟疑地服从了左林的指示,他纵身一跃,跳进了狼人和僵尸混杂着的队伍里,用爪子拍倒了一片僵尸之后一头撞在一个狼人的胸口,那狼人被撞得远远飞了出去,眼看是活不成了。

    梦魔想要追击保莱塔,却被左林阻挡住了。梦魔对于那一瞬之间左林居然能够闪身到自己身前,用长弓末梢的木刺扎向自己的迅捷动作震惊不已,可以看出在速度上他从来没有被这样挑战过。

    长弓扬起的并不仅仅是一根木刺,而是一蓬细小得几乎不会被肉眼察觉的种子。当梦魔接触到种子的一刹那,他硬生生收住了原本的动作化为一团烟雾消失,但却仍然没有能完全躲开那蓬种子。他身上沾到了两枚。仅仅这两枚就让他狼狈不堪,他发现这两枚种子在迅速吸取自己的血液生长,似乎只是沾在自己皮肤上一点点,却怎么也甩不掉。

    梦魔的反应是很快的,他双手一挥,居然将那两枚种子连着已经沾染了的血肉削了下来。英俊的脸庞变得狰狞了起来,梦魔发狂了。原本消失的时候黑色的烟雾变成了血红色。

    左林在梦魔自己削去自己身上的血肉,来避免那两枚腐骨草的侵蚀的时候就有些震惊。很少有人能够那么快判断腐骨草这种东西的威力,作用,并且以最简明的方式做出判断,怎么能清除腐骨草的影响。

    这是个危险的对手。再次出现的时候,梦魔的形象已经变化了,不再是刚才那个英俊的青年,而是一个头上长着山羊角,有着血红色皮肤和恍若爪子的手足的魔鬼的形象——西方传说中经典的魔鬼形象。梦魔嘴里喷吐着谁也听不懂的咒文,挥手发出一道道火柱,朝着左林攻击而来。

    左林以同样雄壮的语调吟唱出一段咒文,在躲开了两道火柱之后,咒文的效力发挥了出来。他的脚底出现了一朵巨大的花朵,而他就站在花朵的中心。那个瞬间,他的形象依稀有些像是脚踩莲花的佛陀,一片片巨大的尖锐的花瓣变成了一方方的盾牌,将火柱导向了其他方向,导向了地面、空中,甚至是狼人和僵尸群。

    梦魔似乎一点也不顾惜作为自己同伴的狼人和作为现在填充着整片地面为己方消耗着攻击而来的两支队伍的力量的僵尸,却一心一意地不断攻击左林。

    在花瓣形成的盾牌的保护下,左林没有直接发起反击。这些盾牌为他赢得了缓冲的时间。

    一首萨满的战歌响起,带着一道土黄色的光环延展开来,那些被光环触及到的尸和骨骸立刻倒在了地上,然后又缓缓站了起来,向着那些被死灵法师控制着的僵尸和骨骸攻击去了。

    这就是区别。死灵法师可以控制的是没有灵魂的躯体,但是,所有在这里殉葬的古代部族战士,都是带着捍卫土王宝藏的意念进入那些墓穴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必然是有至少一部分灵魂的。对于非洲部族的仪式有了一定了解的左林充分利用了这一点。

    相比于击败面前这个很有些本事的梦魔,将战局控制在手里似乎更为重要。左林的战歌扰乱了黑暗议会的整个营地有序的防御体系,让营地一下子陷入了混乱。似乎没有想到僵尸会在这个时候反噬,接连响起的惊呼声表明了那些狼人,乃至于那两个死灵法师有多惊恐。

    而这个时候,又一个好手加入的战团。像是一片烟雾般的小虫子落在一个个刚刚死去的人的身上,然后,那些人就这么站了起来,以敏捷的动作攻击起了那些迟钝的尸骸。

    尤臣度来了,非洲黑巫术是如此神秘的一个领域,傀儡术更是其中最神秘最危险的一个分支。而尤臣度,作为现在最强大的巫师的儿子,显然得到了真传。

    “小心,”左林忽然以所有人都能听懂的非州通用土语大声呼喝道。

    212.拼命

    梦魔终于发飙了。他可以接受作为一个强大的德鲁伊,在速度,力量和战斗技巧上在和自己的几次接触里不分上下,但是他无法接受左林似乎无视了他的攻击,而将注意力转移了开来。那是明显的对自己的轻视?至少梦魔是这样认为的。

    梦魔发动了自己最为强力的精神攻击,不分敌我的。但是由于黑暗议会的人普遍都接触过各种各样的精神攻击,应该免疫力比较强吧,而那些死灵法师和尸骸,更是不会受到任何精神攻击的影响。他们早就死了。

    一声耳语仿佛在方圆几里内的每个人的耳朵边上响起。那些护卫在另一支攻击营地的队伍里那些神父身边的佣兵捂着耳朵倒了下来,那些跟在后面的部族战士也好不到哪里去。伊琳娜被骤然袭来的精神波动轰击得出现了个趔趄,狼人的爪子立刻在她的背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口。这种精神攻击对于精神力越强大的人,作用就越大。保莱塔倒是无所谓,正在依靠本能作战的他甩了甩脑袋,将晕眩抛去就继续战斗了。但那些被尤臣度的傀儡术控制的新鲜的尸体却没那么幸运,纷纷重新倒在了地上。那些小虫子无法抵抗这样的精神攻击,全部被震死了。而同时控制着那么多虫子,完全依靠着几个部族战士卫护着周围的尤臣度则喷出了—口鲜血。

    梦魔用这样的方式回敬了左林。

    挡开了几道火柱之后,钢铁一般的花瓣破裂了开来,砸碎在了地面上,仿佛是玻璃构成的脆弱的艺术品。重新出现在大家视线中的左林,则呈现出了另一幅形象。他身上披挂起了绿灰色的甲?伲?掷锾嶙懦け?蟮丁k挥幸砸桓鼍?涞闹参锵档侣骋恋男蜗蟪鱿郑??袷峭?沃械娜舛苷绞康男蜗蟆?br》

    甲?倜挥杏跋焖?牧榛钚裕??罅值恼蕉贩绞饺词悄茄?绞怠k?挥性酒鹌讼蛎文В??墙籼?诺孛妫?杀甲牛?宸孀拧??孀畔杆榈慕挪降拿恳淮蔚盘ぃ??乃俣榷加幸坏愕愕脑黾樱??墙挪接虢挪街?湎喽员冉隙痰木嗬肴盟?vち瞬椒サ牧榛钚浴<词姑文??c鱿郑??部梢匝杆俚髡??淙煌娑运俣群凸咝允┘釉诮捧咨系木薮笱沽Γ2惶?诤跽庑?k?枰?氖鞘だ飧雒文В?丫?皇悄侵炙?桓冻龃?劬涂梢哉绞さ亩允至恕?br》

    在旁人眼里,两人接下来那几分钟的战斗是那样急促,那样无法捕捉。梦魔的每一次消失,出现,都伴随着两人武器的交接,一次,最多两次。梦魔的消失和重现虽然是这个物种的特性,但同样是要消耗能量的,梦魔几乎在拼命了。这样连续的消失和重现,这次战斗之后恐怕他会有很长时间都处于虚弱状态,可能需要几周甚至更长时间来慢慢恢复。而左林同样咬着牙在苦苦支撑,并不是以绝对的速度见长的他,正在用部分变形术来维持高速度和灵活的转向,还同时在用愈合术修补每一次剧烈的冲击给自己身体造成的损耗,让这种高速可以持续下去。这绝不是他熟悉的战斗方式,而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够持续到什么时候。对付梦魔,那些强力的咒术是无效的,在咒术施展出来的那点时间,梦魔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传统的物理攻击同样无效,因为那无法赶上梦魔对于空间的掌握。唯有在速度上领先一步,在梦魔每一次的出现的时机给梦魔造成打击,或者至少造成压力才行。在这一点上,左林做得极为成功。

    掩映在火光之中的虚影让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两人交战的地域,无论是黑暗议会的人还是两支部族的队伍里的人,甚至是那些强大的巫师,神父,乃至于保莱塔和伊琳娜都有些看不懂这样的战斗,甚至无法判明到底现在是谁比较有优势。颠扑不破的,真的是战斗中速度的重要性吗?

    梦魔耗尽了自己能够使用的消失和重现的次数,而左林也几乎到了脚踝崩溃的边缘。然后,两人以最粗野的方式直接碰撞在了一起,有着魔鬼外形的梦魔的力量和现在在格斗技巧上毫不亚于动物系德鲁伊的左林开始以老老实实的方式一刀一拳地拼斗起来。体型庞大的魔鬼手里,两枚匕首显得有些太小了,梦魔捡起了地上阵亡的部族战士留下的长刀,而左林也抛去了双手长刀,一手一支半米长的双刃剑,挥舞着和梦魔战斗成一团。

    酣畅淋漓的战斗是检验修炼成果的最好的方式,而左林自从唤醒了梦游人体质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梦魔,是个很好的试练。

    “报上你的名字,”当两人死拼了几下,终于确认了今天这个场合恐怕谁也压不倒谁,终于分了开来,站在两块突起的岩石上,对望着,左林豪气地问。虽然身体承担了巨大的压力,但是,左林此刻感觉到浑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是那么活跃,那么舒爽。这或许是他这个人前总是保持低调的家伙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自己同样是为战斗而生的。

    “格奥菲兹,”梦魔以狂热的语调高声呼喝着自己的名字。 “你呢?德鲁伊。”

    “左林!”左林的右手抚在了胸口,当他的手移开的时候,银色的狮子纹章留在了盔甲上。

    格奥菲兹回头看了看已经濒临溃散的营地,高声喝出几句命令。他和左林战斗了足足有一刻钟了,而一刻钟对于原本就占据了优势的两队部族战士来说,可以做很多事情。刚才的精神攻击虽然凶狠,但造成的伤亡并不足以影响整个战局。而拖住了格奥菲兹这个对方阵营里最有战斗力的家伙,保莱塔和伊琳娜放手施为,更是造成了绝大的杀伤。在左林和格奥菲兹战斗的时候,伊琳娜连着放出了几个极为凶横的大范围攻击,几乎一个人就扫清了三分之一的僵尸,效率比起那些神父来,高得太多了。但伊琳娜也由此耗尽了自己几乎所有的自然之力。此刻,已经退回到了部族战士群中,以小巧的方式在进行着战斗。另一边,那些神父,战士,和巫师,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是战斗双方,或许是三方都显得有些力竭了。

    “我们会再见面的,年轻人。”格奥菲兹重新变回了那个英俊的年轻人,冷酷地说道。

    “当然,只要你们还继续为所欲为的话。”对于格奥菲兹明显挑衅和威胁的语气,左林冷冷回敬道。

    一片片的血雾腾了起来,那两个死灵法师已经开始使用暴尸术在阻滞那些神父和部族战士们前进的步伐了。看出格奥菲兹和那些黑暗议会的家伙们想要逃跑,大家却都无力追赶。持续了不长时间的战斗却让几方的最强人物都耗尽了力量。

    眼睁睁看着黑暗议会的家伙们携带着很少的东西狼狈逃窜,一溜吉普车和卡车带起一片烟尘消失在山谷尽头,部族战士们欢呼了起来。他们看着那已经被巨大的施工机械凿开了很大一片的山洞,看着山上山下那些古老的石刻雕像,不知由谁起头,一起唱起了节奏感十足的镇魂歌。

    左林累得靠在一块巨石上,呼呼喘着气。奥孔柯沃指挥着部族战士们扎营,清点人数,而那些巫师们则开始将满地的尸骸搬动着,拼凑着,重新下葬。这些都是护卫土王宝藏的战士,而那将是他们永恒的职责。

    刚才,两队部族战士们有共同敌人,还能相互帮忙,一旦敌人走了。他们立刻就发现,两边绝不是一起的,另一边的那些部族战士,来自苏丹南部,是由一个声望显赫的大酋长召集起来的。虽然两边的部族战士,巫师都曾经在一个土王的统治下,但是现在他们分属两个国家,互相之间可能还有不大不小的矛盾。

    “你们好,朋友们!”一位白人神父小心翼翼地走近了这边的营地,十分谨慎地问候着有些明显西班牙人的气质的保莱塔。而那边的部族战士们,则小心翼翼地注意着两边的接触和交涉。

    “你好,神父,”保莱塔呵呵笑着,回应道。“你们来自哪里?”

    “德国,法兰克福。”神父撇去了英语,用腔调浓重的德话回复道。“感谢你们的帮助,现在,你们……?”

    “需要我为你引见这边的头领吗?”保莱塔问,“我们只是适逢其会,无意影响两边之间的任何会谈。我们会很快离开的。”

    “您误会了,我们将追击黑暗议会。我们同样无意两边的争执,这里是他们的世界。任何决定,也应该由他们自己做出。”神父认真地说。“我仅仅过来传达一个消息罢了,我们这边的那位黑人头领说,希望能谈判,不希望作战。我想,我们之间的交流会比他们更不容易剑拔弩张,所以,就自告奋勇地过来了。”

    “那很好。”左林微笑着说。

    213.乱局

    “你是说,黑暗议会现在像疯狗一样乱咬人?”

    在为受伤的部族战士治疗之后,德鲁伊们和神父们一起,告别了两边已经开始谈判了的部族队伍,向着黑暗议会撤离的方向不急不缓地追出了一程。他们的行动很小心,并不是真的想要碾上去再杀一阵。黑暗议会虽然在突袭中损失了不少狼人,雇佣兵和那些开掘土方的专业人士也死得差不多了,但两个死灵法师,大部分吸血鬼,几个魔鬼契约者和那个实力极为强悍的格奥菲兹还都在。没有了部族战士分担战斗的压力,再接触上之后可能讨不了好的,就是他们了。他们此刻更需要戒备的,还是黑暗议会会不会设伏,来对付他们这些追兵。

    在这样的情况下,追出了大约200多公里后,他们就打了个弯向着西南方向中非地界前进了。到那里,他们就能够找到能够带着他们回到欧洲的交通工具。

    三位神父虽然战斗力很不错,坚定的信仰和长年在危险的地方进行传教的经历让他们无畏于危险,但在非洲,哪怕无数不在的危险并不困扰他们,脱离了人群之后骤然需要面对的野外生存问题却回避不了。好在同行的有3个德鲁伊,哪怕是用野地里出产的那些不知名的果实,猎获的一些小动物,也可以弄出丰盛的大餐来。

    啃食着不知名的块茎,三位神父向德鲁伊们讲述起了为什么他们会来到非洲,追踪着黑暗议会,无论如何要把黑暗议会寻找土王宝藏的行动搅黄。原来,黑暗议会现在不仅仅在美国和真理会打得热闹,在欧洲也相当不安分。在向来被黑暗议会视为自家后园的东欧,甚至发生了好几次袭击教堂的事情。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据说,黑暗议会还有更大的计划,可以威胁欧洲数十万上百万普通居民的计划。在无论如何也无法将黑暗议会的计划调查出来的情况下,向来和黑暗议会不对付的教廷采取了无奈的招数:不管黑暗议会想做什么,一律阻挠。于是,黑暗议会等于差不多在美国和欧洲两线作战,而让人惊讶的是,本来他们在和真理会的作战中略略占了些优势。当教廷加入了之后,他们也没有太大的颓势,在欧洲,居然还一直维持着均势。

    这种均势,也就是引起左林的感叹的由来了。黑暗议会充分发挥了围点打援的战术。他们不断小规模袭击普通人,袭击防备不佳的一些教堂、修道院、隐修院乃至于教廷设在各个城市接待普通教徒,也通常是让些没什么能力的神职人员工作运行的传信所。有时候,他们甚至抛开了教廷设立的机构,扑向了教徒比较集中的居民区,一时之间,风声鹤唳。宗教裁判所的人力物力有限,而驻扎各地教堂和教廷其他机构的神父又不可能人人都是精于作战,在宗教裁判所的战斗队伍疲于奔命的情况下,甚至可以说是黑暗议会在欧洲也占据了上风。

    左林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三个神父对自己这几个德鲁伊,再异教徒不过的异教徒那么客气了。这才是有脑子的家伙,不是脑子里除了上帝什么都没有的狂信者。他们知道,如果能够将德鲁伊议会拉入战团,基本上黑暗议会在欧洲就算是完蛋了。德鲁伊议会虽然人手并不充沛,但好手可是非常多的。看到了左林的狮子纹章,看到了作为一个植物系德鲁伊能够和格奥菲兹这样的梦魔,黑暗议会内第二强大的种类以纯的物理方式战斗到这个程度,三位神父已经明白左林在这方面有怎么样的影响力。

    “以现在的情况来说,我们并不算是旁观者。”面对那位名叫巴恩斯的神父,左林这样说。他回避了直接的表态,又在同时表明了自己对于黑暗议会并不喜欢,甚至是极为厌烦的态度。掌管行动处,对于左林的指挥能力和交际能力本身就是最好的锻炼,现在,这类的外交辞令,他已经掌握得极为熟练了。

    巴恩斯并没有指望能够从左林嘴里得到什么承诺,他也自认为不是能够和左林谈判或者什么的人。说起来,他只不过是宗教裁判所里能力尚可但职务不高的一个战斗人员而已,而且,教廷森严的等级制度和德鲁伊议会开放开明的制度不同。假如是保莱塔单独和他们遇上,如果谈得开心答应了什么事情,只要不是太离谱,左林都会认。但是,巴恩斯要是答应下了什么,回去可是没人承认的。两个强大的机构,气质却完全不同。

    “不觉得,这次黑暗议会强大得有些诡异吗?”左林问道。

    巴恩斯点了点头,说:“的确。黑暗议会从来不曾有过那么大的胆子。同样在欧洲,我们教廷虽然这些年并不顺利,但仍然是主流。黑暗议会从来就是躲着我们,尽量避免发生冲突。因为一次冲突,就很有可能发展成一次战斗,一次双方投入巨大力量的决战。这种情况,黑暗议会多数会吃亏。至于东欧,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境内,那就是另外一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