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6.合作-220.遗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16.合作

    教廷为了招待左林他们一行果然是花了不少心思的。除了巴恩斯所提到的那些看起来在知情者的圈落里已经很有名的清水,面包和肉排之外,其他方方面面的安排也非常到位。奢华和享受并不需要金碧辉煌,需要的,大概的确是那些平时自己注意得到或者注意不到的细节。而诡异之处恰恰在于,虽然身在其中这几个家伙都觉得被照料得很是惬意,但在旁人看来,他们却和那些同处于一个屋檐下的那些苦修者仿佛没有什么区别,仅仅只是穿着上,不是神职人员那样的黑色的袍子和白色的领口而已。

    “墨敦柯先生明天上午会来这里,你们有时间吗?”在下午茶的时候,巴恩斯仿佛是随口问了一句。

    只有身处其中,才能感觉到教廷作为一个强大得有些可怕的机构几千年来所形成的无处不在的力量。得知了在为了能够帮助部族战士,他们曾和赫敏分开,将赫敏扔在了联合国难民署的营地,巴恩斯几个电话就查出了赫敏现在的位置。询问了左林之后,他打了个电话让正在耶路撒冷的一个朋友将赫敏也一起接来罗马。当然,不会勉强赫敏的行程。在那位各方面都神通广大的朋友的导游下,赫敏甚至能去很多她原本不敢去,也不可能去的地方游览,甚至拍摄照片。耶路撒冷最近比较太平,可能赫敏还在哪个很有历史韵味的地方玩呢。

    为了让左林来到罗马的事情不要引起太大的猜疑,巴恩斯甚至安排了意甲的两支球队的几个经理一起来吃饭喝咖啡,故意让几个关系不错的记者拍到,还专程为了这件事情让教廷的御用写手撰写了语焉不详的公关稿,弄得仿佛左林有意转会意甲似的,不了解左林的那个德鲁伊身份的,说不定还真的会被唬住。那些黑暗议会、真理会的家伙,就算知道左林是德鲁伊议会里执掌一方的“狮子”,却也无法排除他真的想转会意甲的可能。德鲁伊议会的个人发展和公共事务的分离虽然的确让德鲁伊议会不太容易聚集起强大的人力资源像一支军队一般可以到处征战,却也保证了议会里绝大部分人的生活状态都相当良好。

    巴恩斯和他的那些同僚们那种井井有条,一点也不着急的态度,还有不温不火的语气和对于各种细节上的事情的认真细致,有条不紊的处理让德鲁伊们有些佩服。教廷现在在欧洲真的是处于下风?对于这个问题,大家仿佛都有了另一种看法。或许表面上的情况的确是处于下风,但教廷并没有尽全力,也没有拿出全部的本事来。

    而在安排和宗教裁判所的两位最高执事之一的墨敦柯见面的时候,巴恩斯更是刻意忽略了墨敦柯红衣主教的身份,没有称他为红衣主教猊下而是用了最普通不过的“先生”来称呼,大大削弱了教廷和德鲁伊议会这次接触的谈判意味,而更像是一次朋友之间的晤谈。

    “当然有时间。”已经和索福克勒斯说好,这次谈判基本让索福克勒斯来掌控。是不是要和黑暗议会全面开战,左林心里并没有固定的一个想法。其实,索福克勒斯也没有,但索福克勒斯以不表露自己态度的语言来扯皮,推敲,试探的功夫,比起左林来可强了太多了。

    索福克勒斯的表态让巴恩斯松了一口气。对于他这样的资深神职人员来说,在哪怕最危急的时刻都能保持一派从容,但他却比德鲁伊们更了解现在教廷面临的困境。固然,教廷是可以拼尽全力把黑暗议会打残,但这是要冒着两个风险的:首先,要把黑暗议会打残甚至打死。教廷自己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会小;其次,教廷和其他的力量组织不同,别的力量组织未必有能力也未必有意愿来表现自己的强大,而教廷,则是对于表现自己强大的一面有些忐忑。因为,教廷曾经无比强大。他们在行事的时候不得不顾忌到很多方面的反应。不单是各国政府,同时也包括大批的教徒和神职人员。有人说,信仰在这个时代迷失了。但教廷内部的人员都知道,并非如此。在这个各种说法杂陈,乱七八糟的邪教层出不穷的时代,在这个无数理论和说法混淆着人们的视听的时代,在这个科学变得无比强大,几乎变成了一种信仰的时代,教徒没有减少,而是增多了。正如同黑暗议会的成员数量的飞速膨胀,如同德鲁伊议会那平衡自然和环保的主张在越来越多的人心里扎根是一个道理。信仰,是一个人可以经营的一份心田,当种子撒下去,只要那种子相容于土壤,能够打碎心里的坚冰,那蓬勃生长之后能产生的力量是无法预计的。无非是,这颗能够生长的种子代表着哪一边而已。

    在这种时刻,教廷更是要刻意避免给人造成过于强大,或者有些咄咄逼人的印象。

    两方综合起来,如果能够说服德鲁伊议会协助他们,哪怕并不用很多人很多力量,他们也能够做很多原先无法完成的事情了。而德鲁伊们,恐怕对于黑暗议会也不会有任何好感吧。

    和墨敦柯的见面是在罗马街头的一个咖啡馆里。他们没有选择在他们被安排落脚的近郊的一处原本是修道院现在改建成旅社的地方,也没有选择跑到梵蒂冈的某某教堂,而是在一处广场边上。墨敦柯并不介意这种时候喝上一杯清水。咖啡对于他来说,有些强劲了。

    “我认识你的老师,他曾经是我的同学,比我年级低。可能,他是当时几年里最优秀的神学院学生了。”墨敦柯的语气十分平和,回首当年的感触里,一点也没有夹杂评论的意味。

    “老师并不经常提起那一段日子,”左林微笑着回答,“毕竟,被通缉吧,在老师那样一个有着传统道德戒律的人看起来还是有些羞愧的。不过,神圣系医疗术的神奇,老师却经常提起。如果不是当年在梵蒂冈的求学生涯,老师也不会了解这样一个体系,也就不会有今天成就了。”左林算是隐隐夸奖了一下教廷,也给足了面子。

    “或许是吧,”墨孰柯对于左林这样的反应并不意外,他淡淡地说:“或许,也只有孙棣桂先生这样的人,才能够将如此纷繁的医学技术当作自己钻研的主要方向,成为了一代大师。无论是现代还是过去,能够有这样的恒心,能够在掌握了强大力量的情况下还保持着这样悲悯的心,不被力量控制,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墨敦柯对于孙棣桂的评价是片面的。虽然孙棣桂的战斗力并不算强悍,至少不如他在医疗技术方面的成就那么高,但却也不差。不然,孙棣桂又如何能够培养出左林这样各方面都比较均衡,在战斗中的技术和心态都很好的学生的呢?不过,这就不用多对墨敦柯解释了。

    又稍稍客套了几句之后,墨敦柯将话题引向了正题,而在一边的巴恩斯则微微张开了身体内的神圣波动,形成了一个很小的影响范围。声音传导到这个范围之外,旁人听起来就会是含混不清的呼噜呼噜的杂音,虽然不难,却是个极为实用的法术。

    “我想要达成的最低目标,是将那个撒旦契约人除掉。为此,我已经调集了大量的人手和力量,但是,我觉得仍然有些不够。大规模的战斗虽然有把握,但是,现在我们缺乏一个绝对强力的人物能够和撒旦契约人进行战斗。或者说是,我们这边那些圣骑士,不太适合这种战斗。在我们投入充分人力物力进行决战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随行,并且不只是观摩。在全欧洲,乃至全世界,可能,能够战胜撒旦契约人的,就只有索福克勒斯先生了。……希望你们不介意我这么说。”墨敦柯说得很客气,也很直接。

    左林和索福克勒斯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想到,墨敦柯提出的合作要求居然是这样的,不用德鲁伊投入多少人手,也许仅仅只是索福克勒斯一个。当然,这种决战的场面上,单挑是愚蠢的,让索福克勒斯成为阻截撒旦契约者尼尔耶的主力并不代表仅仅是他一个人去,自然会有大批人手帮助他,或者,是在尼尔耶朝着某些方向逃逸的时候用自己填上去来迟滞一下他,为索福克勒斯赢得追击的机会。但无论如何,没有一个足够强力的人领衔,其他任何人力都只能成为平白的牺牲数字。修行者、异能者之间的能力级差,就是那么明显。

    “是您临时想到的?还是早就存了这样的想法呢?”左林问道,“如果我们没有和巴恩斯碰上,您所说的决战就不成立了吗?”

    “当然不是!”墨敦柯并不为左林这有些挑衅意味的话而生气,是教廷在要求对方来协助自己,而左林所提出的问题,恰恰是在点子上。索福克勒斯是强大的,但他仍然有和撒旦契约者同归于尽两败俱伤的可能,到时候,同时剪除了黑暗议会和德鲁伊议会的最强者,坐收渔翁之利的就是教廷了。对于这样的可能,有些疑问是正常的。“除了我之外,还有5名红衣主教,4名枢机主教,6名圣骑士会参与决战。由于下一任的教皇需要肩负起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为全世界的信徒指引方向的重任,必然是要在年轻一代红衣主教中产生。年长者,目前也只有这个机会,乘着自己的力量还没有随着身体的死亡而消失,来做出最后的贡献了。决战已经万事俱备,索福克勒斯先生的出现只不过是给了我一个机会,也是给了我们神圣的机构一个机会,一个让尽可能多的上帝的子民生存下来的机会,仅此而已。”

    墨敦柯的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从他的神情,眼眸中都能看出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的坚定和自信。而这番话,也的确能够打消德鲁伊们并不深的疑窦。

    墨敦柯接着说:“如果你们能同意此事,我无法向你们许诺什么太具体的报偿,而任何物质上的报偿也都不足以酬谢这样的贡献。但是,无论结果如何,教廷欠你们一次。”

    墨敦柯所说的让所有人都有些动容。在人与人之间,“欠一次”都不是能轻易说出口的话,更何况是这个实际上的两个有着以千年计的历史的组织之间?而墨敦柯的话,让索福克勒斯很是满意,他说:“我相信您的真诚。我期待和那位撒旦契约者之间的战斗,那应该是很精彩的战斗。”

    217.阻截

    在索福克勒斯答应了协助教廷的战斗部队阻截撒旦契约者并努力将撒旦契约者击杀之后,他们一行人得到的待遇更为优渥了。但负责接待他们的,就不再是宗教裁判所所属的人了。巴恩斯将要参与大战前的准备,将接待他们的工作交给了设立在罗马的传信处的几位负责人,一直负责和世俗世界打交道的传信处负责人对于奢靡和享乐绝不陌生,而在这方面的能量也让人不容小看。只是,似乎除了德鲁伊们对于美食还稍微有些兴趣外,对于别的,似乎都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传信处的几位负责人倒是有些忐忑,当得知这几位德鲁伊的强大实力和尤其是现在对于教廷的重要性,几位负责人都是做好了打算哪怕他们提出再过分再夸张的要求也要尽力办到的,他们的这种“使命感”甚至变得有些神经质。

    在无聊地切换了着电视台的时候,左林和吉尔不知道怎么开始地为体育节目里出现的主持人和模特到底哪个模特比较漂亮而互相开了几句玩笑,一旁的传信处负责人就隐晦地表示,他们和那两位美女关系不错,问他们是不是需要将那两位美女约出来安排些活动……这几乎等同于拉皮条的行为让德鲁伊们面面相觑,但他们的玩笑仅仅停留在口头上,也只准备停留在口头上。左林不是好色的人,而外表粗豪的吉尔更堪称是模范丈夫。

    教廷对于大战的准备工作并不是在意大利境内展开的。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机构一直在明处,不太有利于隐蔽的缘故,他们将所有的准备工作分散在欧洲的各个国家内进行,只准备在最后开始决战的时候汇总。在进行如此庞杂的工作中体现出来的教廷对于繁杂事务井井有条地控制力,着实让左林和索福克勒斯这两个不得不负担一部分德鲁伊议会管理职责的人感叹不已。

    原本就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的准备因为索福克勒斯的同意加入战斗而被要求加快,终于在教廷和德鲁伊们达成了协议之后的60个小时内,所有一切准备工作齐备了。当总指挥墨敦柯红衣主教大人下令全面进行反击的时候,仿佛整个欧洲不利于教廷的风向一下子就变化了。一个个隐藏在人群中,被认为是人畜无害的神职人员出现在教堂里,出现在可能被黑暗议会的家伙们骚扰的传信处和修道院,出现在一个个教徒概率极高的居民社区里。

    原本黑暗议会能够搅得教廷疲于奔命,靠的就是掌握了先机。靠着快速的攻击和撤退,每每能袭击那些毫无防备的地方和人。教廷这样将有战斗力的人手发散了出去,虽然由于比较分散,有些人经过了艰苦卓绝的战斗之后还是难免要成为伤亡统计数字中的一个,但黑暗议会在外面发动攻击的几支队伍的运转却被延缓了。这些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的教士,就像是一把沙子被抛进了原本运转顺利的机器里。

    不仅如此,这些志愿参与这项任务的教士平时都是各自社区、各自教区里的老好人。普通人并不知道杀伤了这些教士的是什么人,只以为是反宗教的极端主义分子,教廷没有在背后推波助澜,光是那些普通居民对政府和警察机关提出的潮水一般的抗议,就让教廷这个时候站在了一个被同情被谅解的有利的地位。当教皇和几个红衣主教分别走访了几个国家,向几个国家的领导人解释了教廷面临的局面和教廷对于用自己的力量妨碍世俗社会的顾忌之后,更是得到了普遍的谅解。考虑到黑暗议会最近一阵的折腾造成的很坏的影响,大家都表示,教廷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采取行动。

    时机,这才成熟了。

    墨敦柯连这些事情都没有瞒着几位德鲁伊。请示的电话打到他这里,他从不回避,基本上就是在德鲁伊们面前接听电话,发出指示。墨敦柯这样的举动,固然是显示着教廷在想要剿灭黑暗议会一事上和德鲁伊议会亲密无间,也是为了向几位德鲁伊表示另一点:教廷的千年基业并非幸致。但是,墨敦柯想要刺激德鲁伊们的行为,却仿佛泥牛入海,一点没有引起波澜。无论是索福克勒斯还是左林,都淡淡地,将这些事情听过就算,连表情都没什么变化。

    得到各国政府的行动默许之后,圣骑士们出动了。在黑暗议会的战斗队伍运转不畅的情况下,圣骑士们终于有了撵上去狠揍一顿的机会。这些几乎从一出生就注定要被培养成教廷的战斗机器的人。信仰坚定,战技高超。当然,现代的圣骑士也不是以往那种穿着重铠拿着十宇剑的样子了,身着深灰色的西装,里面是黑色的硬领衬衫,领口的那一点白色和胸前的西装口袋上银线绣出的十字架才隐约表明了他们的身份。平时不希望被人发现的时候,只要换上普通的衬衫或者打个领带,随便用什么方法遮住胸前的纹章,他们一样可以活动在人群里。而在战斗的时候,他们则一手持枪一手持剑,用受过祝福的子弹消灭远处的敌人,用圣香油浸渍的短剑斩碎靠近的对手。即使失去了武器,他们的肉体也十分强悍,格斗技术高超,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只要他们一进入战斗状态就会浑身上下散发出圣洁的白光,恍若天使,让人不能逼视的同时,也社绝了各种各样低级的毒素,诅咒和轻微的法术波动的影响,至于精神魔法之类的东西,作用就更是可以忽略不计了。这些人的心理可不是一般的坚硬顽强,或许以前曾经有过在战斗中动摇了的圣骑士,和现在整天找人揍的美国军队一样,教廷也曾饱受战争综合症和创伤后综合症的困扰。但是,对于原本就有着对上帝的敬畏之心的圣骑士们,和那些预备骑士们,这些问题早就解决了。

    圣骑士带领着其他神职人员和预备骑士们连续地奔波作战,几次交手之后,黑暗议会终于有些吃不住劲了。圣骑士带队的教廷战斗部队和黑暗议会的分队人数差不多,都是十几个二十个最多了。但一旦正面对上了,往往是教廷的战斗部队付出不超过3个人伤亡的代价全歼黑暗议会的小队。虽说培养一个预备骑士,神父什么的要比黑暗议会弄出一个狼人来要艰难得多,但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

    更让黑暗议会郁闷的是,虽然不在教廷内供职,却一直和教廷合作密切的“魔域行者”康斯坦丁也出手了。康斯坦丁和所谓的魔猎人团队对黑暗议会的打击更加狠,因为他们是根据杀掉的黑暗议会各级成员的数量来问教廷拿钱的,而康斯坦丁的下手之狠充分反映在他的酬金数字里:3天,1100万欧元。

    遏制了黑暗议会的张狂之后,教廷的各路人马开始陆陆续续进入东欧,进入了黑暗议会的总部所在,摆明了一副准备决战的态势。所有的特殊力量组织都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只要他们出于某种目的设立了一个总部,那都会非常认真的经营和保护这个地方。那不仅仅是组织的象征,也是最后的庇护所。像教廷和黑暗议会这样快要上千年没有更换过总部所在地的组织来说,总部的所在可能每一寸土地都有玄机。虽然黑暗议会的成员并不知道为什么教廷居然胆大妄为到敢于进攻黑暗议会的总部,但各方面的黑暗议会成员也都悄悄地向罗马尼亚境内的几个阴森的古堡聚集了起来。

    而墨敦柯则带着德鲁伊们,还有预定准备阻截撒旦契约者尼尔耶的教廷宗教裁判处的精英们来到了一个小镇,在小镇上安心地驻扎下来,在周围设立了大量的岗哨,架起了大功率的电台和卫星天线……??而言之,是组成了一个小型的,但功能齐全的指挥部。

    墨敦柯已经将所有需要安排的事情交代了下去,一旦开战他绝不会干涉在各个方向负责指挥的主教们的判断,这里的这个小队,所要做的就是在不影响任何一方的情况下准确阻截住尼尔耶以及必然会一起逃离的黑暗议会的高层人士。

    “为什么您那么有把握,尼尔耶一定会走这个方向呢?”左林不解。

    “其实,我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小镇,综合下来,还是选择了这里。这里人少,而且,在黑暗议会的控制范围里,这是极少数的一个大部分居民仍然心怀上帝的地方。虽然,镇上一共也才不到200人。”墨敦柯说,“尼尔耶是强大的,但是他周围那些人就未必了。为了手下的安全,他不得不选择安全的道路撤退,或者,是他觉得安全的。中国的兵法不是自古就有围三阙一的说法吗?我给尼尔耶留了这条通道,不由得他不走。”

    墨敦柯并不夸大自己对于尼尔耶的理解,的确,这是现在最合理的方法,也是唯一有保证的方法。这个小镇上,异常奇特地集中了6名红衣主教,4名枢机主教,18名大主教,6名圣骑士,90名预备骑士,65名能力不错的神父,还有教廷直属卫队55名虽然没有神圣力量却精擅于武器使用和通信器材掌握的战士。加上包括索福克勒斯和左林在内的9名德鲁伊,还有一个小队6人的德鲁伊以及康斯坦丁和直属的12人的魔猎人分队,如果再不能克尽全功,那只能说是天意如此了吧。

    218.驱赶

    当教廷的立体攻击全面展开的时候,在小镇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各方传来的情况的德鲁伊们瞠目结舌。首先发动攻击的并不是任何一支教廷的战斗部队,而是6架飞机。

    六架通常是用来进行森林灭火作业的加拿大产的水上飞机列成一个标准的战斗队形缓缓从黑暗议会总部所在的地区上空飞过,洒水口倾泻出大量被打散成极为细小的水滴的圣水。……原理上,应该是圣水吧。

    黑暗议会总部所在的虽然是赫赫有名的德古拉城堡,但周围还有4个小一些的城堡,形成了一个规模可观的城堡群。在中间还有相当数量的附属建筑。说起来,这些附属建筑中间有一些平时还是对游客开放的,甚至于德古拉城堡的部分空间也对普通人开放,可以参观游览。以这样公开的姿态潜藏在人群中,那才是再安全不过的。德鲁伊议会总部的霍普顿宫,也同样如此。只是,不知道假如那些游览过德古拉城堡的人们知道自己曾经在一群狼人、吸血鬼和死灵法师、魔鬼契约者的老巢里走过一遭,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很奇怪吗?”墨敦柯向左林解释说:“以前我也从来没想过圣水可以这样用,除了使用的量太大了,而效率又稍微有些低之外,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太大的不好的地方。这里周围的山脉必须用圣水进行清洗才行。几百年来,黑暗议会为了护卫自己的总部,陆陆续续将很多人和动物的尸体迁葬到附近的山里,仅仅用薄薄的泥土覆盖。至于总共埋葬的尸体的数量嘛,恐怕黑暗议会的人自己都不知道。不用圣水清洗一遍,等一下那些死灵法师用起了亡灵召唤的时候可就壮观了。”

    六架飞机虽然加起来有着相当可观的容积,但对于那么大的一片地方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但薄薄的一层圣水落到了地面渗入了土壤之后,凡是埋葬着尸体的地方都滋滋作响升腾起了气味呛人的白烟。为了能够迅速响应亡灵召唤术。埋葬在这里附近的尸骸都是加料的。往往预先做过一遍司令法术的处理,各个时代的法师有各个时代的特色法术,并不全然一致。哪怕是同样的法术,不同的死灵法师手里的效果也不尽然相同。但总的来说效果是一致的,那就是打破尸骸的静寂状态,让尸骸始终保持微弱的能量波动。说起来,这种预先进行处理的法术,在消耗法力方面比起亡灵召唤术本身要大得多。但计算在捍卫黑暗议会总部的工程里,也就不算什么,毕竟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一批批地处理尸骸,然后等法力恢复和真的碰到战斗的时候消耗大量法术来召唤尸骸,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第一遍的空中抛洒圣水只能消灭很少一部分年代古老的尸骸,让它们完全丧失被召唤起来的价值和功能。其余的,就是为之后的圣水公势指示出了一些目标。

    在水上飞机绕了个圈飞回去的时候,第二波的圣水公势开始了。几家应该是用来喷洒农药用的双翼小飞机拖着一道道水雾形成的巨龙低空掠过树梢,将最外围的几个埋藏尸骸比较集中的地点扫平了。

    黑暗议会的家伙绝不会坐以待毙,水上飞机洒下的薄薄的圣水对于绝大部分成员来说最多也就是皮肤外面有些刺痛而已,但双翼小飞机低空喷洒圣水,要是被这样浓密的水雾笼罩,水平差一点的狼人和吸血鬼可就要遭殃了。当双翼小飞机又经过一个树丛的时候,连绵不断的子弹呼啸声响了起来。随后,一片林子里嗖地窜起一枚毒刺,将一家小飞机击落了。

    随着枪声和毒刺导弹,教廷部署在周围的各个战斗分队也准备投入战斗。这个时候,一辆辆消防车从城堡区周围的几条公路上接连出现。这些有着同样鲜红色的闪亮的油漆的大家伙上面却没有标注所属的到底是哪个消防队,而是在车头,车门和车身上的不同地点绘制着闪亮的白色十字纹章。虽然十字架四个柱头的盘花是那么优雅,却无法掩盖这些消防车将被作为武器使用的事实。

    负责发起地面攻势的教士们和魔猎人们在高压水枪的掩护下开始进行逐层的地面推进了。所有的地方都是用水龙射出来的圣水撒一遍,没有问题就用高压水柱来冲刷那些掩藏在掩体和建筑物后面的敌人。有问题的话,几遍圣水浇下来也没事了。

    在监视器的屏幕上看到圣水浇在几个低级的吸血鬼身上引起的反应有些奇特,左林狐疑地看着墨敦柯。

    墨敦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这样的,因为消防车水箱都不够大,只能外接水源。消防车都经过改装,从水流进入消防车开始,就开始被神圣化。但是,毕竟水压太大,而且水流的消耗也太快,连续喷水的时候,其实那些圣水只有标准浓度的三分之一。不过,为了提高效果,有一位教士提出了个建议,在消防车原本储藏泡沫剂的地方改装成了一个浓缩大蒜油的糟。这些消防车射出的水流,基本上可以称为蒜香圣水吧,对付那些死人骨头,是足够,呃,对付吸血鬼的效果也很是不错,比一般的圣水说不定还好一些。”想了一下之后,墨敦柯补充道:“用掉的大蒜实在是不少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