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6.合作-220.遗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少啊,由于精练大蒜油的大批采购,最近一阵国际大蒜市场的平均价格上涨了20%了。请原谅我无法事先通知你这个消息,让你在上面获利。不过……大概所有采购量中间的一成半,是通过神农集团走的。您现在是神农集团的股东,不是吗?”

    对于从大笔大蒜生意里挣钱,左林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是,教廷使用的这种极为古怪的方法,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评价的词汇来。高,实在是高啊。能够设想出这等妖异方法的教士,不知道是个怎么样的人物。

    仿佛是看出了左林的心思,墨敦柯呵呵乐着说:“这次用飞机撒圣水和改装消防车,都是这位教士的主意。如果你有兴趣,我一定介绍你认识。

    左林默默点了点头。他的确有些想见见这样一个在那么传统的教廷里都能搞出那么大动静的教士,但前提是他和墨敦柯在这次战斗中都要活着。

    那几架双翼飞机没有因为躲避毒刺导弹而撤离,稍稍提高了一下飞行高度,给自己躲避毒刺预留了时间和空间之后几架飞机几乎连航向都没什么变化,继续自顾自地喷洒圣水。而教廷的又一波攻势展开了。

    一架aha阿帕奇武装直升机从一片树林后腾起,一枚火箭弹嗖地射向那片射出毒刺的树林。火箭弹还没有落地,阿帕奇上安装的那门著名的机炮就倾泻出一片弹雨。

    “教廷有武装直升机?”左林难以置信地问。

    “不是,只是临时借来的。”墨敦柯说,“实际上是属于驻德美军基地的。真理会的人帮忙斡旋了一下,借出来两架来帮忙。也仅仅是帮忙而已。连飞行员都是美军陆航出来的,只不过两个机姐4个人都是异能者,能够理解这件事情而已。”

    教廷和真理会很是有些手眼通天的味道,左林挪揄道:“其实最简单的,弄个战术核武器不是都解决了?何苦弄得那么复杂那么辛苦?”

    墨敦柯微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考虑过这个?”墨敦柯随即摇了摇头说:“那样负面作用太大了。毕竟现在也没有一种可以完全清除辐射污染的方法。不是吗?”

    左林笑了笑说:“其实已经有了,我们就会这个。只不过也不那么容易就是了。”

    就在墨敦柯和左林开始谈论一些似乎无关紧要的事情的时候,一队队的教廷战斗部队的人员发起了攻击。

    “怎么回事?卡尔达城堡怎么那么快就失手了?”半个小时后,一座城堡和山下的建筑群的失守让尼尔耶愤怒不已。这一次,他是彻底失算了。原本,虽然被教廷突然的部署打得有些手忙脚乱,付出了不少代价,但是黑暗议会最根本的实力还在。当得知教廷调集大批人手,甚至于付出巨大代价雇佣了数量可观的魔猎人一起进入东欧准备决战,他还以为是教廷被一时的马,准备在这次占据绝对地利的决战中一举击破教廷,至少可以让教廷一两百年无法恢复到现在的声势。到时候,无论是作为一个力量组织还是作为一种信仰,黑暗议会都可以有充分的余地进行发展了。可是,没想到的是,教廷虽然如预料地发起了攻击,却不是那种他们预想的靠人力堆出来的,靠法术铺陈出来的攻势,而是直接用圣水和大蒜油给整片土地来了一遍。没有了大批的僵尸来充当炮灰,来消耗对方的法力和子弹,来阻挡对方的脚步,那些死灵法师几乎有些不会作战了。大蒜油其实对于吸血鬼来说并不致命,最多也就是影响一些能力的发挥而已,但那种挥之不去的气味和恶心的感觉则让大批级别不高的吸血鬼萎靡不振。狼人们虽然不怎么受影响,但这初期的大批的圣水攻击的时候,他们几乎完全发挥不出作用,仅仅在那里看着同伴手忙脚乱而已,狼人们的士气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圣水对于魔鬼契约者来说,是不是有效则没有一定,要看具体的签约者是谁了。而魔鬼契约者们现在的状态,士气,却同样低迷。

    尼尔耶虽然没有想到卡尔达城堡几乎在教廷两名圣骑士带领的众多教士和骑士的攻击下几乎一次突击就失守了,但好歹也能想到,在教廷这次几乎是不惜工本地立体合围下,这是迟早的事情。从高耸入云的德古拉城堡?望远方,脚下的山间,公路上,山脚下的有一个小镇规模的建筑群里,到处都是星星点点。那是身体环绕着圣光的鲜明的视觉效果。不时,还在某些地方升腾起一片耀眼的白光,或者是渲染出一朵仿佛纯白色的爆炸的光焰……那都是各种各样的教士和神职人员在使用神圣法术的效果。看着这些光亮越来越密集,看着德古拉城堡外围已经开始受到攻击,看到水上飞机已经重新装满了圣水又一次出现在天边,尼尔耶咬了咬牙说:“撤!我们必须走。”

    姬丝点了点头,说:“大人,我们向哪个方向撤?”

    尼尔耶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终于说道:“就这边吧,看起来敌人的数量比较少。”

    “大人,这个方向恐怕是敌人故意留出来的。”姬丝提醒道。

    “我知道,可是,还有别的办法吗?城堡里还有8个死灵法师,其他任何方向都洒满圣水,恐怕连踏上去都不可能了。我不能看着这些法师们就这样白白死去啊。”尼尔耶沉痛地说。难道黑暗议会就要毁在自己手里了吗?尼尔耶自己都生出了这样的怀疑。

    就在他们一行从城堡后门撤离的时候,对这样的情况早有预料的观察者就通知了墨敦柯,而墨敦柯整理了一下衣服,优雅地对正在等候着的人们说道:“女士们先生们,请准备一下,5分钟之后我们出发。”

    尼尔耶原本以为击破了两道不算厚实的防线,击杀了一名圣骑士应该就算是能够逃出来了,没想到的是,当他们抢了一批车辆沿着公路开出了快有一刻钟的时候,一道明亮的绿光设在了公路上。平整的柏油路面立刻拱了起来,一根根手臂粗细的枝条钻破了路面,变成一枚枚地刺,拦住了去路。如果不是格奥菲兹踩刹车的速度足够快,恐怕当先一辆吉普车会直接倾覆,掉下山谷了。

    “德鲁伊!”尼尔耶愤恨地暴喝。那声音一圈一圈地荡开,居然将隐蔽在路边的两名预备骑士震飞开去……

    219.力战

    尼尔耶直接从车顶上的天窗跳了出来,双手聚集着血红色的光团朝着索福克勒斯就砸了下去。索辐克勒斯就站在公路中间,一点也不回避,双手同样聚集起绿色的光芒。并不是近身格斗专家的索福克勒斯没有准备让尼尔耶靠近,绿光变成拉两条粗壮的光柱朝着尼尔耶射去。

    虽然尼尔耶的能力十分强横,体内集中的魔力相当充沛,但看到索福克勒斯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射出如此威力的光柱,还是吃了一惊。但尼尔耶不想弱了气势,还是迎了上去。从尼尔耶手里的红光和绿色光柱交接的一刹那开始,尼尔耶感觉自己的掌心好像是握着两田飓风,哪怕是从指缝里流出来的能量余波都将他震得浑身在颤抖,他几乎无法相信,居然能碰上那么强大的对手。

    小看这个看起来平平常常的中年人了。尼尔耶翻身落地的时候身形一个踉跄,任谁都看出来他在这第一次接触中落了下风。

    在这一段公路的周围,各色潜伏者纷纷展露了身形。埃兰妮变形之后在空中盘旋,就基本确定了没有人能够从她这个方向逃走。想要和德鲁伊变形的隼斗速度,没有音速以上的水准,连尝试都不用。在地面,周围的几层包围圈显示了教廷和德鲁伊们是如何周密地安排了这次伏击,让黑暗议会的这些高层人员们心里一凉。

    最外圈,是预备骑士和水准一般的教士,还有不少魔猎人形成的包围圈,还有些没有特殊能力的人手持着各种枪械或者是特制的武器掺杂其中,而伊琳娜也被安排在了外圈。中圈是水平过得去的人们。比如那些枢机主教和两个水准不算很出色地红衣主教。另外就是“猿”吉尔,“狐”卡迪亚,“虎”保莱塔等等德鲁伊。而内圈,则是由墨敦柯,左林,康斯坦丁和圣骑士的领导者萨维奥四人组成。

    当三层包围圈逼近上来的时候,姬丝知道此刻尼尔耶已经陷入了和索福克勒斯的战斗无法自拔,就当仁不让地担负起了指挥,按照她脑子里对于各个对手的了解来为他们这一行人分配对手。

    “又见面了,真快!”左林才不会等着谁上来挨揍。他直接朝着格奥菲兹去了。碰上这个老对手,正好检验自己对于这种战斗方式的创想是不是正确。

    看到左林逼近,格奥菲兹没有像上次在非洲那样先进行试探而是直接变形成为头顶两个山羊犄角的恶魔形态,直接以自己百分之百的力量来和左林交战。速度,战斗的关键仍然是速度,当左林看着格奥菲兹在第一次攻击被自己拦下之后立刻消失随即出现在自己背后,他就确认了这一点。

    转身?来不及了。虽然有过和格奥菲兹的战斗经历的左林仔细考虑过如何对付他,但格奥菲兹何尝不是苦思冥想地想要击败左林呢?他的动作比起几天前更加直接和简洁,而且,最关键的改变是他不再将左林当作可以一次偷袭就能得手的靶子,而是用两柄匕首攻击左林的双肩,力图造成左林受伤,来获得之后的战斗里的有利地位。

    左林怎么会让格奥菲兹那?n崴删偷檬帜兀克?挠彝确瓷硖叱觯?苯映?鸥癜路谱鹊南掳吞吡斯?ィ??仙砑??匀坏厍扒悖?芄?烁癜路谱鹊牧奖?涞丁x笆资翟谑翘?塘耍?翟谑侨狈?セ鞯难诱剐裕?臃侵藁乩粗?蟾癜路谱染痛雍诎狄榛岬奈淦鞑挚饫锾粞x肆奖?芄?诎迪蠢竦拇舐硎扛锿涞蹲魑?约旱奈淦鳌:诎迪蠢竦男Ч?负跻丫?耆?孀攀惫獾牧魇哦??r耍??写娴男Ч?捶浅7?细癜路谱鹊男枰?毫餮?恢埂?br》

    左林的一脚踢出没有击中,但随机他旋转起身体,带起一道绿色的弧光。连续踢出4脚,彻底逼开了格奥菲兹。格奥菲兹轻叹一声,消失了。

    这个时候这些预备阻截尼尔耶的人纷纷确定了自己的对手,一团团分开进行起了战斗。的确.现在的这种局面是黑暗议会以为的决战应该的形式,但当黑暗议会的这些能力参差不齐的家伙面对的是清一色的教廷、德鲁伊议会和魔猎人组织里的顶尖好手,这局面可就完全超乎黑暗议会所有人的想象了。尤其是康斯坦丁这家伙,作为一个长年以猎杀吸血鬼、僵尸和恶魔契约者为职业的家伙。他早就发展出了一整套适用于各种情况的技巧和武器。包含着圣香油的玻璃管制成的弩箭箭簇在吸血鬼和魔鬼契约者身上炸开,随即是两支涂抹着白磷的点燃的弩箭,被这样的三支箭连续击中,不死也去了半条命了。康斯坦丁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可能多地杀伤黑暗议会的人员,逐步增大两边的人数差,只有这样,现在正在陷入和尼尔耶的苦战的索福克勒斯才能及时得到大家毫无后顾之忧的支援。而且,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杀伤那些最弱的吸血鬼和狼人,和那些水准不怎么样的魔鬼契约者,等于是在不断为自己增加酬金数字,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猿”吉尔精湛的格斗技术在这种混战的场面里充分发挥了出来,和他缠斗着的是阿蒙神的契约者。阿蒙是强大的,但这个契约者显然并不太擅长使用阿蒙所掌握的诡异而神秘的力量,那些娄似于言灵师却又有着自己特点的诅咒和咒杀术,显然这个将来会很强大的契约者和阿蒙达成协议没多久,虽然身体笼罩在一团红云中,虽然他不断喷吐出邪恶的咒语,但都堪堪错过了吉尔。而吉尔,不单单靠着强悍的肉体一拳拳的砸着阿蒙的契约者,甚至还能腾出手来砸死几个凑近了身边的狼人和吸血鬼。

    红衣主教们则配合着圣骑士们,形成一个战团狠狠扎进黑暗议会的防御圈,让圣骑士们用枪械,用十字剑,用骑士们最喜欢使用的战锤将靠近的一切敌人荡开,而红衣主教们则专心致志地凝聚起自己的坚守信仰,播撒出一片片浓稠的圣光。能力稍弱的枢机主教们则退后了一些,抛出一个个治疗术,给骑士们,教士们乃至于给魔猎人们一遍遍加持坚定信仰和圣甲术。至于德鲁伊们嘛,法术加持的事情则有三个植物系德鲁伊负责了,伊琳娜虽然不满,但也知道这次面对的敌人绝大部分都比自己强大很多,实在是插不上手,而博格坎普和莫妮卡则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一边不断加持各种法术,一边用擅长的植物方面和咒术方面的能力打击敌人。两个植物系德鲁伊最喜欢面对的敌人大概就是狼人了,虽说跟着尼尔耶撤退的毫无疑问都是精英一级的狼人,但仅仅只能进行物理攻击的狼人一旦被那些千奇百怪的植物藤蔓缠上,或者被一朵朵长着牙齿的花朵咬住,乃至于被花朵和果实里射出的液体气体和粉末溅射到身上,都只有一个下场了。而想要攻击到两个植物系德鲁伊,则几乎不可能,两人联手张开的布满了植物的领域足足有直径500多米的一个圆形,在这个圆形的范围里,哪怕是上帝想要挑战德鲁伊,都要掂量一下。

    索福克勒斯和尼尔耶的战斗极为无聊,两个对自己的能力和能量集聚极为自信的人几乎就是在那里拼消耗,一边躲闪着对方的攻击一边用各种法术朝着对方扔过去。唯一不同的就是索福克勒斯宁可拼着受伤也要拉开距离而尼尔耶正好相反,好几次拼着让索福克勒斯的咒术射在自己身上也要想方设法地靠近。但是,这两人纵横跳跃,高呼喝斗的圈子,那是谁都插不下手的。

    左林和格奥菲兹几次交锋之后,都惊讶于对方在这短短几天里的成长。左林不再用剧烈消耗自然之力还要给脚踝增加巨大负担的连续的快速移动来对付格奥菲兹的消失和重现了。他非常清楚格奥菲兹的怪癖,喜欢从背后攻击。他不断移动着,寻找着杀伤其他黑暗议会成员的机会,有时候仅仅只是用自然之力变化出的长刃在某个狼人身上随手划出条血印而已。但这种不断移动的态势却让格奥菲兹有些困扰,而当格奥菲兹仍然坚持从背后攻击的时候,左林就抓到了机会,他几乎是在格奥菲兹出现的瞬间刹住了身形反向移动了3个身位,想要出现在左林身后的格奥菲兹居然被左林绕到了身后,而左林则并不局限于用刀子来杀伤,一道小巧有效、酝酿了许久的咒术从他的手里抛了出去。

    疼痛麻痹的感觉立刻占据了格奥菲兹的整个背脊,他愤怒地大吼着又消失了,随即出现在不远处。左林扔出去的是他最近才刚刚弄明白方法的特殊的复合咒术,那绿莹莹的光芒里还包藏着大量的特殊的花粉。而这些花粉在自然之力的促动下,不断释放出电流。而当电流集聚到一定程度之后,这电流是能够让人十分不爽的。

    而当格奥菲兹再次尝试以简单的消失和重现来攻击左林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的结果让他明白,这一招左林显然已经不太在乎了。而这个时候,格奥菲兹也明白了,为什么左林采取了这样的威力不大的攻击方式,而不是以更具杀伤效果的咒术来打击他。两次电击让他的后背麻痹了一大片,而电流造成的神经系统和肌肉的紊乱可不是一般的手段可以迅速排除的。他已经明白,固然他可以一样精确地消失和重现,但是在那之后,他的动作在也不可能同样迅捷了。

    220.遗憾

    “这并不是个祝贺你取得进步的好时机。”似然在这紧要关头,格奥菲兹还是很有风度,只不过这种丰富由他那个典型的恶魔的外形来表达出来,着实有些讽刺的意味。

    “我只是很小心,你手里的武器比那天更危险一些。”左林指了指格奥菲兹手里的弯刀,笑着说。

    黑暗洗礼过的长刀闪耀着的黑色的微光是瞒不了人的,格奥菲兹笑了笑,一手正握弯刀,一手反手持着弯刀,一如左林现在的姿态。已经知道自己的消失和重现无法作为主要的攻击手段之后,格奥菲兹唯有以湾刀对左林的双持长刃,希望能够靠着武器上占着的便宜和左林一战了。他的确不如左林年轻,但魔鬼形态的他显然在力量和速度上仍然占据着优势,在经验和技巧上也并不吃亏。而在缠斗的时候,他的削失和重现的异能却可以发挥出其不意的效果。

    一连串32分之一音符乃至64分之一音符的金属撞击声让远处守望着的人们惊讶不已,甚至让对于格斗术并不陌生的伊琳娜都吃了一惊,虽然已经看过左林的战斗,但谁都没有想到左林作为一个植物系德鲁伊居然能够将肉体修炼到这个地步,这速度,这力量,还有这种格斗的感觉,每一次两刃相交接的时候的振动,推挡都显示着左林的格斗技术有多精湛和细腻。左林被激发了梦游人体质这还是个秘密,一个只保存在很少人心底的秘密,当然,等到左林和爱弥尔的孩子诞生之后,或许这个秘密就会被更多人知道。但是现在,没有人知道在每一次入睡的时候,左林虽然是在休息,是在回复能量,是在无意间集聚更多的自然之力——对于这个等级的德鲁伊来说,和自然的共鸣甚至比呼吸还要自然——但同时也是在进入梦境中进行训练。虽然虚拟的,并不真的能增强一个德鲁伊的肉体和自然之力,但的确可以让一个德鲁伊在技巧和意识上有长足的进步,这也就是为什么梦游人体质如此特殊,如此强悍的原因。任何一个梦游人体质的德鲁伊都可以以最小的消耗达到尽可能大的效果,如同他们干百次在梦中尝试的那样。

    左林和格奥菲兹的战斗在连串的光影交接和连串的火花中持续进行着。而与此同时教廷已经将这批从战斗的核心逃离出来的黑暗议会高层杀伤了快一半。残余的抵抗越来越无力。

    索福克勒斯和尼尔耶的战斗圈子越来越扩大了,随着两人都打出了火气,身上都是被碰撞后到处乱飞的能量随便切出的伤口,随着鲜血浸透了身上的衣服,他们之间的交手再也不考虑周围的人了。两个人仿佛是两个纯粹的能量构成的飞行器一样跳跃着奔跑着,不时轰然撞击在一起,每一次的碰撞都好像是惊天动地的大爆破一般,除了没有火光和硝烟的气味,那喷薄着朝四面八方吹出的冲击波让人简直难以想象这是两个以普通人的肉体修炼而成的家伙。已经腾出了手可以支援索福克靳斯的教士们和骑士们却发现自己几乎完全插不上手。他们无法准确捕捉和锁定目标,实在是没把握让发出的法术和射出的弩箭和子弹都落在尼尔耶身上而不波及索福克勒斯。其实,按着教廷里的几个心机深沉的人的想法,要是能借着这个机会将索福克勒斯也一起弄死实在是再理想不过,不管是索福克勒斯还是左林等人,德鲁伊们的战斗力实在是强悍得让他们有些畏惧了。但是,这种事情现在却没人敢做。一方面索福克勒斯是应教廷邀请来抵挡尼尔耶这个教廷找不出能够单挑着牵制住他的人,而另一方面,已经腾出手来的博格坎普,吉尔,莫妮卡,乃至于在空中盘旋,不时截杀几个想要逃跑的吸血鬼和具有飞行能力的魔鬼契约者的埃兰妮都关注着战团,也实在容不得有人耍诈。

    “列队,神圣洗礼!”墨敦柯终于解决和一直和自己纠缠不清的两个吸血鬼亲王,和一个比起格奥菲兹来实在差得太远的梦魔的纠缠。虽然他右肩狠狠挨了一下,以他的年龄,这些骨折和疾伤估计要好久才能恢复,但腾出了手来,稍稍看了看现在的战况。他立刻对着那些对于正在束手旁观的状态极为尴尬的教士和骑士们下了命令。

    骑士们将站成了一个弧形,将十字剑拄在了地上,卫护着他们身后开始列成一个复杂阵型的教士们。在几名枢机主教指挥下,神圣洗礼的阵型,浓烈的圣光切开了空中阴郁的云层,射到了地面,聚焦在了整个索福克勒斯和尼尔耶的战斗涉及到的地面,仿佛是一个太大的体育场周围架起了无数的大功率聚光灯一般。圣光对于尼尔耶来说好歹是有些效果的,尤其是在他在激烈战斗的时候,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影响都有可能左右胜负。

    “卑鄙!”尼尔耶大声吼着,浑身浴血的他早就在战斗中展露出了魔鬼形态,猩红色的皮肤和山羊犄角让他的形象显得极为恐怖,而他沙哑的嗓音天热地蕴含着精神攻击。魔鬼的耳语在每个人的耳朵边上响起,但随着一位红衣主教淡淡地结束了一道祝福的咒文,凝聚起了全身的圣力吟出一声“阿门”,这本来作用就不大的精神攻击消失无形。

    圣光照耀着整片土地之后,一些预备骑士们取出长弓,将一个个包含圣香油的玻璃箭簇射向战场,不用白磷箭矢去引燃,仅仅场内索福克勒斯和尼尔耶的战斗,碰撞引起的热度和不时四处飞散的能量碎片引起的摩擦就足以点燃这些圣香油了。当一片片的土地被这样彻底净化,整片土地像是变成了某种神圣结界一样让尼尔耶浑身不舒服,能量不再能那么轻易地发挥出来,他的怒吼就越来越密集。

    而神圣系的法术,只要不是直接打在身上,对于索福克勒斯来说,几乎是毫无影响的。神圣系法术和德鲁伊的自然之力体系可是可以同时波动的两种能量,孙棣桂的经历早就证明了这一点。而虽然索福克勒斯也并不觉得一帮人打一个,或者偷袭,伏击之类的任何手段有什么卑鄙的。在自然界里,无数种掠食者就是这样来获取猎物的,在人类社会里,也同样如此,也没见多少人为别人抱不平。只有当这样的事情轮到了自己身上,才会抱怨这种典型的双重标准向来不是德鲁伊们的逻辑。正如同当年被日本本土修行者围困,德鲁伊们现在抱怨的是他们没有事先预料有这样的对手,没有考虑到这样的可能,也抱怨过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力将敌人击溃,却没人抱怨对方人数众多来围困自己是卑鄙的。

    当一道绿光几乎直接射在尼尔耶的心口,大家都明白,这一次尼尔耶绝对无法逃生了。如果是其他那些人,可能仅仅这一下就直接被蒸发了。但尼尔耶仍然怒吼着,咒骂着,将几乎如同实质一般的光柱拨开。当他看到索福克勒斯又准备射出一道粗壮的光柱的时候,他闪开了,他顶着圣光冲向了教士们列阵的阵型,将自己砸在了阵型中间,一连串极为繁复复杀的咒语喷薄而出,他脚下的地面变成了浓稠的油墨一般的东西,鼓出一个个浆泡向四周溅射开来。只要沾上了皮肤就像是碰上了硫酸一般,疼痛,腐蚀,以及巨大的恐惧都是应有的反应。

    “不要乱,散开!”墨敦柯心里一凛,他非常明白这个走投无路的黑暗议会领导者的处境,也知道他此刻能够选择的唯一的道路。“他要自爆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来得及闪开,尼尔耶的自爆没有引起一片恐怖的蘑菇云而是将他自己变成了一片片的残肢血肉,一点点的黑褐色的鲜血泼洒开来,波及了很多来不及逃开足够距离的人。而这些人,除非能够立刻将被这些东西沾上的皮肤和肌肉切除掉,不然难免一死。

    墨敦柯很愤怒,那几乎是他已经快要忘却的情感。但是,他除了大声指挥着进行处理,指挥周围的教士们尽快救治那些被自爆影响的人之外,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没有忘却愤怒,但却的确忘却了如何咒骂敌人。

    反而是索福克勒斯,那些随着自爆而抛向他的血肉,被他直接蒸发在了半空中。

    就在这阵忙乱中,大批的黑暗议会成员得到了他们这次作战的唯一一个机会。听到围绕着尼尔耶进行的战斗处发出一声欢呼随后是杂乱的声浪,格奥菲兹急退了几步,转身抛下一句:“再见”就消失了。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在正在被吸血鬼和其他魔鬼契约者保护着的姬丝身边,他一把挟持起姬丝,对着周围那些眼神里盈满了绝望的同僚们喝出一声:“快逃!”就又消失了。

    格奥菲兹是理智的,姬丝的冷静,理智和她掌握着的那些情况,才是让黑暗议会复兴的唯一的前途。

    没有人能拦截一个想要逃跑的梦魔,没有人。当格奥菲兹消失之后,左林也只能扑向那些现在群龙无首的魔鬼契约者们 他已经错失了留下格奥菲兹的机会,这一次作战,对他个人来说,大概不算成功吧。而他,毕竟还是需要一些战果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