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1.静止于黑暗中-225.病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21.静止于黑暗中

    尼尔耶死了,但黑暗议会土崩瓦解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在一刹那的混乱和恐慌,在欧洲的教廷和美国的真理会的联合打击下,黑暗议会的确在短短几天内遭到了几乎可以称为清剿的打击,但当又一个领导者出现的时候,黑暗议会迅速安定了下来。虽然损失惨重,大批精英级别的成员战败身死,但姬丝活了下来对于整个黑暗议会的续存的确有着无法替代的意义。姬丝甚至没有为一直信赖自己的尼尔耶的死有哪怕一天的悲痛,她迅速制定了让大批黑暗议会成员由明转暗的计划。其实,他们原本就隐藏在角落里,不被大多数人注意,只是在能力者修行者的圈子里,这些人的存在才不是秘密,而这一次,他们却想要彻底离开所有人的视线,至少是这段危险的时间,至少躲过黑暗议会最虚弱的这段日子。而幸运的是,他们做到了。

    当姬丝将各种各样的指示下达下去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在这些指示里,那些指示是用来帮助他们活下去的,而哪些指示是让他们成为诱饵,吸引住一部分人的视线,但在这样的局面下,所有人能做的,也唯有抓紧这根稻草而已。但无论如何,仇恨毕竟是在每个人的心底蔓延了开来。

    真理会是赢家?教廷是赢家?还是德鲁伊议会是?没有人知道答案。反正无论哪个团体,都不会太将已经式微了的黑暗议会可能的报复太放在心上。小心谨慎一些那是理所应当的,但过分小心就没有必要了。经过这一次的大战,大家也都意识到,原来德鲁伊们是如此强大。虽然德鲁伊人数少。而且在缺少人手的情况下也很少将侍从带入能力者和修行者的战斗中,但德鲁伊的神奇能力能让他们在需要的时候变得无比强大。

    也许,德鲁伊议会在这次行动中收获的仅仅是教廷的一个承诺而已,但这个几乎等同于空白支票的承诺让德鲁伊议会高层都极为满意。而靠着这次行动,收获了教廷的友谊,在很多方面和真理会达战谅解,则是意外的收获。至少在之后一段时间里,德鲁伊们可以很多需要做的事情一一付诸实施。

    左林甚至没有时间去关心橡树国际的心血管药物在全球上市之后引起了多大的轰动,没有空去看一眼现在他自己过目的发到股东手里的资料上,蜂拥而来的订单数字是多可怕。他实在有着太多事情要管。

    赫敏在耶路撒冷玩了将近一周之后来到了伦敦,维珍唱片公司已经按照她的要求邀请了乐队,邀请了会在这张注定会红的专辑里亮一下声音的歌手,邀请了会在专辑里友情客串的赫敏的朋友,准备好了为专辑设计封套的设计师。甚至准备好了将为专辑中的几个曲子拍摄mv的导演。而左林,穆雷和保莱塔等人,甚至于在游历非洲的过程中和赫敏结下深厚友情的同龄人伊琳娜,都在赫敏的邀请名单上。酝酿了数个月的专辑,录制过程却出奇地顺利,用了4天就完成了全套曲子的灌录。

    而维珍唱片公司的高层,都惊讶于几个月的“采风”后,这个原本以表达细腻情感和晦涩主题著称的新世纪音乐天才少女,居然有了如此巨大的成长,和变化,变化得甚至都不能称为新世纪音乐了。非洲土著音乐的节奏和钢琴,小提琴以及一系列乐器揉合在一起,很是有了一些宏达叙事的味道,辽阔草原上的争逐,血腥与浪漫都在这张专辑的一系列曲子里表达了出来。出身中非,历经磨难之后才蔚然大成的黑人女高音奥尔芭在看到谱子,在脑子里勾画出旋律之后激动地不能自己,为了能够在几个美丽的声音中胜出,得到在最终版本里演绎曲目的权力。她甚至几次提出可以不要报酬,因为那曲子,仿佛能够将她带回她出生的地方,让她想起那美丽草原和森林的美丽与苦难。由于她的确是3个候选的女高音中最合适的人选,赫敏没有答应她不要报酬的请求。

    在脑中想象了无数次的声音终于被混成,制成唱片母盘,也仅仅用了两天。当赫敏利落地将自己的理念,自己的表达和自己的想法飞速变成让所有人惊讶乃至震惊的音乐之后,维珍唱片的高层知道,他们见证了一个将会成为经典,将会成为传奇的音乐人的诞生。要知道现在赫敏才那么点大,她的将来还会有非常充沛的时问来积蓄下一次的突破。更何况,赫敏的这次创作还只是一张专辑,而赫敏甚至都拿出了后续的第二张第三张专辑的部分曲目来了。

    专辑在网上发布了一首曲子的试听之后,下载量是个天文数字,整张专辑的预定数字就保证了这张非流行音乐的专辑恐怕将会盘踞销售榜首很是一段时间。大家都很兴奋,除了两个人:一个是专辑封套的设计师,一个是mv的导演。在和几位德鲁伊的过程中,赫敏深深被他们的环保理念所感染,她提出的要求,是这次专辑的封套,包括包装盒,全部使用再生纸制作,并且要在鲜明的位置标明她的环保立场,以及标明这张专辑的收入中的很大一部分将用于建立“维珍一非洲基金”用来资助保护非洲原始生态,以及在不破坏生态的情况下发展非州经济,提升土著居民生活水平的善举。不忍心看着设计师为难的左林好意地提醒说,现在连塑料盒其实也是可以回收利用的,不但没有打消赫敏的念头,反而坚定了她采用再生纸制作包装的头心。cd用塑料制作那是没办法,不能再造成其他任何环境压力了,尤其是这张专辑的发售数字是如此恐怖。几千万个塑料盒子可不是好玩的。

    另一个困扰着左林的问题是,“心莲”系列化妆品在采取了门店和网上两个渠道简化了无数流程的情况下,销售数字和预定数字都累计到了一个非常骇人的程度。还好当初网上销售就没有预付定金的程序而是采取到货通知,在指定日期内付款的流程。不然,光是定金恐怕都能累计出一个相当可观的资金流来。不少消费者在看到自己的订单按照通常的流程恐怕要排在3个月乃至更久之后,只好无奈地转而去购买其他那些化妆品品牌使用部分“心莲”成分开发出来的产品,而就是那些产品,也无法保证供应。毕竟天心莲的产量决定了对任何一方都不可能无限制供货,而哪怕其他那些化妆品品牌再黑心,再稀释产品中包含的天心莲成分,毕竟也是有个底限的。这些或许还能算是好消息,但由于各个地区供货不平衡,导致了许多很有时间很有心情的消费者们向法院起诉说炯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对某某地区某某人种有歧视……这就是相当让人郁闷的事情了。不过,现在炯石的ceo是顾明远。律师出身的他才不怕打官司,组织了律师团专门应付这类事情。左林却觉得麻烦,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继续发生,在原先的实名制网上订货系统的基础上,增加了新的规矩:按照累计订货量,每周一次的发货将对订货量排名前三的地区分别增发10%,5%,2%的货,优先解决订货爆满地区的排队问题。这样一来,好歹能躲过大家所说的歧视问题的诉讼。反正本来心莲产品就是高定价高利润产品,将销售渠道简化到几乎没有网点只有物流,却没有降低定价更是让炯石生物的利润最大化了。现在的情况,也是解决问题优先,发展用户群其次了。

    至于“心莲”的专用美容院,顾客盈门的情况虽然持续着,但好歹还算是有节制。美容院作为展示平台多过作为销售网点。除了中国国内,在其他地方现在差不多是一个时区一个店,也算是开创了连锁企业布局方式的先河了。

    新冒出来的问题也不少,比如现在在张聆在巴西的努力经营下,原本不能量产的“水果”开始量产了,而且产量相当可观。作为一种饮料还是作为一种水果?深加工怎么来做?销售渠道又要如何铺展?对此一窍不通的左林是愁得头都大了。还不仅仅是“水果”,莫妮卡和博格坎普当初做方案的时候就弄出来不少种可以和雨林共存的水果和经济作物,种植方式粗放得惊人。把种子朝林子里一扔,自生自灭!而现在,由于有着一万两千平方公里的雨林,虽然没有全部开发,但广种薄收也还是弄出来相当数量的各种作物。这些东西是必须快速消化掉的,尤其是那些水果。开始的时候产量少,供应一些星级比较高的宾馆作为特色水果也就消耗掉了,现在的问题是消耗不掉,不得不谋求深加工手段了。

    另外一个大问题就是,上海市的环境工程。在进行了相当慎密的评估后,上海市市政府提出了左林牵头建设一系列的垃圾处理厂,不但要满足上海每天垃圾产生处理的需要,甚至要能够以一定速度消灭以往填埋和其他手段处理的不可降解的垃圾。上海市市政府将对所需要的款项提供贷款担保。已经开始从阿巴拉契亚山脉迁移树木来建设市中心原生态林带的上海市政府,看来是下定决心要彻底环保了。但这却让左林陷入了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全部处理那些垃圾是没问题,担着一个垃圾王的名声也没什么,可是,那么多产生出来的虫油怎么办?军方和国安、特种事务局方面都只能消耗一部分,不可能全面普及下去的,但现在要是挑明了虫油的功能,作用,岂不是陷自己于极为危险的境地?虽然和那些石油大亨们发生冲突是迟早的事情,但不是现在。

    有国家作为后盾的优势这个时候就发挥了出来,在向于海诉苦之后没两天,解决方案出来了。军方研制的新型燃油节能装置横空出世,“由于性能不仅适合军用,将在上海,南京,北京等城市的政府用车。当地驻军和武警用车上进行普及”,充分显示国家建设节能社会的决心。所有产生的虫油,将由某机构统一收购,然后略涨价一毛钱作为物流费用,运送到各个城市。政府用车本来就已经有个的专用汽油的规定,现在只当作是规定的补充,那些实际用车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车里烧的是虫油。可无形之间,n多的车子就达到了比什么什么欧洲2号标准高太多倍的排放标准。每年减少的废气和温室气体排放量极为可观。

    而帕萨雷则开始以上海市的垃圾处理工厂为例子,开始孜孜不倦地执行大家定下的缓慢包围的策略,在不少城市同时建设垃圾处理厂。还好现在资金很有保障,不然,还真_地没办法进行那么宏大的布局。

    当然,在所有的乱七八糟的事情里,有些只能完全归纳在麻烦一类,绝无任何转机的事情也是有的。比如,在预产期即将到来的时候,爱弥尔从霍普顿宫里为她预备好的产房里消失了。她带着简单的行李和自己存下的很可观的一笔钱走了。虽然孕妇的行动不方便,但对于爱弥尔来说则没有这个问题,她不用多费多少精神就从霍普顿宫出走。毕竟没有人防备她会来这一手。

    爱弥尔好歹留下了通知大家不要担心的纸条,因为那甚至不能说是信。她说生孩子的样子太可怕了,不想让大家看到。她不会出事的,会将孩子带到几个月大就回来,身边钱足够,地方也已经选好了。让大家千万不要去找她。还威胁左林说,如果去找她她就强行变形为鸟类来生产,让左林想想明白鸟类的印随作用有多强大,到时候不认他这个父亲不要怪她没事先说过。

    当一个德鲁伊,尤其是一个能力不错的德鲁伊铁了心想要隐藏形迹,那是绝无被人发现的可能的。这是一个太小的星球,又是一个太大的星球,天知道可以在任何地方生活下去的爱弥尔会跑到哪个人迹罕至的角落里去生孩子。

    郁闷啊。实在是太郁闷了。原本在结束了欧洲之行之后左林就准备跑到苏格兰去陪伴爱弥尔的,结果却冒出这样的事情来。左林还没办法责怪谁,不能责怪爱弥尔,因为他应该想到爱弥尔就是那样的一个人,介于女人和动物之间的神奇生物。他甚至不能责怪其他人安慰他的时候那强忍住笑意的言不由衷,毕竟大家都明白,左林和爱弥尔的相处,恐怕就会是这种充满了戏剧性和乐趣的样子。

    还好,现在的左林手里还是有些可以发泄自己的郁闷的渠道的。比如,现在意识到德鲁伊行动处的战斗部队实在有些太菜了的他,可以抛出一份详细的训练大纲,让那些已经进入行动处和有意进入行动处的德鲁伊们在感受到能力的显著提升和战斗经验的飞速丰富的同时,也感受到训练的艰苦和自然之力体系的艰深。痛并快乐着,这是所有受训者的共同的感受。在这些受训者中,有伊琳娜这个几次目睹左林战斗的家伙,她现在对于这个“狮子”可是钦佩不已,而这些感受也会传播到所有受训者的耳朵里。或许有些怀疑,但训练导师保莱塔会告诉他们,伊琳娜的描述甚至连一点夸张都没有。左林在年龄比受训者的平均年龄甚至要低上不少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地成为了行动处和所有年轻一代德鲁伊的新的偶像。

    或许是因为事情实在太多,左林几乎没时间考虑回到足球场上的事情,虽然他仍然作为耐克公司的签约球员之一,但一直到9月,他都没有在国内联赛上上过场。申豹队虽然无法保持在左林在的时候很轻松的零失球记录,但左林的训练方法带出来的那几个年轻门将,也足够强大了,强大到了现在中国国家队的主力门将就来自申豹队。至于国家队,主教练爱德华大概觉得没有必要冒着和足协某些人发生龃龉的危险,再将左林召入队伍了。反正零失球记录或者是过于依靠任何一个球员的战术,也不是他所喜欢的。

    更为有意义的事情,则是左林以行动处为班底,组建了一个专门解决各类生物和生态问题的咨询公司,面向各类各级政府,面向全世界各类组织提供咨询业务和实际解决方案。虽然开出来的价格让人咋舌,但在这一年的8月份,在因苏拉的促成下为新奥尔良市解决了重建后的普遍性的建筑霉变问题,白蚁问题和传染病多发问题后,这个名为“旷野执行者”的机构就变得热门了起来。尤其是在美国,以年轻一代德鲁伊和其他的生物学家,环境学家,生态学家组成的旷野执行者们几乎立刻接到了一个大得恐怖的生意:解决由于石油开采造成的美国南方沿海地区的综合性的生态问题,包括海岸的侵蚀,地面沉降等等。这个咨询业务的初期调研费用就高达25亿美金。旷野执行者不仅仅是新的财源,更意味着德鲁伊们以更为积极的态度,尝试用自己的能力来为这个世界治愈沉疴,来让人和自然成为更为紧密的一体。并且,让人们认识到这一点。

    222.一年后

    温哥华的机场有着一种井然有序的忙碌。来来往往的人并不算太多。在这个城市,这个国家,很少有真正可以称得上摩肩接踵的场景。然而,作为交通枢纽,人来人往的,却也是常态了。

    然而,在人群中,却有一个焦点,让人无法不注意。一个看起来纤弱的少女却让一个极为可爱的婴儿骑在自己的脖子上。而那个漂亮的小婴儿正在以少女的脑袋当作桌子,以稚拙的动作一勺一勺地从一个玻璃罐子里挖出果泥来吃,不时会失手将果泥涂抹在那少女蜂蜜色的头发上。而少女居然也没觉得什么,虽然果泥沾在头发上肯定不太舒服,但似乎她却是很习惯了的样子。偶尔,少女张开了嘴,脑袋上那婴儿居然会挖起老大一勺果泥,努力将勺子送进少女的嘴里,虽然一小半会涂在少女的脸上,塞在少女的鼻子里,但显熬无论是少女还是婴儿都对这种合作极为熟悉,玩得很是开心。

    这自然就是爱弥尔,以及爱弥尔和左林的孩子。还没有正式取名的孩子暂时被爱弥尔戏称为阿喀琉斯,因为她也经常提着孩子的脚踵将孩子泡在植物汁液里。或许那植物汁液有强健身体,促进身体生长的作用吧,但爱弥尔这么做,更直接的目的是在山林里让孩子不要被那些小飞虫袭扰。

    一年之前,爱弥尔提着最简单的行李从霍普顿宫离开,留下的仅仅是很简短的纸条。到底当时是真的怕被人看到生孩子时候的模样还是别的原因?其实,爱弥尔自己也未必知道,她只是觉得不想被一帮人围着而已。跑到苏格兰北方,找了一个山洞生下孩子之后,她就去了加拿大。加拿大旷野和城市交织的特殊风貌让她有很大的活动空间。带着一个孩子,对她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负担。反正食物并不缺乏。而除了食物,饮水之外,德鲁伊需要的东西本来就不多。互联网,手机,电台电视台之类的和生存无关的东西,本来就有些无所谓。相反,一起生活在自然界里,这个不出意料果然有着卓越体质的“阿喀琉斯”的成长是极为迅速的。

    “阿喀琉斯”继承了父亲的梦游人体质,继承了母亲的自然之力亲和体质。那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在“阿喀琉斯”身上爱弥尔终于发现了当初孙棣桂所说的左林的体质并不太适合成为一个战斗专精的德鲁伊的原因所在。“阿喀琉斯”身上也有这样的体质,居然是极为罕见的“自然沉静”体质。也就是说,如果左林不是学习德鲁伊的能力而是去修行需要冥想的道家,佛家和四元素魔法的话,可能会事半功倍,而作为德鲁伊,他获得的仅仅是一个对精神攻击和狂躁术等等的基本的抵抗力而已。不过,结合了梦游人体质和自然之力亲和体质之后,“自然沉静”体质就不会没用了。这样的体质能够保证小“阿喀琉斯”在自控能力还没有足够强的情况下就可以用这样的体质避免一系列梦境中的修炼造成的不良影响。更让爱弥尔欣喜的是,在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教的情况下,“阿喀琉斯”自己领悟和集聚自然之力的特殊的呼吸方法,并且自然而然地取代了原来效率低下的呼吸方法。是从母亲身上学到的?还是在跟着母亲穿越育空地区到达阿拉斯加再折返,一直跨越哈德孙湾。穿越昂加瓦半岛,横渡拉布拉多海到达格陵兰岛,再南下纽芬兰岛,将整个加拿大东部玩了个够之后才到达渥太华,结束了一年之久的野人旅程实在是太过于艰辛,让“阿喀琉斯”不得不掌握了自然之力呼吸术来保证自己健康,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现在才一岁的“阿喀琉斯”远比同龄的孩子健壮,那是不争的事实。

    在渥太华,爱弥尔才稍稍整理了一下行装。她原先带着的相机拍了无数的照片,但都是直接将胶卷寄到渥太华的一个邮政信葙留局待取,仅仅胶卷就有大概200多卷。不能怪她不用数码相机之类的东西而是选择了左林送给她的徕卡m5。不知道多久才能到城镇一次的旅程,只有机械相机才能够胜任,用电池的玩意是没这本事的。至于许多随手弄到却又不想带在身边的玩意,也一律寄到了邮政信箱,一年下来,大概可以装满足足一个集装箱。

    这些东西里有看过的有趣的书籍和杂志,有在荒原里发现的原始土著的物品,有想要打劫爱弥尔却被反打劫弄到的东西,也有不再合季的衣服等等。将各种东西处理好之后,爱弥尔发现,自己虽然一路上花钱不少——毕竟除了在纬度太高的地方需要的皮裘之外,给孩子买衣服要比自己给孩子做衣服要省事得多,虽然自己可以用动物毛皮做鞋子,但也不如买现成的户外用品来的方便和舒服——但自己手里的钱居然越来越多了。爱弥尔将原先那些残破得有些不忍卒睹的衣服扔掉,为自己和孩子添置了颇为时尚的夏季休闲装之后,就决定该和老朋友们碰碰头了,尤其是,该让孩子见见爸爸了,相比于自己都那么爱玩的爱弥尔,爱弥尔自己都觉得,把小“阿喀琉斯”交给左林教育会比较好。

    从渥太华飞到温哥华,让小“阿喀琉斯”觉得很不舒服。大概是因为飞机的飞行高度和他以前趴在鸟背上,或者是被老鹰抓着飞行的高度不太一样,嗡嗡的噪音和不舒适的气流让爱弥尔只能在机场买了好多水果弄成了果泥来安抚这个不安分的小子。当然,她自己也享受了不少。

    而爱弥尔就这样把儿子放在脑袋上,在机场办好了一系列的手续。虽然她脸上和头发上沾着的果泥让她的形象并不怎么样,而她的那套不知道什么时候是谁弄来给她的身份证件上写着她的年龄还是18岁,仅仅这一点就让那些机场工作的人员诧异不已。虽说现在未婚先孕和少年妈妈的事情已经不太稀奇了,但像这样的一对母子实在是有些奇怪了。那种融洽和有趣,实在很让人好奇孩子的父亲是谁。

    没有人想到过,孩子的父亲就是被印在爱弥尔手里拿着的杂志封面上的那个人——左林。一年了,左林再也没有上过球场,倒是在几个马拉松半程马拉松里去客串了一把,甚至于和几个德鲁伊与侍从组队参加了两次很有规模的帆船比赛。有塞壬号这样的超级考察船作为水文气象等等的资料来源,在帆船比赛里,倒也发挥不错。

    现在的左林基本上是将自己最主要的精力,至少是表面上,放在了炯石生物和炯石环境两个企业上。炯石生物的“心莲”系列化妆品随着产量攀升到了一定程度,所有网上订货基本上都可以在一个月到一个半月交付。而这种不同地区之间进行总产量的弹性分配,进行工厂-物流-客户之问的简单流程的销售方式则成为了不少经营销售专家们研究的内容。成功是压倒一切的。没有人会想到当初这个方法的诞生是多么权宜。

    而炯石环境更是在一年里在大量资金的保障下在包括纽约、伦敦、巴黎、苏黎世、温哥华、蒙特利尔、波士顿、洛杉矶等城市建立的垃圾处理厂。最夸张的则是有一家工厂居然开设在了巴格达。最让人惊奇的是,哪怕在没有政府补贴的情况下,在欧美的那些垃圾处理厂都顺利运行,并且,按照财务报表,都还有着相当的盈利。主要是,除了建设工厂和雇用工人,这些工厂的运行几乎没有任何成本。虽然没有政府补贴,但是对于环保性质的工厂税收还是很优惠的,而产生的虫油被用来发电维持工厂的基本运转。垃圾的物流成本也都是由垃圾的产生方来负责,产生的重渣砖块,金属粉末和虫油的收益则归于工厂。在上海已经成为了一个每天不产生无法处理的垃圾的洁净标准城市,而不少其他城市都在这样的垃圾处理流程中感觉到了好处的情况下,几乎每个国家,每个城市都在力邀炯石环境多建设工厂,至于技术转让?并不是没有人提过。但是,在左林坚持的向股东负责的理由下,大家反而没有坚持。因为炯石国际名义上的股东来自世界各个角落,有各色人种,各种职业,也有不同的地位。这项技术并不是被一个人,一个国家把持着。为股东负责的说法,在这种情况下是成立的,而不是一个托词。

    20岁的左林,就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再登上诸如体育画报,踢球者等等杂志,而居然出现在了这一期的《经济学人》的封面上。

    而爱弥尔,跳过了大段大段她不打算弄懂的专业术语,直接看着在采访中忠实反映着的左林对那个极为敏锐的记者的机智的躲闪。左林不是个企业家,不是个好的经理人,至少他从不认为是,但无可否认,他现在手里掌握着的是一个欣欣向荣的事业。相比之下,橡树国际就低调了很多。由于将虫油炼制业务交给了左林,专心于医药事业的橡树国际盈利并不少,据专家分析,去年橡树国际的全球药品销售额超过了25亿美金。对于一家建立只有那么点时间的药品生产厂来说,这本身就是个奇迹了。而这个估计,还未必是准确的,因为橡树国际也是一个毫不在于地进行走私业务的厂子。虽然不好意思涉及左林掌握着的天心莲救伤药膏的业务,但其他各种类型的辅助军用药品订单却从来不少。仅无色无味,效果持久,不会被汗液冲刷掉的热带地区的驱虫喷剂,在99美金一支的售价上销售了30万支。

    当爱弥尔一边看着杂志一边走进登机通道的时候,对于爱弥尔的纯美灵秀垂涎不已的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上来搭讪了:“女士,您的孩子很漂亮。”

    当男子想要伸手拍拍“阿喀琉斯”的头的时候,一只松鼠从爱弥尔的挎包里跳了出来,对着男子的手狠狠咬了下去。小松鼠在爱弥尔的肩头压低了身体,一副誓死捍卫婴儿的样子,极为可爱。“阿喀琉斯”嘟哝了几句,这个目前同样只会德鲁伊语的一些简短表达的家伙拍了拍松鼠,松鼠就跳回了背包里。但他显然并不喜欢被陌生人触碰。

    男子十分尴尬道:“您的宠物……也……”

    爱弥尔觉得十分不耐,把眼睛从杂志上挪开。“印度有种猴子,想要讨好母猴子的方法是为母猴子照护孩子。印度尼西亚有种猴子,讨好母猴子就是拿吃的去。刚果有种猴子,行动很直接,不到被母猴子踢开是不知道悔改的。……你是哪种猴子?”

    大约那位男子也是有些地位,顿时被这样的话惊住了,不知道如何答话,只好摸了摸鼻子,灰溜溜地走开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轻柔的声音在爱弥尔身侧响起:“爱弥尔?是爱弥尔吗?”

    爱弥尔转头一看,一个有着耀眼的浅金色头发,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站在自己身边,只不过那女孩子穿着得实在是非常白领。看到对方的眼晴盯在了自己挂在背包上的那枚海豚纹章,爱弥尔有些释然,随即,她在对方胸前发现了“向日葵”纹章……虽然都是在总部受训的人,但整天在外面跑的爱弥尔和一年里倒有好几个月被带去西伯利亚的伊琳娜实在是互相之间都很难留下什么印象。但纹章,却是不会认错的。

    “是啊……对不起,你叫什么?”爱弥尔友好地问候道。

    “我叫伊琳娜,现在在旷野执行者机构里工作。您现在是去?”伊琳娜抬眼看了看登机通道,如果没错的话,那么这个忽然离去的爱弥尔现在应该是去上海。伊琳娜想,如果能看到爱弥尔……还有爱弥尔脑袋上那个满脸涂满了果泥的孩子,左林应该很高兴吧。

    “上海。”同是德鲁伊,那就没什么好疑虑的了。爱弥尔开心地说:“现在大家都好吗?”

    223.奇怪的平静

    好还是不好?对于伊琳娜来说,这的确是个问题。在一年里连续参加了3次集中训练并且随时可以请教各种修行方面的问题的伊琳娜现在的个人实力比起一年前作为一个负责内务跟班去非洲的时候强了不知道多少,强得甚至于现在波波夫伯伯几下也收拾不了她了。在所有行动处的德鲁伊里,伊琳娜更是少数几个从学习中掌握到了想象力对于改变战斗进程的关键作用的人之一。在这一年里,随着她的能力和她的见识的提升,她从炯石集团总裁办公室助理的职位一连调动了几次,最后才被调入旷野执行者,成为一个生态咨询师。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崭新的职位。德鲁伊们带着丰富的生态知识,带着各种各样的先进器材,在各种专家——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德鲁伊议会成员的侍从——的协助下,进行大量的资料调阅,进行广泛而深入的田野调查。然后再想方设法,制定出维持生态,维持人与自然和谐的计划,并且领导着计划付诸实施。

    这并不是个简简单单的职位,并不是一个在名片和胸卡上打上职位名称就能凑合的工作。在旷野执行者机构面向全世界招聘调查员的时候,丰厚的报酬和极为明确的工作内容、工作强度,都让那些对于这个新兴职业极为有兴趣的人们倒抽一口冷气。最后,旷野执行者机构一共才聘用了21个调查员,平均分配给了下面的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