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6.死域-230.瘟疫使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26.死域

    “古斯塔夫,你去圣地亚哥帮第一组一把。凡是碰到黑暗议会的成员,杀无赦。……如果能获得情报,你可以自由处置。”

    “克莱门德,你带海洋事业部和塞壬号一起去圣地亚哥。迅速扑灭病毒的扩散。’

    “马尔克斯,南美的黑暗议会成员情况掌握了没有?……我不管他们和毒贩和当地官员的牵扯多深,不用再监控了,直接清理。”

    这是左林在将爱弥尔送进医院之后,在一堆人的好奇和关切之余,铁青着脸躲进厕所分别给自己的属下发去的几道命令。他还迅速将在现场拍摄的手机照片发送给了因苏拉和美国异能者联合会,同时还通报了死灵法师总监奥芬出现的事情,还通过特别渠道通知了真理会和教廷。对于黑暗议会,他们比德鲁伊们更忌惮,也更在乎。

    左林是有些愤怒的。为什么自己每次和爱弥尔相遇,都是在爱弥尔受伤的时候呢?左林还记得在奥图岛上,那个楚楚可怜的少女的身影,当时,还能说是她有些冲动地不自量力地以一个人来挑战一个国家一个行业。但是,现在爱弥尔仅仅是作为一个优秀的德鲁伊,在察觉了特异的情况之后采取了行动而已。或许,左林的愤怒同样是针对自己的,为什么自己就不能保护好这个总是惹出点乱七八糟事情的爱弥尔呢?而那个奥芬,为什么又是如此强悍?爱弥尔的身体虽然没有因苏拉和波波夫这种以肉搏为唯一战斗方式,以肉体强悍作为炫耀资本的家伙那么坚强,但作为一个精通近30种变形术的天才德鲁伊,爱弥尔的身体并不弱,可就是奥芬的一击,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虽然不算严重,也并不危险,但小臂和背部的瘀伤和挫伤,都需要时间来调养。左林觉得,如果自己再强大一些,在突入的时候没有被那个不长眼的魔鬼契约者纠缠了那么一下而能够直接突入到厂房里,或许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对于那些黑暗议会的小卒子的剿灭,是再明显不过的示威和报复,而左林甚至不觉得在这些活动里会有什么伤亡。他要求的,都是那些最具战斗力的德鲁伊们去采取行动。黑暗议会哪怕遭受了这样的损失,恐怕也只好认命。而奥芬的名字,则给了各方一个提醒,提醒大家,黑暗议会还是很有实力的。奥芬这个死灵法师总监,也算是纵横200多年,恶名卓著的家伙了,更是黑暗议会在那次大战之后成为议会内实权人物的获益者之一。奥芬的出现,还亲自参与了某个行动,立刻就让包括教廷、真理会、美国异能者联合会在内的多方都积极行动了起来。真理会和美国异能者联合会立刻派出人员来慰问正卧床休息的爱弥尔,顺便来和左林面洽,获得关于病毒,关于奥芬的第一手资料。而一张无形的网,也在洛杉矶周围,顺着主要城市,顺着公路线展开了。奥芬手里还有病毒,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不敢掉以轻心。

    “这小女孩是什么人?”一系列的联络医院,躲开媒体记者,封住医生的嘴的工作都是皮特和稍后赶来的弗里曼两个人和他们的经纪人来担负了下来,而稍有空闲之后,皮特和弗里曼两个家伙对于爱弥尔这样一个少女也极为好奇。

    爱弥尔身上的那种纯净的气质,那完全没有被化妆品沾染过的清秀的面庞,那熟睡中的孩子般无忧无虑的表情都让他们极为惊讶。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受够了都市的生活压力的人,哪怕睡梦中眉头都是纠结着的,那样的表情他们熟悉极了。而他们的朋友圈子里,大概还从来没见过爱弥尔这样的人,哪怕连年纪幼小的苏珊都无法和爱弥尔相提并论。

    “她是我的儿子的母亲。”左林无奈地,又有些无辜地说。而他给出的这个答案,让皮特和弗里曼将嘴里的咖啡不约而同地喷射了出来,咳嗽着,然后互相拍着肩膀,扶着对方的重心,哈哈大笑了起来。

    “有那么好笑?”左林的语气越发无辜了。

    “……只是太出乎意料,原本以为你会说那是你的女朋友……不对,前女友什么的。”看出左林似乎不是在开玩笑,弗里曼连忙将笑容打住说。

    “去年预产期的时候她忽然就消失了,然后带着我们的孩子逍遥了一年,本来已经到了上海,听说我在洛杉矶,把孩子扔络了我的那帮朋友,转头就飞了过来,却又逞强,卷进了斗殴事件。麻烦啊。”这绝大部分都是真实的,但皮特和弗里曼耸了耸肩。他们虽然并不了解那个神秘的领域,但多少也能看出爱弥尔身上的伤绝不是什么斗殴能够造成的。按照医生的说法,恐怕只有被一群犀牛碾过,才能在背上造成那么可怕的伤势,但如果是一般人,就算不死,恐怕脊椎受伤,也就那样瘫痪了。偏偏这个少女,除了大量瘀伤挫伤,几乎完全没伤到骨头,身体,尤其是骨骼的强度简直和合金钢一样了。更奇怪的就是其实在送到医院之前,几乎所有的表面伤势都在飞速愈合,在医生给予了治疗之后愈合的速度反而减慢了……种种证据都表明,这个爱弥尔绝不是普通人。而皮特和弗里曼多少也觉得左林虽然是个相等不错的朋友,但应该是有些神秘的背景。于是,他们也没追问下去。

    虽然在爱弥尔身上用类相当剂量的镇定剂,但她还是在不到24小时内就醒来了,精神奕奕的。原本左林还在头痛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怎么把诸多无法解释的问题掩盖下来,美国异能者联合会就出面把所有的事情抹平了。甚至于整个医院都被他们接管了专心来照料爱弥尔,而在这种情况下,左林反而不好意思麻烦他们。连着使用了若干个治疗术,恢复术,回春术,又用了他原本就非常熟练的缠丝藤的技巧来为爱弥尔做了基本的正骨和肌肉复位等等现在医学手段想都不敢想的治疗。在多种治疗手段之下,当爱弥尔醒来的时候,虽然身上还有些瘀伤,但已经不怎么影响行动了,真的要打架,也至少能发挥个6成7成的样子。也唯有如此,左林才放心带着爱弥尔一起来到了圣地亚哥。

    圣地亚哥市由于病毒的原因已经进入了紧急状态,机场和火丰站已经关闭。车辆的出入都要经过严格的检疫措施,港口也已经封锁。幸好圣地亚哥坐落在一个狭长的半岛的间断,才让封锁整个城市没有花费太大的人力物力。但是,圣地亚哥市的局面已经极为紧张。好几个病毒高发地区已经被封锁,为了更多数的公众的安全,那些区域里有些没有能及时撤出的人也就顾不上了。由于病毒到规在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没有疫苗,那些严密封锁地区里已经感染的人,能够做得事情只有等死。在病毒和绝望情绪的双重攻击下,一批批的感染者倒下了。按照官方的统计,已经有的大约1700人死于病毒。更为可怕的是,由于人力不足,严密封锁的地区里的尸体不少都要由封锁区内的居民自己来进行火化处理,还有些死者没有发现,总死亡数字并不准确。在隔离区域,已经出现了情绪失控的人进行杀人,抢劫等等一系列犯罪的事情,而警方甚至无力弹压。

    前前后后,为了封锁圣地亚哥市的情况,已经有州内的其他城市的警察支援来的好几个中队了,面对越来越狂躁的普通民众,面对日益扩大的封锁区域,这些警察也就是杯水车薪而已。

    “情况到底怎么样?”逮住了一个已经在隔离区疯狂工作了好几天,好不容易回到隔离区外的指挥中心的异能者联合会的家伙。

    “很糟糕……简直太糟糕了,”名为费里的这个意大利裔小伙子嘟哝了几句,他沉痛地说:“病毒发现的圣地亚哥纪念医院周围,一共分成了12个隔离段,其中已经有2个地点人已经死光了。有四个地点现在里面活人和死人差不多。问题是,现在里面的秩序越来越混乱。已经有了暴动的迹象。到现在还没发现那病毒到底是怎么传播的,到底是通过接触?空气?体液交换?还是别的什么。cdc的人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这次真的是黑暗议会弄出来的?”

    “难道那么浓的尸臭还有假?”左林叹了口气,反问道。

    “这不就是个现实版的生化危机吗?”费里嘟哝道。随即,他好像意识到了些什么,问道:“假如……这次的尸毒真的有这个作用怎么办?”

    “尸体都火化了?”左林也是一阵紧张,假如病毒的确可以将活人变成只知道简单本能的僵尸,以现在他们所知的病毒的惊人的感染数量,以及被媒体关注的程度,也会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恐怕……还没有。”费里似乎也想象到了那个恐怖的场景,咽了口口水,有些疑虑的问:“我在整个区域巡视过一遍,没有发现尸体的有什么异常啊。’

    “你调一个尸体,和一个解剖间,快。”左林连忙吩咐到,也不管费里根本不是自己的属下。但费里在这紧要关头,虽然疲累欲死,但还是飞快地开始工作了。

    227.生化危机

    “我绝对没想到,黑暗议会一贯不重视科研,而是强调修炼和等级提升,居然能够弄出这种东西来。”cdc的专家们赶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排除在核心研究团队之外了,而在核心团队里的,除了几个被主流学界认为是异类、怪谈者的家伙之外,都是些没见过的人。自然,这些人里有左林有真理会的生化研究所所长,有异能者联合会的几位另类科学家,也有因苏拉在场。因苏拉对于十几个小时的仔细研究后得到的战果,发出了如上的断语。

    从费里从停尸房领出了一具尸体,并且申请了一个全封闭的实验室开始,对这个实验室的关注就开始了。但几乎在左林走进实验室的那一刻起,实验室和外界的沟通就被限制了。左林在里面进行的实验,各种数据都经过伪装,随后才交给那些对于神秘的领域不太了解的那些普通的病毒学家,病理学家等等。

    病毒是由黑暗议会散布的,这一点没有疑问。病毒感染者身上严重的尸臭,和那在这种时机出现在距离圣地亚哥才一点点距离的洛杉矶的死灵法师总监奥芬,就足够成为证据了。而病毒本身的特点则让大家头皮发麻。那的确不是普通的病毒,而是一种极为恐怖的尸毒的变化产品。左林不是什么病毒学家或者是细胞生物学家,他的解剖主要是切开尸体观察病毒的作用方式,仅仅通过观察,他就发现,病毒并不是侵蚀或者腐蚀人体,而是在转变人体。死去的人如果无法在48小时内被火化,那病毒就会将整个人体占据,而后,死去的人就又能站起来,向活着的人发起攻击。

    当细胞生命学家、病毒学家等等进入实验室辅助研究的时候,更多发现一一出现。病毒的结构极为奇怪,居然同时兼有耐辐射奇球菌,嗜极细菌等等的特点。耐腐蚀奇球菌也就是所谓的不死细菌,它能够通过一种特殊的机理来重现自己的dna片段,无论怎么破坏,只要没有超过耐辐射奇球菌的最终底线,它就可以回复原来的生态,甚至更强。而嗜极细菌则是另一种东西。嗜极细菌通常只会在一些溶洞深处存在,那些溶洞里,流淌着的不是河水,而是酸液。而嗜极细菌就能够在酸液中生存下来。

    这种不知道怎么弄出来的混合体,危险程度远远超乎大家预料。当研究成果一出来,这次对抗病毒的指挥部就下达了最高等级的警戒令。彻底封锁了几乎整个圣地亚哥市。所有市民将通过三个通道进行检疫,没有感染病毒的立刻撤出圣地亚哥,在政府制定的地区进行临时安置,整个城市都要进行大规模地消毒清理。还要视情况来决定之后如何处理。

    损失?这个词放在现在来看已经不合适了,对于这种灾难,评估损失的事情反而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尽可能多地救助正在病毒感染区的普通百姓。三条检疫通道固然是一个解决方案,但也很有可能在当地居民的激烈情绪下变成了宣泄对于封锁,隔离严重不满的情绪的窗口而酿成灾难,一切都要看现在的这个病毒控制指挥部的能力了。

    “还有个问题,”一个名叫苏比克的细胞生命学家忽然发言道:“这种病毒的传播很奇怪。我测试了传染性等等特性,传染不能通过空气来进行,而且,传染性和再传染性是形成等级差的。”

    “等级差?”大家都愣住了。

    苏比克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也就是说,假如第一个感染者的传染性是100,被传染的第二个人大概是在50到70之间,第三个等级就是30到35之间。都是略强于原先传染性的一半。考虑到这种病毒的特性,我想,不同的传染性是不是也意味着死后,被转变后,战斗力可能是不同的。”

    苏比克的话引起了其余几个人的警觉。另一个病毒学家想了想,说:“那就很奇怪了,现在的病毒传播范式图,并不符合这种等级差的结构。恐怕还有另一个解释……”

    “不甩说了,黑暗议会还有人在圣地亚哥潜伏着散播病毒呢。”大家这下都明白了。

    “……那这样吧。外面继续控制情况的多努力,尸体处理进程必须加快,恐怕不能用你们习惯的那种人道的火化方式来了,根本来不及。……既然是尸毒,是死灵,那么,布鲁斯神父,请您立刻通知罗马,大规模生产和插撒圣水的器材,我希望能尽快到位。……还有,有多少人愿意一起进入病毒感染区,去狙杀那些黑暗议会的家伙呢?”左林很快就想到了应该如何去处理,立刻简明地吩咐道。虽然这些人中间绝大多数不是他的下属,但却纷纷表示了赞同。

    左林原本提议进入圣地亚哥狙杀黑暗议会的病毒散布者,并不指望有多少人参与。尸毒毕竟不是好玩的,哪怕是他,哪怕是碰上了沾染一点点尸毒的情况,也要费不少力才能驱除干净。德鲁伊们不怕伏击等等情况,既然不会通过空气传染,这风险就值得冒一下。但报名要参与其中的人却多得让左林大吃一惊。跟随布鲁斯神父来的两个预备骑士,刚才为左林准备实验室的费里,真理会的一个深渊行者和一个纯血统魔女等等人都要求跟着一起行动。最后,左林只好担负起了一个队长的职责,选择了一共10个人。左林,爱弥尔和因苏拉自然在内,由于不太好更多加入德鲁伊,3个德鲁伊也就凑合了。另外,则是那两个预备骑士,教廷的圣光圣水,对于死灵来说是绝好的克星,不用那才是怪事。费里没有能入选,代之以另一个异能者,有磁力王之称的邓利维,这家伙的能力是控制金属,如些一men里那个磁力王一样。一旦遭遇敌人,有他在,无论近战还是远战,对方都要吃很大的亏。真理会的那两人里,左林选择了深渊行者麦克里德,相比于近战远战能力都有限,专长于精神攻击的魔女,能够在阴影中行走的深渊行者无疑要有用得多。其他三个,则是一位病毒学家,一位当地极为熟悉情况的精英警官,和一个城市反恐作战的资深特种兵。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没有从那些听到了广播开始朝着几个检疫点前进的人流可能经过的方向进入市区,而是装作是一组进行常规巡查的工作人员,用直升机来到了市中心的一个食品和饮水分发点,然后才出发。食品分发点本身也可能是对方袭击的一个重点,费里虽然没能入选10人团队,却一起来到了这个分发点驻守。早已到达圣地亚哥,一直没有机会介入局势的旷野执行者第一小组的成员们也纷纷不知不觉之间被派遣到了各个分发点,以及位室内消防总队的应急出发中心里。

    “小心一些。”左林这样叮嘱着爱弥尔。实力还没完全回复的爱弥尔点了点头,虽然从不认为自己是需要关心关怀的那种女孩子,但收获到这样关心却并不讨人厌。

    或许是由于爱弥尔身体还没有痊愈,他们进入城区之后就一直形成一个大略的弧形,将爱弥尔笼在中心,而左林,因苏拉和那位“磁力王”邓利维则形成一个三角形。随时可以互相支援,也可以给于队伍里的每个人以支援。他们首先进入的,是由病毒学家和数学家们联合推测,最有可能是病毒传播的第一个中心的地方——圣地亚哥纪念医院。

    就算周围的地区被封闭,被隔离,但至少现在还是有人活着的。病毒的传播不可能完全忽略距离的规律而进行。

    城市的供水供电还都非常正常,虽然因为人人自危,也因为一些绝望的家伙满街打砸,弄得路上冷冷清清几乎看不到人影,但还是能够察觉,在街道两边的那些住宅里,对他们这一行在黑色的特种部队装备、战术马甲和枪械外面还披着实验室的白袍子的奇怪的人多少有些好奇。那些满怀着各种心情的眼神,就在他们周围闪烁着,出没着。

    “22区出现尸变……”耳机里传来的消息让他们认真搜查的准备落空了。22区现在只有一个食品和饮水分发站,驻留的工作人员和警卫只有不到十几个人。而且,那并不是病毒高发区,大家似乎都有些忽略了这个地方。

    “走,我们先赶去支援。直升机已经飞过去了。”左林想了一下一下之后,看了看因苏拉,做出了决定。

    22地区的情况远比他们预料得尸体。当尸体数量堆积到一定程度,而工作人员一直远远落后于进度,终于出现了这种极为可怕的情况。

    邓利维毫无犹豫地砸开了路边的一家杂资店,极为熟练的将一堆烈酒变成了燃烧弹,接连不断地投向慢慢挪动着的僵尸群。僵尸没有感觉,虽然火焰摧毁了当先的几个僵尸,却无法阻止后面数百个僵尸源源不断地趟过火海,朝着他们这些能够鲜明地被感觉到的活人涌来。

    “把人都撤走,然后通知总部派直升机来,武装直升机,准备足够的燃烧弹。”那位特种部队的军官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场景,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还是非常机敏地向那个正在将工作人员和警卫弄上飞机的飞行员吩咐道。

    “是,长官,你们怎么办。”飞行员关切地反问。

    “没事,不用管我们。我们很安全。”特种兵军官这样说,其实他自己也不是很有信心。眼前的场景,恪如电影里所看到的那样。反正不要让自己落到连自杀都没机会就好了,在心底,这位屡屡游荡在生死边缘的军官是这样想的。

    228.数字游戏

    让特种部队军官有了极大信心的是,似乎这个敢于深入隔离地区的小队里的那些成员真的有几分本事。在出发前,这位军官曾经得到过上级的指示,将这个小队里的所有人的优先级排列给了他。这个优先级代表着一旦遇到了危险,他应该按照怎么样的顺序去协助这些人,按照什么样的顺序保护这些人,在不可为的情况下,又应该按照什么样的顺序来放弃这些人。军官比较高兴的是,在这些人里,他并不是列在最后的,而是倒数第二,只比那位本地的老警官高那么一点点。足够了。对于一贯落在任何优先列表最后的军官来说,足够了。虽然,他几乎立刻发现,自己似乎不会有什么发挥的机会去救援什么人,更有希望发生的事情是让这些人来拯救自己。

    两位预备骑士的一手持剑,一手持枪。眼前那一片片绚丽的圣光就让军官和洛杉矶警官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原本他们还以为那两个家伙背着宽阔的十宇剑是在发神经病呢。更让他们诧异的是,他们自己的身上也“长”出了绿色的全身甲?佟d羌?倏雌鹄词悄敲醇崾悼煽浚??辞岬孟袷遣淮嬖凇?br》

    “打头?”谁都看过生化危机。但天晓得那电影里得到的那些常识是不是有效。虽然眼前的景象和电影很像,但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情。

    “应该是有效的。”爱弥尔咕哝道,原本想变形之后冲上去打的她,却被左林死死按在了后面。左林就站在她身边,一边攻击着僵尸一边看着她,严禁她做出任何危险的动作来。他们还没有到弹尽粮绝用光法力了的时候。能够避免直接接触自然是最好的。万一在厮打中被刮破了一点皮,那付出的代价更大。这里只有左林一个人有驱除这种病毒的能力。

    连因苏拉也不凑上去打,而是将原本排放在供给站外面的金属隔离栏拨拉到身边,将一根根栏杆拧下来当作小型的标枪来投掷,将一个个僵尸钉在了地上。哪怕这不称手也不符合空气动力学的东西偶尔偏得有些没谱,因苏拉却还是坚持着这种粗放的攻击方式。反而是拔拉光了栏杆之后将空的框架呼地扔出去,威力更大那么一些,也更不挑剔准头。

    英雄是那位异能者联合会的“磁力王”。当他发现了因苏拉的准头不怎么样的时候,他接过了控制这些金属棒子的工作。一枚枚金属棒子变成一枚枚动能十足的炮弹,横滚着,旋转着,将一个个僵尸的脑袋切了下来。

    刚才给所有人加持了一个的左林一把揪过那个有些茫然的病毒学家,吼道:“这就是你们的统计数字?看看后面。1700人?”

    病毒学家尴尬地说:“这又不关我的事?”

    军官连忙凑近了解释道:“这是指挥部的意思……也是地方政府的意思,是按照确认身份后火化的人数来算。”

    “为了什么?全城人死了一半,这里还要什么地方政府?”左林有些愤怒。他洒出一把种子。他们的周围立刻混杂着长出了一片兵车菊和刺棘,形成了一道一米左右高的坚实的掩体,让他们可以有恃无恐地抵挡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的僵尸的攻击。

    “……让我飞上去看看好不好?”爱弥尔说。她在外衣下面还穿着灵力亲和织物制作的紧身衣,更何况,她不准备进行完全的变形。

    “去看看,数量太多的话我们撤,让武装直升机来对付。”左林紧了紧爱弥尔的肩膀,嘱咐道。

    雪白的天鹅翅膀由两片蝴蝶骨变化而来。爱弥尔腾空而起,像是个天使。天真本身就带有神圣的意味,那一刻的场景,如果不是知道爱弥尔是个德鲁伊,而不是教廷现在死得只剩下一个的天使契约者,那两位预备骑士简直想要膜拜了。

    “数量很多……大概有几千个,”腾空而起,稍稍盘旋了一圈。爱弥尔就回来,神色颇有几分恐慌和不忍。这些人,可能在两天前,还是有着幸福末庭美满生活,或者有着不幸福却还值得努力求生的生活的人,就在这48小时里,他们就变成了活死人,变成了最底层的生物——僵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