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1.刺杀-235.深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31.刺杀

    将第九区解决完毕之后,10人小组又接连处理了第19地区和第四地区的问题,截止到这个时候,实际上死在病毒下的人数已经超过了10万人。但是,对外发布的消息却仍然是圣地亚哥市病毒控制指挥部所属的一个媒体控制小组来进行发布,对外公布的数字不超过4000。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公布真实的情况,但是,4000人死于突发的无名病毒而亚特兰大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至今没有拿出可靠的治疗方案,甚至没有一个权宜之计的情况让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人们都人心惶惶。世界卫生组织所属的传染病情况的调查小组要参与调查的提议被婉拒,理由是暂时没办法保证参与调查的人员的安全。这种尽可能不让消息外泄的姿态让外界更是有着多种多样的猜测。在这样的局面下,什么时候能够让全世界获得真实的消息,那就是个无法解答的问题了。或许是下一刻,或许永远不。

    “回总部!在洛杉矶的机场出现了狼人。”因苏拉接了个电话之后急切地说。当cdc的部队来到了圣地亚哥,开始以极高的专业素养承担起越来越繁重的清理任务,因苏拉掌握情况的能力就被大大提高了。因苏拉身上的那种神秘的,变化的气质,更是让他一手带出来的那些队员们在说每一句话的时候都带着一些崇敬的味道。

    洛杉矶出现狼人和圣地亚哥是不同的。圣地亚哥充其量是一个人口可观的卫星城市,一个种族聚落比较显著的区域而已。对于病毒的传播来说,和外界接触的渠道是有限的,可以进行极为有效的封锁。但是洛杉矶就不行。这个极为开放的大城市有着太多通向外界的方法,洛杉矶机场更是有着通向世界各地的数量可观的航班,只要一个病毒感染者或者任何一个携带着病毒的狼人或者吸血鬼之类的家伙通过这种方式离开了这片地区,那情况就极为严重了。虽然奥芬还没有寻获,但奥芬这种地位的家伙,可想而知是不会去参与病毒的基础分发工作的。在当下,奥芬的危险程度远远比不上那些个狼人和吸血鬼。

    大家开始意识到,或许这是黑暗议会又一次寻求和真理会和美国社会决战的机会。假如他们能够将病毒散播到各处,很有可能会造成全世界范围,至少是全美范围的大批大批的死亡,到时候,就不是任何遮掩手段能够处理的了。

    抛下了军官、圣地亚哥本地的警官和病毒学家,剩余的这些人直接朝着洛杉矶扑了过去。两辆装载着不少器材和武器的吉普车载着两人朝着洛杉矶飞驰而去。

    纵使没有美国本地的驾驶证,此刻的左林却担负着前面一辆车的驾驶工作。而因苏拉和爱弥尔则分别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和后排。经过了数十小时的连续战斗,太家都十分疲劳了。而爱弥尔更是用安全带将自己绑在了座位上,沉沉入睡。经历了那么长时间并不愉快的战斗,爱弥尔此刻的表情是一种和她平时的表现不太相称的沉默和严肃,或许,哪怕在梦里,她也会一遍遍回顾这些她并不想要的杀戮。没有人能避免自己的双手沾染鲜血。爱弥尔也不例外,现在的爱弥尔,更倾向于为了自己的朋友,为了自己的孩子,为了自己的爱人做这些事情,而不是为了那些似乎无关紧要的人。她清楚,这些人实际上并不是无关紧要的,一旦病毒扩散到了一定程度,将彻底脱出人们的控制转而变成一场席卷全人类的灾难。

    在圣地亚哥通向洛杉矶的道路上,专门辟出了供指挥部专用的两条用于运输人员与物资的车道。在这两条车道上,他们可以不受限制地飞驰。除了稍微有那么些引人注目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好。这项措施也没有办法。自从病毒的消息开始进行不尽不实的发布,那些有能力离开圣地亚哥的人们在通过了检疫之后纷纷驱车离开圣地亚哥。而在一个小小的半岛尖端的圣地亚哥,能够去的地方,实在是相当有限,而洛杉矶,毫无疑问是能够容纳几乎任意多人数的最好的选择。

    就在左林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用力踩着油门的时候,一枚火箭弹从侧面射来。距离太近了,早就计算好了发射提前量,用一扇车窗作为发射的窗口而以另外一个车窗作为尾焰的排放口的火箭弹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左林那辆车的车厢上,一团橘红色的火焰立刻笼罩着整辆车。

    对于他们来说,更危险的不是车辆的翻转了360度之后重新掉落在了地上——似乎根本没有影响到发动机的运转也没有将热辣的火舌、浓赤的火焰的热力透入车子内部,而仅仅是爆炸产生的轰击波使然——而是骤然从车辆里内饰的后面弹出来的大大小小的气囊。他们原本的速度太快了,左林只是下意识地踩下了刹车却没有能力一下子调节好车子偏离原先运行轨迹的程度。绿光一闪,左林身上长出了一层绿莹莹的刺,一下子扎破了气囊。下一刻,一辆油罐车骤然出现在眼前,用力掀方向盘掰向了一一边,但五林仍然没有能及时让车辆躲开集装箱卡车,车头仍然狠狠撞在了集装箱卡车的后部的保险杆上。

    后面那辆车在地面摩擦出了一阵白烟,在公路上留出了长长一条黑色的轮胎痕迹才刹住车,没有撞在左林他们车子的背后撞成一串。当车上的几人正想跳出车看看情况的时候,集装箱卡车的顶棚被掀开,扔向了路边,而四面的挡板轰然掉落在地上。一片黑漆漆的浓稠的汁液朝着两辆吉普车倾倒而来,原本躲在集装箱里的人们手里端着轻型机枪不断地朝着两辆车进行扫射。浓密的弹幕冲破了液体,不断砸在吉普的车体上。连灵甲术都来不及扔在爱弥尔和因苏拉身上,左林只能张开自己身上的灵甲术,用自己的身体卫护着爱弥尔和因苏拉。他将爱弥尔紧紧搂在了怀里,紧紧压住了想要挣扎开来进行急切的反击的爱弥尔。而因苏拉则一瞬间变形,将让自己成为自然不那么容易穿透的强壮的熊。

    液滴顺着车体流向地面,顺着车身上的孔洞将要钻进车辆内部的时候,因苏拉从车辆背后撕开了整个吉普的后门,让方便存放大件物品而设计的向上开启的后门成为了一个通道的出口。

    “快出来,外面那液体不对劲。”因苏拉喊道。

    爱弥尔感到压在自己身上的左林的身体状况不对劲,一股热乎乎的液体透过衣服流到了爱弥尔身上。左林流血了。“没事吧……”,爱弥尔没把握地问道,她探出手摸了一把左林的后背。灵甲术形成的盔甲裂成了碎片,黏连在了身体上。灵甲术的防御速度毕竟是有限的。当子弹和身体接触的速度超过了根本没有时间和反应来持续为灵甲术输入自然之力的情况下,灵甲术能够做到的,也就是当作一个强度或许足够,但材质更脆的防弹衣来用。

    爱弥尔几乎在一瞬间给自己和左林补充了灵甲术,翻身反过来罩在了左林身上。因苏拉砸断了车尾,将左林和爱弥尔一起拖了出来。因苏拉随手拉过了一辆车垒在了边上形成一道壁垒,将左林和爱弥尔掩蔽在子弹和液滴都无法碰到的角落里。

    “圣光壁障!”在这间不容发之际,两位骑士联手施展出一个神圣系的防御法术,为他们三人挡去了又一次液体的泼洒。而“磁力王”也从被安全带勒得生痛的状态里解脱了出来,随着他一凝神,那些射向德鲁伊们的子弹停在了半空中随即掉落在了地上。虽然有些累,但他还是能够做到将一辆辆主人已经惊恐地离开了的车辆挪到左林他们几个所在的那辆车的前面,和那两辆车形成的壁垒垒在了一起,给予德鲁伊们更好的保护。

    “退回来!”骑士们躲在车的后面,挥出手来射出一束子弹,一边还冲着德鲁伊们大声吼着,掩护着让他们退到后面来。“磁力王”也在努力用周围各种各样的金属来为他们做出一条掩蔽的通道。

    因苏拉拉了一下爱弥尔。爱弥尔感到左林的身体因为失血和子弹的剧烈震荡而没有明显的反应,有些怒不可遏。如果不是在那么近的距离几乎完全没有应变的时间,左林绝不会在瞬间就遭受到这样的重伤。当这种伤势的造成中很大一部分是为了保护自己,那就更让爱弥尔出离了愤怒。

    骄傲的小女孩将左林推给了因苏拉,一点都不顾忌现在是在熙熙攘攮的公路上,四周都是恐慌的人群,直接使用了部分变形术。天使一般的翅膀呼啦一下展开,和之前仅仅为了升空侦查不同。这一次可是爱弥尔全力,甚至是发挥出激怒之下120%力量的发挥。洁白的翅膀像是两柄巨型的镰刀,张开的时候的那次拍打的同时,切开了他们所在的那辆燃烧着的吉普的顶棚,她直接从顶棚上跳了出去,迎上了在已经从突袭转变为强袭的敌人。

    刚刚跳出车子的顶棚,既没有速度也没有高度,一只狼人轻易地就将自己的爪子搭到了爱弥尔身上。爱弥尔却使出了另一个部分变形术,虎形态。她的翅膀仍然在努力拍打着,维持着身体的平衡,努力让自己升向空中,但她的身体已经变成了老虎。“飞虎”的形象实在是强悍而诡异。狼人原本努力伸出勉强搭在爱弥尔身上的爪子变得毫无意义,瞬间完成了变形,爱弥尔双爪一合,就将狼人的那只爪子切了下来。而随即爱弥尔又回复了带着一对看起来圣洁无比的翅膀的人形……像是一个愤怒的天使。

    232. 蔓延

    因苏拉十分诧异的大声喝道:“爱弥尔,你疯啦,这里那么多人!”

    爱弥尔只是侧了侧脑袋,甚至没有回头看上因苏拉一眼。随着洁白的翅膀的又一次扑扇,她跃上了近百米的高空,飞到了那辆载着敌人和无数武器装备的原来是集装箱卡车现在是平板卡车的上空,她高声吟咏着咒文,声音因为她的愤怒和努力克制而如同在念诵一篇史诗,一篇祷文。无视那个张开了蝙蝠翅膀向她冲去的那个吸血鬼公爵,爱弥尔高高仰起了头向着天空,张开了双臂像是要拥抱那一朵朵不可触及的云朵,一颗颗小小的光点被她抛掷出来,散开在她的身体四周,让她的形象显得愈发圣洁。

    吸血鬼公爵绝不敢认为爱弥尔是小看了自己才做出这番几乎不防备的姿态,因为黑暗议会的人都知道以蝴蝶骨来变出双翅的部分变形式到底有多难。和他们这些在被转变之后,可以以极为简单的修炼就能长出蝙蝠翅膀的奇异体质,是完全不同的。吸血鬼公爵没有机会触及到他能够有效攻击爱弥尔的距离。他惊恐地发现,爱弥尔身边的那无数光点在瞬间变成了无数的长短不一的绿莹莹的水晶状的利刃,铺天盖地地朝着他们笼罩而来。

    看着吸血鬼公爵努力地闪展腾挪也没有躲开利刃,那张开的肉翼被打得千疮百孔,整个人几乎像是一块石头一样轰隆一声掉在了地上,爱弥尔微微扬着下巴。那神情如同是一个睥睨众生的神祗。咒术不是爱弥尔非常擅长的,她在空中停留了那么一瞬间,就忽地朝着地面上躲闪着嚎叫着的狼人、吸血鬼和魔鬼契约者扑去。当一个魔鬼契约人刚刚张开一面水晶墙准备挡开利刃并且略送了一口气的时候,爱弥儿已经靠着重力加速以极快的速度停留在了他的身后,这个得意洋洋的魔鬼契约者觉得心口一凉,他清楚地看到一柄绿色的长刃从他的心口透了出来。爱弥尔抽出长刃的动作是那样轻快利落,以至于这个魔鬼契约者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没有感觉到那坚硬的金属在身体内**,当空气流动着从他的前胸进入从他的背后吹出的那一刹那,他才感觉到爱弥尔此刻已经不在身后,而自己的力量已经烟消云散。

    闯入了近战的领域,爱弥尔立刻就将双方对抗的局面扭转了过来,黑暗议会这些家伙们手里的枪不再那么有用,踢翻了那几大桶黑漆漆的液体,将那几个倾倒液体的低级的狼人和吸血鬼轻松踢飞之后,爱弥尔为“磁力王”赢得了进行攻击的空间。也让那两位见习骑士可以放心地冲上来。

    躲开了斩向自己的几刀,爱弥尔甚至都没有后退一步,在到处都是黑暗议会成员,甚至还有不少人从周围的道路,车辆里跃出加入战团的情况下,爱弥尔的战斗方式如同华丽的舞蹈。和一个吸血鬼伯爵拼了两刀,当伯爵以为爱弥尔将再发动正面攻击的时候,爱弥尔却忽然一闪身,将原本扑向一个见习骑士,恰好在他们的战团边上经过的一个狼人腰斩。吸血鬼伯爵急急忙忙冲上去拦截爱弥尔向另一个狼人扑去的道路,却发现爱弥尔的这次扑击只是个幌子,跳在半空的爱弥尔像是可以抵挡地球上的最基本的物理原理似的,她在空中进行了一个转折。斜斜擦着伯爵手里的长剑跳到了伯爵的身后,从背后将正和因苏拉战斗在一起的一个吸血鬼捅穿……这样的情况出现了好几次,当连续几次擦着吸血鬼的攻击脱出战斗,将主要的精力放在狙杀黑暗议会的有生力量上,爱弥尔连续取得的战果终于让吸血鬼伯爵明白,无论是战斗技巧还是对于整个战局的宏观视野,自己都差爱弥尔太远了。爱弥尔像是在站在棋盘边上拨弄一个无力抵抗的棋子一样戏耍着自己,随时就可以手指一弹将他驱逐出棋盘。而现在,爱弥尔只是按照自己的步子在解决战斗而已。

    吸血鬼伯爵感受到的压力让他的动作稍稍有些变形。原本就跟不上爱弥尔的步伐的他像是在追逐一道虚空中的影子。就在吸血鬼伯爵的动作稍稍一阵迟缓的时候,爱弥尔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在间不容发之际刺出一刀,直接将吸血鬼伯爵的一只手斩了下来。随即横着一刀砍下了吸血鬼伯爵的头颅。

    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组织攻击的中心,虽然是减少了敌人但爱弥尔又面临着需要重新选择对手的麻烦,爱弥尔绝不是喜欢骑士式的单挑的人,看着那两个见习骑士顶着圣光和狼人和吸血鬼缠斗,爱弥尔直接就扑了上去。在突如其来的夹击中,原本就被见习骑士打得很狼狈的家伙瞬间就被了结了。两个见习骑士的脸色极为尴尬,在这种混战中一对一自然是不受欢迎的,而他们也只是习惯而已。他们不会觉得爱弥尔横插一手是侮辱了自己 却也尴尬着不好为爱弥尔的行为致谢。

    好在爱弥尔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情绪,虽然随着激烈的战斗,随着不断的拼杀,随著一片片的鲜血被浇灌在柏油路面上和那些混浊的黑漆漆的液体交融在了一起发出可怕的腥臭,她的心神已经宁静了下来,她已经用战斗这种方式来完成了自己心情的转换。她虽然仍然怒火中烧,却不会影响她在战斗中的判断了。……她知道,那绝对会是左林希望的。

    在这短短一段路面上,在这个陷阱里,黑暗议会居然埋伏了70多个狼人和4个水平不算很强的魔鬼契约者,还有10来个吸血鬼,被这么大批的部队攻击,他们一行很是狼狈。最具有战斗力,也最具有混战中的掌控力的左林又在一开始就受了伤,就让他们更加狼狈了。

    好在,两见习骑士和磁力王通力配合,骑士本来就是攻守兼备但更偏重防守的特殊兵种,而“磁力王”在努力发挥的时候,将一辆不知道属于谁的悍马吉普在空中操纵着盘旋着,不断冲着不同的黑暗议会的成员撞过去。简直像是一颗威力十足的小行星。

    虽然他们战斗得极为艰难,但由于爱弥尔强悍地超常发挥吸引住了好多敌人,却又不断把那些上前围攻的敌人送进死亡名单,他们终于还是坚持到了援军的到来。“蛇”古斯塔夫率先到来,原先他就在附近活动,追查黑暗议会的线索。最初开启了陷阱的那枚火箭弹的爆炸声正好在古斯塔夫的听觉范围内,何况古斯培夫还有“蛇”之所以敏锐如斯的独家能力——感受地面的震动。一听到爆炸声古斯塔夫就在向这里赶,而当他着到爱弥尔腾上半空之后更是意识到情况的复杂。无论如何,此刻赶到的古斯塔夫成为了至关重要的一环。他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特制的长射程气雾剂。对着那些将左林和爱弥尔死死围在中间的黑暗议会成员们喷射了过去,随即大喝一声:“爱弥尔,接住!”就将一盒东西朝着跳上半空缓口气的爱弥尔抛了过去。爱弥尔转头看到了古斯塔夫,顿时觉得一件轻松。“小心!”古斯塔夫远远指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的那个盒子,却极为轻微地摇了摇头。爱弥尔会意地扑了过去,却给别人的抢夺留下了足够空间,只是,这种细微的考量在这种激战之中,那些黑暗议会的家伙只会以为那是爱弥尔因为疲劳和紧张而动作走形。这个时候,一个吸血鬼也飞了起来。哈哈大笑着一把抓住了那个盒子,落在了人群中。出乎意料的是,这东西并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是已经开始产生效果的毒雾的解药,而是一个小型的炸弹。就在炸弹在黑暗议会的众人中爆炸的一刹那。古斯塔夫才将真正的解药抛给了爱弥尔。

    爱弥尔分发解药的同时,好几个实力差一点的狼人已经捂着自己的脖子倒下了。吸入的毒雾开始侵蚀他们的器官,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气管和肺。古斯塔夫绝不会仁慈地络他们时间,抽出两柄长剑轻松地杀入人群。这个通晓杀人技艺的古斯塔夫的攻击效率,几乎一瞬间就撂倒了4个敌人。

    接到了消息,除了派出cdc和其他的特种部队的成员全面封锁的周围的所有公路,将所有目击范围里的人全部监控起来之外,cdc的特种部队里那个知道因苏拉身份,自己是因苏拉的侍从的克莱尼带着几个美国异能者联合会的人冲了进来。其中还有一个是在魔猎人组织的组织里打工兼职的家伙。他手里的猎枪射出的受过祝福的银子弹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只要打中,那必然就是伤筋动骨的硬伤。

    黑暗议会的人们仍然在拼尽最后一点力量努力围攻,他们的目标就是左林。但因苏拉作为一个资深的强力的德鲁伊,现在更是德鲁伊议会情报处负责人,和左林在地位上齐平的人,面对那么多人的围攻还要同时照顾好左林不受到攻击的确是有些麻烦,但也没放在他的心上。而且因苏拉的粗犷的战斗风格是越打到后来越能发挥作用。被爱弥尔和古斯塔夫,被“磁力王”或者那两位见习骑士打到,如果单独一下的话,大概还是可以顶得住的,后退之后聪明点,未必会马上丧命,但只要被因苏拉的爪子沾上,死还是小事,要是被拍碎了几根骨头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因苏拉一脚踏在自己的身上,彻底结果自己。

    一个小时后,战斗彻底结束,开始打扫战场的时候古斯塔夫就在给左林进行简单的治疗。左林没事,只是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恐怕最近一阵那么麻烦的病毒事件他是插不上手了。可是为什么是左林呢?

    “左林是现在全世界少数几个有能力可以治疗病毒的人,虽然是用自然之力强行化解病毒。”因苏拉沉吟道:“恐怕,黑暗议会使用病毒,并不是想要杀掉多少人,而是想要在那么多人里,杀掉特定的一些人。他们不想受到干扰,不想留下隐患。现在全美国境内只有左林一个有治疗能力的人在……你们说呢?……现在,我们就看看,病毒要向哪个方向蔓延吧。”

    233.谶语

    将因苏拉的话当成是一种谶语或许是可行的,如同他所预料的,几个小时后,洛杉矶南部就出现了病毒症状。相比于圣地亚哥,洛杉矶的地位重要得太多了。洛杉矶警方、疾病控制中心和位于圣地亚哥郊外的病毒控制指挥部通力合作,直接封锁了病毒出现的地区,用火焰喷射器和铝热剂将整片地区清扫了一遍。在这种很有可能将一个个城市毁灭的病毒的威胁下,大家都心有戚戚,无形之间政府的各种行为和那些被要求进行辅助的各类组织的行动效率都高了许多。财力、人力、物力、药物乃至于各种各样的武器弹药都迅速到位。

    为了能够更有效地对抗病毒传播,因苏拉也顾不得是不是越权,在和总统通话之后,因苏拉接管了整个指挥部,以指挥部为中心,整合各方面的力量组建了一个规模更为宏大,权力更集中,管理更直接有效的生化应急总指挥部。

    因苏拉并不是贪图权力,只是非常愤怒而已。黑暗议会的这些举措,实在是太过分了。使用病毒,本身就是一个禁忌。哪怕在教廷、宗教裁判所实力如日中天的黑暗时代,哪怕在教廷一手遮天,其他各方面的势力都不得不躲躲藏藏地委曲求全的时候,也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团体或者个人敢于使用这类武器或者技能。大规模杀伤武器从来不仅仅是现在那个叫嚣着的美国担心的问题,自从有类似的武器和能力开始,这就是所有势力团体关注的内容。当年教廷对于拥有死亡之云、拥有剧毒烟云等等能够影响一整个村落,一整个城市的技能的死灵法师,掌握了能够一下子摧毁整个要塞和城市的流星火雨的元素法师等等地追猎和迫害的力度,绝不会比现在美国莫名其妙就拿出子虚乌有的证据来屠城灭国的力度差。

    另外,则是因为能力界总是尽量避免以自己的力量介入世俗界。有不少能力者对于普通人的态度,就像是一个牧场主对自己的牛羊猪狗一样,蔑视,但又不得不正视这些普通人能够为自己提供物质支持,提供越来越丰富的产品和服务的价值。无论对于世俗界,无论对于普通人的态度是多么轻视,大家总是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的力量,控制着自己的态度,让自己的能力游离于世俗社会之外。真正说起来,无论哪个势力团体。不管是教廷、德鲁伊议会、真理会等等组织,真的想要影响大批大批的人群,都有各自的能力和法术,几个主教和红衣主教联手就能够施展大面积净化的圣光普照,真理会里精通精神魔法的几位大师都会具有强大的蛊惑能力的大范围精神魔法。德鲁伊议会里,掌握了可以被当作是“地图兵器”的德鲁伊,数量相当不少。但是,从古至今,从来没有谁将能力如此大规模地用在世俗界,用来戮杀大批大批的普通人。

    可以说,黑暗议会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一次毫无疑问是触犯了能力界的禁忌了。但黑暗议会的确也不太在乎这些,反正他们已经被大家公认的几个最强大的势力团体围剿过了。教廷、真理会、魔猎人组织和德鲁伊议会的联合围剿都没有将黑暗议会斩草除根,现在了不起也就是再来那么一次。但现在变得隐秘诡异,隐藏得非常深的黑暗议会,甚至没有一个固定的总部的办公地点,变成了一个半是离散,半是集约的奇怪的结构,唯独不怕围剿之类的大规模行动。在行动的组织策划上更有经验更谨慎小心的黑暗议会。在这次散布改良的尸毒的行动里,黑暗议会能够在不知不觉之间完成。甚至临时组织了损失不算难以忍受的行动让左林只能中止了和他们斗争的进程,这些一系列的行动在组织水平上可以说是非常高的。

    对于呈现出这样的特点的黑暗议会,因苏拉也没有完全的把握来完全压制,乃至于组织又一次的围剿。要说组织围剿,他知道,或许以左林的人脉和影响力,应该是能够的,但是他不行。但是,他比左林更熟悉病毒的传播范式,能够更好的指挥手头上的各方面的力量来遏制黑暗议会的扩展。

    “从现在开始,整个美国西海岸,所有城市,机场部分关闭,必须等到所有的检疫设备到位,防疫人员到位之后,才允许部分开放。绝不允许任何一个病毒携带者通过航空渠道离开西海岸地区。关于美国全境进行生化戒严的提议已经提交,决议在几个小时内就会下达。进行生化戒严的地区里,海军陆战队临时划给病毒防疫总指挥部指挥,不得用任何理由迁延。对于病毒携带者,立刻进行单独的隔离,死后2小时内采取一切手段进行火化。对于抵抗隔离措施的病毒携带者,允许cdc特别反应部队,各地警方,陆战队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进行强制隔离,或者射杀。采取行动的时候,以保存自己为优先,不要在采取行动的时候导致自己这边的工作人员有感染病毒的情况。”

    因苏拉定出的方略还是相当有操作性的,他不用说太多内容。各个部队实际上都接受过对抗生物恐怖主义的训练,其中cdc的部队是受过最专业的训练的,各种装备的配备也相当完整。其他部队虽然装备方面可能相比之下有些差距,但是在执行力上却没有多少差距。甚至于在武力威慑方面,大部分部队比起cdc的部队还要更强一些。

    在因苏拉刚刚将一系列的措施布置下去的同时,从西雅图就传来了病毒出现的消息。整个美国西海岸的免疫情况立刻就显得极为严峻,而这个时候,美国政府终于发布了全面进行生物戒严的命令,对外的所有口岸在检疫设备到位之前无论是对外对内都一律关闭,而之后,整个国内外所有口岸的开放通行流量,就看检疫设备的容量了。虽然这样的举措毫无疑问会导致极为惨重的经济损失,但是,比起有可能会出现的大批美国公民死亡的情况,和会连带出现的更大规模的恐慌,以及民众对于政府不作为的抗议以及不信任,这样的经济损失也不是不能容忍。

    也就是这个时候,左林在医院里醒来了。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