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6.三个岛-240.援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36.三个岛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真理会当初只是一些对于欧洲的现状不太满意的人,历经千辛万苦来到美国来组建的,从一开始,真理会秉承的就是一个开放和公平的社团环境。这样的环境让我们能够吸纳许许多多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可能根本不可能共存的人进入我们的组织,甚至还配合着执行一些任务,比如我们最著名的吸血鬼和魔猎人的组合:萨拉之眼。但是,同样是因为这样的内部氛围,让作为会长的我也无法控制每个人,控制每个人的想法和行动,无法控制大家在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上采取不同的行动。实际上,只要不是需要使用真理会的资源,会员们要怎么样做,我是没权利管的。当然,我还是能够影响一些人。”德尼罗淡淡地说,“从真理会建立之初,就面对着两大主流派别,一个主张的是对于所有秩序的打碎和重建,而另一个派别,也就是通常占据着主流的派别,则认为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需要的并不是混沌的局面和在一无所有中间去建立一套秩序,而是需要在现有的秩序体系上进行创造性的修改和补充。”

    “虽然我们从来不曾想要主导美国的历史,但无论是独立战争,南北战争以及一系列的重要事件上,真理会发挥的各种各样的作用是不言自明的。可是,随着各种各样的事情的推进,真理会作为一个势力团体,内部的分歧却是越来越大。由于真理会从一开始就有着自行其是的倾向,我也无法控制所有人,尤其是和我秉持着不同理念的,但同样有着庞大的资产和能量的人。比如……萨克森先生,就是我无法控制的,以至于这一次居然眼睁睁看着他组织了一起旨在夺取真理会所有会员共同拥有的资源的叛乱。而我能做的,也仅仅只有团结起身边和我的想法比较接近的人,勇敢地战斗,并最终扑灭了这次叛乱。虽然萨克森先生还是跑了,但总算局面没有完全脱离控制。”

    虽然说得很是轻描淡写,但是大家还是能够从德尼罗身上的伤口和其他一些情况上判断出,这一次的战斗是如何的惨烈。

    “我向大家保证,这一次病毒上发生的类似性,主要是因为萨克森将原先真理会研究的那些病毒有针对性地外传了。……由于,萨克森是个死灵法师,这种病毒的流向并不太让人吃惊。但是,无论如何,真理会会对这一系列的事情负责,并且将在之后的行动中服从领导。在对抗病毒的战争中尽可能发挥自己的能力。”德尼罗将责任推开了又揽下,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而在孙棣桂的脑子里却浮现出了一个中国文人几乎人尽皆知的故事:“郑伯克段于鄢”。要说德尼罗之前完全不知道萨克森的那些行动,那绝对不可能。真理会的确是个松散和严谨相结合的团体,虽然会长并不拥有完全的权力,但无论如何,监视和控制一个人还是做得到的,尤其是一个从一开始就对会长的宝座有着毫不掩饰的觊觎的生存了几百年的老妖怪。

    只是,这样的疑问大家都放在心里就好,说出来一点用也没有,大家谁都不想和在美国有着深厚关系网和势力网的问真理会翻脸,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萨克森在二战后,从战胜国获得的很多利益中截留了一部分,在加勒比海地区建立了天堂岛和地狱岛两个研究机构,还在南太平洋建立了方舟岛。这三个岛,构成了萨克森一个营造了几十年的大阴谋的基础。”

    “天堂岛最初是真理会直属的一个项目,我们选择了一些人,在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里,试验一些新型的社会关系和法则。但是,这个项目因为实在是有着太多的问题,实际上从一战之后就被真理会放弃了,而一直是由萨克森接手在独立推进。但是,这个项目却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原先并不正当但勉强还能说得上是正义的试验性社会,被萨克森完全歪曲了。从二战后开始,一直到现在,名义上,天堂岛是一个优生学的研究项目,由一个逃脱了惩罚的纳粹头目掌管,但那个纳粹头目现在应该是个僵尸了,只有用这种方法,萨克森才能让这个家伙数十年如一日地主持这种无聊的项目。但是,对于很多不很知情的人,天堂岛却是一种款待。因为这个优生学项目早就变质了。最近十几年来,萨克森在世界各地通过各种组织和团体,挟持、绑架了许许多多的女性,多数是演员、选美大赛的参赛者、大学生、模特、企业中表现出色的员工等等,无—不是容貌、身材和智慧都非常出色的年轻女性。通常选择的年龄从14岁到30岁之间。”

    “萨克森最初可能最想通过同样绑架和挟持的方法来掳获一批优秀的男性来进行这个优生学项目,但是,似乎他很快发现了,这些女性作为一种社交资源,能够让他获得更多东西。天堂岛对外是没有通信手段的,或许有一条电话和数据网络的线路,但岛上那些女性显然无法进入那个能够对外联络的空间。萨克森为那个岛屿提供食物和饮水的标准,完全取决于岛上的女性对于他送去岛上的客人的服务态度和服务水准……他在驯服了最初那批女性之后,岛上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社会制度,那些愿意服务男人……好吧,现在偶尔也有女人……的天堂岛居民,无论是居住了很久还是刚刚被送去的,会有资格享受更高规格的食物、饮水、和居住以及其他条件。”

    “岛上完全不用考虑采取避孕措施和安全措施,每隔一段时间,得了性病的女性会被处理掉,而那些怀孕的女性,则会被运到地狱岛,在生产之后再被送回天堂岛。在地狱岛上,那些体质健康,容貌漂亮,智力卓越的孩子会接受一系列的训练。但他们的行为是被严格监控的,这些孩子,无论男女,身体和心灵都是不自由的。说他们是一支私人的军队,恐怕都是小看了他们。那些不合格的孩子,则成为一系列试验的实验品。我还没来得及完全审阅所有的卷宗,但看起来,地狱岛上进行的试验,各方面看起来要比我们平时看到的,听到的东西……要前沿得多。”

    “然而,这两个岛的根本作用,也无非是为那个方舟岛上的项目服务。”德尼罗说完了一系列让人遐想也让人胆战心惊的内容之后,更严肃地说:“方舟岛上进行的项目,前后投入的金钱、人力物力的庞大,几乎超越了一切人的想象。”

    “方舟岛上有完整的生物基因工程项目,对于方舟岛来说,克隆人可能都算不上是技术难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萨克森就在方舟岛上建立了一个极为庞大的世界生物的基因库,如果有条件,甚至保存着活的受精卵,用一定手段保存着,保证随时可以唤醒。这个基因库,到底有多大,现在我的部下们还在弄明白,毕竟我们只弄到了一些文件。无论是天堂岛,地狱岛还是方舟岛,现在还仍然在萨克森的控制下。……顺便提一下,来自中国的这几位朋友,那一对幼年的熊猫的订购者,应该就是萨克森了。我想你们应该还是记得这个事情的。……同时,方舟岛还储存了大量高精尖的技术装备,武器等等,至于各种技术资料更是丰富无比。世界上可能再也不会有一个比方舟岛更完善的图书馆了。基本上,这三个岛联系起来看,那就是一个相对比较完善的小型的社会……一个极为危险的,萨克森视为全人类的种子的社会。”

    “方舟岛的技术实力,应该是领先现在大家看到的普遍被使用的高精尖技术大概10年左右吧。光是这些年萨克森将他觉得落后的技术卖出来授权或者卖断,他就挣了不少钱了。虽然,这些钱对于运转这三个岛来说,实在有些杯水车薪。我到现在也没有得到一个确切的数字,萨克森到底在这三个岛上投入了多少钱。而为了这些钱,他又到底做了些什么?反正据我所知,纳粹二战期间存起的黄金,应该已经是被萨克森发掘出来,花光了。这些年陆续涌现出来的一些二战的时候被纳粹搜刮走,下落不明的艺术品和珠宝什么的,其中又不少是萨克森安排进行拍卖的。为了运转那三个岛并且保持技术和人员的有水准的更新,萨克森每年投入到里面的钱不可能低于50亿美金。”

    “那么多年了……萨克森手里攥着一大批16到20岁之间的优秀的青年,他以为他的准备充分了,他的时机来到了,于是……他开始发动了他的计划。我无法预计他的计划执行到最后会是什么结果,但是,至少他第一步通过黑暗议会传播病毒的行动成功了,但第二步夺取真理会的控制权的计划失败了,至于他之后还想做什么,那只有天知道了。”

    的确,现在面面相觑的大家无法预料这个疯子之后会做什么,但是,“天堂”“地狱”“方舟”这三个词汇实在不能给大家太多良性的想象。

    237.疯人

    “萨克森本质上是个疯子,真的,我一点也没有夸张。”德尼罗很有把握地说。

    大家的确不怀疑德尼罗所说的话的真实性,如果萨克森真的数十年如一日地将三个岛经营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做了如此周密而可怕的准备,那么,除了疯子,的确没有任何一个词汇足以注解这样的一个人了。

    在场的人绝大部分对于大洪水和诺亚方舟的故事都不会陌生,而现在,萨克森所做的事情中间有很大一部分是诺亚方舟的准备的现代版本。基因技术、生物技术给了这样一个满脑子狂想的野心家一件极为好用的工具。

    “那黑暗议会是怎么掺杂进来的呢?”一旁,全美异能者联合会的代表克拉伦斯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德尼罗似乎非常赞赏这个很有水准的问题,他清了清嗓子,像是在叙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吊着大家的胃口,慢悠悠地说:“现在似乎有两种说法,还没有确认。我的手下正在想方设法从捕获的萨克森的手下那里获得消息。一个说法是,在黑暗议会逃离欧洲,将总部落在墨西哥之后,萨克森就利用自己死灵法师的身份,主动和黑睹议会接洽,赢得了他们的好感和信任,随后将病毒交给了黑暗议会。甚至于这种病毒可能根本就是萨克森自己利用真理会原先开发出的病毒作为蓝本,加上自己的理解制造出来的。不然,无法解释黑暗议会为什么在墨西哥落脚才那么点时间就有能力拿出这么强力的病毒来,他们虽然有一个很强力的研究团体,但是,没有强大到这个地步。黑暗议会现在式微,可能很难拒绝有着庞大势力的萨克森提出的条件。他们从中获得的好处必然是非常可观的。”

    “另外,还有种说法,那就比较不可思议了。那就是,那个所谓的魔鬼契约者姬丝,也就是现在的黑暗议会的领袖,本身就是萨克森想方设法安插进黑暗议会的一枚棋子。”德尼罗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能解释为什么黑暗议会和萨克森在行动上会那么一致,也能够解释黑暗议会为什么在明明没有实力挑事的时候发起了如此无谋的攻击以至于落到后来要被教廷和德鲁伊议会,当然,还有我们来围剿,也能解释为什么当时在美国生事的那些黑暗议会成员为什么在出事之后能够那么快地转入地下,而后一部分人潜伏待命另一部分人安全地撤到了墨西哥重新归于总部领导。甚至能解释为什么黑暗议会能选择墨西哥这个距离美国本土那么近。在异能界方面基本属于被美国完全压制的地方建立总部还没有受到多少阻挠。……一切都能解释通了,除了这件事情本身为什么如此匪夷所思之外。”

    “你的意思是,是不是想要彻底平息所有可能的隐患,就要除掉萨克森。铲平那三个岛呢?”孙棣桂淡淡地问。

    德尼罗扬了扬眉毛,说:“那是当然。”

    德尼罗的确需要借助在场的这些人所在的团体的力量来解决萨克森,这个真理会内部的最大的问题。而解决了这个问题,也意味着他将可以为真理会内部的不同派别的分裂划上一个句号。作为一任会长,这个功绩可以说是相当大的,即使付出的代价也同样巨大。没有这些人的支持,单单以真理会自己的力量,想要彻底扫平萨克森虽然也未必是做不到,但那样可能几十年里都无法回复元气。毕竟异能者和修行者地数量和质量是无法用简单地用金钱和培训来弥补。

    德尼罗甚至有些想弄明白,到底德鲁伊议会有什么力量能够以学校的形式接连不断地培养出相当水准的德鲁伊,虽然德鲁伊议会的职位谱系还是有很大的空缺,但德鲁伊议会的内部向心力却一直很强。

    更为惊叹的是,自己还那么年轻的左林,却悄悄地发展出了一个对于年轻德鲁伊的培训体系。让诸如伊琳娜等一系列的年轻德鲁伊迅速提升实力和战斗经验,而偏生在五林的领导下,年轻的德鲁伊们在北美南美和东南亚碰到的事情都不少,却一直保持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伤亡率。在不知不觉之间德鲁伊议会现在就拥有了人数颇为不少的强力战斗团体,从平均水准来说,恐怕可以和大家公认势力第一的教廷的宗教裁判所直属团队一拼。

    仅仅从这个角度来说,德尼罗就不敢忽视孙棣桂的问题,假如得罪了这个德鲁伊议会现在主持经营事务的副会长,左林的老师,使得最终德鲁伊议会拒绝出力帮助真理会进行剿灭萨克森的行动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尤其是,现在和各方的关系都极为融洽的德鲁伊议会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其他团体的决定。

    “孙先生,在这个世界上,在几十亿居民中间,至于极小的一部分人赞同萨克森做法。而这都分人,通常来说,精神是否正常是存疑的。由于一个疯子的行为,我承认,真理会作为一个应该负起责任的团体,确实是有失约束了。但是,我接掌真理会的会长职务也只有12年,而萨克森的阴谋,他在真理会内部的腐蚀和培养却是从我的孩提时代就开始了。我能做到的事情,毕竟是有限的。这一次,真理会的确是需要大家的协助,不仅仅是为真理会,也是为整个世界来扫除萨克森这个隐患。”德尼罗诚恳地说。

    孙棣桂哼了一声,淡淡地说道:“等这一次把病毒的事情解决了再来说这个事情吧。既然病毒的基础版本是从真理会流出去的,那么你们的研究成果至少应该全面共享出来吧。”

    孙棣桂的说法可以说,是为德尼罗留了很大的余地,基本上的意思就是,只要真理会在这次解决病毒的事件中表现出充分的诚意和努力,那之后协助真理会扫平萨克森还是好商量的。当然,大家都不会白白出力。

    德尼罗知道,此刻孙棣桂的这种冷冷的表态,实际上算是帮了自己的忙,连忙说道:“那是自然。这一次我过来也携带了所有的病毒的资料。”他顿了顿,又说:“真理会将拨出20亿美金的专项资金到指挥部的帐面上。我知道,现在到处都是花钱的地方……另外,对于各个参与此事的团体。所有的伤亡的抚恤,都将由我们真理会来承担。打掉了萨克森在美国的根基,真理会还是缴获了不少东西的。”

    德尼罗的一系列的说法迅速就落实了,而研究工作重新正常展开。对于刚才爱弥尔对于真理会的研究人员的有些不礼貌的处置,德尼罗为了让爱弥尔不觉得不高兴,甚至单独向爱弥尔致歉,并且表示了那几个研究人员是不知情的。但爱弥尔除了耸耸肩之外却没有任何表示。本来她就对于和这些势力团体打交道没什么情绪,如果不是左林不让她跟着一起去见格奥菲兹,她压根就不想来这里。

    亚特兰大这里发生的事情,德尼罗叙述的一系列有些匪夷所思的情况都被迅速整理成文。由伊琳娜直接通过邮件发送到了左林的pda上,让此刻正在洛杉矶闹中取静的一个酒吧里枯坐着等待的左林好歹算是有了些读物。

    左林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很强的,看到这些消息,看到了真理会内斗的情况,看到了萨克森的疯狂,再联系最近这段时间,黑暗议会在病毒的事件上的那种努力,左林一边一口口地喝着味道很是不错的青柠vodka,一边梳理着自己的想法。左林已经追踪着格奥菲兹在给因苏拉的文件里留下的线索,带着一个极为精干的小分队追查了好久了,终于才顺着一条条复杂的线索,经过了一个个不同人物的核实确认之后才最终来到了这个酒吧。

    这个酒吧就在穆赫兰大道上。穆赫兰大道是好莱坞一条历史悠久的大道。它源起自荒地,穿越豪华的富人区,一直延伸到太平洋边的加州著名海滩——马里布海滩。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而经常出现在好莱坞电影中,使其自身也带有了几分奇妙的戏剧气息。在这样公开的一条大道上见面,的确让包括左林在内,对于这次见面期望颇高但戒备却更高的小队成员们略略放下了心。但对方敢于选择在这里见面,显然也有着某种把握,某种大家一定能够达战协议,不会出什么争执的把握。酒吧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少了,现在美国国内的紧张局势让还有心情进行休闲娱乐的人实在是少得可怜了,乃至于在这间虽然酒的口味很正,但装饰气氛明显很是乌烟瘴气的酒吧里居然没有年轻的女子来招徕“生意”。当然,这样最好,免得来自教廷的那位神父不自在。但即使如此,在酒吧的角落里还是有几个醉醺醺的大汉埋着头睡觉。从他们的装束和身上散发出的气味来说,可能他们都未必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是左林先生吗?”忽然,在吧台边上嗖地出现了一个梦魔,一个看起来比格奥菲兹年长很多但一样很英俊的家伙冲着左林说道。

    骤然出现的梦魔让在场所有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戒备着的人们瞬间做出了反应。但是,这个梦魔的反应却仍然是那么镇静,他举起了双手,做出一副无害的样子,任由神父将一道圣光笼罩住他让他无法再自由移形。随后,他淡淡地说:“格奥菲兹受伤了,他没办法来这里,不过,他就在不远的地方。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希望你们能够跟着我来。”

    “请带路。”左林说。

    238.老梦魔

    大约半个小时后,左林在一家破败的小旅馆里看到了格奥菲兹。他很难想象,在黑暗议会内部绝对算得上一方豪雄的格奥菲兹居然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梦魔是一种奇怪的存在,在传说中,他们是远古的神祗梦中的形象从梦中跑了出来,变成了的神秘的生物和人类交媾繁衍而产生的。他们的血脉中一直留存着一种可能,一种让梦魔可以抛弃他们的形体,脱离他们的形体,成为一种纯精神和意识的存在。这种形式的存在,可以保护着梦魔,让梦魔很难受到任何物理形式上的伤害,却能够让梦魔做到许多在他们还有形体的时候无法做到的事情。

    格奥菲兹作为梦魔中的佼佼者,他的身体早就精神化了,如果不是考虑到四处旅行,要通过一个又一个机场的安检,完全没有形体就意味着要始终以精神凝聚出一个形体来应付各种事情实在是太让人疲劳,他早就可以完成纯精神化的变化。现在,整个身体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壁虎的那条尾巴,一旦碰上危险的时候可以用来抛却,用来迷惑敌人。格奥菲兹对于物理攻击的免疫程度是相当高的。即使是足够能够伤害到梦魔的攻击,依靠着梦魔的那种隐现不定的特殊能力,也可以规避和减免到最低限度。这也是为什么在第一次和格奥菲兹战斗的时候,左林那么辛苦的原因。

    但是,现在格奥菲兹的样子和当时那个无论是不是变形为恶魔形态都十分意气风发的格奥菲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格奥菲兹身上的确没什么伤口,那很正常,任何人要在他身上留下什么伤口都是很难的。但是杜奥菲兹的精神状态却十分萎靡。那样子,分明是遭受了什么巨大的精神冲击,将他的精神力打散了一样。对于梦魔,这种类型的攻击就很要命。梦魔因为能够掌控他人的精神波动而强悍。但遇到了更强大的精神波动,吃的亏也很大。可是,以格奥菲兹的能量等级,能够将他伤成这样的,会是什么人?左林完全想象不出。至少,他想象不出这个世界上有任何一个个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但如果是遭到伏击,遭到围攻,以格奥菲兹的经验和技巧,居然没有能第一时间移形来躲开,那也真叫是奇怪了。

    “发生了什么了?”左林很自然地询问起那位带着他来到这里的梦魔。那位看起来是个中年人的梦魔微微耸了耸肩,有些无可奈何地说:“格奥菲兹吩咐过,他自己来和你们讲这些事情会比较好。如果不是很着急。能不能稍稍等一会呢?格奥菲兹应该马上就会醒来了。”

    格奥菲兹的沉睡说不上安详,看着他眼睑下眼球的激烈地颤动就足以想象他在睡梦中应该正在进行什么激烈的活动。当左林意外获得了梦游人的体质之后,他对于这样的运动的理解是越发地深了。

    “是被你们自己人动手打伤的吧?”左林问道。当他的这个问题刚刚从嘴里吐出来,他就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里骤然浓重起来的紧张戒备地意味。左林并不在乎在这个房间里的只有他、那位带路的中年梦魔和现在用“半死不活”来形容极为恰当的格奥菲兹,如果这个中年梦魔骤然发难他会有什么麻烦。他对于这个中年梦魔的实力已经有了判断,他不会做出冒失的事情。

    “嘿,当时还是的。现在,对于是不是自己人,标准稍微有些分歧。”中年梦魔耸了耸肩,将他不自觉提起的戒备又放松了下来。但是,在整个小旅馆、整个街区里,那些和他们一起离开了黑暗议会的同伴们,毫无疑问都已经感受到了这股气机。但是,他们同样能感觉到随着左林前来的那些人的强大。虽然因为为了表现出友好和亲和,他们并没有非常咄咄逼人地一定要紧紧跟随着左林,表现出什么对这批人的不信任,但是他们全都深深戒备着。只要有风吹草动,他们是不会忌惮于把周围的这片地方整个夷为平地的。

    “左林,勇猛的狮子,你何必欺负我的手下呢?”格奥菲兹醒来了。梦魔之所以成为梦魔,他们最基本的能力就是出入梦境,入侵别人的梦境或许是要看个人的修行能力,但自由出入自己的梦境就是本能了。被周围的警兆感应,格奥菲兹迅速地醒了过来。

    “虽然觉得有些意外,居然能够从你这里得到帮助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见面就是打架,不过……现在这帮助的确是太珍贵了。我真的非常急于知道,到底之后还会发生什么?至于之前的。我想,我们应该有时间再去说,不是吗?”左林摊开了手,在格奥菲兹和那个中年梦魔的小心翼翼的注视下,将一个恢复术施展在了格奥菲兹身上。虽然由于体质的关系,恢复术对格奥菲兹的帮助并不很大,但至少也能促进他体能的一些恢复。

    “谢谢,”格奥菲兹说:“你们有没有碰到死灵法师总监奥芬?”

    “奥芬和‘海豚’爱弥尔碰上过,往北面去了,西雅图那里的病毒散布应该就是他做的吧?”左林说道。

    “应该不是……”格奥菲兹摇了摇头,叹气道:“如果不是奥芬看在多年的交情份上放了我一码,也许我现在就没有机会活着和你见面了……。不过,黑暗议会里,也从此没有了梦魔这个种类的存在了。”

    “哦?”左林好奇中带着些犹豫,“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开始的时候,是单纯因为病毒,萨克森……真理会的家伙和黑暗议会接触了,他提供了一种病毒,这种病毒能够以很小的几率产生一种极为强大的生物……或许,应该还可以称为生物吧。有一小部分人,能够在病毒的影响下发生更新,也就是说,大脑不受影响,身体的细胞被转化为另一种细胞。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认为这个人死过一次吧,但又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反而像是传说中的那种‘被遗忘者’的苏醒的方式,也就是死后自然觉醒成为死灵的家伙。这种几率,要比死灵法师们放弃生命的修炼的成功几率低太多了,但是,却是可以在普通人中筛选有特异体质的人,这些对于死灵生命极为亲和的家伙,是非常容易被死灵法师们蛊惑,而成为黑暗议会的教徒的。也就是从发现这个事情开始,黑暗议会内部开始有不同的意见产生。”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