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1.挑战者-245.生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41.挑战者

    整个事情正在向一个越来越复杂的情况发展,谁也无法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些什么。

    在亚特兰大cdc的实验室里,研究人员们终于在得到了提示的情况下明白了为什么病毒会对有些人产生不同的效果,而归根结底的原因却是:灵魂。在人们将基因技术发展到了相当高度,科学家们非常熟练地从基因和遗传的角度去看待各种问题的时候,由血脉决定的各种不同性质的灵魂却仍然在顽强地起着作用。基因还有有显性遗传和隐性遗传的不同的表征,但灵魂上的差异只要一旦被激发,那就可以完完全全地表现出来。

    当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孙棣桂放下了手里研究工作。他虽然在研究中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一个个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的猜测一一得到了验证,俨然已经成为了研究中心的核心之一,但是,他现在觉得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孙棣桂明白,一旦那些大脑不受病毒影响的僵尸们被黑暗议会掌握,要是黑暗议会能够忍住表面上不断的损失撑过几年,那会是极为可怕的一件事情。而现在,他的手里有逐魂权杖,一件足够强力的武器。当他扬起逐魂权杖的时候,他可以非常有针对性地让那些出现几率极低的灵魂彻底消散。而在一个又一个被病毒袭扰、毁灭的地区,逐魂权杖更是可以一下子荡涤所有的危险。

    孙棣桂离开cdc实验室的同时,爱弥尔也搭上了返回洛杉矶的飞机。她甚至调动了一架湾流商务机,让左林在美国的那些朋友们都从现在已经隐隐被划在疫区范围内的洛杉矶撤离。无孔不入的媒体已经将现在的情况渲染得比事实更加可怕,但由于疫区的管理规范,现在却管制了一切的交通手段,很多人是想走都没办法。当这样一批朋友聚集在了皮特家里,变成了一个无比璀璨但有些无奈的“星光派对”之后,皮特也只好尝试性地给左林打了个电话。虽然皮特不清楚左林到底有多大的能量,但他对于左林现在的影响力似乎很有信心。

    在跑外勤的左林没有接到皮特的电话,但正在作为一个很有效率的秘书的伊琳娜还是和爱弥尔一起将这些事情安排妥当。伊琳娜甚至在上海安排好了全部的接待事宜,和适当数量的商业活动。一方面算是贴补这些明星们莅临上海要发生的费用,另外,的确也再没有比这类活动更让这些人能感觉到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中去了。

    不知道在背后那么多事情正在发生的左林,此刻则开着车和索福克勒斯一起,沿着从西雅图城郊的战斗机试验场通向西雅图市区的公路上。由于几个军用基地,几乎所有的军人们都被调动了起来,除了这个试验场,实在是找不到适合接待包括左林在内的将近100人的庞大队伍。一个有着奇怪的组合和极高的保密要求的队伍。100人不到的队伍除了包下了一架客机之外甚至还另外调动了一架运输机来运载各种各样奇怪的装备,当这些装备被陆续搬下飞机的时候,在试验场工作的那些人不由得都冒出了一身冷汗。他们不禁要怀疑,这些人来到底是为了执行一个狙杀任务还是要来将整个西雅图市摧毁。

    左林在车里打开了和总指挥部的联络通道,车顶的小型卫星天线让他和因苏拉之间能够有一条完全保密的线路。而在这条线路上,因苏拉正在向他阐述现在所掌握的关于西雅图市的病毒传播的情况,以及指挥部的一些专家们根据种种情况推断出来的黑暗议会的人有可能藏身的地点。

    “现在西雅图市出现的病毒传播情况不算严重,可能是因为我们介入得很快,而且很坚决,对方刚开始传播病毒就被我们压制住了。除了一开始发现的122个病例之外,后来又陆续在其他地方发现了不到20个病例,当然,由于现在没有疫苗。这142个人现在全部死了,火化了。处理的速度比较让人满意,没有发生什么再传染的事情。”因苏拉的声音显得有些疲倦,但仍然是那么坚决。

    “专家根据现在这些病例出现的时间和地点,做出了病毒的传播范式图。现在有些不明确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西雅图的黑暗议会成员没有继续进行病毒的散布,不过这对我们来说算是好消息。”因苏拉顿了顿之后,说:“根据专家的推断,黑暗议会的人最有可能藏身的是几个地区,我已经把地图发给你了,地图上以红色标出的区域就是。区域有些大,不过我想你应该有办法去进行搜索吧。”

    左林看了一眼地图,除了几个小小的红色色块之外,最触目惊心的是地图上老大的一片红色。看起来,大概有将近几个平方公里大小的区域。并且这还不是在郊区,而是在市中心和市郊居民区之间的一片地方,这里有仓库有工厂,有企业的物流中心,有旅馆,有夜总会和地下赌场……最是鱼龙混杂的就是这片地方了。看到这片地区的情况说明,左林觉得有些头痛。

    “专家,哪里弄出来的专家搞出来的这个?”左林郁闷地问。

    “数学家……有着最高权限的应用数学家。他根据现有的数据建立模型进行分析才有了这样的结果。总的来说,这个判断应该是可靠的。”因苏拉笑着说。

    “知道了。……我会有办法的。”左林说。左林毫不怀疑因苏拉拿出的情报一定是经过审慎的调查核实的,因苏拉可不是个喜欢忽悠人的家伙。但是,面对几个平方公里的需要搜索的区域,有些牢骚也很正常吧?

    接近那片地区的时候,左林将车停在了路边。跟在后面的密密麻麻的车队也纷纷停下,又一次跟着左林出任务的克拉伦斯连忙跳下车,跑上前来问道:“怎么了?”

    左林将地图摊开在发动机盖上,拿手电筒照着。因苏拉传来的地图在pda上看起来太不舒服了,将那些关键区域标绘在大比例的纸张版本的军用地图上,感觉就好了很多。

    “克拉伦斯,这个地图你也拿到了吧?”左林问。

    克拉伦斯点了点头说:“拿到了,搜索区域太大了,不好处理啊。要不要要求当地的那些军警来配合?”

    “去送死吗?奥芬可是很有可能就在这里面呢。”左林摇了摇头,“基本上就靠我们自己了。不过……叫点海军陆战队的人,在最外圈建立一个比较松弛的联络和火力圈吧。以防万一。”

    克拉伦斯点了点头,示意身边的一个家伙去联络了。随后,他继续等待左林的指示,左林已经在先前的几次行动中充分证明了他作为一个战斗团队领导者的才能和勇气。

    “你们根据地图,分成六个小队。在中心位置的12点,2点,4点,6点,8点,10点六个地方安顿下来,观察哨,支撑点什么的建立起来,互相间保持紧密的通讯。”左林吩咐道。

    这命令让克拉伦斯有些纳闷。左林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不是要搜索吗?而左林接下来的话打消了他的疑窦,却让他又一次大吃一惊。

    “奥芬好歹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应该不会做缩头乌龟吧。我和索福克勒斯开车到这里……”左林的手指敲击在一个沃尔玛超市的位置,“就在停车场上。向整个区域通告,我来了,来向奥芬挑战。我就不信奥芬能忍得住,尤其是他还有个团队要管理。”

    伴随着左林的冷哼,克拉伦斯明白了。左林准备以自己作为诱饵来吸引奥芬出来。作为一个挑战者,他很有可能将一次围猎变成自己和奥芬的决斗。克拉伦斯有些忐忑,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左林的信心,还是一种策略。但要是要和奥芬决斗,其他人就不能插手了,直到其中的一方服输。那么……按照克拉伦斯对于双方战斗力的评估,他们这次的围猎可能要以失败告终。

    “左林,这样行吗?”克拉伦斯迟疑着提醒道。

    “不打过怎么知道呢?”左林微笑着。“去安排行动吧。反正到时候黑暗议会是不会只来奥芬一个的,那些小杂鱼们就交给你们了。”

    克拉伦斯看着左株这幅样子不像是开玩笑,而现在被认为是德鲁伊议会第一高手的索福克勒斯甚至也没有表示什么反对的意见而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让克拉伦斯犹豫中又仿佛有着几分信心。

    不到一个小时,这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部署就已经全部到位,而左林开着车,打开了那辆装备精良的陆虎顶上的全部射灯,风风火大地闯进了那片被怀疑隐藏着黑暗议会成员的区域,轰隆隆地停在空旷的停车场中间,跳下了车,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随着啸声喷薄而出的是左林体内澎湃的自然之力,一圈一圈荡漾开来的自然之力从掠过了花坛里种植的那些花草,掠过了周围的行道树,掠过了一片片修建得合称或者杂乱的草皮,掠过了隐藏在草木中间的流浪的动物们……骤然间,仿佛整片地区都有了一股生机,仿佛那些----长的生命到了自己都觉得厌烦的地步了,他生命里的大大小小的战斗早就让他本能地就能够选择正确的策略。虽然他现在能够掌握那么一小批的黑暗议会的狼人和魔鬼契约者,但一方面,在对方这样杀上门来的时候,假如不对此做出合适的应战,那损害的是他的面子和权威性。毕竟黑暗议会和德鲁伊议会不同。德鲁伊议会里,对于那些碰上了打不过的敌人,又没有一定要战斗的理由的时候,逃跑这类事情司空见惯,大家最多也就是开开玩笑,但在黑暗议会这样的等级森严的地方,作为死灵法师总监的奥芬假如不亲自迎战,背后的怪话可就多了。但奥芬也并不莽撞,他能够指使得动的这些人哪怕不参加战斗,也至少可以掠阵,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向左林和索福克勒斯施加压力。这些人听从着奥芬的指示,从几个方向形成几个互相之间有区域重叠的弧形,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只留下了很小的一个角度。仿佛在嘲笑着包围圈中的两人:“跑吧,这就是最后的出路了。”所谓的围师必厥,就是这样,就是为了避免对方在没有出路的情况下拼死相抗,但是,老练如奥芬,必定是在那个张开的小口子后面留了后手的。

    “奥芬?”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从转角后面走了出来,不紧不慢地站在了距离自己大概二十多米的地方,左林撇了撇嘴,问道。奥芬的确不像是个死灵法师,或许,在那些欧洲的奇幻小说里将所有的死灵法师描述成瘦骨嶙峋,脸色灰败散发着奇特的尸臭的总是用斗篷将自己遮住,躲避着人们的视线,躲藏在角落里那的确是有些偏颇了。但那毕竟是那些小说家,或者是写小说的异能者和修行者能看到的绝大部分死灵法师的形象,他们绝对无法预料居然有奥芬这样的死灵法师的存在。

    如果说奥芬现在的形象和一个高大健硕的北欧人种的金发中年人有什么区别的话,那或许是他的脸色略略有些苍白,呈现着一种“不健康”的青色,而他的头发也干枯得很,如果不是明显的发油,那或许会纠结成一团稻草。毕竟,对于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来说,要保持头发的营养……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奥芬回应了一个不以为然的笑容,说:“我就是,来找我?”

    “是的。希望您能放弃传播病毒。这种病毒,无论是对于绝大部分普通人,还是对于您和您所代表的黑暗议会,恐怕都不是好事。”左林直爽地说。

    “是啊。我也非常肯定这一点。”奥芬微笑着说,“不过,你以什么立场来要求我做任何事情呢?”

    “那么,永远有一种传统的方式来决定这一点的,不是吗?”左林觉得,似乎奥芬就是来打那么一架的,而对于到底是为什么而战,这个家伙似乎一点都不在乎。

    就在两人就那么交换了简单的几句对话的时候,靠在一边的吉普车上,似乎在很悠闲地把玩着手里的数据终端的索福克勒斯已经将现在的情况通报给了在那些预定地点进行准备的“同事”们。而那大批的来自不同组织的修行者们,则在康斯坦丁的指挥下,分成几个方向.周密地包围而来。奥芬安排在周围为了对左林形成威慑的那些人,无论是数量还是战斗力,比起有着康斯坦丁这样的超一流好手带队的联军,都相差了不止一个数量级。甚至于,康斯坦丁的名头就能够吓到他们中间的很多人。

    如果说,康斯坦丁是超一流好手,那么很快就进入了战斗的奥芬和左林,现在全世界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看懂他们之间的战斗了。

    两个都应该是以法术类远程和范围攻击见长的人,却像是两个普通的战士一样拳拳到肉地打在了一起。只是,他们这两个家伙,连肉搏都打得那样精巧和细腻,几乎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关节的转折都包含着一些细细一想会很有道理的变化,没有人会觉得,那是一个死灵法师和一个植物系德鲁伊在进行战斗,他们的打法,实在是比起那些肉搏见长的家伙们更有技术含量。

    奥芬一向是喜欢在格斗中,在对方根本无暇闪避的当口施展致命的法术,但当他的一个阴影狙杀随着拳风放了出去,他却发现,居然没有引起任何反应。那仿佛是一团小小的黑烟的法术就那么撞在左林的身上,然后就那么消失了。他遽然一惊,嗖地退回了几步,和左林重新相隔着一点距离对峙着。他仔细观察下才发现,左林的身上,所有那些看起来平平无奇的衣服,都是对自然之力敏感的材料制作的,而现在,在自然之力的激发之下,这样的衣服已经成为了最有迷惑性,又是极为有效的铠甲。

    “嘿,果然有一手啊。”奥芬赞赏地说,他很久没遇到这样的人了,不仅是格斗的时候的那种精密准确的技术,又同时将法术在不知不觉之间用在合适的地方的敏感。要知道,哪怕是那么一点点自然之力的波动,要能够完全让他这样资深的法师没有任何感觉,那是何等的造诣。

    已经被看破了自己的防卫,左林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本来,这就不是什么太复杂的技术。左林嘿嘿一笑,说:“热身好了吗?”一道绿光从他的头顶开始,将他裹在了里面,当绿光退去,左林已经被包裹在了一层青灰色的闪着金属光芒的全身甲?僦辛恕?br》

    灵甲术?奥芬的眼睛眯了起来,但他立刻发现了区别。灵甲术固然是根据对象性质不同而有不同表现,但灵甲术绝对无法凝聚出这样有金属光泽的铠甲来。现在恐怕是左林自行开发的新型的甲?倮喾ㄊ趿税伞?br》

    “活得够长的确是有好处的,真的是能看到很多新鲜的东西。”奥芬摆了摆脑袋说。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将小盒子里的粉末倒在手上,随着他念出一段冗长的咒语,这些粉末飘散了开来,围绕着他旋转着。而后,几道血箭从他的嘴里喷射而出,和这些粉末融合在了一起,逐渐贴合着奥芬的身体形成了一种表面坑坑洼洼的铠甲。

    盐肤石甲术?左林心头一动,一粒种子在他手里变成了一柄长刀。而立刻,他对面的奥芬手里多出了一双长满了倒刺的圆环。当两人再战在了一起的时候,任何人都明白了刚才他们的“热身”到底是保留了多少。左林平端着长刃的冲刺,每一个踏在停车场的水泥地面上的脚步都会激起一片龟裂,蜘蛛网状的裂纹错综重叠,才约略将那个青灰色的身影的行迹展示给了旁人。

    而奥芬,居然扎下了步子用手里的两个圆环直接锁住了左林手里的长刃。他的身体被强大的冲击力推了出去,双脚在水泥地上留下了两条长达十余米的浅沟。

    这一次攻防,两人都展示了如此强大的力量、速度和判断,以至于他们手里的用法术凝聚变化的武器压根无法符合这样的力量,居然瞬间变成了星星点点的碎末。

    各自跳开了一步,两人不约而同地又一次在手里变化出了同样的武器,朝着对方攻了过去。又是让几公里内的所有人都有些发晕的轰然巨响,两人的武器再次碎裂。一招连着一招一下又是一下,似乎这两个法术高手都迷恋于这种直接的冲撞和那一瞬间能够决定优势和生死的刺激中了。而这种技术含量减少了很多的战斗,不由得引起了站在一旁的索福克勒斯的一双白眼。

    243.密境

    对于一般人来说,近距离的交战除了迅速让双方身上都增加无数不致命却聚集着越来越多的疼痛的焦灼感从而让双方逐渐丧失理智的伤口之外,最大的功能莫过于真实评估对手的状况,身体,反应,在每个细节的动作里展示出来的经验和判断。这种场合,尤其是那些素来以法术等能力见长的人,在这种近战里尤其能显示出他们在规避损害和争取距离优势方面的素质。

    以索福克勒斯的眼光来看,这两个人的近战很快陷入了一种无趣的状态。但变化却总是在这种情况下突发出来的。

    一道黑色的波纹以奥芬为中心爆裂开来,空气震荡的声音恰如电影电视里很喜欢配给魔鬼的那种轻细的耳语声。而这种声音却无法掩盖黑暗冲击这种霸道的能力的巨大威力。

    在近战的这种间不容发之际忽然展开以身体为圆心向着四周爆裂开的黑暗冲击,或许是因为这是少数几种不用吟唱的死灵法师能够掌握的魔法之一。或许,也是因为两人如此激烈地战斗在了一次,强如奥芬也无法把握在魔法绽开的那一个刹那,左林会在那里。

    绿色的虚影摇曳着荡开了身边飘散的黑雾,重新凝结成了实体,左林仿佛是有着某种预示一般,居然以自然精魂这样高端的瞬发法术逃离了黑暗冲击的范围。

    有时候,死灵法师和德鲁伊在有些方面是很相似的,比如时间的流逝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个太重要的事情,他们都享有极为悠长的生命。不同的是,日出日落的晨昏变化对于德鲁伊们来说是生命的启迪而对于死灵法师来说却仅仅意味着他们和时间的战斗又翻过了一页。他们都不太重视瞬发类型的法术,而更偏好需要吟唱的威力更大的,或者是更复杂精致的法术。

    但每个群落里总是有几个异类的。就比如现在仍然近战纠结在一起却不是爆发出一团团魔法和咒术的光焰的左林和奥芬。

    左林迅速还以颜色,他张开的双臂上仿佛套上了由绿色的光形成的巨大的爪子,他就那样像拍打蚊子一样双掌向着奥芬合去。他不怕奥芬会向任何一个方向逃跑,因为他总是能准确跟随着奥芬的动作做出反应,正如他刚才躲避了威力无比的黑暗冲击。而即使如此他还是做好了让奥芬无路可退的准备——在没有被黑暗冲击灼烧到的土地上,无数绿莹莹的尖刺钻出地面向着奥芬攒刺了过去。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嫁接在龙息木上的魔息豌豆呼啦啦地生长了起来……左林几乎是火力全开向奥芬攻击着。

    奥芬的右手捶着胸膛,高喊了一句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没听懂的咒文,一道鲜血从胸口溅射出来的时候,又一次的黑暗冲击爆裂了开来。轰击波朝着四面八方荡开,将那些尖刺吹歪,将那些急匆匆射来的魔息豌豆吹得转换了方向,向着谁也无法控制的方向随意飘散——至于是不是会砸到自己人,还是砸到花花草草,抑或是污染环境,这并不在奥芬的考虑之列。

    生命与死亡的力量在那一刻中和了。左林以改版了的“灵爪术”挥出的这一次攻击并没有得手,但他耗费了大量自然之力做的其他的准备,却在悄然发生着,在渐渐地,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战局。

    不再准备顾忌这一战之后会留下什么后果,会不会被多少普通人看到,会不会让处理善后事宜的“本地团队”耗费无数资金和人力物力才能恢复原装,左林终于展开了能够被认为是德鲁伊体系中的终极法术之一的“密境术”……那些原本只是临时被激发的藤刺,开始抽发生长成各种各样的神奇的植物,被钻入地面的根须挤破的水管炸裂了开来,同样也是对这片土地上所有植物的极好的滋养。而在那些没有什么营养却很符合饮用水标准的水漫过一片片支离破碎的水泥块的时候,各种各样的菌类植物同样蓬勃地生长了起来。

    仿佛就在短短几息间,这片颇为广大的停车场就变成了一片密林,如果不是因为这片林子的构成太过于特殊,地面上和其他地方都处处有着破绽,几乎没有任何人会相信,那是由人——好吧。或许是人类中的超常者——以能力在瞬间建立起来的。

    密境术的功能和那些元素法师们极为喜爱的元素领域是一个道理。当密境术展开之后,除了被施法者允许,不然,想要离开这片土地,就只有击败施法者,并且成为这片领域中最强大的生命。在先辈德鲁伊中,曾经有过一位德鲁伊,就是在明知道打不过的情况下展开了密境术,然后将自己的全部生命培养出了一株生命力无比蓬勃的大树,生生将一个敌人困死在了密境术中。左林自然不必做到这个程度,而他也通过这个方式充分展示了消灭奥芬的决心。毕竟,就在不远处,还站着一个无聊地拿着手机在拍视频的索福克勒斯呢。奥芬即使能够击败左林也毫无可能击败健康的索福克勒斯。

    “……那是什么?”无论是奥芬一边的人还是被左林带来的混合部队,此刻都有这样的疑问。他们的确也是超能者,但正如同人类往往无法揣测人类的行为,能力者对于能力能够修炼到一个什么样的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