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1.挑战者-245.生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样的地步永远无法参透,但他们此刻都明白了,在那“密林”中战斗着的人,在修行的境界上,超越了他们绝不是一星半点。

    相对来说,低水平的混战也开始了。在克拉伦斯的指挥下,在人数和质量上都明显占据上风,在士气上更是有着优势的联军一方很快占据了主动。尤其是教廷派来援手的那几个一直怀抱圣经看起来一副谦和无害模样的神父,那一道道浓烈纯正的圣光将狼人吸血鬼之类的打得惨叫连连。仅仅以这种惨呼之高亢嘹亮传播范围之广来看,这次宏大的战斗也无法轻易瞒过住在这里附近的许多普通人了。

    “撤退!撤退!……”跟随着奥芬前来的那些人里,终于有脑子清醒的大声喊着,将一个个散落的战友聚集起来,向着某个方向冲击。

    “我们要的是奥芬,不要在阻截这些小喽罗的时候损失太大。”康斯坦丁提醒着正在发号施令的克拉伦斯。

    “没错,”克拉伦斯点了点头。他的眼神射向了那现在完全看不到发生了什么的密林。

    密境术全面展开了。不知道为什么,奥芬显得非常平静,他没有动手阻挠密林的形成,也没有用他必然可以杀出一条血路的黑暗冲击一路爆开树木,而是看着密境术完整了起来,看着那些生灵从吸取着左林的能量一直到长得高大壮实,能够开始从土地里,从空气中,从这整个天地运行的奥秘中汲取能量来反馈给左林。他好像是完全不在乎胜负了。

    “你是下定了决心,要让死灵法师总监这个职位消失了吧。”奥芬平静地说。

    “会有另一个的。”左林强调。

    “黑晴议会本身是否存在都是问题了。是不是有死灵法师总监,就不太重要了。……我想知道,格奥菲兹过得怎么样?”奥芬问道。

    左林侧了侧脑袋,悠闲而平淡地说:“受了重伤,不过没事,正在医院救治呢。从可以预见的将来来看,他的状况比你可好多了。”

    奥芬长舒了口气说:“我知道……我没有指望能走出这里。”

    “小心!”索福克勒斯忽然大声提醒道,几乎忽略了他作为一个有名望的德鲁伊的矜持。他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有一点异样,感觉到了在密境中元素波动似乎不那么友好,更重要的是,他发现在那爆裂的水管喷洒开的细密的水珠被周围的各种灯光映出的那一条条细小的彩虹,色泽居然都是那样阴郁。

    在地面的阴影里,忽然伸出无数只大大小小的烟雾状的尖利的爪子,抓住了左林的脚,抓住了他的腰和手臂,伸向了他的咽喉。

    这样的逆转太过于强烈和突然了。谁能想象,就在左林召唤出的密境里,就在两个能力卓越的德鲁伊的眼皮底下,死灵法师奥芬毫无征兆地就使用出了同样可以被认为是一种结界类法术的“隐秘通途”,那就像是打开通向阴影王国的一扇门,让那些长年沉郁在人们不太注意的地方的力量活跃了起来。而在这密林里,毫无疑问,到处都是阴影,到处都是这种诡谲法术的力量源泉。

    “我可以告诉你们,我花了多大的代价才能做到这一点。”奥芬的平静显得如此高调。但他却没有显得咄咄逼人,或者展示出任何威慑的态度来。“我的身体内,永远镶嵌着十二颗藏着不同咒语的我亲自制作的吟唱水晶。我早就死了,不需要消化道什么的器官,为此我甚至牺牲了美食这种仅有的爱好。还把身体的容积弄得那么大……这一次施法,就要花去六枚水晶的能量,大概……是我一年到一年半所能够释放的全部法力了。”

    奥芬说着,微微笑着。但那阴影中的手臂却松开了左林。

    “我敢说,现在,这里,没有人能知道我们说了什么吧?”奥芬问道。

    244.旷世乱局

    在密境术形成的密林里发生剧烈爆炸的一刹那,几十公里外一个因为对于外界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而仍然在继续工作的地震监测所里,记录纸上留下了剧烈的震颤。当几个坚守班岗位的研究员懵懂地打电话向上级报告这次奇异的,让他们有些想不明白的震动的时候,他们才被告知:麻烦你们看看新闻,20分钟后会有车来接你们离开。

    在密境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在大爆炸之前密境里传出的那连串的法术轰击的声音和不知道是谁发出的仿佛从天空上沉下来的念咏咒文的声音……这非常清楚地让周围的那些人明白了,在那里面的三个人,境界是不同的。如果说,修行者最终的目标是达到天人合一的境地,窥伺神的领域,那毫无疑问,密境中的那三人在在场的所有人中间,是最接近那个领域的。

    当大爆炸发生的时候,那些粗壮的大树像是狂风中的小草,被吹得东倒西歪,折断的枝条四处飞散,不远处的超市建筑更是被轰击波削去了整整三分之一。如果不是在附近的都是能力卓越的人士,可能光是这次爆炸都会卷去不少人的性命。饶是如此,在轰击波,在巨大的声音的影响下,大家还是骤然遭受了不小的打击。水平差一点的被轰击波弄得受了内伤的都有好几个,被欢出去砸在地面和建筑上的,撞在停在附近的车上的比比皆是。无论原先打得如何,现在大家都面临着怎么重新组织战局的问题。

    这种来源于本源能量的爆炸没有任何硝烟,因为整片地面早就支离破碎到处是自来水管的渗**,甚至没有多少灰土。相反的,当爆炸的能量播散开来,消失在了空气中之后,在那个短暂的瞬间空气中甚至有一抹宁静庄严的感觉。

    随后,大家看到索福克勒斯背着左林缓缓从原先的密境中心走了出来。索福克勒斯虽然在爆炸中心,但他身上的鳞片式的护甲保护着他,让他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左林却不同,看起来,似乎是昏迷了的样子,他的身上有不少伤口,虽然伤口没有在流血,那应该鲜嫩的血红色却不见了,代之以让人触目惊心的近似于黑色的暗红色。左林的身上到处是被黑暗系法术造成的腐蚀类型损伤的痕迹……可奥芬呢?

    “奥芬死了。”对着飞奔而来的克拉伦斯,索福克勒斯略略有些愤怒地说。“快点结束战斗。”

    索福克勒斯没有说更多,但他吐字清晰的话让所有黑暗议会的人一片心惊,也让联合作战的盟友们士气大振。

    “你照管着左林。”索福克勒斯将左林放平在地上,严肃地嘱咐克拉伦斯坚守在边上,随即他亲身投入了战团。威力可观的绿色光团像是机关枪一样发射了出来,挥舞着的光剑将靠近的人切成碎片连停顿都没有一点。索福克勒斯只是含怒出手而已,只是以最简单的方式来发泄自己的愤怒而已,那远不是他的全部水平。但当他在空中聚集起雷云,让一道道粗壮的闪电不断坠下地面,将一个个敌人烫成焦炭的时候,战斗基本上就结束了。

    索福克勒斯没有向大家解释到底在密境里发生了什么,也没有解释到底在左林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带着左林回到了因苏拉掌管着的指挥部,为左林稍稍处理了一下伤口之后就不再和其他人接触。

    几个小时后,爱弥尔来到了指挥部,经过了一番简短的交流之后,爱弥尔就带着几个在指挥部待命的德鲁伊们一起,将左林装上了自己的塞壬号考察船,出发回上海去了。在美国,在全世界范围里继续会发生什么,似乎不再能够对这些人产生影响。

    随即,在病毒研究有了一个阶段性成果之后,孙棣桂也退出了专家组,在病毒传播得到了初步的控制之后,因苏拉将手里大得过分的权力移交给了自己的副官,白宫的安全事务顾问皮尔斯。德鲁伊们居然从能够很大程度上主导这次的事件的地位上,毫不恋栈地全面退出,仅仅留下了古斯塔夫的一个24小时随时开着的手机,作为有什么事情进行联络的专用电话。即使如此,却没有人能忽视德鲁伊们已经发挥出来的作用。仅仅是劝降了格奥菲兹,接手了梦魔体系的主导权,和击杀死灵法师总监奥芬这两件事情来看,就足以表明德鲁伊们的实力了。其他事情,德鲁伊们能做,或许其他团体内的高级人员也可以,比如因苏拉掌管整个美国境内对抗病毒的这类事情,虽然他做得非常出色,但背后还是有人对他的一些决策指手画脚,对于总统赋予因苏拉的临时权限,更是让相当多人不安。从这个角度来说,因苏拉放弃指挥权,未尝不是一个英明的决定。

    而左林的伤势,那些被允许进入德鲁伊们严密控制的医院的医生们是不太懂的,而据那两个被允许进入医院的教廷神父的说法,左林还能活着就是个奇迹了。虽然在战斗中受到的外伤和流血的量都不大,如果只是简单的这些伤势,哪怕是一个普通人也能在一段时间的调养后不留下任何后遗症地恢复健康,但事情从不会如此单纯。左林的伤口里,和他的体表,最为严重的是黑暗系法术和死灵系法术混合而成的腐蚀。作为一个资历深厚的死灵法师,在战斗中奥芬自然不会放弃尸毒这种简单有效的攻击手段,他在黑暗领域里的钻研更是让他掌握了诸多别的法师可能都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法术,但他……毕竟还是失败了。左林没有死,虽然他此刻必然备受煎熬,但在教廷的神父做了基本的净化,在索福克勒斯和爱弥尔几乎连续不断地激活术和恢复术的刺激下,他的身体正在缓慢地对抗着侵蚀的力量,一点一点将这些黑暗的残留消磨殆尽,然后,他就又能恢复健康了。

    唯一成为问题的是,到底需要多久。之所以几大团体都放心让德鲁伊掌握对抗病毒的主导权,无非是因为德鲁伊们并不贪图权力和金钱,他们一定会真心实意地对抗污染大地的任何力量,而且,他们和任何一个组织都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在考虑如何捣毁萨克森的老巢,让这样的局面再也不会重演的时候,几大组织列出的能够担负作战指挥的人的名单都是那么简短,但其中都必然有那么一个名字:左林。

    由于死亡人数太多,甚至是圣地亚哥市这样的一个城市被病毒变成了死域。纵然由于后续措施及时而没有导致整个美国西海岸,全美乃至全世界的灾难,却一样成为了诸多问题爆发的导火索。而在这个时候,更头痛的是不知道被哪个记者挖掘出美国某机构曾经发现过和这一次爆发的病毒有相似之处的品种,但一直没有追查出病毒的制造者;在清理一些地区的时候,军方曾下令对于感染者一律进行现场处决,并当即予以火化;总统曾经几次确认是否要对一些地区进行战术核武器的“清理”;在现场指挥紧要关头由于内部权力分配的关系居然前后有四任总指挥等等消息……而工作一次次交接导致的结果是最后在进行收尾工作的时候有大量的漏洞。记者们似乎没费太大力气就找到了不少还没有来得及销毁的监视器录像,清晰地记录了那些被堆放着没来得及焚化的尸体重新站了起来的过程,记录了成群的亡灵生物狂潮一般冲击着还有没有感染者居住生活的地方,将一些人撕碎,乃至于生吞之类的可怖画面……情况,越来越向着谁都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美国方面自然是恼羞成怒,为了保证政府强硬有力的形象,很快,由真理会和美国异能者协会联合组织的大队人马就冲入了墨西哥境内,搜杀黑暗议会的残留分子,攻击黑暗议会的总部,但在付出了相当损失之后,他们发现,在姬丝这个魔鬼契约人的指挥下,黑暗议会在得到奥芬战死的消息之后几乎立刻就开始了转移。纵然没有完全撤离干净,但死了的这些人可以看作姬丝壮士断腕的断后,也可以看作是她借着外界的力量,将黑暗议会内部最后一批不忠实于她个人的份子全部清除了。直到这个时候,真理会和美国异能者联合会才对没有在事前让在南美有庞大势力的张聆从南方进行策应,没有想方设法抢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感到懊恼,也更怀念起德鲁伊们和他们并肩作战的时候虽然战术单纯直接,虽然有时候要付出一些损失,但每每出击都能够有斩获的时间,也越发想念起谦和得不像是一个伟大组织的首脑之一的左林来。

    姬丝从美国人的手掌心跳了出去之后,一边重新组织着黑暗议会的力量,一边通过一些渠道向外界隐隐表达着这样一种态度:他们手里还有病毒,他们不想再做这种事情了,但他们,也不想被逼到绝境。

    在针锋相对之后,和解的可能居然就这样出现了。但是,对于这个结果,最不能满意的人,却是萨克森。这个早已死去的完美主义者无法容忍自己的盟友,哪怕是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上的“盟友”出现这样的背叛。

    245.生活

    当克拉伦斯和康斯坦丁来到上海,来到左林疗伤的这段时间里居住的山庄的时候,他们惊异地发现,山庄最外围的戒备已经由四个梦魔接管了。被左林收编了的梦魔,似乎比预料中更能接受现状。

    当两人在格奥菲兹的学生之一的带领下穿过花圃,走过长长的回廊来到左株这些日子最喜爱待的一片实验性的花田边上。整个山庄里的气氛轻松愉快,一点也没有现在全世界范围里最流行的恐慌的痕迹。佩戴着铜质橡树纹章的德鲁伊学徒,在各种不同款式的衣服的袖口上绣着表示酣睡的“ffzz”字母串的梦魔,别着胸卡的左林名下的企业里的员工……各种各样的人聚集在不同的房间里,其中不少在查阅资料或者根据其他人的口述在做记录,整个山庄里有相当多人,但却奇异地保持着极为沉静的气氛,而那种氛围,分明有些像是某个大学的校园。

    从外表上看,左林的伤势恢复得不错,除了小臂上还缠着几圈绷带,用特殊的圣香油药膏压制着,消化着黑暗侵蚀的能量之外,看不出什么重伤的痕迹了。在花田里,一个漂亮的小娃娃搂着一只体型硕大的狼,在那里亲密地厮磨着,小男孩身上的浅蓝色婴儿装,却是由昂贵的灵能敏感材料制作的。左林和爱弥尔的孩子在自然之力的掌握方面,现在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在花田的另一边的帆布搭起的棚子里,一边堆着许许多多的工具,而另一边则放着几张舒适的躺椅,左林、苏蔚欣和爱弥尔都坐在那里,围着一张小桌子在那里下棋。而边上的一张小圆桌上,许奕、欧阳洋、格奥菲兹和伊琳娜四个人正惬意地喝着饮料,聊着不同的话题。

    这种悠闲的生活景象,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吧。至少,克拉伦斯和康斯坦丁在经过了让人抓狂的忙碌之后,对于这种生活姿态是极为向往的。

    “你们来找我做什么?”看到克拉伦斯和康斯坦丁,左林招呼着他们来到身边,梦魔侍从仿佛是从虚空中隐现出来,搬来了椅子和饮料。

    “来问你的伤势恢复得如何了……我们需要你,需要借助你的力量来扫除萨克森的影响。”康斯坦丁直率地说。

    “我现在的能力,只有高峰时期的一半多一点,六成不到的样子。现在,要说战斗力,比起你可是差多了。”左林冲着康斯坦丁答道,“哪怕是这样,你们还要我的力量吗?”

    对于这种仿佛是想要邀请一个金盆洗手的老江湖重出江湖似的谈话,克拉伦斯显然是有所准备的。“你一定很清楚,这种所谓的战斗力,有时候并不具备什么参考价值,不是吗?我们有必要在这种问题上兜圈子吗?”

    左林晒然一笑,说:“现在的局面,并不是我说想要改变就可以改变的。”

    “并不是那么悲观,而且,您在这些时间里的大刀阔斧着实是让人吃惊。”康斯坦丁说,在来之前,他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对左林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虽然德鲁伊们低调地从对抗病毒的第一线因为种种原因撤出(一路看小说网,电脑站),但他们并没有中止在各方面的努力。在零零星星发生在各地的病毒感染事件上,虽然没有在统一指挥下,但是,只要附近有德鲁伊,尤其是行动处的人,只要有人要求他们帮忙,他们都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提供一些帮助。在一些建立了新型的垃圾处理站的城市,凭着德鲁伊的签名,随时可以从处理站里提出足够数量的虫油来帮助进行焚化工作,或者至少给那些疯跑了不知道多少公里的车子补充一下燃油。

    或许不是什么大事,但这些细小之处的帮助,却让不少人越发怀念起德鲁伊们给于全力支持的时候。现在,虽然是几个势力庞大的机构联手在进行消除工作,抽丝剥茧地将病毒的最后影响消除掉,偶尔处理一下某地爆发出来的小规模的传染,往往还是误报。而大量的有效的抵抗“凤凰”病毒的制剂也开始大量生产,疫苗也迅速研发完成,现在的问题,也就集中在了如何将萨克森这个最后的麻烦处理掉了。

    “如果不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是很难想象,一个人,一个人领导下的力量能够对这个世界影响到这个地步。……你们可以计算一下,从萨克森的病毒进入这个世界开始,为了抵消他造成的损害和影响,前后投入了多少金钱多少人力物力,全世界范围内的各种相关的损失又有多少,国家与国家之间,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又增加了多少呢?”

    康斯坦丁和克拉伦斯看着左林,似乎完全不明白在这个时候,左林说这些话有什么样的意义。

    “你们确信你们准备好了吗?”左林摇了摇头 说:“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萨克森的力量都不会比真理会或者魔猎人组织差吧?”

    克拉伦斯自嘲地说:“也许是以为准备好了……这么说吧,异能者联合会和真理会已经对地狱岛进行了两次武装渗透,原本以为那里不会有太多异能者,应该可以控制住全岛。可是,除了付出了差不多五十多个人的伤亡之外,就是抓了两个俘虏回来。”

    “哦”,左林不置可否地问:“问出什么点来了没有?”

    “情况比预料之中更加糟糕。虽然地狱岛和天堂岛都是由普通人在进行管理,但是岛上都设置了相当多的异能阵法和机关,还有用亡灵一系的能力用各种东西拼接起来的战斗傀儡。开始登陆的时候以为地狱岛只不过是一个斯巴达式的壁垒和营地,没想到,却是一片杀场。而且,在那个岛上哪怕是正常人,也都在身体里镶嵌了内藏病毒的震荡水晶,只要人的生命信号一消失,震荡水晶就会爆裂开来,然后……想必你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康斯坦丁和克拉伦斯不同,克拉伦斯是个异能者外加一个管理者,和他这样长年战斗在猎魔前线的战地指挥官和强力战士不同,康斯坦丁解释得很详细:“撤退的时候我让人带了一具尸体,后来法医检验发现这种震荡水晶嵌入的时间不长,周围的肌肉血管组织还没有适应这种异物。对付这种僵尸,我们还算是熟练,但是,那些战斗傀儡……嘿嘿……”

    康斯坦丁和克拉伦斯相视苦笑着。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可以类比的话,那大概只有在某些游戏里的亡灵种族的boss了。那种可怕的战斗力和亡灵生物特有的只有战斗没有疼痛和畏惧的特点,让他们的队伍吃足了苦头。

    “教廷呢?”对付亡灵生物似乎是教廷的专长,没有理由没有他们会缺席这种重大行动。

    “我们没有通知教廷。”克拉伦斯迟疑了一下才说了出来。一方面,真理会和异能者联合会震怒于病毒对美国造成的损害,在没有通知教廷,也没有通知德鲁伊议会的情况下就悍然发动了攻击——美国人做事向来就是这样的——而另一方面,他们非常自信地以为能够轻松对付萨克森的三个岛中肯定不是防备最森严的一个。没想到不但没有能攻克地狱岛,连最低限度的将情况全弄清楚都没做到。现在,教廷方面虽然不会放弃对付萨克森这个亡灵生物,那毕竟是教廷一直以来最热衷的事情,但恐怕也不会给真理会和异能者联合会什么好脸色看。现在,意识到了只有联合起来才能在短时间里消灭萨克森的美国方面,恐怕也只有求助于脾气比较好,向来都比较好说话的左林,然后才能通过左林和教廷方面的关系,来重新凝合这几大组织的力量了。

    “美国人毕竟是美国人啊。”左林很不给面子地挪揄道。“你们来找我,仅仅是因为需要我去疏通墨敦柯先生吗?”

    没有等两人回答,左林说:“把沾上手的事情做完,做好,是我从小就受到的训诫。自然这一次也不例外。等我身体恢复到最好状态,我就准备好了。可是,你们呢?”

    左林以清冷平淡的语调说道:“从美国回来,的确,我是要修养,调整,让身体上的创伤慢慢平复。但更重要的是,我需要这段时间,需要一段我这一生中可能最重要的悠闲时光。因为我比谁都清楚,一旦要攻击萨克森的老巢,什么样的后果都不会太出乎意料的。我也有家庭,有老人,女人和孩子的家庭,这是我需要的生活。同样,也是被甄选,会进入最后的战斗团队的所有德鲁伊需要有的生活。”

    望着有些惊异的两人,左林接着说道:“德鲁伊议会已经确定了包括我在内的20人,参与到对萨克森的地狱岛,天堂岛和方舟岛的连续攻击中。选些人现在在放假,在以各种方式调整自己。我代表德鲁伊议会保证这些人的作战能力、资历以及他们的精神面貌。那么,相应的,你们能够保证什么吗?如果你们真的确定需要我来做这样一个团队领袖,你们会组织一个什么样的团队给我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