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6.许诺-250.出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46.许诺

    姬丝不敢,也不再有能力将黑暗议会带得很远。他们居然冲破了重重阻截,跑到了北太平洋上,在那个对于左林和爱弥尔来说意味着他们的初次见面的奥图岛附近的一个面积不太大的岛上安顿了下来。一片片的异能工事和防御阵法被建立起来的同时,姬丝理智地表示了息兵罢战的态势,对几大组织发去了表示和平,乃至于表示臣服的函件。而现在,被德鲁伊们的战争准备刺激着的几大组织,甚至都没有精神和精力去想要对黑暗议会做一个最后了解了。大家达成的共识是,解决了萨克森,无论黑暗议会以后以什么样的态度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或者,是不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都不再是很重要的事情了。但萨克森的触角却悄悄伸了过来。

    北太平洋的阿留申群岛向来就是个让潜艇艇长们很热衷的地方。而现在两艘经过奢侈改装的常规动力潜艇,正潜伏在水底,伸出望远镜悄悄观察着逃出来的黑暗议会成员们暂时栖身的小岛。萨克森和那些对于潜艇有需要的国家不同,国家机器需要潜艇,大量潜艇,需要考虑性价比,需要考虑单位成本,但萨克森不同。他聚敛的财富不是用一般人的观点可以去度量的。用异能和阵法重新打造了主要的部件,用一些修行界的手段来帮助掩饰潜艇的行踪,让这两艘潜艇能够在水下灵动如鲸鱼,却又能保持安静。而艇长们就在水下看着,琢磨着如何才能顺利地进行攻击,将艇上载着的那些让他们一想到就有些汗毛凛凛的亡灵战斗傀儡送上岛。

    “声纳上有反应。”副手小心翼翼地提醒着艇长。

    萨克森再手眼通天,也无法招募到各国当作宝贝一样供着的资深的声纳军官,而只能从异能者中间挑选听力或者其他方面有出众表现的人进入潜艇,学习着,培养着。声纳兵虽然能听出声源的方向和大概规模,但模模糊糊的声音却超越了他的知识范畴,无法判断出那是什么。

    艇长扫了一眼递到眼前的几行数字,疑惑地问:“这是什么?”

    “声纳还在继续追踪判断,不过肯定是冲我们这边来的。”

    “……发动机停车,全艇静默。”考虑到了某个可能,艇长立刻命令道。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声音的来源才来到了两艘潜艇边上。原来那是一大群的海豚驱赶着一个极大的秋刀鱼群。而在海豚群的后面,则是几只虎鲸和座头鲸仿佛掠阵一般遥遥相望。

    将鱼群驱赶着从两艘潜艇的周围通过,在几分钟里两艘潜艇里充斥着鱼尾水中甩动的细小的声音以极大数量汇聚而成的声浪里。而后,当声音又远去了之后,几只海豚似乎是好奇地用鼻吻轻轻敲击着潜艇的外壳。海豚幼细柔和的声音不必借助声纳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撤退吧。德鲁伊们出手了。”艇长长叹了口气之后,下了这样的命令。和一起来执行任务的又一艘进行了简短的水下通信之后,两艘潜艇就一次掉头,重新消失在了太平洋的湛蓝海水中。

    并不是说萨克森手下的人怕了德鲁伊,只是他们明白,既然德鲁伊们在这个时候插手,那必然是有全面的准备的了。潜艇在海洋中和其他舰只相遇在隐蔽性上总是占些便宜的,哪怕船上的是异能者修行者,或许能够凭着深湛修为逃脱,但对于潜艇这种东西却多少有些无可奈何。可是,德鲁伊们不同。在海洋里,德鲁伊们能够展示出来的能力是现在对于海洋的了解并不太多的人类所无法企及的。潜艇艇长虽然忠于萨克森,但却也忠于自己的生命和全艇上下几十号人的生命,绝不想为了无法完成的任务而贸然行动。

    鲸群一直监视着两艘潜艇,跟随着他们直到两艘潜艇开出了上百海里一头钻进盐跃层才悠然返回这片海域,而在这个时候塞壬号才优哉游哉地出现在了海平面上。

    在岛上,虽然黑暗议会的那些人对于自己的防御工事和阵法并不太自信,毕竟急匆匆的找不到太多上好的材料,但要弄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却不难。一个魔鬼契约人用自己的能力稍稍回溯了刚才周边海域发生的一切,悄悄将事情告诉了姬丝。

    看着海面上那艘银灰色,尾部悬挂着蓝色橡树旗帜的考察船,姬丝感慨万千。在自己陷入了最绝望的境地的时候,居然德鲁伊们能来伸出援手而不是在萨克森的战斗傀儡发动攻击的时候趁火打劫。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个时候,姬丝看到了塞壬号缓缓停在了不远处的海面上,一个愣头愣脑的年轻人跑上了前甲板,举起了一块用颜料写着字的泡沫塑料板。不用手下的人多看,凭着姬丝自己的眼力也能辨明,那板上写着的只有四个字母:chat。

    原来是来进行谈判的。姬丝叹了口气,吩咐道:“去写块牌子,邀请德鲁伊们登岛吧。”

    看着手下人有些迟疑,姬丝摇了摇头说:“如果他们不出手驱逐了那两艘潜艇,那现在他们也已经在岛上了。”手下人这才跑去找颜料和板材。

    代表德鲁伊议会来谈判的是现在海洋事业部的主管克莱门德。“海豹”克莱门德兢兢业业地掌管着海洋事业部,一直唯左林之命是从,可一段时间下来,由于成绩斐然,俨然已经是德鲁伊议会内数得上号的人物了。德鲁伊议会的性质决定了克莱门德不可能因为这样而能够多享受权势,充其量是在和一些以前不太熟悉的家伙碰头的时候,被赞叹上一句“我听说过你。伙计你干得不错’之类的夸奖。但这,对于克莱门德这样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陪同着克莱门德的,是这些天无所事事的康斯坦丁。在其他组织都忙于甄选合适的人手的时候,他领导的猎魔人组织却没有这样的困惑,这原本就是个开放的组织,这种对于忠诚度、保密性和能力要求都很高的活动,他只要通知个别人就好了。于是,最近一段时间他经常往返于几大洲之间,为大家当消防队长。听说德鲁伊议会海洋事业部去和黑暗议会接触,他兴冲冲就赶来了。

    “我们是遵从左林的建议,来这里和你们聊聊而已,不是为了来开战。不是为了谈判,也不是为了来看笑话。”克莱门德这样对姬丝说。

    在岛上不大的地方里,那些对于任何非黑暗议会的人来到岛上带着愤怒和警惕的成员们没有空间回避开自己显然不会喜闻乐见的场面。但对于彬彬有礼,怎么看都是个温文的科学家的克莱门德,负面情绪却不算严重。但康斯坦丁就不同了,一直以来猎魔人组织几乎就是黑暗议会除了教廷之外的第二大敌人。一直到现代,由于宗教影响力逐渐衰弱,世俗对于善恶和阵营的认识越来越模糊,而猎魔人组织也从只接受教廷雇用转而成为有多种雇用手段的准佣兵组织,两者之间的关系才开始逐渐缓和,但要说关系要很好,显然不现实。异能者之间的仇怨,尤其是那种纠结了几代人横跨几百年的仇怨,是很严重的问题。

    明知道康斯坦丁在这个时候来岛上并不是为了挑衅,但一双双并不善意的眼睛还是牢牢锁定了康斯坦丁。而康斯坦丁,不会害怕这样的情景,反而很是有些享受。

    “姬丝小姐,”克莱门德在一个帐篷里和姬丝单独谈话的时候开宗明义地说:“现在,黑暗议会这最后的一些力量是不是能够继续保存,取决于你们的态度。”

    姬丝点了点头,在先前看到首先对已经如此落魄的黑暗议会下手的居然是萨克森的人,她的心都快碎了。她是个一流的决策者,但除此之外,她并没有能克服人类身上故有的脆弱的情绪。“……条件呢?”姬丝幽幽问道。

    “五年,在几大组织的联合监视下的有限度活动。五年之后,将在现在这几大组织联合成立的机构里获得一个十年的旁听席位。这个机构以后将协调各大组织,将我们这些特殊群落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尽量正面地发挥出来。有些族群在生活和繁衍方面的困难,也会协调解决。至于天敌和天敌的关系……那个,现在还在讨论。你们在欧洲和美洲的不动产和动产,将归还相当部分。然后,诸如不得反对政府,不得从事违法乱纪活动,不得支持或者资助恐怖主义活动等等……神圣的契约是需要用强大的法力卷轴来保存的,现在左林先生和孙棣桂先生正在会同元素法师协会的几位大师们制作。”克莱门德说出的条件对于现在的黑暗议会来说,是出乎寻常的优渥。虽然一旦接受了这样的协议,可能上百年由黑暗议会都不要想在几大组织面前抬起头来,但至少黑暗议会的特殊的宗教传统和这个历史悠久的机构能够续存。当然,诸如死灵法师收集尸体来研究法术或者做什么其他事情,或者是吸血鬼总是习惯性吸血之后杀人,狼人们的月圆之夜不少人压根不压抑自己的杀意以至于闹出了不少不可开交的事情等等,都是需要改变的。但是,他们毫无疑问都可以活下来。

    姬丝不必挑衅地反问为什么左林那么有信心他们会接受这样的条件居然已经去制作契约卷轴,这是现在黑暗议会能够得到的最好的条件了。

    “可是为什么呢?”姬丝还是反问道,“现在的黑暗议会除了我们这些人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我看不到你们这样优待我们能够获得什么。”

    “您,”克莱门德微微躬身道:“比如完整和纯粹的病毒样本之类的,我们并不太看中。左林先生说,他需要知道,萨克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是通过别人的描述,不是通过那些真理会内部的传闻和其他信息,而是需要您,这样一个有着优秀的大脑的人呢,对于萨克森的实实在在的评价。……我们必然要去消灭萨克森,但大家都不想付出太大的代价。血,已经流得够多的了。”

    247.合作

    带着两个手下,姬丝搭乘“塞壬号”来到了夏威夷,然后转机来到了上海,来到了海边的一小片被严密警戒着的森林。以姬丝的眼光,自然能发现这一片森林的自然与不自然。森林里所有的树木都生机勃勃,充溢着鲜活的生命力,没有随着时间自然形成的森林所特有的那种活泼和沉静,年轻与苍老共存的气质。靠近森林的一小段海岸,防波堤上堆积着的巨大的水泥块的缝隙里都有各种各样的植物冒出来,藤状的特殊的植物以海水泼洒起来的盐分和降解在水泥块底下的泥土里的生物形成的营养生活,它们轻轻攀附在水泥块上,无形间将整个海堤加固了。

    在整个区域里,更加灵动着的生命是那些动物。这里充沛的生命力吸引了附近的动物们聚集过来,虽然一个独特的生物群落还没有形成,却隐隐有了些样子。德鲁伊们带来的灵兽虽然同样栖居在这里,却并没有参与到这个精致的食物链里,它们只是安静而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些比他们弱小太多的动物们享用着各自的生活。于是,在这片林子里,占据了生物链最高层的,居然一些很早来到这里的野猫。

    “请稍等,左林先生正在和教廷的客人们进行会晤。”在进入森林的一条小道前,克莱门德站住了,让姬丝休息一下。这森林是由德鲁伊们建造起来的,显然不可能有长凳什么的设施。但姬丝却没有丝毫的不满。她谦恭地答应了,静静地站在那里,目送克莱门德走进了森林,转过一个弯,从视线内消失。

    德鲁伊们的保证和他们的第一批协助几乎同时到来。就在姬丝登上塞壬号的时候,第一批的“人道主义援助”已经出现在了海平面上,大量的食物,水,针对修行者和异能者的药品和用于恢复修行者的能力水平的基础材料被送上了小岛。这些物资足够让岛上的黑暗议会成员不用担心食宿的问题,可以耐心地等待着几大势力团体陆续派来的人员按照达成的协议将他们陆续到来,并将他们送回欧洲,美国等地。

    经过连绵的战斗,尤其是经过整个美国西海岸数以万计的普通人被牵扯进这个世界不为他们所知的领域的战斗而被杀死,被转化,然后被消灭的残酷战斗之后,对于在这个事情中掺合得颇深的黑暗议会不少人是有着很深的怨气的。但自己的底子也不干净的真理会不敢怠慢黑暗议会,异能者联合会损失不严重,积怨不深,教廷表现出了他们基本的宗教品质——宽容,及早抽身的德鲁伊议会更是占据主导地以合作的姿态来对待黑暗议会,让他们并没有受到什么屈辱。

    姬丝不能对这样的结果更满意了。黑暗议会到头来终究是别人的棋子吗?或者扮演那微不足道的小兵,能够在棋局上拖着残破的局面一步步抵达对面,升变成能够影响局面乃至于主宰局面的王后?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姬丝现在,是作为一个战败者的领袖来接受裁决的。

    没有让姬丝等太久,一只有着柔软厚实的毛皮的豹子从阴影中呼地跳了出来,用脑袋拱了拱姬丝,随即在姬丝身前一点慢慢走着。

    如果是普通人,在豹子出现的一刹那估计就惊呆了,如果是普通人,或许会对于这种主人让宠物来迎接客人的举动恼怒不已……姬丝不是。对于德鲁伊来说,和他们相伴的灵兽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通常是超过别人的。但姬丝却还是有些诧异,这只豹子在最后一跃之前,竟然没有露出任何行踪。虽然姬丝并不是有着很强战斗力的魔鬼契约人,她的能力几乎完全体现在了大脑内部,但合理的修炼方法和时刻保持的警觉性,让她也不是完全没有自卫的能力。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两个手下,连他们也没发现豹子……

    坐在左林的面前,遣退了自己的手下,姬丝单独面对着在几次重要的行动中崭露头角,而现在将黑暗议会逼入死角的年轻人。相比于姬丝,左林更年轻……太年轻了。左林的手臂上还缠着以最复杂的灵纹织法制作的绷带,通过绷带的纹理,沁人心脾的药香弥散在整个空间里。但这无损于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服的左林那丝毫不张扬的气质。

    “姬丝小姐,我赞叹你做出决定时候的勇气。我知道,那很不容易。在黑暗议会和我们之间,与其说是有着某种相互的信任,不如说是大家都相信,我们这样的特殊的人群,诺言要比外面的这个世界里的契约管用得多。”左林开门见山地说,“现在,大家都在备战,我们要努力在萨克森有什么新的手段之前,组织好我们的力量,毕其功于一役。不仅在对抗萨克森的时候,哪怕是之后,也同样需要您,需要黑暗议会的协助。毕竟,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员,因为有着更强的能力而需要担负更多责任的一员。”

    姬丝恭敬地说:“是的,阁下。对于这一点,我们是期望着的。”

    姬丝的恭敬里藏着一种忐忑。成为一个组织的领导者,并且,将这个组织一步步带入了死胡同,却仍然被信任着,信赖着,姬丝的忐忑有理由。而现在黑暗议会面临的仍然是需要仰人鼻息的境地,姬丝无法豁达起来。

    “有很多你能够做的事情,你方便做的事情,由你来做会比我们做得好的事情……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指那些受限于道德和法律的领域。”左林说,看着姬丝的神色,还善意地补充着。“如果你方便的话,是不是能多在上海留几天?在攻击萨克森的地狱岛的团队出发前,我希望你能来给大家做个简报。而且,这几天有个公共的会议,我想,你来听听,大概会明白我想做的事情。”

    左林提到的会议就在几天之后。出乎姬丝意料的是,这个公共的会议基本上是德鲁伊议会旗下的两个盈利机构:橡树国际和炯石国际主导的。这个名为“世界环境技术论坛”的会议,有全世界近百个国家的代表出席。有各国环境问题方面的官员,能源和环境方面的政府官员,各个城市的市政官员——其中有不少市长,一些著名的环境保护组织的代表,以及一些相关产业内的实力企业的代表……总共有将近两千人参与的大会,却有着独特的保安安排:几乎所有的保安人员都是异能者和修行者。

    道门各个门派的中青年弟子穿着精心剪裁、看起来十分干练的唐装;美国异能者联合会和真理会派来协助的人则一色的黑色西装、别着隐形耳机,一副特工的派头;主会场旁的绿地里那只懒洋洋的野猫赫然是德鲁伊变形的,空中更是有现在德鲁伊议会里很有名头的贾尔尼在盘旋巡弋……

    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姬丝当即让跟着她来到上海的一个手下,一个石像鬼也参与到了保安工作中。而姬丝随后被告知,这次保安工作的总负责人是在这方面最有经验——其实是对于刺杀工作极有经验的康斯坦丁和古斯塔夫。

    有谁会来破坏这样的大会呢?悬挂着高级别的通行证的姬丝坐在主会场的最后一排,不久,她就明白了。

    在大会上,德鲁伊议会的人以炯石国际的名义,正式公布了一直打着垃圾处理名义的虫油技术的全部技术指标,还推出了第二代虫油技术。

    虫油技术靠着微生物的强力降解,解决了包括塑料在内的一系列难以处理的垃圾的循环问题,并且让石油制品还原成能够当作燃料的虫油,这一点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但这项技术仍然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对纸张等纤维材料的处理简单化了。单纯将所有垃圾处理成虫油-金属-渣土,并不能算是完美的方案。而在第二代虫油技术里,炯石国际的“技术人员”们将微生物处理分成两个步骤,将第一次的处理成果进行分馏,然后根据产物的不同进行更高效率的第二步针对处理。这样一来,垃圾的循环利用率更高了,而虫油也能够有针对性地分馏成不同性质的燃料。用分馏中,抽取的那层以纤维质为主的材料,经过全生物滤清工艺之后,可以用来生产一种色泽为浅绿灰色的再生纸。这种纸张的书写性极其良好。而虫油则可以分馏成普通燃油和可以用于航空的高级虫油。唯一减少了的,大概就是虫油生产过程中间的渣土的产量。要知道,这种渣土制作的砖块现在的利用率已经越来越高了,甚至被一些建筑师当作是当仁不让的最佳的住所用建筑材料。

    单单公布这些技术材料,就让与会的所有人惊讶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样的循环率,尤其是这种环保循环工艺的相当低的成本和由此带来的良好的社会效益,让人砰然心动。

    尤其是,实际上在左林的推动下,包括上海在内的中国几个城市已经有了完全的或者部分的应用。上海已经开始将以前多年填埋下去的垃圾又重新挖出来,在专门的工厂里进行处理,将环境的隐患逐步消弭了。

    可以完全在大脑里模拟一亿次以下的大规模运算的姬丝很快就算出了虫油技术的价值:假如汽车能够全部采用虫油作为燃料,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可以减少13%;那些原本一直被发达国家嫌弃的各种垃圾,可以迅速成为那些为了微薄的补偿而不得不吃进大量垃圾的小国的代石油资源;一旦虫油技术普及开来,有很多环境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当然,倒霉的人也有,那就是石油寡头和产油国了。

    德鲁伊议会推向世界的另一种产物则没有那么有震撼力,那是一种新型的行道村,一种由德鲁伊们创造出来,然后用各种各样的能力和技术将树的遗传特性固定下来的特殊的树种:蓝----长时光。他的宠物虽然早就已经成为了灵兽级别的强大的存在,但性子却也和他们的主人一样疏懒。如果不是世界一次次奇异地推动着左林,或许他现在还只是满足于用德鲁伊的神秘技术种植些花花草草,以神奇的医疗技术仅仅维护着家里人的健康的年轻人。但现在,他却是这个世界庞大而神秘的力量的第一次全面集结的指挥官之一。

    左林叹了口气,对姬丝说:“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去扫灭萨克森,而萨克森也只有一次机会来和我们作战。现在各国都在加班加点地生产着疫苗。……就是那种可以阻止被凤凰病毒感染之后复生的疫苗,目前,还不能完全防止凤凰病毒的感染,但至少最麻烦的情况可以控制了。萨克森知道了这一点。当然,我们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而他也知道我们知道了。”

    说着这些仿佛绕口令的话,左林笑了笑,抱歉道:“实际上他已经开始在病毒疫苗的全面接种之前发动病毒攻击了。他又一次正确了。哪怕在面临这种病毒的袭击的情况下,哪怕是面临着全世界性的巨大危险的情况下,哪怕是现在所有的疫苗全部免费,各国各地需要承担的只是接种的组织工作,还是有那么一些人冒了出来,以疫苗在自己国家的推进进度和是否同意全国性接种为要挟,想要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