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1章 开始行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酒过三巡,马海生道:“李书记,听说你麻将技术很好,老马今天领教领教?”

    李睿下午还有点事,加上高英杰来了,总要陪一下人家,便谦虚道:“谁说的,我的技术可不行,十打九输。”

    “别谦虚嘛,我都听陈世伟、金辉他们说了,每次跟你打,他们都是陪打的份,运输大队长。”

    “嗨,别听他们神吹,我那是壑牙齿咬蚊子——碰运气的。”李睿笑道。

    马海生却眼睛一斜,不满道:“都说你李书记仗义豪爽,怎么?不屑与老马切磋,就只瞧得起陈世伟、金辉啊?”说着,又冲高英杰道:“高书记,一起怎么样?”

    高英杰看了一眼李睿,笑道:“好啊!不过马局长你可不要嫌我出牌慢呀。”

    “哈哈,爽快!李书记怎么样?”

    既然高英杰都答应了,李睿也得点头道:“行啊,省的你又要说我瞧不起你,今天下午陪你就是了。”

    马海生五十多岁了,资格老,政治上也没啥追求,喜怒形于色。李睿跟他接触久了,其实觉得这人还不错,至少不象其他人跟你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张德发连忙在一旁凑趣道:“吃完饭就去,我给领导们凑场子。”

    林芳菲忙着给旁边的小妹招呼,叫留下最里面的一间包房。

    马海生看了林芳菲一眼,假装叹口气,道:“唉。还是李书记年轻长得帅,能讨美女喜欢。我老马年龄大了,处处惹人厌烦。”

    “我说老马,拜托这种事可别又扯到我身上来,我可不想又要被于书记找谈话。”李睿连忙道。

    林芳菲则假装没听见,马海生又看了看她,估计是自己都感觉无趣,摇头道:“开个玩笑嘛,你急啥!”

    因为马海生惦记着饭后的麻将。这顿饭花的时间不长,张德发提前去准备了,他们几个把瓶里的酒喝完也就不再开了。

    午饭结束后,高英杰趁着大家上厕所的机会,对李睿道:“李书记,不好意思啊!我们乡有条道路还要请交通局审批呢。”

    虽然李睿暗自腹诽这娘们做人两面光,但还是笑道:“没事。高书记难得来一次,我的任务就是要陪好高书记。”

    话说的有些暧昧,高英杰脸上有点发烫,她看了李睿一眼,调整心情道:“听说团市委有个副书记的位子,准备在全市范围内考察选拔。你就不去试试?我可是听说你当初是从燕京大学团委出来的,比其他人都有优势。”

    李睿一愣,这消息他还从来没听说过,但他看到高英杰眼中闪烁的目光,心中顿时了然。原来是这娘们想去竞争这个位子,今天过来估计是专门来套老子的话的。想想也是。现在大家都知道自己是高长隆的未来女婿,又是郭文丁当靠山,他想竞争个位子自然是十拿九稳的。

    不过团市委副书记尽管是副处级的位子,但是李睿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团市委副书记说起来好听,但不过就是离领导近点,熬熬资历,将来提拔快一点罢了。但真要坐在这个位子上,基本上没啥吊事,对于他来说真要在这种位子上熬两三年,那人不是要发霉呀!

    “这事我倒是真没听说过,不过真要在全市范围内选拔,哪里会轮得上我呀?要选拔也得选拔象高书记你这样的人才。”李睿笑着道。

    “你就别谦虚了,那可是副处级的位子,难道你就不动心?”这娘们还不死心,依旧拿话来套他。

    这时,楼上传来马海生的催促声,李睿知道了高英杰的来意,也跟她不想多废话,这娘们人长得漂亮,就是野心太重了,有野心的女人通常来说都是很可怕的。

    “反正你爱信不信吧,这事要不是今天你告诉我,我还真一点都不知道,而且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行了,老马都在催了,咱们先上去吧。”

    李睿坦率的语气让高英杰感到有些不自在,一边跟着他上楼,一边还辩解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挺可惜的。”

    “可惜?呵呵,人各有志嘛!不过我觉得你倒是挺合适的,怎么没去争取一下?”李睿停住脚步,看着她笑呵呵地索性就把话给说明了。

    这下高英杰更加不自在了,扭捏道:“我哪里合格呀?那是市委组织部统一考察的。”

    什么意思?市委组织部统一考察?难道又想利用老子当说客不成?李睿立刻引起了警惕,呵呵干笑了两声,说了声:“是嘛。”抬脚就往楼上走。

    高英杰还在打着腹稿接下去该怎么说,没想到李睿会直接抬腿走人,眉头顿时微微一皱,连忙跟上去,待走到楼上时,她的表情却早已恢复如常了。

    走进包房,马海生早就等急了,连忙催促他们坐下。麻将、喝酒、K歌、洗脚、嫖小妹……这是官场里最流行的几大娱乐节目,人人乐此不疲,有时候相互在同一场合碰车了,相互一笑,彼此默契,事后也不会在其他地方重提,共同遵守这种约定俗成的秘密。

    官场打麻将大致有三种情况,一是陪领导娱乐,只输不赢;二是朋友娱乐,相互不再客气,各凭手段论输赢;三是下属或有求于己的人主动约你打麻将,这种情况是只赢不输。

    今天属于第三种,张德发提前退场就是准备子弹去了,李睿坐下打完第一圈开钱,拉开抽屉一看,里面扎扎实实的放了厚厚一叠百元大钞,估计有一万的样子。

    张德发就坐在李睿的上家,除了自摸一般不糊我们的牌。打了几把,李睿渐渐发现他的名堂。估计是有意的,他打的每一张都是熟张子。而且凡是李睿不要的牌他就不打,哪怕是三家都打同一色,很明显是故意给喂牌。

    从第二圈开始李睿的手气特别顺,马海生连点几炮后脸上挂不住了,嘴里骂牌,手上把麻将碰得蹦蹦直跳,李睿早就耳闻他这个脾气,笑道:“马局长你这是干什么?工作有气度打麻将就没风度了?”

    马海生自嘲道:“老马流年不顺。泡妞身体不好,炒股全部被套,打麻将不上张,回到家里老婆夜里还啰唣,霉到一起了。”

    高英杰小赢,又有意讨好地咯咯笑道:“还有一个多月今年就要结束了,马局的霉运到头。明年就红火了嘛。”

    “高书记这句话说得好!”马海生咧着嘴笑道,抓起手里的一张牌,用力拍下,“老马给你放一炮!”

    明显是带有颜色,李睿和张德发忍不住哈哈大笑,一看是幺鸡。笑得更厉害了。四张幺鸡都打完了,如果要胡一、四条就只能胡四条了,李睿手里就有三张,脸上故意不动声色。

    马海生这样一说,高英杰反而不好意思胡牌。打到最后,她连点三家。脸上有些不好看。马海生笑道:“高书记难道真的要我老马的幺鸡?我看看。”

    高英杰手快,把牌一推,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毕竟人家曾经跟季发灵传出过绯闻,马海生玩笑也不敢开过头,“哈哈哈……对不起,老马嘴臭。”

    马海生家里至少几百万的家产,哪里在乎这几个钱?大家都知道他老兄就是牌德不好,手气好的时候狂妄,嘴里不饶人,手气背的时候就骂人,如果是他下级就惨了,那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胡他牌的。

    县里大多数干部和他打过一次就不想来第二次,偏偏他瘾还大,约不到人就拉局里的干部打,有些干部拍马屁,先还咬牙坚持,到后来就输不起了,一个个借口这事那事推搪。这厮居然想了一个主意:凡是头天晚上输了的,第二天找票据由他签字报账,美其名曰:亏自己不能亏职工,对不起单位但不能对不起干部。

    像今天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