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外篇-李维正的穿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卖彩票的孟二婆

    阴曹地府,奈何桥上鬼来鬼往,做小买卖的鬼也不少,挑担的、摆摊的,高声叫卖,桥头显得颇为热闹,有的卖伟哥,吃一颗阳气旺盛,能做二十年的投胎富贵人家美梦,也有卖印度神油,抹在头上可以直接从第十八层地狱飞到第一层地狱走走亲戚,而不用一

    层一层去爬鬼梯,当然,能不能得到本层社区鬼官的批准就是另一回事了。

    奈何桥边挤满了前来报道的新鬼,按照规矩,每个新鬼将在奈何桥管理员孟二婆那里领一块饭牌,然后再去旁边的奈何桥食堂吃一顿阴阳饭,饭菜中当然就有阴间的招牌菜孟婆汤了,孟婆汤本应在投胎前才喝,但鉴于这几年许多过世的老板大富阳间本性不改,依旧行贿拉网,败坏了阴间风气,上面便改了规矩,过奈何桥前先喝孟婆汤。

    ‘喝了孟婆汤,从此忘家乡!’

    孟二婆和孟婆并无血缘关系,只是倾慕而改名,就像有人倾慕美国总统而改名巴马奥一样,名字略象而已,孟二婆是个低层办事员,属于编外人员,不能吃财政饭,因此,她必须想尽办法创收,于是奈何桥边便多了一个阴间彩票点,卖彩票的掌柜当然就是孟二婆,虽然和上面政企分开的精神不符,但孟二婆有个高官老公作后盾,奈何桥经济开发区白无常白主任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只当不知道此事了。

    “快来买啊!1114期阴彩最后一天。”孟二婆向黄泉路上的几个鬼差大声招手叫喊。

    “孟大姐,来十张彩票,号码随意。”鬼差李牛头将二十块冥币扔给了孟二婆,一般而言,新鬼身上都没有钱,孟二婆也不做他们生意,她笑嘻嘻收了钱,从彩票机里打出十张连号彩票递给李牛头道:“明天就开奖,这次头奖可是两亿冥币,祝牛头能中大奖。”

    “多谢大姐口彩,中了奖我一定请客。”李牛头收了彩票,他见众鬼都伸长脖子看他的彩票,便一挥鬼鞭喝骂道:“拿了饭牌就赶快吃饭去,不准磨蹭。”

    众新鬼被他如电的目光吓得唯唯诺诺,从孟二婆这里领了饭牌就向旁边食堂走去,孟二婆今天生意清淡,看了这些鬼头鬼脑的新鬼心情也变得奇差,她骂骂咧咧地将一只只号牌掼给了众新鬼。

    “老板娘,能不能给我也来一张彩票。”孟二婆一怔,只见眼前站着一个年轻的新鬼,身材瘦瘦高高,模样儿倒也清秀,在周围一群老鬼中显得鹤立鸡群,他紧紧地盯着彩票机,满脸激动之色。

    这自然就是我们的主角了,他叫李维止,今年二十五岁,是某证劵公司的小职员,从高中起就最喜欢买彩票,买了八、九年,连两元钱也没有中过,但五天前他却时来运转,竟一下子中了二千万的巨奖,可惜乐极生悲,领奖的当天他便先天性心脏病发作,来阴曹地府报道了。

    初到地府,李维止有点伤心,可又有点期盼,伤心是父母再也见不到自己了,好在他没有成家,连女朋友都没有,中彩得的近一千六百万元遗产可以全部留给父母养老,但愿大哥能好好替自己孝顺他们;而期盼是他又可以重生,他想大展拳脚做一番事业,路上有新鬼担心投胎为猪羊,可他却不担心自己,他生平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就是小时候用橡皮筋弹死过几只蚂蚁,高中时偷看过隔壁王大姐洗澡罢了。

    至于当操盘手时造得那些孽,也不能怪他,要怪就怪上司的指示,他只拿份小工资而已,肥的可是老板,再者股市有风险,国家早就提醒过,也怪小散户们太贪心,赚一个涨停又想得下一个涨停,不亏死才怪,所以想来想去他也不可能投胎成猪羊,要投也是那些贪官污吏们去投,轮不到他。

    他已经为来生干大事业做好了准备,他记住了整整三年的体彩头奖号码,如果能重生再早几年,那自己岂不是发了大财,不用每次都中,只要能中十次头奖就够了,李维止越想越美,嘴咧得多大,可惜美梦被眼光如炬的李牛头一拳打醒了,“做梦呢!喝了孟婆汤,你还记得个头。”孟婆汤,对!他是知道的,喝了孟婆汤前世的一切都会忘记,李维止又变得忧心忡忡,有什么办法不喝那该死的汤呢?想了一路都没有想出什么好法子来,关键是他没有值钱的东西贿赂这个李牛头。

    此刻,李维止激动得几乎要叫起来,阴间居然也有彩票卖,自己死得值啊!他见孟二婆在发怔,便迅速地瞥了鬼差一眼,低声道:“给我来一张彩票。”

    店小不欺客,孟二婆立刻满脸堆笑,当即问他道:“你叫什么名字?”

    地府规定,彩票须用实名制,以防止发行机构弄假作弊,李维止道:“我叫李维止,木子李,维生素的维,停止的止。”

    说到这,李维止立刻想起了一件最要命的事情,自己身上分文皆无,他愣了一下,喃喃道:“这位大姐,钱能不能先欠着。”

    孟二婆的脸当即便沉了下来,她‘啪’地一下将他的名字从彩票机上删掉,‘欠着’,这不是耍自己吗?等会儿喝了孟婆汤,鬼才记得自己买过彩票之事。

    “去!去!去!不要在这里捣乱,当心我告诉李牛头揍你。”她把一块饭牌扔给李维止,将他撵走了,李维止恋恋不舍地望了一眼彩票机,只得跟着队伍无奈而去。

    没多久所有的新鬼都领牌吃饭去了,彩票机前又冷清下来,孟二婆心情极差,一下子关掉了彩票机,这一个月连一万冥币的彩票都没卖出,更不要提赚钱了,被老公知道要笑死,他就在自己家的隔壁上班,一个月还有七万冥币的车贴,自己忙碌一天赚这点小钱又是何苦?还是回去做官太太吧!

    ‘叮铃!’一声清脆的车铃声,邮差孙马面骑着一辆深绿色的永久自行车飞速驶来,他一脚踩在彩票柜台上,大声问道:“孟大姐,叫李维止的新鬼有没有到来?这里有他的信。”

    ‘李维止?’孟二婆忽然想起了刚才那个想买彩票却没钱的年轻鬼,她指了指不远处食堂,“他在那里准备吃阴阳饭、喝孟婆汤呢!”

    “那我就把他家人烧来的信件给你了,麻烦大姐转给他吧!”马面邮差不负责任地将信件扔下,用力一蹬自行车,一溜烟地跑远了。

    “事业单位的通病!”孟二婆忿忿地抱怨道:“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想干,却给老娘增加工作量。”

    她一边骂,却顺手拆开了信,有时候阳间经常会烧些百元大钞下来,若被她看见了,也就算她增加工作量的补偿吧!

    打开信,里面是一张A4纸,确切说是一张彩票的复印件,上面盖了个戳,‘头奖两千万已兑’,孟二婆忽然‘啊!’地一声大叫,两脚跳起三丈高,两只眼睛瞪成了孔方形,彩票上面写得清清楚楚,1114期!不就是明天开奖的这一期吗?阴间和阳间使用同一个彩票系统,因为时差的缘故,开奖时间要晚阳间一个星期,而且奖号完全一致,虽然有作弊的可能,但生死两重天,就算是阎王爷也无法去探知阳间的情况。

    “两亿元头奖啊!”孟二婆兴奋得手舞足蹈,就仿佛她已经中了大奖,她就像磕了药,头脑中的幻想已完全不能控制,中了奖她一定先买十个最新款的LV皮包,尽管家里有的是钱,但老公说要低调行事,不能让廉政公署怀疑他们家申报的财产是假的,结果就让她受苦,她那个班尼路破包已经用了二十年,实在是寒碜之极,对了,她还要买二十瓶夏奈尔五号,彻底不再用百雀羚,当然房子也少不了,去年九幽涧房地产公司推出了号称‘地府最豪华别墅’的汤臣二品天价别墅群,四十万冥币一平方,自己怎么样也得买上一栋吧!老公单位分的两居室家属院她是住够了,还要隆胸拉皮、去地中海龙宫旅游、买个西天极乐世界的护照....

    ........

    也不知这个鬼梦做了多久,孟二婆才总算渐渐清醒过来,回到了阴间现实,她还没中奖呢!现在还只是个编外小管理员,不行!得先把这张彩票买下来,阳间的两千万就是阴间的两亿,这可是个发大财的千载良机,绝不能放过,说干就干,她迅速打开彩票机,将号码一个个敲进去,‘等等!’她忽然发现中奖号似乎少了两位,再仔细一数,确实少了两个号码,孟二婆眨巴眨巴眼睛,这种情况大多是这个李维止的家人没有把彩票烧干净的缘故。

    “喂!”孟二婆忽然仰头向上面愤怒大喊:“你们家是怎么烧纸的,这么重要的东西都烧不干净,不知道这样会害了你们家的死鬼吗?”

    可这是两亿冥币的头奖啊!孟二婆的心中似火烧一般,她背着手在彩票机前来回转圈,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忽然,她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那个李维止一定还记得这组号码,怎么没想到他呢?

    可是他在喝孟婆汤啊!孟二婆急得脸都绿了,她一阵风似的冲进奈何桥食堂,阿弥陀佛!求地藏王菩萨保佑还来得及,她就害怕那个李维止喝下孟婆汤,把什么都忘了。

    ........

    二、老谋深算的崔判官

    还好,运气非常不错,她一眼便看见了瘦瘦高高的李维止正在排队领饭,正好要排到他了,见他正要接饭盘,孟二婆鬼影一闪,冲到他的面前,一巴掌拍下他的饭盘,抓住他的胳膊道:“你过来,我有事问你!”

    “孟大姐,你这是做什么?”旁边的李牛头急忙上前来阻拦,孟二婆杏眼一瞪,恶狠狠道:“什么做什么,我和他说说话也不行吗?”

    尽管孟二婆是个编外小办事员,可她的老公却是地府判官,正厅级高官,李牛头这种小人物哪里敢惹,他眼睁睁地望着孟二婆将李维止拉走了,只得无可奈何地将这口气憋进肚子里,他看了看李维止的孟婆汤,这可是有编号的,少一碗都不行。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