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海枯石烂(1至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夸父死啦!夸父死啦!”土族联军欢呼如沸,遍野响彻,和着那汹汹不绝的夔鼓与号角,越发震耳欲聋。

    阳光耀眼,火浪扑面。蚩尤回旋于女魃与帝鸿之间,只觉八面狂风如堵,悲火填膺,憋闷得几欲爆炸开来,蓦地纵声大吼,也不顾女魃在后,苗刀碧光爆舞,风雷激啸,接连朝帝鸿雷霆猛攻。

    这十几刀大开大合,有攻无守,完全是两败俱伤的亡命打法,再加上其狂猛无匹的八极真气,直如山崩海啸,势不可挡。

    帝鸿被他震得触角飞弹,气血翻涌,不住地飞退闪躲,浑圆的巨躯急剧膨帐,忽红忽黄,蓄势反击。

    女魃尖啸飞冲,双袖紫光滚滚,轰隆横扫,从斜后侧撞击在苗刀气芒上,顿时气浪狂爆,碧光炸涌,将蚩尤连人带鸟硬生生撞飞出数十丈外。不等他凌空立定,又狂飚似的席卷攻去。

    两人都是八极之身,一个天生木德,一个火灵之躯,阴阳相生,循环相激,其势如天雷地火,真被朝阳所照,绚光火爆,气浪滚滚,仿佛一团又一团巨大的霞光彩晕,在空中接连不断地扩散迸炸,刺得人睁不开眼来。

    气波所及,下方草野纵横开裂,火浪喷吐。兽骑惊嘶,潮水似的向外狂奔,各族将士稍有不慎,立时被撞得破空翻飞,惨叫迭声。刹那之间,便有数百人因此浑身着火,立毙当场。

    女魃体内潜埋了帝女桑情火、赤炎山火灵、大鹏魂识三大火属真元。只要释放其中三成,当世已无可挡之敌。

    此战之前,她原已被帝鸿“五行混沌大法”激化火灵,仿佛火山将醒;此刻再经蚩尤木灵如此催生。八极周转,融合激爆,威力越来越霸道强猛,每一招击出,都有如大鹏呼啸,赤炎山喷。

    饶是蚩尤勇悍绝伦,被她这般狂攻,亦气息滞堵,周身如灼,渐渐招架不得。加之投鼠忌器。生怕伤她分毫,反击时不敢毕集全力,越发落尽下风。“哧哧”连声。衣袂率先着火,接着眉睫、头发也纷纷蜷卷焦枯,口干舌燥,脏腑如烧,说不出的灼痛难受。

    帝鸿光芒晃动。又变回姬远玄那丰神玉朗的模样,昂然骑坐在麒麟兽上,哈哈大笑道:“蚩尤小贼。除非神农重生,天下再无一人是她对手,你又何必作困兽之斗?拓拔已葬身鲲腹,夸父亦断头河谷,阁下的亲朋至友全都眼巴巴地在黄泉路上等你聚首,你就让她送你一程吧。”

    话音方落,忽听一人遥遥叫道:“帝鸿妖魔,自古邪不胜正,你又何必自取灭亡?你爹已为你而死。你妹子也因你而殁,再不下令止戈罢战,我就送你娘一程,让他们在黄泉路上眼巴巴地等你聚首!”

    众人哗然,转头西望,只见晏紫苏与乌丝兰玛并骑在墨羽凤凰上,翩翩盘旋,左手缠着冰蚕耀光绫,按在玄女背心。风后、常先等人骑兽环绕其侧,满脸恼怒懊悔,不敢轻举妄动。

    土族将士惊怒交集,纷纷戟指叱骂。

    姬远玄脸色微变,乌丝兰玛却气定神闲,毫无半点惊惶恼恨之色,格格大笑道:“天地无情,故能永寿,川流百折,方可入海。欲成大事者,必先坚心忍性,勇决无畏,无所不可牺牲。晏国主如此机智聪慧,又怎会不知此中道理?你当陛下真会为了一己之私,罔顾大业,受你胁迫么?”

    晏紫苏嫣然道:“我只是个小女子,哪知道什么大道理?只知道连这‘子母蚕’尚且心心相连,生死与共,黄帝陛下与你母子连心,若连这等简单之事也不肯为你去做,那可真连虫豸也不如了。”

    狂风呼啸,阳光刺眼。姬远玄骑兽兀立当空,眯着眼,瞳孔收缩,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握缰地左拳素筋暴起,过了片刻,又徐徐松弛开来,昂首大笑道:“晏国主呀晏国主,蚩尤小贼究竟有什么好?竟值得你这般舍命相救?只要你弃暗投明,入我麾下,寡人当着天下英雄之面,裂地为誓,定以炼神宝鼎让你恢复人身,重得不死灵魂!”

    左手托起炼神鼎,右手拔出钧天剑,黄光冲天如虹,一字字地微笑道:“你可考虑清楚了,是要脱胎换骨,地久天长呢,还是玉石俱焚,海枯石烂?”

    晏紫苏转眸望去,蚩尤淡青的影子在那轮姹紫嫣红的光浪中穿梭回旋,若隐若现,泪水涌眶,心中痛如刀绞,摇头笑道:“莫说世间没有本真丹,即便真有,没了他,天长地久又有何用?倒不如让这天、让这地,让天下万物都与我同灭,一齐化为乌有好了!”

    姬远玄眼中怒火闪烁,哈哈大笑,正待动手,忽听“轰”地一声巨响,当空紫光赤浪层层炸涌。十日鸟尖声悲啼,齐齐飞撞在地,鲜血喷舞,断羽缤纷。

    晏紫苏心中陡沉,失声叫道:“蚩尤……”声音瞬时便被雷鸣般的震响与惊呼盖过了。

    遍野鼓号无声,众人呼吸屏止,尽皆仰头观望。

    那十只太阳乌浑身火焰熊熊,挣扎扑翅,想要重新飞起,却又接连坠地,仰着脖子,一齐朝蚩尤尖啸悲啼,渐渐不再动弹了。

    他妈的他妈的

    霞光炸舞,震耳欲聋,蚩尤抱刀极速飞旋,纵声怒吼,将四面八方、重重挤压地赤炎气浪奋力震甩开来。百骸欲裂,脏腑如焚,周身肌肤波浪似的籁籁起伏,就连脸容也变形扭曲,仿佛随时都将被压作肉泥、烧成炭粉。

    对手若换是旁人,他早已施展两伤法术,杀他个鱼死网破;但对这三番五次救过自己性命的八郡主,他又如何下得了手?不断地大声呐喊她的名字,想要唤醒其神识,却徒劳无功,反如春蚕缚茧,层层叠叠地受困其中。

    隐隐约约地听见晏紫苏尖声叫道:“呆子,她已经死啦!早就不是八郡主了……又听土族联军山呼海啸似的叫道:“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火浪炽烈,滚滚迫面,如在炼炉之中。

    “叮”地一声,彤红的苗刀竟被压得渐渐弯曲,已再难强撑。蚩尤蓦一咬牙,罢了!生死关头,再不拼死相搏,真要不明不白地化为焦骨了!当下按照拓拔野所传的“五行生克”之法,齐转八极,将浑身真气突然汇入“苍门”。黄光怒放,气旋陡生。

    “轰!”蚩尤眼前一红,剧痛欲死,四周的赤炎真气登时如狂洪卷溺,冲入其苍门之中。

    若是常人受此重击,早已形神俱灭,但他八极相通,深谙吞纳吸化之妙,而五行火生土,“苍门”属土,赤炎气浪方一冲入,立即激爆为雄浑沉厚的土属真气,又被他转导入“幽都之门”、“阉阖之门”,滔滔生成金属气浪……

    如此次第相激,循环生化,霎时间便转为狂猛无匹的木属真气,从蚩尤“阳门”、“开明之门”冲爆而出。蓦地涌入双臂,汇入苗刀,朝着女魃当头轰然猛劈!

    青光怒爆,紫火如碧。映照着女魃苍白的脸颜,映照那双淡绿色的眸子,映照着那猎猎鼓卷地红色衣裳……时间仿佛倏然停顿了。

    蚩尤心中剧震,突然想起了当年帝女桑中,也是这般气浪逼仄,烈火如荼,“她”抱着他,淡绿色的妙目中柔情脉脉,那么哀婉,又那么凄伤……

    想起在那火山腹中。熔岩喷薄,她抱着赤铜盘,流星似的从他身边翩翩坠落。交错的刹那,那双春水似地眼波温柔地凝视着他,泪珠如烟似雾,嘴角的微笑甜蜜而又悲凉……

    他又想起了苍梧渊底的日日夜夜,想起他与她之间,那怎么也无法斩断的锁链;想起午夜醒来。月光照进树洞,她那素净如雪的容颜;想起天梯倾倒,霓霞奔泻。漫天火浪倒映在她清澈的眼睛;想起地火怒涌,大鹏咆哮,她如凤凰冲天飞起,不顾一切地挡在他身前……

    刹那之间,他忽然想起了那么多。那些断景,那些年月,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情感,全都如这八面呼啸的狂风、灼心刺骨的火浪,挤压得他无法呼吸。不能思想。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他所欠她的,今生今世又当如何偿还!悲喜交织,热血上涌,蓦地纵声大吼,将苗刀硬生生地回旋收转,右手五指真气毕集,闪电似地插入自己的脊椎,强忍剧痛,再度将那根伏羲牙骤然抽拔而出!

    普天之下,惟有伏羲牙才能封镇她体内的妖蛊邪灵,让她摆脱帝鸿地控制。生也罢,死也罢,全都在此一搏!怒吼声中,已将那根獠牙血淋淋地攥握在手,奋起周身真气,朝她背椎猛扎而下。

    “嘭!”红光炸涌,女魃周身陡然弓起,仰头发出一声凄厉破云的尖啸,双掌齐齐猛击在他胸口,气浪如爆。

    蚩尤脑中嗡地一响,喉头腥热狂喷,周身冲窜起滚滚火焰,双手却依旧死死地抓着伏羲牙,在狂风中跌宕飘摇。

    女魃剧痛攻心,神识却渐渐变得从未有过的清明。突然,她看见他了,突然她想起了所有的一切。当胸如撞,泪水如岩浆夺涌,惊骇、悲伤、懊悔、恐惧、绝望……全都如体内的烈火一齐炸涌迸爆。

    “蚩尤!蚩尤!”她颤声低呼,伸出手,想要将他抓住,心中那小巧地玛瑙玉锁却随着心房的跳动,而不断猛烈地膨帐、收缩,带给她如此剧烈的痛楚,让她指尖震颤,无法蜷曲。

    命运冥冥,周而复始。又是在这无所依傍地万丈高空,又是在这呼啸不息的狂风里,她和他指尖相触,酥麻如电。

    但这一次,却再也无法紧扣相连。

    他妈的他妈的

    极光飞舞,接连不断地闪耀在漆黑的天海之间,与怀中佳人的笑靥交相辉映,瑰丽如霓虹。

    拓拔野掩抑不住胸中如爆的喜悦,仰头纵声长啸,回声雷鸣似的滚滚回荡,盖过了遍海狂涛,盖过了鲲鱼悲吼。

    泊尧塞住双耳,仍有些将信将疑,皱眉大声道:“娘,瞧他这般呆头呆脑的,真是我爹吗?”

    龙女嫣然而笑,想要回答,泪水却又涟涟淌落。紧紧地抱着这父子二人,猎猎飞翔于北海的狂风中,仍有些做梦似的不真实感。一生之中,从未有如此刻这般幸福、快乐,哪怕是现在立时死了,也再无半点遗憾。

    水柱滚滚冲天,在他们下方百余丈处散落开来,被狂风鼓卷,蒙蒙洒落。巨大地青黑色背脊浮在北海上,宛如一望无垠的山丘大陆,将两侧冰山挤压得隆隆崩塌,不断地撞落倾泻。

    又听呼啸四起,人影纷飞,天吴、广成子、九凤、强良等人亦已冲出鲲鱼气孔,朝着他们凌空追来。

    “轰”地一声,绚光火卷,翻天印当先飙冲撞至。

    泊尧失声惊叫,拓拔野笑道:“泊尧,咱们和这些恶人玩回捉迷藏,好不好?”天元逆刃弧光电舞,气浪鼓炸,将五色神石拨震特来,顺势解印白龙鹿,翻身跃乘其上。

    白龙鹿与龙女久别重逢,竟似比他更为激动,纵声欢鸣,不断地转头在她脸上舔舐磨蹭,引得她格格直笑。泊尧从未见过这等灵兽,被它湿哒哒的舌头卷过手背,心花怒放,连呼好玩。

    拓拔野哈哈大笑,抱着龙女、泊尧骑鹿急冲而下,天元逆刃荡起一圈月巨大的光波,太极似的盘旋怒卷,遥遥望去,仿佛一个巨大的光球,滚滚飞旋,绚芒闪爆,将翻天印撞得接连飞旋乱舞,近身不得。水族群雄劈射而来的神兵、飞矢更是稍一碰触,立时碎断横飞。

    泊尧大喜,拍手叫好,对这横空冒出的“爹”大生敬佩之意,也不再呼之“呆头兔”了。

    听得儿子喝采,拓拔野更是精神大振,有意逗他欢喜,刀刀霓光流舞,极尽瑰奇炫丽,时而如极光怒舞,时而如月轮破空,夭矫万变,神鬼莫测。受其真气所激,北海也仿佛潮汐感应,冰洋如沸,大浪奔腾,不断冲天掀涌。看得泊尧眉飞色舞,喜笑颜开。

    天吴、广成子等人又惊又火,每一次见面,这小子的修为总似有突飞猛进,今日若再不除去,以后只怕永无可能了!当下奋起全力,汹汹围攻,不给他半点脱身之机。

    这两人都已臻太神之境,一个翻天神印可倾山倒海,一个八极气旋能吞天纳地。夹在其间,时而如负万钧。周身挤压欲爆;时而如溺漩涡,真气滔滔外泄。稍不留神,不是被吸干真元,便是立毙当场。

    加之九凤、强良亦都有小神级的修为。赤炼双蛇咆哮飞卷,回旋火舞;紫铜九轮飞转分合,厉啸排击,彼此默契无间,攻势直如惊涛骇浪,永无竭止。

    外围还有数十名朝阳谷、极圣宫的高手穿梭游伺,不断地偷袭猛攻。饶是拓拔野神功盖世,一时也冲突不出,更毋论反守为攻了。

    好在他深谙借势随形之妙,越是各种外力交相作用。越是能借力消力,转阕自如。当下疾旋定海珠,骑乘白龙鹿。在空中落叶似的飘摇跌宕,看似惊险万状,却总能在紧要关头回旋闪避开去。

    泊尧忽而惊呼,忽而大笑,不象在生死激斗。倒真象是在和他们捉迷藏一般,惹得广成子更加怒火如焚,杀机凛冽。翻天印狂飙扫卷,纵横回舞,几次擦着拓拔野外沿冲过。

    拓拔野笑道:“广成子,帝鸿狠毒无情,为了霸业六亲尚且不认,更何况你们这些爪牙?狡兔死,走狗烹,晏国主、火仇仙子、还有你地同胞兄弟都已被他杀了,你还这般死心塌地为他卖命。难不成是中了邪蛊么?你真以为将来他会立你做什么寒荒国主么?”

    广成子双眸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