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序章:无限恐怖,道痴降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华夏中国人杰辈出。

    北京龙隐军事基地有一位二十出头的大校级军官楚轩,没有背景,不走关系,仅仅凭自己的智慧与能力便年少高官,以那近乎至高的智能与冷酷视角俯视众生,充满压迫感,冰冷冷的神之智慧……

    三百万解放军中地第一搏击高手,不到三十岁便已经是第五特种部队单兵训练总教官:王宗超。其国术技击一道已修炼至穷尽“术之极”的地步,拥有在繁杂地形扑杀武装排的恐怖战力,武道至诚,心意无敌。

    “相比上面那两个变态加三级,我文斗不及楚轩,武斗会被王宗超一个照面杀掉,但道爷我也不是一无是处,身为龙虎山天师府的鬼部首座,我至少有一点比他们都强……我比他们能活,而且能活很久很久。

    楚轩心有执障,神之智慧始终无法纵意挥洒,然而他却想死,当心中执障消失之时,便是他去寻死之日。

    王宗超超脱于武道,至诚于自己,重爱恨,轻生死……所以特别容易死。以我看来,这两个人都很可怕,却也不过如此。”

    0,21世纪的中国,科技兴盛物质充裕,若比之古代几可称之为前所未有的繁华盛世,然而这样的盛世,却被佛道称之为“末法时代”。

    自数百年前明朝刘伯温,张三丰与铁冠道人三大高手联手于金陵紫金山上布阵施法,借沈万山聚宝盆凝聚九州龙脉,斩断天地灵桥后,仙凡路断神人两分,从此天庭众神无法再临凡尘,人间灵气更是每趋日降。数百年以来,仙佛两道再无成佛做祖亦或受封成神者。

    神人两分,民众信仰缺失,邪欲蒸腾,世若熔炉。

    便是追求亘古天道的仙佛修行者也因为天地间灵气的极度匮乏而难以精进,明清时节尚有修士凭借残余灵气与异宝得道飞升,而当时代步入21世纪的现代社会后,世间修士通过正常的修炼吐纳,已经连炼气十二层后的筑基境都无法突破了。

    越来越多的修行者因为仙神无望而投身凡俗荣华中,可也有一些痴妄不悔者,一步一步踏入了邪道,为了自己心中的执念,不悔恨亦不回头……

    “我,便是踏入了邪道,不愿后退,也无路可退。”挥手打散了一侧江水中那个白衣青年道士的影像,朱鹏站立在木船上,迎风吹笛,曲声悠扬,似在祭奠那些倒在自己前进道路上的死者。

    无冤无仇却生死搏杀,于险恶极境中求精进,于生死危亡间知道术几何,此为修行“非常道”。

    夜色温柔似水,波涛洪流畔,小船轻移至,笛声幽幽回响。

    一群大都七老八十的道士、和尚、散人聚集在江流一侧,没有仙风道骨,没有宝相庄严,没有惬意逍遥一众修者神情肃穆甚至于紧张,一派如临大敌的模样。

    一个须发皆白寿眉飘飘然的道长,在自身两侧童男童女的掺扶下立于一众修者之前,势为魁首。他有这个资格,因为南张北孔天师府,因为人间卿相道家人。

    如果说华夏世俗界的人文荣耀被北方孔圣人一脉占尽一半的话,那世间修行界的道法风流,则被南方张家天师府把持,独得八斗。

    天师府与全真道均为华夏道家执牛耳者,自宋元以来两相抗敌不分高下,但真要论起传承悠久,天师府一脉与华夏共兴亡,千载以来,几乎从未倾颓没落过,便是在抗战时期被大陆政府挟大势赶得远走海外,但天师府道家的荣光,也依然在宝岛台湾上显赫。

    真正步入两岸局势缓和的21世纪后,虽然世俗政府还没有任何表态,但自古以来便传承隐秘幽深的修行界,却早就把天师府道家的传承迎回,今日却是天师府张家的当代家主率领华夏南方一众修士除魔卫道,誓要绞杀一个四处与人斗法搏杀夺命吻血的修行疯子。

    随着曲声幽幽,鬼笛吹奏。

    洪流两岸的房室密林间不住传来一声声惊呼惨叫,一股庞大的阴邪狂恶气息随着木船水波移至。魔,自东方来。

    “够了,孽障。你到底还要杀多少人才肯罢手?”

    看着小船上迎风吹笛的道装青年,那烈烈的晚风吹得他衣袂飘飘,然而那股狂恶的阴邪气息却没有被吹散半分,青年人眼眸开合间,微红的煞气流溢,明明容貌极俊秀的青年道士,却在嘴角不经意的轻笑间,给人一种噩梦般的恐怖感。

    天师府的当代家主张元放诧异于他的修为,心中更多的却是心痛,心痛数百年来难得一见的道家天才,无怨无悔的走上了无法回头的邪魔道。

    “张天师,您还是一贯的不讲道理。这大河两侧的庄户密林间被你们布上了过百的人手与数座阵法,我若不事先杀几个破除阵眼,岂不是真成了瓮中之鳖?”青年道士戏谑似的调侃张元放,对四面隐隐合围的修行高手视而不见。然而察觉张元放大袖中那越趋捏紧的剑诀,其腰间隐隐弹动低鸣的法剑,这个眼眸隐隐泛红的青年道士终究还是退让。

    “怕了你,您老人家这辈子似乎就没讲过理。”

    如是语间,大河两侧浓烈的黑红色气息以河间小船上的道士为中心集中,恍若飓风一般吹拂急旋,不过片刻便凝聚化成了一条生鳞带角的漆黑色长蟒,蟒头上有两根长长的尖锐黑角,蛇瞳是一片猩红的颜色,蟒口开合间,尽是白森森的利齿。

    此蛇为人心恶念显化,道家称之谓:“毒龙”。

    此时此刻这条毒龙起伏于青年道士周身隐现黑红色的气雾上,当真是黑云从毒龙(云从龙),只有在青年道士的手掌轻轻摩擦它冰凉凉的鳞角身躯时,这头毒龙身上那恍若实质的噬人恶意,才稍稍趋淡。

    “朱鹏,为何要斗法杀人,在这个末法时代修行者本来就已经越来越少了,为什么还要一路横行屠戮同道?”张元放厉声喝问,却终究是在给朱鹏开口解释的机会,不然四周修行者一齐攻上,便是再也无法挽回的血战厮杀了。

    “不斗,怎知手中道法几何?不杀,安知对手已出尽全力?”

    面对张元放的喝问,众人合围中的青年道士,意态温和轻笑着认真答复,却答得让所有人感到毛骨悚然。

    寒风拂过江面,全场冷寂。都觉得面对这样一个疯子,哪怕再怜其才,也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只是在场的一众修士虽然掐诀按印却依然无人胆敢率先动手,只因眼前这个青年修士虽然年轻,但一身炼气七层的修为却已是当今天下最拔尖的修士,更兼博学擅战斗法无双,一路毫不遮掩的横行挑战,与其交手的修士过百,死者九十,伤残不计。

    今日天师府张元放号召群修共诛之,然而尚未准备妥帖此子便已明目张胆的打上门来,若说他没有奇诡道法,十全把握,谁信?

    “早闻朱鹏师兄有‘十全道痴’的美誉,号称道学、内功、外功、剑术、符咒、丹鼎、制器、占卜、阵法、阴阳双修,十全道术,无所不涉,无所不通,无所不精,无所不能……小妹一直好奇,一个人怎么能同时精通如此多的道理学问,师兄今日将死,可否为小妹解惑?”一众畏首畏尾的修士间,一位娉娉婷婷的美貌女冠越众走出。

    这个女道士生的身姿高挑容颜极妩媚,按照现代标准差不多有一米七五以上的身高,那身道袍如雪洁白,贴身合度,只是似乎稍稍紧了些,却更衬托得这位女冠乳挺臀圆曲线玲珑,风姿曼妙至极。

    若是有世俗人看到眼前这位女冠,定然会惊呼出“郭瑶”二字,只因这个女人自十五岁便在世俗界出道,被评为是“童颜J乳”的宅男女神,其后数年进军影视界风靡一时,近段时间更是被评为“全球男性最理想的梦中情人”。只是世间又有几人知晓,这个女子却是修行界最擅媚术惑人的云雨宗弟子,举止间勾魂夺魄,云雨间采补元阳,最恐怖的是此宗高手于不经意间惑人心智肆意奴役,几可称是杀人于无形。

    蓦然间见到如此如花似玉的倾城美人,便是一意痴道入邪无悔的朱鹏似乎也对其有几分好感。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片刻后收回目光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笑言道:“你当我想?初入道门时我只专心于内功、占卜、剑术,然而不过数年便感受到这天地间的灵气匮乏,这十年来我遍览诸道秘法繁多典籍,便是希望可以借它山之石攻玉,打破天地间无形的瓶颈限制。可惜,末法时代来临的问题是出在根子上的,我遍寻无果之下,也只有在生死斗中迫发自身潜力,增益修为……”

    话语至此,朱鹏突然停顿,言语之间明显还有未尽之意。在场诸修士也在等待着四周门人聚拢合围修补阵法,再加上朱鹏所言突破末法时代瓶颈的秘法几乎是当今天下修士最为关心的问题,所以言语至此,所有人都为之屏息,静静等待青年道士理清思路。

    尤其是朱鹏面前的美艳女冠,更是眼波流转高明媚术于不经意间施展,不说奴役朱鹏这般高手,只求削弱于心中斗志,一会血战,说不定便能少死许多人。

    “除了在生死斗中迫发潜力外,我钻研多年也得出另一个可行的手段,比如说遍寻上等鼎炉阴阳合流,共参悟双修大道……”

    就在所有修士的目瞪口呆中,几乎可以说身陷绝境死地的朱鹏就那么赤·裸裸的调戏着眼前女冠,让美人的玉颊飞红。

    不少倾慕美人的青年修士,一个个瞪着朱鹏的目光几乎冒火,郭瑶也真不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